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小浪妇,真紧老师*太硬了不能再进去了

2022-07-28 17:24: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像黑暗中的一束光,想让人将他拉下神坛——陆九月。我叫陆九月,九月九月,正如同现在的天气一般万物随着寒气增长,逐渐萧落,如果说以前不明白这个名字的意思,那么现在倒

他像黑暗中的一束光,想让人将他拉下神坛——陆九月。

我叫陆九月,九月九月,正如同现在的天气一般万物随着寒气增长,逐渐萧落,如果说以前不明白这个名字的意思,那么现在倒也是明白了。

我想没有人比我现在的处境更加凄惨了吧,身处泥潭却仰望着天空纯洁无瑕的月亮,或许月亮也觉得我是如此的恶心,也缓缓移向云层,地上铺满了令人作呕的垃圾,可这却是我今夜的晚餐了。

这是一家餐厅的后门,把残羹剩饭全都倒在了垃圾桶里面,哪怕被驱逐数十次,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到这里与野狗夺食,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一些自以为正义的人,用他们的手机记录着那时我的狼狈。

还好今日没有了那些人来打扰,我疯狂用裹着早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的袋子包着的手将地上的“食物”塞进嘴里。

对于早已经没有选择的我来说,哪怕是从流浪狗的口中夺食都能做得出来,此刻又怎么会介意呢。

小说

“陆九月?”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身体不由得颤了一下,随后又继续用餐。

“陆九月,你疯了是不是,你还要自甘堕落到什么时候!”

“是,我是疯了,收起你那同情的眼光,我不需要!”我突然坐在了地上,用那只未曾受伤的手捂着眼睛。

他叫文清,正如他的名字一般文文静静,清清秀秀,长得如同方才还未隐藏起来的月亮一般,仿佛有的人就自带光环。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求你别这样了好吗。”他声音逐渐颤抖起来。

我将手放下突然就觉得那么的可笑。“好啊,那你去死好不好,那样我就原谅你了。”

片刻之后我抬头看向他,还是如当初一般呢,那么的光彩照人,让我遥不可及,仿佛突然就释怀了,我站起来将肮脏不堪的手放在他白色的体恤擦了擦,他仿佛感觉不到一般,只是红了眼眶。

突然他抱住了我“对不起!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温暖也未曾让我温暖起来。

“对不起有用的话,何至于我们变成这个样子,你没有错啊,错的是我,是我不该认识你,不该救你!你为什不去死啊!”我咆哮着推开他,让他坐在了地上,地上的雨水溅起在他被我染脏的衣服上。

见他突然不说话了,我自嘲的笑了笑,随后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这个“温暖的避难所”。

正如方才我所说,我曾经救了他,或许说根本就不是我救的他,我只不过是觉得他踩到了我的白白的饭碗推了他一把,让他躲过了冲他而来的车。

白白是曾经我同父亲一起养的狗,只不过现在它也离我而去了。

当初我以为他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是我这一辈子都不能染指的,现在确实也是了,不过经过方才,改变了,他的家人不是希望他干干净净不染污渍吗,那我偏偏要将他拉下神坛!让他与我这样的人为伍,让他染上污渍,成为我这样令人恶心的人,这样不是更好吗。

方才出巷口一道刺眼的光照在了我身上,让人睁不开眼,随后仿佛世界都静止了。

本文标签:太硬了不能再进去了

上一篇:嗯啊公车被民工灌满:长篇乱孕合集小说

下一篇:我被老头压在胯下 办公室里的小秘书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