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捆绑贯穿粗大哭泣h|我的大炕乱爱合集

2022-07-28 17:56: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日的江南,芳草萋萋,荻花成霜。青石残碑处,红颜断肠。那日的冥府,九重宫阙,十里红妆,凤凰于飞间,和鸣铿锵。吹箫恰喜追萧史,举案堪欣媲孟光,诗咏关雎今夕祝,三生石上契情长。今日原本

那日的江南,芳草萋萋,荻花成霜。青石残碑处,红颜断肠。

那日的冥府,九重宫阙,十里红妆,凤凰于飞间,和鸣铿锵。

吹箫恰喜追萧史,举案堪欣媲孟光,诗咏关雎今夕祝,三生石上契情长。

今日原本是举办冥王苏瑜和渡魂人苏小小婚礼的良辰吉日。可这热闹的幽冥之地入目皆是业火在不断的焚燃,阴风穿过茫茫蒲苇冥冥,寒月峭风,梳骨透寒,深陷在三途川里的砾石冰凉森冷如白骨,鸮鸟生翼,牙尖喙利,双眼在黑暗中显得尤为灼亮。忘川河水不尽流淌,水声激激,轻快地流过遍地尸骸,天地一片昏黑,汇成浓稠浑浊的血河。

日薄西山,暮色玄苍,天阴鬼哭,万物悲鸣。游荡的生魂迷茫地伸出一只手指,顿时哆嗦起来,整个冥府已成修罗炼狱。

苏小小站在漫天血色中,眸中光华空洞无物,盛妆过的脸上不知何时沾染上了前来致礼宾客的鲜血,一身白色的祭礼服早已被鲜血浸染,伶仃萧瑟中尽显凄美。她看着站在祭台下的冥王苏瑜,没有流下一滴泪,本是她和冥王苏瑜的大婚之日,可他却算计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设下了往生大阵,所有前来致礼的仙家无一幸免,全都做了阵中亡魂。

苏小小扯下发髻上银色的凤冠,精美繁复的凤冠落在祭台上发出叮铃脆响,越发衬的冥府幽森可怖。

小说

“无华姐姐,黑白无常,连你们也在骗我,对吗?”苏小小一步一步的走到祭台边缘质问冥府众神,放眼望去,祭台下肃立的冥府众神皆是一身白衣素稿,哪有一丝喜庆的意味。

“欺瞒你并非我等所愿,这百年的情谊也做不得假。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冥王于我们有恩,对不住了。”回应苏小小质问的是黑无常白珏,站在他身旁的白无常白瑾一言不发。

“及尔偕老,不离不弃。这是你在祭礼时对我说的,可现在这又是为什么?”在其他人这里得不到回答,苏小小又把目光转向了她的新郎,冥王苏瑜。

脚下是累累白骨,苏瑜飞身来到祭台中央苏小小的身前,轻轻地抚摸过她凌乱的鬓发,语气温柔缱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千万年的时光蹉跎,我想你回来。”

“回来?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你到底想让谁回来?”苏小小抬手拂落了苏瑜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这样的苏瑜她从未见过,透过自己他到底在看谁?

“小小,我们的婚礼还没有结束,满座宾朋还在等着。”苏瑜俯身捡起被苏小小掀落在祭台上的盖头和凤冠,那盖头上的鸳鸯是苏小小一针一线绣上去的,现在却被她弃如敝履。

“东风恶,欢情薄,本应是良辰美景,却落得个镜花水月。雪月风花唯有梦,若不得欢何惧死。”苏小小环顾四周,尸骸堆满了整个黄泉,入目皆是满目疮痍,她笑的苍凉:“满座宾朋?他们不是都在我们的脚下了吗?”苏小小一边说着一边化出轩辕神剑。

“我苏小平生最恨欺瞒,既然如此,那过往的情谊便都不作数了,我只想知道你们设下这往生大阵究竟意欲何为?”情爱虽伤人,可在苏小小的心中天下人的命运远比情爱更重要。

“待此阵功成,你自然就知道了。”

“我不会让往生大阵成功的。”苏小小手握轩辕剑用力一挥,整个祭台便被劈成两半。

“小小,阵法一旦开启便不能停止,现在还差最后的主角没有登场。”

在苏小小满是惊诧的目光中,冥王苏瑜随手一挥,祭台又恢复了原样。

“虽然不知这大阵的阵眼为何物,可你们费尽心思诓骗我,想来如若我死了,这阵法也会停止吧。”

说完这句话苏小小便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下了无尽的忘川,以一人之身能换得六界清平,倒也无憾。

对苏小小来说,这须臾百年的时光,终究还是错付了。

“师尊!”冥王苏瑜不可置信的扑向了祭台的边缘,她怎么能丢下自己,就像万年之前一样,“不可以,师尊不要再丢下我。”

随着苏小小跳下忘川,本来还在运转的往生大阵竟然真的停止了,压抑在冥府穹顶上的黑云开始消散,自云层中显露出一尊庄严的法相,正是天帝元凌。

“师弟,你还是这样做了。”

 

本文标签:捆绑贯穿粗大哭泣h

上一篇:侠女胯羞坐抬臀抖吟 乖让我进去嗯好涨h

下一篇:含好不许吐h:强行挤进去紧窄稚嫩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