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坐在发紫的巨龙上写作业 她粉嫩的奶头被含着

2022-07-28 08:38: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徐可可睁开眼,裹着身上红缎面的被子坐起身。眼前是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雪白的墙上贴着艳红的双喜字,旁边泛着油光的木质相框里,是穿着婚纱的结婚照。让人一眼便能看出,这是一间

徐可可睁开眼,裹着身上红缎面的被子坐起身。

眼前是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雪白的墙上贴着艳红的双喜字,旁边泛着油光的木质相框里,是穿着婚纱的结婚照。让人一眼便能看出,这是一间新房。

外面的人还在轻叩着门,徐可可快速的将脑中出现的记忆回顾了一遍。终于明白那个所谓的系统说的,要她替年代位面里,含怨而死的女鬼报仇是什么意思了。

看完这个女人的一生。其实就算系统不说,在她完成所有任务后,会恢复她的记忆和生命。她也有想为这个叫杜文婷的女人做点什么的冲动。

门外的敲门声,一声紧似一声。

小说

徐可可抬头看了眼墙上的表,才刚六点。又看眼贴着红喜字的绿漆门,一双秀眉紧蹙。

旁边的男人身子一动不动,双眼紧闭。只是睫毛轻颤,眼睛在眼皮下转动。徐可可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冷哼一声,嘴里缓慢却清晰的吐出两个字,“欠骂!”

果然,和衣而睡的男人瞬间睁开了眼。讪笑的望着她,“婷婷,你醒了?”

没理他,徐可可起身。穿上大红的棉格拖鞋,将自己刚才盖的被子一团,扔到书桌前的椅子上。

李少杰坐起身,假装打了个哈欠。挠挠他有些炸毛的头发,明知故问道,“婷婷,你怎么了,你是生气了嘛?”

徐可可斜睨他一眼,“你说呢?”

“不是,婷婷,昨天是他们灌我酒,我也是高兴,才喝多的。”

徐可可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假装没听到外面的敲门声,不提新婚之夜为什么没回房睡。在这里和她扯什么喝多了。还真是个渣男。

你不是耳朵不好听不见嘛,徐可可一把把门拉开。门外的李玉梅手悬在半空,见她面色不善,忙把手背到后面。

旋即又觉着自己像是露了怯,微扬着小下巴,“嫂子,俺.....俺是叫你起来做饭的。这是,......”

“你为什么不做?”徐可可面无表情的打断道。

没想到会被直接顶回来,李玉梅杏眼圆睁,“这,......这是规矩,结婚第一天,新媳妇要早起,给一家子人做早饭。这是,这是规矩。”

“规矩,谁家的规矩?是哪来的规矩,让你一大早,天刚亮堵别人屋外,在这敲个没完的。你多大了?饿了自己不会做。”

这人从来和人说话都是柔声细语的,突然发火,吓的李玉梅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少杰慌忙从床上跳下来,赤着脚跑到门口,拉着徐可可的胳膊,“婷婷,别生气。我妹她小,不懂事。她也是好意,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懒的和他扯皮,徐可可一把甩开李少杰,没看俩人直接去了卫生间。

李少杰把李玉梅拽进屋,“她这生着气呢,你惹她干嘛。”

李玉梅瞥眼床上的被子,脸色大变,“哥,你昨天不是说,你指定不碰她的嘛。我就求你一晚上不碰她,你都做不到。还说你心里没有她。你们俩都睡一被窝了。”

“俺就知道,她是城里人,还比俺有文化,你巴不得和她结婚吧。”

李玉梅说着说着,委屈的抽噎起来。明明是自己的男人,却眼睁睁看着他和别人结婚。李玉梅越想越委屈,拿手背不停抹着眼泪。

“说多少遍了,我要不是为了留校,哪能娶她,”李少杰心疼的给她抹着眼泪,怕给杜文婷听到,小声哄道,“再说,我啥时候回屋的,你能不知道。我没碰她,真没碰。我进屋她都睡了,那被子是她自己早起扔过去的。我真没碰过她。”

“你们俩在说什么呢?”徐可可双手抱胸靠在门上。

这一声像晴天霹雳一样,把李少杰整个人都给炸傻了。他僵着身子转过来。见杜文婷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只觉一颗心快跳出去了。

徐可可冷笑一声,要不是原身想让这李少杰身败名裂,她也不想太便宜了这个渣男。她现在就能闹到他们一家子滚蛋。

徐可可越过俩人走到柜子前,拉开第二层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块香皂。这才又回头看向俩人。

“怎么,还没编好?你们在说什么碰不碰的。”徐可可好意提醒道。

“没....没什么,哪有编什么?”李少杰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是,是玉梅要,她要给咱们收拾屋子。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别人碰你东西嘛。”

李少杰手搓着裤子,汗都要下来了。

看他吓的这怂样,这个男人除了长的浓眉大眼,看着像个正人君子,连点胆子都没有,怎么就敢出来骗婚。再看向他身后的李玉梅,虽然哭哭啼啼的让人看着烦,可好像男人都喜欢这种,我见犹怜的调调。

不是想哭嘛,自己还能让她哭的更凶。

徐可可好心好意的解释道,“上次你哥还和我说,你是长的黑,才显的脏。说你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有什么活让我别动手,叫你干就行了。也省的我们还要雇阿姨了。你的一些生活习惯,虽然我和你哥都看不惯。但真不是他说的,觉着你脏。我就是膈应外人碰我的东西。喏,那被子是我盖的,你别碰,地该扫扫,桌子该擦擦。没事!”

这不光是想拿自己当保姆用,俩人还在背后编排自己,李玉梅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贝齿紧咬着红唇,倔强的看着李少杰。

徐可可笑了,住着原身的房子,还想着占原身他们家的便宜,她就不信,李少杰会为李玉梅和自己翻脸。

李少杰夹在中间,尴尬的笑笑,“玉梅,玉梅她一会就会收拾的。”

“最好是!”徐可可丢下三个字,拿着香皂就走了。

李玉梅真是难过了,眼泪和不要钱似的往下掉。一把推开李少杰,跑了出去。

李少杰站在屋里烦躁的挠挠头。想想杜文婷刚才的话,觉着她应当是没听清,不然还不早就闹起来了。

又想到她要是出来发现没收拾屋子,指定又要麻烦。觉也不睡了,穿上拖鞋,自己去厨房拿了抹布和扫把回了屋。

 

本文标签:坐在发紫的巨龙上写作业

上一篇:嗯啊…在教室里做h 小sao货cao得你舒服吗

下一篇:2022最好看(吃饭时把腿张开故意让公)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