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花雪白大腿屈辱呻吟*蹂躏娇嫩的小丫鬟h

2022-07-28 17:38: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傍晚间,天空电闪雷鸣,眼看就要下雨了,李舒芬摸了摸肚子,从炕上一点一点挪下来,站在地上,回头看了看窗外,自言自语到“唉,这又要下雨了,那点煤可咋整?你爸咋还不回来捏。” 

傍晚间,天空电闪雷鸣,眼看就要下雨了,李舒芬摸了摸肚子,从炕上一点一点挪下来,站在地上,回头看了看窗外,自言自语到“唉,这又要下雨了,那点煤可咋整?你爸咋还不回来捏。”  

无奈之下,李舒芬拿起油灯,走到厨房,把油灯放到了锅台上,又转过身,慢慢的弯下腰,从水缸后面拽出来一个塑料布,披在了头上便出去了。  

雨,淅淅沥沥的下起来了,李舒芬一手扶着后腰,一手拉着头顶的塑料布,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仓房门口。 

天有些黑,李舒芬找了半天,模糊看到了立在犁正(种地用的工具)边上的铁锹,“哎呦在这儿呢,看看儿子,妈找兆了,哎呀这点煤呀……可金贵着捏,这可是你大舅给银家拉煤,一点点偷偷攒地,旁银家都没有,谁能烧起呀。有地银家呀……见都没见过捏。”李舒芬一边和肚子里的宝宝说话,一边收煤。 

还没收几锹,李舒芬就感到肚子不舒服了,而且越来越疼,“哎呀,诶呀妈呀,儿子!你这是着急啦?你等会儿呀,妈一会儿就收完啦!” 说着李舒芬还想坚持再多收一些。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妈呀!” 

“啊!诶呀!……我的肚子……啊~啊啊……”李舒芬慢慢的蹲坐在煤堆上。

凭借经验,李舒芬知道,孩子很快就要生了,而且已经来不急回屋了,于是强忍着疼痛,急忙裤子。 

小说

李舒芬一边脱裤子,一边抬起头看了下四周,“哎呀,快,快来银呐……快来银呐!”

此时正是雷雨交加,李舒芬心里明白,喊了也不会有人听见,但是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啊……啊~啊……”李舒芬半躺在煤堆上,疼的使劲咬着牙齿,不敢再喊了,她想攒着力气生娃。

李舒芬双手在地上狠狠的一抓,俩手攥着煤块,“啊……!”

几声嘶吼伴着雷鸣,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清脆的哭声,“哇啊…哇哇啊~哇……” 

李舒芬已经顾不得自己了,急忙坐了起来,伸过胳膊,用袖子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伸手将孩子抱在了怀里。

李舒芬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抱着连着脐带的孩子,慢慢的站了起来,急忙跑进屋里。

借着微弱的灯光,李舒芬从炕厨里拿出了一把剪刀,麻利的放在油灯上烤了烤,把脐带剪了,然后又把孩子肚子上的脐带打了个结。 

看到孩子身上沾了很多煤渣,李舒芬用手抹了抹,“呀,还真是个带把地。这回呀可随了你爸地愿啦!说着李舒芬爬到炕上,从被垛上拿下来一个小被子,把孩子包了起来,又急忙去厨房烧热水。

这时,头上挨着墙边的小灯泡忽然亮了,“妈呀,这家伙地,可算是来电啦,诶呀我儿子有福气呀,啊?你看看,这电,都停了两天了,你这一出生,就来电了哈哈哈,哎呀真是福气呀。” 李舒芬自言自语到。 

点好着了灶坑里的柴火,李舒芬又急忙进屋,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卷粉红色手纸,撕了一大块,垫在了裤子里。转身又回到厨房去烧水。

水很快就烧好了,李舒芬拿起一个红色带有喜字的脸盆,装了半盆热水,用手背试了试水温,“行,来,儿子,洗澡咯!” 

李舒芬把水盆端到里屋,刚把孩子放到脸盆里,王军从外面回来了。

一里屋,看到李舒芬正在给孩子洗澡,惊讶的问到:“呀!这是谁家孩子?”

还没等李舒芬开口,王军便反应过来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李舒芬的肚子,“呀,生啦?”

李舒芬笑着瞪了王军一眼,“生啦,不生哪来地孩子捏?快看看吧,你儿子,这家伙满身煤渣。” 

王军眨巴眨巴眼睛,走到跟前,看着看脸盆里的孩子,笑的合不拢嘴,“哈哈,哈哈哈哈,欸呀,欸呀呀,呵!儿子!啊?哈哈哈……诶呀!我儿子!” 

“不是你儿子谁儿子呀?把抽屉里那紫药水给我拿来。你咋zen么攒才回来捏?不是说送到老张头汤们家那马棚就行吗?” 李舒芬埋怨到。

“唉,不是怕下雨吗?说样往们给他往棚子里倒腾倒腾。这一边往棚子里拿……一边下雨,回来地时候,那牛车后轱辘还打捂了,强把伙整出来。” 

“这家是地,竟事儿,样他自己往回整呗。”

李舒芬把孩子从脸盆里抱出来放到了被子上,一边用紫药水给孩子擦肚脐一边说“把你身后那头巾递给我,我得把脑袋围上。nè了吧,大碴粥给你在锅里腾着呢。” 

“行行行你就败管了,麻溜地上炕吧,刚生完孩子,赶紧上炕。”王军端起洗澡水走到门口,开门泼在了院子里。 

进屋后,掀开锅盖,边盛大碴粥边问:“你这咋整地,还生外边了尼?整这么埋汰。”  

李舒芬躺在炕上,一边揉奶,一边说:“还说捏,你走地时候就阴天,那煤就在那下屋门口那儿 那么搁子,你也没说把收且来。天黑了也没回来,我这一看,这都打雷了要下雨,你又没搁家,我寻思我去收吧,要不地样雨浇了再不能用,可白瞎了。” 

“诶呀我这不是忘了嘛,你说你也是地,是那煤值钱呀……还是你和咱儿子值钱呀?它浇就浇了呗,这多危险那!”说着,王军端着一碗大碴粥,坐到了炕边上。 

“哎呀也行啊,这不挺好吗?我儿子一出生就来电啦!我儿子有福气,哈哈哈!”  

王军撇了下嘴,“嗯呢,你儿子有福气,那不也是我儿子嘛?还你儿子!” 

“哈哈哈!你儿子,咱俩地儿子,那啥,你给他起个小名吧。”李舒芬笑着说。 

王军笑呵呵的看着孩子,“zen么地吧,大名我都起了,小名就你起吧。” 

“行,我起,那……干脆,就叫夜生吧,夜里出生地。哎呀,不行,不行不行,夜生,野生,那不成野种了,不好听。” 

李舒芬又想了想,“二黑,叫二黑吧,在那煤堆里轱辘地跟个黑球子是地,还是黑天生地。叫二黑咋样?” 

“行,大名叫王志华,小名就叫二黑,挺好。”王军笑着说。 

“明天还送豆该七吗?”李舒芬问。 

“去,害能有两车,他说都要了,一共给十块钱。”王军端起碗,把大碴粥都吃光了。 

李舒芬满意的说:“行,十块不少了。” 

“嗯,正好明个回来地时候,我给你再买两盒麦乳精。” 

“可拉到吧,拜买了,省点钱吧,你儿子将来还得娶媳盆捏,呵呵……”说着李舒芬笑了。 

“哎妈呀,这家势地,还娶媳盆,他娶媳盆那可早着贺捏,你dei多补补,明个我再杀个老母鸡给你孬上,再搁点荤油。多下点奶,嘚把咱儿子喂饱咯哇。”

“行,一会儿白忘咯把尿灌子拎回来嗷。”

“忘不了哇。”

本文标签:校花雪白大腿屈辱呻吟

上一篇:几个猛男把我玩到了高潮^全文

下一篇:撅高调教当众羞|好大用力深一点帐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