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清纯校花的被*日常(NP) 公交车少妇娇喘呻吟出水好深

2022-07-28 17:10: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滴滴,宿主,恭喜您完成神医系统任务,研究成果达到s级,您可选择享受系统提供的养老福利,也可选择兑换时空机。”机械音在脑海中响起,沈南星微微睁开双眼,终于到了这一天!&

“滴滴,宿主,恭喜您完成神医系统任务,研究成果达到s级,您可选择享受系统提供的养老福利,也可选择兑换时空机。”

机械音在脑海中响起,沈南星微微睁开双眼,终于到了这一天!

“兑换时空机!”  

下一秒,沈南星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球形机器。她毫不犹豫的坐了进去。

“宿主请注意,一旦时空机开启,将会与系统自动解绑,往后时光,宿主将自己面对。请问您准备好了吗?”

冷冰冰的机械音,沈南星竟听出了一丝不舍。

“准备好了,过去的时光,感谢有你相伴!007!”

沈南星心中也升起一丝难过,毕竟在一起这样久了,不过她不后悔,这本就是她要走的路。

“永别了宿主!倒计时,十、九、八……二、一!”小说

嘶……头疼的不行,剧烈的晕眩和头痛,让沈南星恢复了意识。

她睁开双眼,忍着不适环顾四周,自己好像身处于大街上?

环视了一圈,街上树立的巨大标语,才让沈南星有了一丝真实感,自己回来了!

“哎,同志,你醒了!没事吧?”一声询问让沈南星回转了心神,她抬眼望去,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围绕在自己身边。

“没事儿了,好多了!谢谢你们!”

沈南星没有任何头绪,自己到底回到了哪一年?她揉揉额头,勉强站起身来,下意识的回答问题 。

“谢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这是你的东西,饭盒都洒了,你这是要去送饭吧?”制服小哥一笑,露出了尖尖的虎牙。

沈南星霎然间清醒,下意识接过了布兜,她颤抖着双手打开,确实是熟悉的黄色圆形饭盒!

一共两层的饭盒,她打开盖子,里边是自己给妈妈送的午饭。一个窝窝头,一份咸菜。

“同志,请问……今天是82年6月10号吗?”沈南星猛然抬头问道。

“你这一问我都有点懵。野哥,今天几号?”小虎牙转头问道。

“十号。”身边有个冷峻的声音响起。

“同志,今天……哎,野哥,人呢?”小虎牙转过头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没人了。

“跑了。”

被叫野哥的青年淡声道,他望向沈南星远去的背影,棱角分明的侧脸被阳光笼罩,将他冷峻疏离的气质褪去几分。

优生,少生,提高中华民族人口素质。

只生一个好。

计划生育是一项基本国策。

……

沈南星从巨大的标语下边路过,前边就是医院了,再跑几步就到了!

忍着眩晕的感觉,她没有停下脚步,生怕自己去晚了。

刚才一看到圆形的饭盒,她就确定了,自己这是回到了十六岁那年,父亲车祸住院的第二天,现在自己是去给陪床的母亲送饭的途中。

只是上辈子在医院,这却是自己跟父亲的最后一面。到了晚上,父亲就在睡梦中悄悄离世了。

母亲受不了打击,强撑着办完了父亲的葬礼后,就一病不起。

后来经过程叔的诊治是心肌炎,病情已经十分严重,建议带着母亲去市里的大医院看看。

那时候,奶奶掌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自己和大哥多次跟她要钱,想带母亲去看病,都遭到了她的拒绝。

不光不拿钱,还动辄对母亲打骂,骂她一副寡妇相,克死了自己的儿子。骂自己兄妹是白眼狼,只吃饭不干活。

大伯母也是各种污言秽语,不停的对母亲进行言语折磨。

母亲本就对父亲的离世十分愧疚,觉得是她没发现父亲的异样才导致悲剧,再加上这些所谓的亲人,对她日复一日的精神摧残。

身心和外界的双重折磨下,又缺医少药,终于在一次跟大伯母争吵之后,母亲倒下再也没起来。

办完母亲的丧事,在奶奶的默许下,他们兄妹三人被大伯母赶了出来,只能临时住在打谷场的破房子里。

之前父亲的丧葬费和赔偿金,都攥在奶奶的手里,被赶出来的时候,大哥的手里只剩下了五块钱。

那时候大哥二十一岁,她十七岁,小妹只有十五岁。眼看生活难以为继,大哥为了兄妹三人的生活,只好跟着人家去南方打工。

谁想到这一去竟是永别,一直到后来自己意外离世,他也没回来。

那时候的她遭受了双重打击,整天浑浑噩噩的,就连父亲在世的时候,给她说好的亲事,也被退了亲。

大哥不在家,自己除了偶尔在程叔那里帮忙,就是去县里的工地打工。

就这样她疏忽了对小妹的关心,当知道小妹被人骗怀了身孕,被学校里退学的时候,慌乱中在工地被绊倒,一头栽进了旁边的沙土搅拌机里。

沈南星身亡之后,无意中绑定了神医系统,在已知的小世界里穿梭了九次。

这九个世界,自己无时不刻的,想要挽救全家人的命运,现在自己归来,就从父亲的病开始!

她决不允许悲剧再次发生!那些欠了自己的,欠了自己家人的,都要一份一份的讨回来!

沈南星忍着不适一路狂奔,上辈子自己有半个月的时间,都是昏昏沉沉的,想来是轻微的脑震荡。

只是因为她想拿两个热馒头给母亲,就被大伯母刘萍推倒,磕伤了头。这笔债,腾出手也的让她还回来!

要知道,现在的沈南星,不是以前软弱无能的沈南星了!

没多久,她就站在了县医院的病房外边。

203号,这组数字一度是沈南星的梦魇,每次午夜梦回,她都能想起,当年父亲的病房号。

沈南星猛然推开门,病房不再是梦中空荡荡、冰冷的房间,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和陪护的母亲都出现在她的面前。

真好,她又回来了!

沈南星大口的喘粗气,头在极速的运动下,从晕眩转做疼痛,不过这种撕裂,衬着眼前的一切,让她更有真实感。

“南星?你来了?你的头怎么回事儿?这么大一个包!谁欺负你了!”

眼前的苏玉竹有点憔悴,前天下午,出车的丈夫被送来了医院,她一直在医院陪床,到现在一眼都没眨。

 

本文标签:公交车少妇娇喘呻吟出水好深

上一篇:玉女沦陷H文|bl绑床头贯穿哭强迫

下一篇:乱肉杂交怀孕系列6*征服同事少妇熟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