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别蹭了都硬了H 高H超甜H肉H

2022-07-28 16:54: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云罗,你进来之后所见的一切都不要害怕,我自尽了。为了我,无视做出一切大逆不道,天人共愤的事,罪魁祸首就是我。我一个女人先后有两个丈夫,又怎么可以母仪天下?自尽是素心最好的归宿

云罗,你进来之后所见的一切都不要害怕,我自尽了。

为了我,无视做出一切大逆不道,天人共愤的事,罪魁祸首就是我。

我一个女人先后有两个丈夫,又怎么可以母仪天下?

自尽是素心最好的归宿。

把我自己割下来的头放入锦盒里,交给神侯,我要他亲眼看见自己的梦破灭……

好沉……

像千斤重压。

像沉入海底一般,被沙石掩埋。

双目紧闭,在无尽的黑暗中徘徊。

死,到底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只是素心没有想到,死后,亦是如此沉重。

魂魄未能轻飘飘而去,想来是自己作孽太多,死后不得入天,地府才是归宿。

后悔吗?

后悔也来不及了吧。

再说,她对自己的结局,并不后悔。

她只后悔,为什么会被那个男人蒙蔽了双眼。

假如她能早点看清他的真面目,也许自己跟心里在意的人,就不会一隔永年。

“素心……素心……”

耳边的轻声呼唤,渐渐入耳,渐渐清晰。

原来,人死之后,还能听到亲人呼唤自己的声音。

“素心,素心,你醒醒……”

小说

这声音殷殷切切,似乎想要把她拉回尘世之中。

可笑的是,这声音的主人,早在自己离开之前,便已是尘归尘,土归土,又哪能在此时此刻,呼唤自己返回红尘?

也许,这声音的出现,是在提醒她,她即将抵达终点。

终点之后呢,是不是就是堕入虚空,她所有的尘世记忆终将被净化?

如果可以,在记忆消逝前,,她还想听一听古三通的声音。

“三通……”

“素心说话了,素心说话了!”喜悦之中又带着哭腔,素心想抬手,为声音的主人抚去脸上的忧伤。

可是双手沉重,她再怎么咬牙坚持,最终也只能动了动了手指。

“素心,你想找三通吗?好好好,只要你醒过来,爹跟娘带你去见他!”

三通……

只要醒来就能见三通……

习惯了黑夜之后,哪怕阳光只是从缝隙中射进眼睛,依然会刺得眼睛生疼。

就好像那个男人。

原以为他是自己的一道光,可是正是这道光,把她伤得太深,伤得猝不及防,伤得最终只能自伤才能唤醒他。

光明需要的回馈太重,她承担不起。

“无视……”

重新合上双眼,再次放空自己,坠入无边的黑夜。

———

微微睁开眼睛,从树叶间,从缝隙中射进的阳光,有些刺眼。

朱无视倚靠这粗壮的树干,抬头看着头上的一片绿叶,稍微恍了恍神。

身子无端地涌进一股力量,大脑却一片空白,轻微的疼痛在空白边缘舞动着。

忽地,一抹艳丽,染红了白。

一道模糊的红色身影,从脑海中稍纵即逝。

一闪而过,未来得及记忆。

细细回想,在掌中勾勒艳丽的轮廓。

像个人。

像个女人。

却唯独不像他见过的女人。

站起身,拍打着衣裳上的灰尘,自顾自叹道:

“便是放浪惯了,也不该有如此的联想。”

话落,眸中闪过惊色,朱无视快步走至近前的河边,水中倒映着清秀的面庞。

水中的人不可置信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岸边的人:“奇怪,这感觉,像我,却又不是我?这双眼……”

双目悲戚,似乎是刚经历了什么变故。

“这世上,有什么值得我悲伤的?”扣着心弦自问,却答不上来。

父皇不重视,兄长们排挤,他早已习惯孤身一人,行走江湖,在武学中麻痹自己。

“奇怪的感觉……总觉得现在从口中说出来的话,都不像是打盹前的我会说出来的。”

低头看向自己的衣裳,又是摇头叹息:“现在看自己,哪里都不对劲,先去换身衣服。再去三里镇。”

——

今夜的月亮很圆,很圆。

素心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好好地看一次月亮。

曾经有个人说他会回来陪她赏月,可是并没有。

失落吗?

是有一点。

毕竟醒来后,在护龙山庄,她就只有朱无视这么一位故人。

对陌生环境的害怕,让她忍不住向他紧紧靠拢。

“不知道我最终,有没有打败你?”

素心望着月亮,苦笑着问了一句。

静谧吞噬了声音,久等着,却没有任何回应。

“你若还是原来的铁胆便好了。”低头看着烛光,“你若是不认识我,不认识表哥,你的志向……”

瞳孔忽然放大,素心惊觉起身,奔向父母的房门前,急切地敲打着。

待到门一开,她便迫不及待,抓住母亲的手急切地央求道:“娘,带我去三里镇找表哥好不好?”

母亲被女儿的举动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又不好拂了女儿的意愿:“好是好……可是……”

“可是什么?”素心追问。

“素心你与三通的婚期未到,你心急什么?”父亲的声音徐徐而来,“更何况你身体初愈,应当在家好好休养才是。”

“爹,我没事!”她苏醒后,方知自己的魂魄竟然回到二十多年前的自己身上,惊讶之余,她只想用这天赐的时间,来弥补前世的遗憾:“你看我,哪里像是身体不好的样子?”

父亲捻着发白胡须,盯着素心看了又看,皱着眉点了点头:“是不像。”

说来也怪,女儿今天不知为何晕倒在地,身子发冷,脸色苍白,可是醒来之后,却又生龙活虎,身体毫无不适之感。

“你们若是陪不了我去,我自己去也行的。”素心退了一步说道。

“不行!”母亲当即厉声呵之,“你从来没自己出过远门,我们怎么放心?”

“我去过,我没事的!”素心回道。

“你去过?何时去过?我和你娘怎么不知道?”父亲接连发问。

唯恐说漏了嘴,素心也软了软语气:“我就去见一下表哥,就回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她要赶在朱无视与表哥见面前,把表哥带到自己的镇上来,避开朱无视。

没有遇到朱无视,表哥应该就不会被朱无视栽赃嫁祸,也就没有后来的牢狱之灾。

“不行,要去也得爹娘陪你去。你一个人,让爹娘怎么放心?”

“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过段日子再说,你也知道的,你爹身体不是很好。”

“知道了。爹你注意身体。”

从父母那里离开,素心的身影在月光下伫立许久,良久,她下定决心抬起头,回望已经熄灭了烛火的房。

“算算爹娘的时间,还有一年。见过表哥后,我一定要把表哥带回来,让爹娘为我们主持婚礼。让爹娘没有遗憾。”

盼了一辈子的婚礼。

盼着他掀起自己的红盖头。

“表哥,这次我提前去找你,你可不能再托给他人来接我!”

本文标签:宝贝别蹭了都硬了H

上一篇:浪货被黑人调教|啊…啊用力边做边走bl男男

下一篇:粗大挺进她的幽深处:娇妻在舞厅被别人进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