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纯肉高H啪短文公交车)全章节阅读

2022-07-29 08:25: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禾是一只妖,一只活了一千年的妖,活得久到她都不耐烦了。现在她每天的口头禅就是“我什么时候可以死啊?”云雀第一次听她那么说“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l

苏禾是一只妖,一只活了一千年的妖,活得久到她都不耐烦了。

现在她每天的口头禅就是“我什么时候可以死啊?”

云雀第一次听她那么说“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我说阿禾姐姐,有多少人做梦都想长生不老呢,我看啊,您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呢!”

苏禾眉头一皱,换了个姿势枕卧在石头上:“我是真的活腻了,这世间一切事物我都看遍了,没劲没劲。”

“姐姐,您哪能这么说,要我说啊,这千年前的景能和现在的景一样嘛?每年地上的景物都会有新变化,我还羡慕您看过那么多不同的景呢!”云雀细声细气地在枝头说到。

“景看多了,也会厌烦的。”苏禾坐了起来,突然伸手揪下了枝头的一片叶子。

“哎呦,您吓着我了!”云雀扑棱着翅膀飞到另一根高一点的枝头上抱怨到。

“就比如这棵树吧,还是我七百年前亲自种下去的。”苏禾把玩着手中的叶子。

“姐姐怎么会想到在这种棵树呢?”云雀边理翅膀上羽毛边问。

“七百年前……七百年前我在干什么呢……”苏禾并没有听见云雀这个问题,而是自顾自地开始回想。

见苏禾沉思,久久不出声,云雀不禁开口道:“难道姐姐这一千年中,就没有什么令您印象深刻的事情?”

小说

“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啊……”苏禾喃喃道

“什么,姐姐可否说大声一些?”云雀支起小小的耳朵。

“七百年前,确实有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人呢!”

“哦?姐姐可否细细道来?”

“他啊,是皇宫里的一名琴师……”

“哦,这位琴师啊,我也有所耳闻,听说他是个断袖呢!”

七百年前,这片荒凉的大陆上有个国家叫“莲国”。莲国的都城叫“漳荷”,这个国家的王“莲溪氏”就住在漳荷金碧辉煌的皇宫中。

那时,坊间有传闻,莲国有个游历四洲的琴师,听闻,他弹的曲子能引仙人下凡。

这事越传越离奇,最后传进皇宫,传到了莲溪氏的耳中。

莲溪氏连忙派人出去寻找这位琴师,势要听到那令仙人下凡的曲子。

皇上的话谁敢不听,宫里去找的那批人还在坊间贴了许多悬赏告示,谁能提供这位琴师的线索,谁就能得到大笔赏金。有了这些赏金的刺激,莲国的平民地也不耕了,商人生意也不做了,全都在寻找这位琴师的下落,漳荷一时大乱。

在混乱持续了几日,直到一天清早,皇宫大门口巡视的侍卫发现离宫门前几丈远的地方立着一个背着七弦琴的人。

侍卫前去问话,那人用不卑不亢的声音说道:“鄙人琴师郁生,欲进宫觐见圣上,劳烦大人传告一声。”

琴师在皇宫门口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莲溪氏耳中,连忙派内侍将琴师请进了宫。

内侍将琴师带到了大殿前的一间偏房前。

莲溪氏一向多疑,所以进偏房前,内侍示意琴师在偏房外的门厅桌子上放下背上的琴。

等琴师照着做了 ,内侍才领着他进入偏房。

这偏房是为了让琴师沐浴更衣后去觐见帝王的。当时就有一群捧着各式各样沐浴用品的宫女鱼贯而入。

宫女齐齐行了一礼,想要上前服侍琴师,但琴师说:“我只是个乡野粗人,来去一人已经自由惯了,不习惯有那么多人服侍我更衣。如有冒犯的地方,还请各位海涵。”

内侍听罢便让宫女们留下几件简单的沐浴器物离开了。

琴师就在内侍面前大大方方地褪尽了衣物。

莲溪氏自幼长在宫中,所以皇室那种多疑的行事风格,他自幼便耳濡目染。

莲溪氏那么大阵仗让琴师沐浴更衣,其实就是让内侍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暗藏刀剑什么的,而琴师那把七弦琴,他也嘱咐宫中侍卫们翻来覆去地检查了好几遍。而这位琴师对王的这一系列安排也很配合。

沐浴更衣完后,被检查了几遍确定无误后的七弦琴又回到了他怀里,琴师抱着这口琴 随内侍一起进入了正殿。

跨入门前高高的门槛,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种压迫感,琴师遵循规矩低着头目不斜视。那一天大殿两侧坐满了文武百官,他们都是受帝王之邀来听这一曲琴音的。宴请莲国这么多重臣来听一个小小平民弹琴,这一席宴会在莲国的历史上绝无仅有。

在这大殿正中,王座上坐着的就是莲溪氏,当时莲溪氏也才而立,正值壮年。

走到王座台阶下时,内侍示意琴师跪下。

琴师整了整衣裳,跪下高声说道:“鄙人琴师郁生,拜见圣上。”说完俯下身去叩首,“愿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王座上的人声音中透露着一股威严。

琴师这才站起来,抬头望向王。

莲溪氏扫了郁生几眼说:“你就是莲国最出名的琴师?不过尔尔。”

“鄙人琴技一般,不敢担此大名。”琴师只恭敬地答复道,“那些只不过是坊间传闻罢了。”

“那你弹一曲来听听。”莲溪氏懒懒一挥手,“是不是传闻,我想这殿上那么多双耳朵听着,大家自会定夺。”

“阿禾姐姐,您怎么对这些事这么清楚,您那时也在宫里嘛?是你亲眼所见?”云雀听到这,忍不住打断苏禾的话。

“上面这些我都是听说书人说的,至于当时的我嘛……”苏禾往树上靠了靠,“只有三百岁左右,在妖界只能算一只小妖怪。下山去玩的时候误入了皇宫,当时只觉得那个金灿灿的地方好漂亮。”

“然后呢?”云雀追问,“是碰见那个琴师了吗?”

“是啊,那时他刚好在弹琴呢……”

琴师听罢席地而坐,将七弦琴架在腿上,当第一根琴弦震动时,大殿里其他嘈杂的声音消失了。

只余下潺潺的琴声,婉转绵延,似山间溪流的迂回曲折,又似潭中鱼儿的轻盈灵动……

一曲终了,大殿上久久没有声音。

忽然 有人指着殿门外叫道:“那是什么?”

还沉浸在琴声中的众人朝他指的方向望去,只看见俯卧在矮墙头的一只金红色的兽,见惊扰了众人,它立起身甩了甩头,跳下矮墙跑了。

“那是神兽啊!”众人中又有人喊到,“不愧是莲国最厉害的琴师,真让神仙下凡了!”

顿时大殿里又嘈杂起来,议论声,欢呼声,赞美声交杂一片。

而琴师还是维持着弹琴的姿势望向王座。

王座上莲溪氏撑着头,望向郁生哑然一笑。

大殿上一片嘈杂,但在王开口说第一个字时,大殿又立马归于平静,莲溪氏的声音回响在大殿里,令每位大臣都惊讶不已。

“不愧是莲国最伟大的琴师,朕命你留于宫中,伴吾左右。”

琴师最后望了望门外的天空,随即俯身叩首:“是。”

 

本文标签:纯肉高H啪短文公交车

上一篇:手指刮弄乳尖h 嗯…啊抵在墙上H健身房

下一篇:和陌生人做高潮了好几次(乖乖地做)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