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下药侵犯的美人妻*在教室同桌把腿开到最大

2022-07-28 16:06: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北方的二月依然寒冷,冬意还没有完全褪去,但晌午的太阳分外明媚,毫无吝啬地照耀着大地,其中一缕阳光透过一户一楼洋房的玻璃天窗沐浴在一只肥猫大橘的身上。大橘正躺在地下室天窗

北方的二月依然寒冷,冬意还没有完全褪去,但晌午的太阳分外明媚,毫无吝啬地照耀着大地,其中一缕阳光透过一户一楼洋房的玻璃天窗沐浴在一只肥猫大橘的身上。

大橘正躺在地下室天窗下的猫爬架顶层打着盹,每次躺在这里他都会四腿朝天,亮着白肚皮,耷拉着尾巴,脑袋歪歪着卡在猫爬架的围栏上,还要发出阵阵轻微的鼾声。

在大橘的梦中又一次出现了几段过去的往事:

三年前的一个冬天,大橘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一个小区的垃圾箱旁,看到几片碎肉残渣,刚要低头咬下去,突然一只粗壮的黑色爪子按住了肉块,大橘懵了一下,抬头一看,一只黑色的大肥猫出现在眼前,正呲牙咧嘴地瞪着它,并发出“哈哈”的声音,要攻击大橘来抢地上的这几块碎肉残渣。

大橘退后了一步,马上反应过来,已经饥寒交加的大橘,哪肯放下眼前唯一的食物,他立即弓起背,竖起尾巴,炸开全身的毛,瞪着眼呲着牙发出“啊啊,呃呃”的声音,准备随时战斗。

大肥黑猫见状不容分说,快速地抬起一只前爪向大橘的脑袋拍过来,大橘一个起身飞跳,和大黑猫打在了一起,猫毛瞬间四处飞散,四五秒的时间,大橘翻滚出来,迅速爬起,俯身卧在地面,喘着粗气,眼睛死死盯住大肥黑猫。第一回合,大橘的额头已经被大黑猫挠出了血痕。

大肥黑猫却从容地站在肉块旁边,很轻松的样子,看着已经败下阵来的大橘,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又冲过来,张开两只锋利的前爪,向大橘的头部,脸部挠去,大橘直立起身快速地用两只前爪抵挡,一路后退。

此刻正在做梦的大橘躺在猫爬架上,四肢也跟着一起微微地颤动。黄色的眼球在眼皮下不停地转动,正在梦中这危急之时,又一副画面出现了。

大橘躲进路边干枯的树灌丛里,在铺满断枝枯草的地面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身上满是尘土,头上伤痕累累。

“妈妈,妈妈,快看。”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指着小区路边的小道上说:“一只小黄猫,眼睛好像受伤了,能救救它吗?它太瘦了,好可怜啊。”妈妈牵着小男孩的手,走到大橘身边弯下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大橘受伤的脸庞,露出了怜悯的表情。

这时几个梦中的片段结束,大橘的身体也渐渐地停止了颤动,似乎感觉到有音乐缓缓响起,它一惊,睁开了眼睛,之前晌午的阳光已经消失在灰暗的天空中,空中正飞舞着大片的雪花。

大橘看着一片一片雪花飘落在天窗上,意识到刚刚又是一场梦,梦到流浪生活的艰险和苦难,多亏遇到现在的小主人一家,才走上了猫生巅峰。

大橘缓了缓神,听着音乐有节奏地摇起了尾巴,侧身扭头,看见男主人大峰和女主人小妍正在地下室的客厅里收拾着这两天搬过来的书籍。

书可真多啊,堆了满满的一地,靠一侧的大办公桌上也都放满了书,地下室的所有墙面都被主人打成了书柜,但可能还不够摆放。

“大橘呀,你刚刚做了什么梦啊,一惊一惊的”,男主人拿起书边往书柜里放,边唠叨着。

“它呀,一定是又梦到和妞妞抢东西吃了呗,看看把它现在肥的。”说着,女主人把整理好的书递给了男主人。

大橘除了能听懂叫到自己的名字,和简单的命令,或有时候能猜出主人们的意思,其他的并不知道人类在说些什么。

“以后,我就可以在地下室的这个办公桌上设计图纸了,晚上不会打扰到你们睡觉喽。”主人大峰得意地边说边笑,俯下身捡起几本书,看了看,放到了最上层书架里。

“那好啊,我以后晚间就在北边的书房里画画了,也不会打扰到你啦。”说完,两个人都呵呵地笑着。

大橘仍然躺在猫爬架上,悠闲地看着外面飞舞的雪花,听着男主人和女主人整理书籍时的闲聊,也能听到小主人在一楼客厅里和柯基狗狗妞妞边玩,边高兴地喊叫声。

小说

“他爸爸呀,还有两天就过年了,我们刚刚搬到新家,得好好庆祝一下喽。”说话间带有洋溢的笑容,又抱了几本书放到了办公桌上。

“必须的呀,知道吗?我们这个花园小区,是这里社区中的模范小区呢,听说还善待流浪猫狗呢。”主人大峰拿了一摞的设计书籍,一本一本地放到书架的中间格。

“是吗?,那很好呦。”妈妈跪在地上一本一本地帮男主人大峰分着类。

大橘侧躺在猫爬架上使劲地伸直四肢,张开大嘴,弓着背,打了一个大哈茨,然后顺次跳到猫爬架的三层,二层,来到地面上,迈过几堆书籍,正好踩到女主人妈妈刚要拿起的一本美术书。

“走开,你这个大爪子。”妈妈便拿起书拍了大橘屁股一下。

大橘“喵”的一声,扭着屁股跑了两步从楼梯上了一楼。

大橘早就听见小主人小霖在楼上和柯基妞妞扔着小皮球追跑的叫声,小主人不时地喊着:“妞妞,快接住“,“噢,太好了,接住了,接住了”,“妞妞给我叼过来”,“妞妞真聪明”,“妞妞是个灵活的小短腿”。

来到一楼的大橘,正看见妞妞跑到厨房的门口,一个小飞跃叼住空中的皮球,“哈哈,妞妞太厉害了,太棒了,又接住了,快,把球拿回来,给我啦。”小霖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正举起双臂摇着小拳头,为妞妞摇旗呐喊呢。

妞妞兴奋地甩着桃心小尾巴,两只前腿还一齐一乍一乍地跑到小主人身边,被小主人一下搂在了怀里。

“小霖,小点声,不要喊了,不要影响到邻居啊。”妈妈的声音从地下室传来,“我们的楼上是一位老奶奶,不要影响到人家休息呦。”

大橘看着被小主人搂在怀里气喘吁吁的妞妞,心想:“傻狗,看把你累的,还挺高兴。”接着又迈过地毯上小主人摆了一地的玩具,走到一楼的南窗前,跳到靠南窗旁的沙发靠背上,望向院子里的雪景。

小主人听到妈妈地劝告,对着妞妞说:“好啦,妞妞,我们休息一会儿吧。”起身坐到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电视里出现了功夫熊猫的动画片,妞妞跑到电视柜旁边,在水碗里快速地舔了几口水,转身回到沙发旁,“嗖”地一下跳上沙发,趴在小霖身边,有模有样地看起了电视。

大橘的主人是爸爸大峰和妈妈小妍,还有他们十岁的儿子小霖,爸爸是一位设计师,妈妈是一位美术老师。

这一家三口带着柯基妞妞和大橘猫是两天前刚刚搬到这个模范花园小区的,他们的这个新家是一楼的洋房,东边第一户,有个南花园,花园里靠南窗下有个玻璃天窗,阳光直接照射到地下室,花园的东南角还有个木制的狗窝,有水系,有菜地区域,有花草区域,这些都是之前的主人留下来的,到了春暖花开,这个园子一定很有生机。

但此时,这个南花园都被下午的这场大雪装点的一片洁白,整个园区和自家小花园里的树枝也被雪花包裹成一支支银白色的树挂,仿佛一副童话的世界,分外美丽。

大橘凝视着窗外,天色渐渐地黑下来,园区里的路灯亮了起来,雪花也比刚才小了许多,忽然自家院子里的墙灯也亮了,把院子里的积雪照的晶莹剔透。

“小家伙们,都饿了吧,我和妈妈给你们做饭了。”爸爸从地下室走上来,刚刚打开院墙灯的开关之后,走向厨房,“吃完了饭,我们出去堆雪人。”妈妈也上来了,跟着爸爸进了厨房。

“太好了,要堆雪人喽,我们要堆一个大大的雪人啊。”说着,小霖从茶几上拿了一本童话书,又趴在了地毯上,双肘拄着地毯,两手翻开书,给趴在旁边的妞妞读起了童话书,妞妞看着小主人,伸着舌头“哈哈”地喘着气,好像一副能听懂的样子。

大橘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了小主人的身边,用小脑袋瓜在小主人的肩膀上回来蹭了几下,“喵喵”地叫了两声,小主人摸了摸大橘的额头,“乖呦,一会儿带你们两个去院子里堆雪人喽。”说完,接着读着童话书,妞妞跳下沙发又去舔了几口水,颠颠地跑回小主人身边,一屁股坐下。

大橘翘着尾巴,慢悠悠地走到楼梯旁,又下到了地下室,刚才一地的书籍已经被大部分整齐地放到了书架上,只有个别几本还在地毯上,大橘绕过地毯上的书,来到天窗下的猫爬架旁,撅起屁股,起身用两只前爪在猫抓拄上,上下“唰唰唰”地挠了几下,之后蹲坐下来,抬头仰望。

天窗上已经被积雪覆盖住,看不见天空,它转身走到爸爸的办公桌跳了上去,侧身趴在桌子中间,脑袋枕在了两本摞起来的书上,继续听着下午妈妈在地下室里,用留声机放出的胶片音乐,轻轻地摇起尾巴,呵呵,一副文艺猫的样子。

大橘,性别雄性,算是猫界帅橘,三年前被主人一家收养,结束了艰难地流浪生活,现在应该有五六岁了,收养之后给它做了绝育,所以大橘的性格比较温和,比较粘人,它是粉色的鼻头,从额头到后背一直到尾巴都是橘色的,两侧脸颊到下颚一直到肚皮都是白色的毛,两只前腿也是白色而且笔直。走起路来,有几分虎步的气势。

大橘很聪明,很容易领悟主人的意图,在主人家里生活的几年,也变成了一只大肥猫。也许是从前有过流浪的经历,有时候它还是对外面的世界有所留恋,心里总想着能有一天再出去玩玩,看看这久违了的世界。

2

晚饭过后,爸爸穿好衣服,从客厅的南门来到院子里,“小霖,带着妞妞出来吧。”喊完,拿起一把大铁锹,打开院子西墙的小铁门,走了出去,先打扫起这个单元门前的积雪,为下班的邻居提供了方便,过路往来的邻居都高兴地纷纷和大峰打着招呼。

小霖已经穿好了棉服带上帽子和围脖,听到爸爸的叫声,跑向院子里,“妞妞,走,堆雪人去啦。”妞妞紧跟在小主人的身后跑了出来,一溜烟冲出了院子,来到了小区宽广的小路上,兴奋地奔跑着,“妞妞,慢点,等等我。”小霖追着妞妞后面跑去。

大橘刚又在地下室的办公桌上眯着啦,听见小主人在楼上的叫喊声,急忙起身,跳下桌子,几步从楼梯上去,看见妈妈在客厅里正要关上南门,迅速跑过去从门缝蹿了出去。

“哎呀,大橘,小心点。”妈妈皱了皱眉头,关上了门,走回厨房开始收拾起来。

大橘来到院子,踩出了一排梅花形小脚印,一跃跳上南墙头,看见不远处的路灯下,小主人正在追着妞妞打雪仗,“喵喵喵”,大橘激动地叫了几声,接着跳到院墙外,淹没在洁白的雪地里,并在雪地里打了几个滚,翻身起来,抖了抖身子,向小主人的方向飞奔而去。

小主人已经在雪地里和妞妞滚到了一起,妞妞见大橘跑了过来,快速起身,向大橘扑过去,大橘很灵活地腾空一跳,落在了妞妞的身后,妞妞转身又扑向大橘,大橘扭身向后跑去,妞妞兴奋地开始追赶,大橘跑出几米,飞快地爬上了小区路边的一棵槐树,站在了两根粗壮的大树叉中间,摇起尾巴,得意地看着下面的妞妞。

妞妞无奈地仰着头,张开大嘴喘着粗气,摆动着桃心小尾巴,围着槐树转了两圈,“汪汪汪”地叫了起来。

小主人也追了过来,刚才在雪地里这一阵玩耍,冻地直流大鼻涕,边用袖头抹着鼻涕,边说:“大橘,快下来吧,回去和爸爸堆雪人了。”话音未落,回头就向家门的方向跑去,“快跑了,妞妞。”妞妞紧随小主人后面一起跑向了自家院子。

大橘看着他们的背影离去,趴在树上又环视了周围,此时小区的小路上偶尔还有过往的居民,眼前一排排高楼中大部分都亮起了灯火,纵横交错的银白色树挂和小区里蜿蜒小路上的皑皑白雪,在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使今晚的夜空格外明亮。

这是搬家之后,大橘第一天走出家门,呼吸着雪后户外的新鲜空气,使它分外精神,大橘伸出两只前爪在粗壮的树叉上回来的挠,磨着爪子,心想:“真爽啊,这和家里的猫抓板,猫抓拄可不是一个感觉。”

大橘练完爪子,看到正前方和自家花园的院墙连成一排的西边处,有几户人家也亮着灯。

这个小区的一楼都有个南院子,而且院子的南墙基本是家家相连,只有在每个单元的栋口处是断开的。

大橘的好奇心油然而生,它跳下树,踩过雪地,来到其中一户人家跳上了墙头,瞪着溜圆的眼睛看向屋内,第一眼进入眼帘的是一位老奶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陪着小孙女看电视,小孙女指着电视说着什么,老奶奶开心地笑着。

大橘又向着自家的方向蹦到了另一户人家的南墙,看见一个大哥哥在窗前的书桌上写着什么,头上还带着耳机,不时地用笔敲敲额头。

再接着跃到了下一户人家的墙面,这户人家刚亮起灯,一个中年男人正往客厅的南窗走来,突然看见了蹲坐在院子南墙上正在偷窥的大橘,赶忙跑到窗前,双手捂着窗户瞪大了眼睛往外看,窗户上瞬间铺满了一大片哈气,大橘见状向外慌忙跳下墙头,墙根旁的厚厚积雪没过了它的四肢,它尽量抬高腿向自家的院子一路小跑溜走了,动作有点滑稽。

大橘还没等走进院子,就听见爸爸的声音,“小霖,你去找妈妈要一颗红萝卜,来做雪人的鼻子。”同时听见用铁锹拍打雪人的啪啪声。

“好嘞,妈妈………。”小霖打开门冲进屋子。

大橘轻松地跃上了自家的院墙,看见爸爸已经做好了雪人的身子和头部,正在给雪人带上他的毛线帽,妞妞在院子的雪地里左右翻滚,撅起大圆屁股,侧着头贴着地,两只后腿使劲一蹬,往雪地里钻来钻去。

“爸爸,给,鼻子来喽。”小霖把红萝卜递给了爸爸,高兴地蹦起来,期待着雪人最后的成功,“妞妞,过去点,别碰坏了雪人。”

爸爸接过了红萝卜插在了雪人头部的正中间,然后左手拄着铁锹,抬起右手,用嘴咬下了手套,从棉服里掏出两块小石子和一条红毛线绳。

“小霖啊,这两块石子是做眼睛的,这个红线绳可以做雪人的嘴,你自己放吧,看看你放的好不好看啦。”爸爸微笑着递给了小霖。

“好啊,”小霖兴奋地接过两个小石子,对着雪人的鼻子左看看,右看看,之后在红萝卜的上方左右两侧,对称地按上了雪人的眼睛,“非常好,小霖,很漂亮。”爸爸拍拍小主人的后脑瓜说:“最后把嘴也给按好吧。”

“嘿嘿嘿,好的。”小霖满意地笑了。

这时妈妈从客厅里走出来,“哇,太好看了,小霖真棒,等一下我去拿手机啊,留个纪念吧。”转身跑向屋里。

爸爸接着用铁锹戳了戳雪人周围的残雪,小霖抱着妞妞,阻止妞妞扑向雪人,“妞妞,不要把我的雪人弄坏了。”

大橘在墙头上,看着院子内喜气洋洋的气氛,刚要俯身向小主人蹦过去,忽然感觉在院子的东墙上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大橘顺着墙面跑了几步,瞪圆眼睛仔细一看“哇哦,好像是同类。”一只颜色比较深的三花猫,它感觉被发现,转身火速跳向墙外,消失在大橘眼前。

大橘一下兴奋起来,刚想再追过去,妈妈拿完手机回到院中,突然一把抱住大橘,搂在了怀里,“过来吧,大橘,我们全家一起和雪人合个影。”大橘被妈妈抱到了雪人前边。

“太好了,都听我的:“一,二,三,茄……子。”小霖高兴地喊道,爸爸搂着妞妞蹲在左边,妈妈抱着大橘蹲在右边,手里举着自拍杆,小霖半蹲在中间,咧着嘴开心地笑着,双手放在胸前比着胜利的手势,后面的雪人散发着白色的光芒,微笑着和这一家三口“咔嚓,咔嚓,咔嚓”记录在了手机的相册里,留下了这个冬天的印记。

拍完照片,全家回到了屋里,雪人微笑着屹立在院子当中,看向客厅的方向,好像是冬天里的哨兵。

爸爸妈妈一起回到地下室,接着收拾完下午剩下的一些书籍,妞妞跑到客厅的水碗旁喝了几口水,就趴下来打起了盹,小主人坐到沙发上边吃苹果,边看起了动画片。

大橘这时又回到客厅的南窗前,蹲坐在沙发靠背上,它还在想着刚才的一幕,伸着头向院子里的墙面上左右搜索着,想再看看那个身影是否能再一次出现,“那到底是谁呢?在这寒冷的冬天会去哪里呢?”

大橘自从被主人收养,就再也没去过外界,没再接触过同类,没再自己扑过食,它虽然很庆幸自己的余生能和小霖一家这样善良的人类度过,但很多时候,它也怀念过去曾经流浪的那段日子里,能自由地来去于大自然中,也曾遇到帮助过它的同类,一起奔跑,一起扑食,一起玩耍交流感情,在猫的世界里,它们能读懂,听懂同类所表达的所有意图。

现在搬到了一楼的洋房,大橘又可以接触到外界的空间,能看到同类的身影,在不久的将来也能再一次呼吸到大自然花草树木的芳香。

就在大橘还呆呆地看着窗外,爸爸从地下室走上来:“小霖,该睡觉了。”抱着一摞书去了北边的书房。

“嗯,好吧。”小霖起身关上电视,走进了客厅西侧的南卧室,妞妞立刻跟进去,小主人上床盖好了被,妞妞趴在了床前的地毯上。

爸爸走进来“晚安。”随手关上了门口的开关,大橘颠颠地小跑进来,一下跳到小主人的床尾,卷曲起身体,尾巴向前把自己盘拢,并发出微微的呼噜呼噜的声音,爸爸微笑着摇了摇头,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3

三十到了,到处散发着节日的气息,从早晨到中午爸爸妈妈忙里忙外,准备着年货和团圆饭,小霖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琴谱拉着小提琴,虽然声音不那么动听,但是拉的很认真。

妞妞在厨房里围着正在准备下午团圆饭的妈妈转,盼着妈妈能偶尔扔给它一片香肠,爸爸在打扫着屋子里的卫生。

大橘在屋里巡视了好几圈,又回到地下室猫爬架最顶层的安乐窝,晒起了中午的阳光,还是四腿朝天的造型,脑袋耷拉在顶层围栏的外面,摇着尾巴,迷瞪着眼。

爸爸来到地下室,准备收拾一下办公桌,看见大橘那么惬意的造型,应了个景,打开留声机,放起了京韵大鼓,鼓点正好踩上了大橘尾巴摇摆的节奏,爸爸微笑摇摇头嘟囔着:“我现在也变成猫奴了。”接着擦起办公桌,摆放好桌子上的书。

大橘伸了一个大懒腰,不客气地享受着音乐,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节日里的美梦,没有辜负大橘,在梦中女主人妈妈正拿着一个大鸡腿,满脸笑容,带着围裙哈着腰,对大橘亲切地说:“大橘宝贝,来,吃一个鸡腿吧。”爸爸一手夹着溜肉段,一手在下面接着油,弯着腰高兴地说:“大橘,来,吃口肉吧。”小主人也跑过来拿着一只炸好的大虾,笑呵呵地喊道:“大橘,吃我的大虾,老好吃了,嘿嘿嘿。”三个人一起笑哈哈地往大橘的嘴里喂。

在现实里大橘一边梦,一边还吧唧吧唧嘴。

梦里,大橘刚要一口咬向大鸡腿,主人一家三口忽然“呵呵呵”地笑着消失在一片白色的雾气里,随之而来的是一片绿草地,蓝天和白云,一只小三花向着大橘这边飞奔而来,呼喊着大橘的名字。

哇,是一只小母猫,粉色的鼻头,黄绿色的眼睛,一边眼周是黑色的毛,一边眼周是棕色的毛并围绕着眼眶有一圈黑色,两只眼睛上方的额头呈现出一个菱形,是由黄色条和白色条的毛组成的区域,头顶到后背到尾巴都是由黑,棕,黄三色组成,她的鼻梁,嘴周,颈部一直到肚子都是雪白色的毛,真是美丽极了。

小三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大橘激动地迎着它的方向跑了过去,正在马上就要拥抱到一起的一瞬间,三花擦身而过冲向了大橘身后,大橘一楞,瞪圆了眼睛,回头转身看向三花,三花渐渐的远去………。

此刻,大橘一抖身子醒了,留声机的音乐已经变成了一首《像风一样自由》。

日落前的阳光已经收起锋芒,大橘起身蹲坐在猫爬架上,先是抬起左前爪,舔了舔手掌和手腕上的毛,清洗了脸颊,之后抬起右前爪蹭了蹭眼睛,一番收拾之后,大橘抬头仰望天空。

“咪嗷”大橘惊叫了一声,透过天窗,看见一只猫正站在头顶上望着自己,“是它,就是它,就是刚才梦里的那只三花。”大橘心里想着,急切地起身直立,盯着这只美丽的三花,举起两只前爪在空中回来的比划着,内心无比激动。

三花也好似在天窗上回应了一声,用两只前爪在玻璃上抓拍两下,原地转了一圈,然后跳上东墙,转身回头看了大橘一眼,离开了。

大橘连忙从猫爬架上跳下来,快速跑到楼梯,几步就来到一楼,奔向南窗,跳上窗前的沙发靠背,伸着头看着东墙根刚刚三花离开的位置,并同时发出“咪嗷”地叫声,大橘多么想再能近距离地看看这只同类中的三花,因为大橘对三花有着特别的情缘。

“大橘,大橘,过来吧,吃饭啦。”小主人看见大橘上来了,喊着它的名字,大橘听到名字,缓过神,转身看见主人一家刚准备完团圆饭坐了下来,大橘一下蹦到地上,来到餐厅。

“哇,真香啊,一桌子的饭菜,刚刚在梦里见过。”大橘心里想着,一下跳上饭桌。

爸爸正坐在桌前往酒杯里倒着红酒,小霖打开饮料倒进自己的杯子里,妈妈端着鱼摆在了饭桌的中间。

“喂,大橘,你不能上桌呦,妈妈已经给你放了猫粮和鱼肉啊。”说着,手指着饭桌旁边放在地上的猫碗,“吃完了,妈妈还可以给你加啊。”把大橘抱下了饭桌。

爸爸和小霖呵呵地笑着,妞妞已经一声不吭地大口吃着狗碗里的粮,鸡肉和香肠。旁边还放着一盆它们两个喝的净水。

大橘有些失望,“喵喵喵”地叫着,表示抗议,心想:“刚才梦里三个人还一起乐哈哈地喂我呢,这一会儿就变了,哼。”只好走到猫碗旁,陪着憨憨的妞妞一起吃起来。

爸爸和妈妈举起酒杯和小霖的饮料杯碰了一下,满面笑容地说:“祝我们的小宝贝,健康成长啊。”

小霖高兴地大声喊道“谢谢爸爸妈妈,也祝爸爸妈妈快乐成长。”三个人哈哈哈地笑起来,喝下了杯里的酒。

“是快乐地变老。”爸爸乐呵呵地纠正道。

“是啊,还有我们两个小宠物,都一起陪你长大呦。”边说边看看身边的妞妞和大橘。

妞妞狼吞虎咽地吃完了碗里的食物,走到爸爸的椅子旁边一屁股坐下,张着嘴,伸着舌头,舔一下鼻子,咽一下口水,期盼还想要的意思。

爸爸趁着妈妈不注意,不时地偷偷扔给妞妞一片香肠什么的,还装作一副诺无其事的样子“嗯,小霖,晚上天黑了,爸爸带你去院子里放烟花呀。”

“好啊,我都准备好了,吃完饭,我去拿。”小霖兴奋地举起杯,喝下了剩下的饮料。

大橘在一边,慢嚼细咽地吃着自己的食物,看着眼前这其乐融融的景象,似乎感觉到,有家真的很幸福,但又总能想起,下午在天窗上邂逅的那只小三花猫。

大橘心想:“只要是有机会,我一定到外面去看看,到底这里的外面是什么样子的,那个美丽的三花会是生活在这周围吗?”

“来,小霖,咱们祝妈妈越来越美丽。”,“好嘞,爸爸。”父子两人同时举杯碰向妈妈的杯子。

妈妈高兴地举杯,“祝我们全家新年万事如意呦,明年我们就得回奶奶家过年啦。”同时干下了杯中的酒。

大橘吃完碗里的食物,喝了几口水,走向了客厅,又回到南窗前的沙发靠背上,望向院子里微笑的雪人,身后的一家三口还在边聊,边推杯换盏地吃着团圆饭,传来节日里阵阵的欢声笑语。

 

本文标签:在教室同桌把腿开到最大

上一篇:男男超级乱婬伦短篇小说全集 屈辱的哀羞警花

下一篇: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玩弄成熟少妇军官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