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屈辱娇妻呻吟交换|工地老头恋裸体老头

2022-07-28 17:27: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大雨如倾盆一般的往地上倒下来,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手遮着额头快速的朝着山腰上跑去,一边跑还一边抱怨:“这鬼天气,说下雨就下雨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大雨如倾盆一般的往地上倒下来,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手遮着额头快速的朝着山腰上跑去,一边跑还一边抱怨:“这鬼天气,说下雨就下雨了!”

“三妹,你过来躲雨啊!”她正跑着呢,山脚下却响起母亲殷大嫂的声音。

“妈,我马上就到山洞里了,你也赶紧躲好吧!”殷三妹说完,转身就进了眼前的山洞,站在洞口拍打着身上的水珠,把手里的柴刀放一边。

“那你自己躲好啊,我就在坑洞这里躲了!”殷大嫂在山下大声的说道。

“晓得了,妈!”殷三妹清脆的回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殷三妹是山前村寨里殷大叔家的小女儿,出生在80年代初的西南边陲小村庄里,今年十三岁了,是个文静漂亮的小姑娘,再过几天就该过生日了,而十三岁,也是老人们常说的本命年。据说这个本命年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她一直小心的过着这一年,平时也很少出家门的,因为放了暑假,才跟着妈妈上山砍柴,没想到刚上山不久就碰到了大雨。

小说

“难道本命年真的就会不顺利吗?”殷三妹看着瓢泼的大雨,郁闷的想着,今年她本该考中学了,但是成绩出来,却没有考到县里的一中,只能上镇里的普通中学了。

“妈,你还在吗?”殷三妹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有些害怕了,朝着山下大声的喊着。

“我还在呢,眼看雨又要加大了,等一会我们还是早点回家吧。”殷大嫂在山脚大声的喊到,可是殷三妹看着这闪电雷鸣的天气,有些害怕了。

“还是再躲一躲吧!”

殷大嫂就不出声了,她扛着柴火往家里的方向去了,她想自己先回家,再给殷三妹送蓑衣过来。

殷三妹听不见母亲的回应,有些害怕的抱紧了自己的双臂,往山洞里缩了缩身体,忽然就闻到了身上散发的香味。

“这个时候怎么发出香味了!”殷三妹有些慌张的看着周围,因为她每次身体发出香味,周围总会有奇怪的虫子出现。

殷三妹一出生,身体上就带着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在家排行第三,所以殷大叔就给她取名殷三妹。殷三妹从小就体弱,刚出生的时候,殷大叔看着细小的殷三妹,还开玩笑的说:“瞧这娃仔的哭声,像只小猫一样的细啊!”

“哎,是还差几天才足月啊,也不知道她自己要早早出来。”殷大嫂有些无奈的看着怀里的殷三妹。两个哥哥也好奇的看着母亲怀里的小婴儿。

“妈,这个真的是我的妹妹吗?看着和家里那只小猫一样小呢。”大哥殷海像看小猫一样的看着殷三妹。

“我看比较像小黄,不过她没有毛。”二哥殷木也像看小狗一样的看着殷三妹。

“你们两个可不要这样说自己的妹子啊,将来你们要照顾她的。”殷大嫂无奈看着两个不懂事的儿子,他们也才四,五岁而已。

殷大嫂怀殷三妹那年光景不好,到了该插秧的季节老天爷不下雨,靠天吃饭的山寨人们只好种上了玉米、高粱,可是因为干旱,玉米、高粱也不丰收。人们只能吃山芋度日,到了年底,大家都没有大米做年糕做米酒,只能吃粗糙的玉米和高粱。有了两个儿子的妇人这一胎她想要个女儿,于是从山里找来算命的神婆帮她摸肚子,想要算算肚子里是不是女儿。神婆摆开神坛,开始做法,做完法事就开始摸妇人的肚子,摸完肚子,神婆意味深长地说:“肚子里确实是个女儿,而且还是个随身带香的姑娘。只是这个娃儿这一生要有两次大的劫难,如果躲得过去,就一切顺遂,躲不过去,那她只能自求多福了!”

“那请问神婆大人,这娃儿的两次劫难可有化解的办法?”听了神婆的话,妇人拉着神婆的手问。

“天机不可泄露,我只能说这么多了,说多了神仙是要折煞我的。”神婆说完转身离去,留下一脸疑问的妇人,这个妇人就是殷大嫂。

日子一天天在艰难中度过,怀着孕的妈妈带着殷三妹经历了干旱的五月,迎来了青黄不接的日子,没米没菜的日子,多数山寨的人们只能吃些混了野菜的麦粑度日,因为干旱,到了秋天地里也没有丰收的粮食,而殷三妹就在这样的年关里出生了。她出生那天,天上突然下起了毛毛细雨,滋润了干旱已久的大地,殷三妹就在这样的雨天里肩膀带着一朵兰花样的红色胎记,带着一身淡淡的兰花香气降临了,当寂静的山寨响起那一声稚嫩的啼哭,经历苦难的人们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他们围拢到殷大叔家,闻到婴儿的香气都议论开了。

“又有一个带香气的孩子了,我都活了这把岁数了,头一次看到带香气的孩子出生,看来老天爷要给我们山寨送来福气了!”寨子里活了八十多岁的老杨公看着天悠悠的说。

“是啊,说不定这娃儿是花仙子转世呢!”邻居胖大婶说。

“老辈人都说,身上的胎记是人们上辈子的记忆,这个娃儿出生就带着兰花胎记,难道上辈子跟兰花有缘吗?”站在殷大嫂旁边的吴奶奶说。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殷三妹的出世,仿佛殷三妹真是天上派来的仙女,是能给村寨带来福气的小福星。她的出生也算是给苦难生活的人们带来了一丝希望和欢乐。

殷三妹就这样在大家的好奇和关注中成长起来了,如今都已经小学毕业,能帮助家里做些活路了,两个哥哥也很照顾她,爸爸妈妈也很喜欢她,很少叫她上山干活,今天也是她自己要求跟着殷大嫂去砍柴的。

跑着回家的殷大嫂一路想着殷三妹,“会不会三妹的劫难就要到了啊,这大雨下得着实奇怪啊!”越想,殷大嫂就越慌张,险些摔倒在寨子前面的沟坎上。

“你这是怎么了?殷大嫂?”住在寨子头上的吴大叔看着神色惊慌的殷大嫂,帮她拎起柴火就往殷家跑去了。

 

本文标签:工地老头恋裸体老头

上一篇:我被老头压在胯下 办公室里的小秘书h

下一篇:2022最好看(小妖精真紧好湿老板秘书)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