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几个猛男把我玩到了高潮^全文

2022-07-28 17:37: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岑溪瑶,汪一死了!”“辛欣,汪一死了!”“蓝心儿,汪一死了!”“常青,汪一死了!”“慕容燕,汪一死了!”“俞思颖,汪一死了!&rd

“岑溪瑶,汪一死了!”

“辛欣,汪一死了!”

“蓝心儿,汪一死了!”

“常青,汪一死了!”

“慕容燕,汪一死了!”

“俞思颖,汪一死了!”

“丁微笑,汪一死了!”

“黄橙,汪一死了!”

“朱芷婷,汪一死了!”

......

许婷一边哭泣着一边打电话告知了所有与汪一有关系的女孩子,唯独没有告诉古晴,因为她知道汪一就是因为古晴死的!

在汪一的墓前,一众人都在汪一的墓前泣不成声。

墓碑上刻着:汪一,生于农历一九八六年五月初五,卒于农历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

汪一死的那天是除夕,那一年他正好三十岁。

风乍起,天空飘起了雪花,在汪一旁边的墓碑上挂着一条项链,项链上挂着两个星星样式的吊坠,星星挂饰随风飘荡,碰在一起,撞在墓碑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小说

那是蓝飞儿的墓碑,上面刻着:爱女蓝飞儿,生于一九八六年六月六日,卒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一日。

“姐,姐夫去陪你了!现在你不会再寂寞了!”蓝飞儿的妹妹蓝心儿抚摸着她姐姐的墓碑说道。

“汪一,等我,我来陪你了!”岑溪瑶跪在汪一的墓前,抚摸着上面汪一的照片,随后拔出随身携带的利刃,插进了自己的心脏,鲜血染红了墓碑。

“溪瑶……”

在众目睽睽之下,岑溪瑶自尽了,她在接到许婷电话的那一刻,就做好了与汪一一起去的准备了。

此时,蓝飞儿墓碑上的星星又响了起来,一开始像低声吟泣,慢慢地转成了鼓声之响,震耳欲聋。

天空的雪停止了,一道霞光出现,岑溪瑶的灵魂一下子飞进了那条项链的星星上,星星的反面刻着“蓝飞儿”。

“这是哪儿?我上天堂了?”等岑溪瑶醒来时她正躺在一张病床上。

“你醒啦?”

“汪一。你是汪一,你没死?你怎么在这边?”岑溪瑶看着眼前的男孩子,竟然是她喜欢了十一年的汪一。

“完了,不会撞成脑震荡了吧?”汪一一边喃喃自语道,一边用手摸了摸岑溪瑶的头,来回左右的看了看,说道:“挺好的啊,没哪儿撞坏了啊!”

岑溪瑶突然感觉到心脏一阵的疼痛,用手捂住了心脏那儿。还不忘说道:“汪一,这是哪儿啊?我怎么了?”

“这是在学校医务室啊,你刚刚晕倒了。”汪一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他可是今天才认识,虽然他在学校也算个风云人物,追他的女生毫不夸张的说组成一个班级都不一定坐得下,他也算是阅女无数了,但眼前这个女孩,他高一一年在学校里确实从来没见过。

但这个女孩子一上来就是在汪一脸上这儿摸摸,那儿摸摸的,汪一觉得很不适应,就退到了一边。

“汪一,我都认识你十一年了,你干嘛,竟然跟我装不认识,躲什么啊,你快过来!”岑溪瑶用手捂着心脏,一边凝视着眼前的汪一,长身玉立,眉清目秀的,尤其是那双眼睛,目如郎星,只是穿着一身夏季的校服,显得还是有点稚嫩。

“汪一,你怎么穿着校服啊?你靠近一点。”岑溪瑶伸出另一只打着点滴的手,把汪一拉近了,也许是汪一过于紧张,也或许岑溪瑶用力过猛,汪一一下子扑倒在了岑溪瑶的怀里。

岑溪瑶低头深情地看着他,她现在还云里雾里的,觉得在做梦,但她又真实的感受到了汪一的温度和呼吸。

汪一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刚刚只顾着打架和着急,他还没这么近距离的欣赏到眼前这个女孩子呢。

但见眼前这个女孩子脸色虽然有点苍白,稍微留着汗,但脸庞真得很好看,淡淡地眉毛如同秋水一般,秀发如青翠的柳丝,一双湖水般清澈的眸子就像镶嵌在夜空的星星一般闪亮。

“真是沉鱼落雁鸟惊喧,羞花闭月花愁颤。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汪一忍不住感叹道。

“汪一,你说什么呢?”岑溪瑶是第一次听到汪一这样夸她,不禁害羞了起来。但她看到汪一校服上的“明城一中”四个字时,又不淡定了,她惊愕了起来,说道:“汪一,什么情况,在你们学校当老师,老师还要穿校服?”

这时汪一爬了起来,他可不是个见色起意的人,不然高一的一年他早就谈了女朋友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的奇行怪语,汪一冲房门外喊道:“冷医生,冷医生,你快过来看看。”

这时从外面进来了一个女医生,“汪一,你又在大呼小叫什么呢?”

汪一因为高一时经常这儿擦伤弄破的,所以是学校医务室的常客,校医冷梅花自然早已和汪一熟悉了。

“她,她。”汪一指着眼前的女孩子说道。

“她不是醒了吗?天气太热,女孩子家家的,气血不足,中暑了,我说了,挂完这瓶水就会醒了,挂完,汪一你拔下啊。我还得出个诊,吴校长那公子又生病了。”冷梅花顺手递给了汪一一个酒精棉。

“吴鹏飞啊,别理他,他一定又是找理由想旷课呗。”汪一最熟悉这个吴鹏飞了,和他是死对头,高一时踢球踢不过汪一,还仗着他父亲是副校长,和汪一干了一架,最终两败俱伤,吴鹏飞被打的鼻青眼肿的,而汪一却背了个处分。

“没办法,他说生病就是生病了,才开学第一天呢,这小子,就这么不想学习。真是虎门犬子啊,想那吴校,还特级教师,333高层次人才培养对象呢,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活宝呢。”冷梅花摇了摇头,往外走了出去,并说道:“走时记得把门从外上锁啊!”

“噢,知道了,记得给吴鹏飞那小子多扎几针啊!”汪一在一旁幸灾乐祸道。

“喂,汪一,你校长儿子在你班上?”此时岑溪瑶听着汪一和冷梅花的谈话,以为吴鹏飞那混小子是汪一的学生。

“不知道,这小子那成绩应该留级才对,他都半年没来上学了。他高一时和我同班同学,每次踢球,我们班分成两队,他都输,输了不够,还找人打我,打架打不过,还让他老子给我个处分。”

“什么?同学?处分?”岑溪瑶此时听得更加懵了,她掐了下自己,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因为掐的太用力,岑溪瑶“哇”的一声叫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汪一又俯下身,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一直用手捂着心脏,于是也用手去摸到。

岑溪瑶对汪一的举动毫不避讳,毕竟他们之间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你干嘛,你个流氓!”这时从外面闯进来了一个女孩子,一下子推开了汪一。

“心儿,你怎么也在这儿?”看着眼前同样穿着校服的蓝心儿,岑溪瑶问道。

“姐,我同学说你晕倒了,听说是汪一撞的!”蓝心儿嘟囔道,转而对着被她推到墙角的汪一说道:“果然是你这小子,我姐不认识你,我可认识你,汪一对吧,‘明城一中’一少对吧?”

“是。”汪一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觉得挺熟悉的,好像在哪儿见过一样。

“姐?心儿,我比你还小呢,你干嘛突然叫我姐啊?”岑溪瑶听到蓝心儿叫她姐,很是不可思议,她和蓝心儿也认识十年多了,蓝心儿可从来没叫过她姐啊。

“完了,汪一,你摊上大事了,你把我姐撞傻了吧?姐,我是你妹妹,你说什么胡话呢,我不是比你小一岁吗?”蓝心儿坐到了岑溪瑶的床边上说道。

“等等,等等,你是心儿对吧?你说我是你姐?我是?”此时岑溪瑶的心脏已经不是那么疼了,她被眼前的事情弄迷糊了。

“姐,不理你了,你又跟我装。”蓝心儿和她姐从小就是打打闹闹的,互相捉弄,所以她觉得她姐这次又是在跟她演戏。

“蓝飞儿。”汪一此时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校牌,是别在他们校服上的,上面有每个学生的名字。刚刚他在打架时护着蓝飞儿时看到掉落在地上,顺手捡了放在了袋子里,现在他才想到掏出来,于是照着上面念出了“蓝飞儿”的名字。

汪一走上前,把蓝飞儿的校牌给她别上,见水挂完了,并给她拔了针。

“我是蓝飞儿?”看着自己胸前校牌上“蓝飞儿”三个字。岑溪瑶一下子恍然大悟。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想到:“难道我穿越了?我附身在飞儿身上了?”“我穿越了?我附身在飞儿身上了?”她按耐住内心的那份喜悦,忙问道:“心儿,今年是几几年几月几日?”

“2005年9月1日啊!”蓝心儿很诧异地看着她姐回答道。

“哇,太好了,太好了。”蓝飞儿从床上跳了起来,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一把抱住了汪一,说道:“汪一,这下你肯定死不了了。”

汪一和蓝心儿被眼前的蓝飞儿吓住了,所以在以后相处的日子里,汪一和蓝心儿总是觉得蓝飞儿有点奇怪。

其实,故事要从汪一高考开始讲起。

本文标签:几个猛男把我玩到了高潮

上一篇:美人师尊沦陷记(NP)向日葵/全文

下一篇:校花雪白大腿屈辱呻吟*蹂躏娇嫩的小丫鬟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