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炕乱睡各尽所需*校花被粗大狠狠贯穿

2022-07-28 17:01: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是一个似梦非梦的故事,如梦幻般的泡影,绚丽多彩,故事稍有些漫长,让我与你细细讲说我叫苏休,青苏的苏,休憩的休,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舒羞,熟悉我的朋友都是这样叫我,这都得益于某大佬

这是一个似梦非梦的故事,如梦幻般的泡影,绚丽多彩,故事稍有些漫长,让我与你细细讲说

我叫苏休,青苏的苏,休憩的休,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舒羞,熟悉我的朋友都是这样叫我,这都得益于某大佬作者笔下一角的原因,与该角色不同的是,我是个男的,还是个活生生的人,并不局限于书中,对于这个出生就拥有的“号牌”,我也是一直用到了现在,至于往后还能不能用都取决于鬼老天了

“苏休,25岁,该打针了啊”

护士一如既往并且熟悉地将冰凉的针管插进我的血管

“预计结束时间上午九时二十三分”护士看着墙上的挂钟,思索地说道

静默地看着护士,嘴唇微动,努力地想要从嘴中迸发出一两个字表示这段时间以来护士的照顾,最终也成了只有声若蚊蝇的呜呜声

小说

护士弄好一切,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包含着笑意,以示对我的关怀与鼓励,临走前还不忘跟我说:“今天感觉好多了吧,注意好好休息,药水打完之前我会过来的,有事按铃就好了”,说着将放在我手边的按铃键拿起来在我眼前晃了晃,之后便关上门走了

护士被口罩包裹下的脸庞,我想必然是一副善良爱笑的面容吧,就像她的眼神一般,带着柔和的光

时间就是流水,在你不经意间流去,现在的时间是京时23时23分25秒,努力睁开着眼球看着墙上的挂钟,距离明天还有36分34秒,在明天早上,熟悉的医生护士将会拔掉我身上的所有针管以及撤走所有的仪器,在这之后,我就要离开这个满是酒精味的地方了

病痛的折磨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头发也因此而掉落了不少,再加上医学的治疗,现在的我已经是一颗“光亮的卤蛋”了,曾经一百三十来斤的青壮年,如今连皮带骨拢共八十斤不到,二十五岁的年纪,活脱像一个半截埋土的老人,病来如山倒这几个字,在我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对于我身上的这些变化,我已经不那么在乎了,也不再像当初哭得死去活来的了。犹记得当初,医生将化验报告单交到我的手里:“患者苏休,初步确诊为病情肿瘤,出现部位肝脏……”

听医生说到这,我如筛糠般地从座位瘫到了地上,我知道肿瘤就是癌症,而癌症基本就是对我宣判了死刑,瘫倒在地上的我被绝望充斥着内心,就像是个掏空了絮花的玩偶一般,就只剩下一副瘪皱的皮囊

医生见状,赶忙将我从地上扶起,温和地说道:“小伙子,没事的,我能够理解你们患者的心情,别激动,我话还没说完呢,目前你这样的情况只是初期,放心吧,早做治疗早恢复,很常见的,放宽心啊”医生看着手中的X光片,宽慰道

医生的话语,让我的眼神中有了些许亮光,也让我提起的那颗心稍微放下来了一点

对于大多数病人而言,最大的希望并非是药石可医,而是来自于医生那一句简单的:“放心吧,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时间回到23时28分36秒,看着墙上的钟表,又过去了5分11秒,对于平常的人而言,这5分11秒只不过是那么一会罢了,而对于我而言,我又度过了奢侈了5分11秒,这5分11秒,可真是幸运的又痛苦的

病房之中不仅只有我一个,在我右床的老大爷算是我住院以来唯一的一个病友,大爷长跟我说的是:“小伙子,啥时候出院啊?我跟你讲,医生说我明天就能出院啦!还说我儿子明天来接我呢!”老大爷高兴的模样,活像是在公园遇见多年未见的初恋,脸上洋溢着说不出的高兴

老大爷说的话在我耳畔回旋着,就像是小时候每到晚上七点半就会定时播出的天气预报

每当如此,我都会对老大爷以示微笑,但对于他口中所说的儿子,从我住院以来也从未见过,见得更多的是一个身材肥硕的中年妇女,妇女每次来都是问着一样的话:“死老头子,怎么还没死呢……”老大爷听到中年妇女的话语也不气恼,反是笑道:“我要死了,你不就骂不着了吗?”

中年妇女听到老大爷回答道更是气恼:“你这死老头子,你就算是死了我都要到你坟前骂你!”中年妇女说完这句话,骂骂咧咧地走出了病房

看着中年妇女走出病房,老大爷像是只斗胜的公鸡,傲气着说道:“小伙子你看,妇道人家就是这样,看你生病了,盼着你死嘞,可我就要好好地活着,一天天比一天要好地活着”

在与老大爷的攀谈之下,老大爷却跟我说那个肥头大耳的中年妇女就是他的女儿,每次来医院都是为了确认老大爷是否魂归西天了,这样就能够分到遗产了

但老大爷就像是与那中年妇女斗争了起来,每次中年妇女一来,老大爷必定神采奕奕的,满面春风,要不是我与他待久了,也不信这位精神饱满的老头会是个病人

此时老大爷正在看着我床头挂着的药瓶,里面的药水一滴滴的进入输液管,直至流向我的体内,老大爷问道:“小伙子,输液的感觉怎么样啊,那些医生说我输液没用就不给我输了,我倒是觉得他们不给我输液,那是因为我快好了,用医生的话来说就是不需要过度治疗,对,没错,医生就是这样说的”大爷说完,哈哈地笑着,我也被大爷逗笑了

渐渐地,大爷的呼吸声在这只有两个人的病房中回荡着

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对于病人而言,睡眠的时间并不同于常人,在我睁开眼的时候,旁边的床位上已经空空如也了,门口传来了一阵哭声,听声音是位中年妇女的:“死老头子啊!你就那么着急忙慌地想让我到坟上骂你去啊!你个死老头子……”妇女瘫坐在地上,不停地大骂道,兴许是妇女大哭的原因,其他病房的病人家属出来呵斥着妇女:“这才半夜三点,还睡不睡了,这是医院,你不休息,病人还要休息呢!”

听到吵闹声的护士也是赶忙过来将妇女从地上搀扶起来,并将妇女安坐在大爷的病床上,嘱咐道妇女不可大声哭喊,随后便将病房门关上了,护士走后,妇女的哭声也是变为了抽泣

妇女所坐的位置刚好与我相对着,而我又是侧卧的睡姿,这才看清妇女的模样打扮,披着头的干枯头发,脸色显得异常憔悴,就连眼球都布满着血丝,嘴唇干裂地起皮,眼神像是被抽离灵魂一般,空洞无神,脸颊稍带些风雪,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是一套单薄的睡衣

深冬的凌晨三点,就像是被人丢进零下五十度的冰窖一般的冷,呼啸的“刀子”往脸上招呼,在脸上留下一丝丝的红印

妇女坐在床沿上费力地挪动着身躯,将老大爷的物品一件件的收拢起来,把缸,毛巾,水桶,还有一双棉布鞋……动作僵硬而又呆板,就像是一件多年未曾维修的老机器

出门前,妇女嘴中嘀咕着:“死老头子,你等着我去坟上骂你吧!”

病房现在就只剩我一个了,想着曾经一直嘻嘻哈哈的老大爷,眼睛闭着,却还是有东西从眼角流出

老大爷是快乐的,也是幸运的,多年以后的我每每想起都是如此觉得

此时护士的话语传进耳朵:“苏休,申请出院,今日将撤去所有医疗器械,明海市中心医院祝您早日康复……”

本文标签:校花被粗大狠狠贯穿

上一篇:乱肉怀孕系列小说txt全文下载^全文

下一篇:2022最好看(迷人的人妻迎接粗大坚硬)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