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绑 电动 折磨 不断 呻吟 第章丫头稚嫩紧窄

2022-07-28 08:25: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夏夏日的雨刚下完,龙帝国刚刚推选出新一届候选人,此时的月光岛,赌场。一名风一吹就会被吹到的女人,站在黑夜的街头,她的眼睛蒙着白色的布条,在黑暗的夜晚中,显得无助,孤零。她手

★、夏

夏日的雨刚下完,龙帝国刚刚推选出新一届候选人,此时的月光岛,赌场。

一名风一吹就会被吹到的女人,站在黑夜的街头,她的眼睛蒙着白色的布条,在黑暗的夜晚中,显得无助,孤零。她手里拿着一颗月光石,用月光石发光的光芒,在白色布条后的一双眼睛,勉强能借助这点异色的光芒,让她在路上行走不至于撞到膝盖,或者有时更现实,撞到马路上的汽车,她无人搀扶,独自走在黑暗,没有灯光的街头,她身上藏着孤零的故事,由于白色的布条蒙住她的眼睛,一时间看不清她的脸如何。

行走的姿势怪异,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把月光石紧紧的抓在手上,在夜晚,惊促,恐惧,黑暗的街头,她发出诡异的厉吼,持有恨意的眼神在布条下被隐藏:“龙帝国,龙亚家族!我要你们死!”

凄厉的声音配合磨砺的嘶哑,她感觉嗓子冒烟的撕裂出了血腥味在喉咙管!

一家21小姐营业的便利店,女人揣着口袋里剩余的钱,在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张纸币,她连续3天没有吃饭,眼睛流着血,血慢慢从一开始的鲜红色,变成暗红色,直到昨日在镜中看到干裂,一捏就捏出了粉末状的暗红色。

她向店员买了一包吐司,慢慢的移着步伐走到便利店有灯光的门口,借着白色的灯光,月光石的眼色变暗,被手里的面包挡住,她披头散发在街头,狼狈的啃食面包,啃食的方法,直接将面包加塞到嘴里,吞咽的往下塞喉咙管,这样能让她已经冒烟的喉咙管好受一点,不再是干裂,闻着一股血腥味的恶心。

对岸,月光岛,龙帝国最大的海外赌城,这座“绯撒”几乎占据了月光岛最大的中心市,它多年屹立在这里,风光无限,一度成为龙帝国最骄傲的龙家赌场!只有那个神秘,至高无上的家族敢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开赌场,这个世界上占据70%都有龙帝国代表名片的赌场!

据说,20年前,花都的緋星月赌场,成为龙帝国的皇家赌场,可是就是赌场,改变了岛上居民的一生,甚至影响了他们的后代。对于这股恶意,花树里一直过不去,赌场改变了她的家庭,改变了她的父母,他们家两代人为赌场而生,也为赌场而亡,那天如果不是中介人,找不到代理推销的码仔,大哥也不会招人残杀。她亲眼见过他的尸体,腐烂的时候,已经化成一滩烂泥,就像家里的人。

小说

都变成一滩烂泥,她咬着面包,不得不愤恨的回忆,破烂不堪的记忆。

月光岛,从天空看这座岛,也许能看得见大小,但是当你置身在其中,你感觉不到它有多大,环岛的地理位置,可以说它把龙帝国和欧亚大陆完美的衔接,中间一个岛国,而它隶属于龙帝国。

天空之上,来了一架飞机,印着龙帝国标徽的图腾,它足够特殊,因为它代表家族的辉煌,存在的历史印迹,人们可能会忘了历代龙帝国的掌权人什么样,但是从不会忘记龙帝国,世界上仅有一个的独特标印!

它就是“飞龙在天。”

绚丽直下的飞机旋梯,随着一声气鸣划开绷带,一个男子从旋梯上特别乖张的行为走下来,他的笑容有两边的酒窝,一张俏丽,柔嫩的脸,非常出色,具有观赏性价值,可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青春逼人,帅气英飒的小男人,龙零一嘴角一翘的从滑坡上一个翻转,背脊靠在扶梯上从楼梯上滑下来,动作姿势很潇洒,酷炫。

邪魅的嘴边笑容隐隐作势,卖弄的狂拽,他的行为引不起身后走出来的另一名男子,任何眼神瞩目!

龙零一安稳落地,回头冲楼梯上走的慢,但是姿势优雅透着温柔的表情走下来,目不斜视,他迎着夜晚,空气清晰的风,一张口呼吸发出了好舒服的喟叹:“恩,有大海真好?”同时,楼梯上的男子也走到龙零一正在感慨的身旁,小男子回头一个乖柔的笑容,桃花眼睛里戏谑的带着敌意,他耸了肩膀对大哥这么冷漠的性子,仿佛有着许多意见的插袋走起来,晃了两下脑袋,他怎么看都是在卖乖,前面的小男子,不顾后面跟随的异人拿着多重的包!

安静的飞机场,有着飞机停靠的声音以外就是他的声音,他一个人边走边说,声音玩味,好听灌入耳,有一种乖乖的感觉:“要是奶奶也来,就好了?哥,你说爷爷会来吗?”

这次赌王竞争,可是爷爷要的结果,如果选不出来他要的赌王,那爷爷会有遗憾吧!龙零一乖戾的样子回头,Rian还是不言不语!

看Rian从上飞机开始,沉静在他的艺术世界里,龙零一把手臂搭在他哥的肩头,用冷睨的戏谑目光冲着Rian思考的样子,一丝丝的戏谑,玩味,他的心思诡谲的搅着许多释放,一边想这个,一边想那个!随后对大哥冰冷的样子,不在意的晃了头的斜睨他:“哥,你说,你是不是奶奶口中冰冰冷冷的木头人?嗯?”

Rian龙帝国推选的掌权候选人,没有知道他的真实名字,他身后的寓星悄悄的跟着他,跟他一个也是个木头人!

龙零一很无聊的吹口哨,龙帝国的车子过来接他们,零一挑选了一辆全灰色的汽车,和他身上穿的深灰色外套仿佛融为一体,在夜色下,带了点星光的眼睛,其实很深邃,他的眼睛很大,继承了某个人的特质,Rian羡慕他有一双比夜空还亮的星眸子,不用看也看似在笑。

他稍微有些感情的走到全黑色的汽车,邪邪的睨着龙零一的张扬,调皮,他一笑一手从裤兜里“抽”出来,修长的手指搭在拉车门的手柄上,对龙零一一戏谑的轻笑,狭长的眼眸子幽幽的睨着光,墨色的瞳孔透亮,见他随意,看似又不随意,有追求,知道自己先占据这辆车,他笑声的溢出声音来,怼着嘲笑:“也许,尧爷早就来了?只是你不知道,禹宸也来了?”

骗过龙零一,Rian率先坐进这辆,由禹宸品味派来的车,Rian坐进去,身后的寓星也跟着坐进去,坐到副驾驶,离Rian一身深蓝色有区别,她把安全带扣上,回头看着Rian不变的神情,低沉的声音压低了声量:“Rian,现在去赌场吗?”

Rian解开西装的风纪扣,穿成一身的定制服,还有龙帝国的图腾,这么高调麻烦,他脱下来,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衫,完美工整,他的脸完美的说不出话来,如果这张脸可以排名,那么他是顶尖的继承尧爷的完美,还有古狄伯伯的温雅。整个人都是被巧夺天工这个词覆盖,鬼斧绝色的容颜再配上他挺拔,绝傲的身姿,他是完美的一个艺术品,仅供“赏阅!”

Rian想了想,魅笑了一下,眼眸幽幽的睨着洌光,他笑,向窗外看了看,对寓星点点头,声音有着阴凉的嘶哑,同时又有磁性的吸力。

转了不透情绪的平静眼神,轻笑:“好啊!”他没有意见,寓星面无表情的吩咐司机开车!

前面的定制车开走,龙零一坐立不安,忽然想跟Rian坐在一起,他暗戳戳的怀疑异人故意走的很慢,对他没好气的使着性子。

“啰嗦?”

异人无语,少主唠叨了一天,实在不想来可以不来,A市又不是没海?他腹诽完,就把东西放在手里,一个电脑,一个对讲机,这是少主要求,今晚夜闯赌场的工具,报备完,看起来亲和力,青俊白面小生的异人吩咐司机开车,跟着前面那辆定制车。

两辆车同时开走,适时,龙帝国的私人飞机也收起来楼梯,改道慢慢的滑到隐蔽的仓库厂里,这处私人飞机场,安静的像是没来过这架飞机似的干净。

两辆车同时并架齐驱到黑色的夜晚,在尽头登上去月光岛的跨海大桥,龙零一在车里,行为乖张的玩着手里的手机,黑色的直板机在他手里,变成工具,任他花式旋转,玩耍。

龙帝国,今早刚在月光岛上,由帝国集团开设的特别赌场游戏,叫“play games”一年一度的月光节,它是爱神景仰的发光月海节,在海上,可以任意选择项目的游玩,在这一天龙帝国集团提供免费支持,没有条件,史无前例的一天度假方式,所以这一天来月光岛的游客,特别多。

绯撒赌场.

“咯吱....”汽车有些狂躁,在龙零一侵入汽车操控系统,他仅用着游戏键盘左右摇摆按钮,就在司机手上的方向盘,脚下的油门,给夺取他开车的姿势,汽车在马路上扭转来,扭转去,戛然而止的声音停在满是人口密集的绯撒赌场门口,经过旋转大门!

龙零一乖张的对后面的车一笑,飞了一个空中吻过去,他一点也不像少主,痞像门童!异人悄悄的瞪着。

龙零一张狂的态度,把绯撒门口进入会场的人,打断了说话的声音,有些等待汽车的人,或许进去游玩的人,都慢慢对着汽车扭着S型的急速停止,“噶!”分散人们视线的声音传来,他从尊贵的定制车后座出来,一身的微弱气场,脸上绝俏的让门口的每个人都驻留了一遍目光,看了又看,其中有些人对他指指点点的开始议论。

对周围开始议论起来,龙零一一点都没有感觉,他两片俏唇一扯,扯到嘴角笑到耳后形成坏笑的笑容,在他形容青春洋溢的脸上,却有着一双弹珠般大的瞳眸,这双瞳眸异常的晶莹,透亮,仿佛像放光的陨石,从天上坠落的繁星,他的脸再一次被人们热议。

从大厅里穿过人群,不靠识别走进这场,日常需要检查,审核身份的赌场,已经够让在门口的人大跌眼镜里,没想到他直接走进去,而门童仿佛认识他这般,不用问他同样和其它宾客的问题?

身后的议论声,嘈杂,多余不入耳,站在绯撒的大厅里,龙零一心潮澎湃的点了一桌,企图上去玩玩,被Rian揪住。

龙家规矩,自己人不赌赌场,尤其是自家,他撇撇嘴的斜眼到桌上的玩意,轻轻的哼笑,他傲娇的挣脱Rian的手掌,痞气的走到前面,上了楼梯,三步并作两步走,从赌场注视的目光下,各种各样的眼神流淌过他这个“陌生人?”

大厅里的监视器,龙禹宸坐在赌场办公室,余光睨到两名独特的人,带着龙帝国的标徽走来,他把手上的烟捏掉在烟灰缸里,烟雾冉冉的沉了断节的几缕青烟?

他睥睨的眼色到身旁的一名黑衣男子身上,冰冷的脸是常态,几乎没有多余情绪,彻看见宸少发出指令,他站出来一点,对龙禹宸暗了一眼目光平视的在这位修罗暗夜的男子,霸气锐利的寒眸,有股逼人的森严,这双常年折射寒光的眼睛,眸底始终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薄削的唇,淡淡勾起,扫了一眼自己,凛冽冰冷的目光湿滑黑白分明!

彻感觉一股接近的压力,他还是看着宸少吩咐,空气中绝傲的声音,浑厚低沉,这样的声音是发号施令的冷漠温度,是高人气场的不透情绪。

“给他们备酒.....”

“是,宸少。”彻发出低沉的声音,回复一贯霸道,锋芒的龙禹宸。

他身边的女人,尤维亚抬头一看,看到宸冷魅的面孔,早在他气息稍稍变化时,她就已经被他冰冷的气息感觉到不同,淡漠的眼神放到进入大厅的男子,宸今天故意在这里,等他们,等的无聊,准备开酒?她挑眉的一抹神情,回头看着龙禹宸,这个绝尘的男子,尊贵无比的骄傲感,她的手放在龙禹宸的手背上,在彻出去时,尤维亚笑笑的乖柔,一双美目停留在宸的眼睛上,她故意试探:“宸,零一来跟你抢位置?”

龙禹宸骄傲的撇移视线到说话的女人头顶上,从上之下的睥睨扫过她的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巴,龙禹宸捏着女人尖翘的下巴,牢牢的桎梏着抬高,向她邪魅的展示什么是她的眼睛刚想的那种意思!

凛冽的目光,像刀剐一样的没有温柔,尤维亚笑了笑的淡漠情绪掰开龙禹宸的手指,冰凉的手指触碰,她的心一惊,还是这么冷,尤维亚站起来,露出姣好的身材,穿着淡紫色的花裙走到龙禹宸的身后,替他捏起肩膀,在他后头坏笑。

龙禹宸不介意,可是他薄唇紧抿,手上放开尤维亚的手掌,眼神释放情绪的睥睨到门口的目光,墨色绝冷,一丝轻佻邪魅的笑容在他刀削的侧脸边浓雾了几分似笑非笑。

两个年纪不大的男子,从一楼走到楼梯间,Rian看着零一自找麻烦,自己要一层一层走,还要捎上自己,他淡漠的情绪跟在后头,龙零一走在前面,来到龙禹宸的办公室门口,试着敲了敲门,还非常向Rian表现良好的递眼,乖劣玩味的性格,总是改不掉要挑战宸的毛病?

Rian直接推了进去,宽大,简单的办公间,踩在地毯上没有声音的脚步,挤进两个高大的男子,他们同等身为,只是Rian看起来要高大一些,温情一些!

尤维亚放下捏着龙禹宸肩膀的手,笑着和Rian打招呼,走过来笑意盈盈的忽略龙零一呆萌的样子,与Rian轻抱,声音快意的吐出来:“Rian好久不见?”

“维亚好久不见?怎么在小宸这儿?”Rian仿佛不知道他们的关系,龙零一撇撇嘴对着龙禹宸冰冷的视线走进来,他故意踩了地毯的拖着脚底板走,冲着龙禹宸耸肩的无辜:“做作?”

龙零一走到龙禹宸面前,向他挑战的一种发起攻击的势头,隐隐在他深邃的星眸子里隐藏着几股危险,他了挑眉的向座位上的男子冷面的怪笑:“是吧?二哥,大哥真凑合?”

他很不服气,冲着龙禹宸有脾气,尤维亚感觉不妙,有她在,他们兄弟感情别想好一下。走到龙禹宸身后,看着龙零一,她故意忽略那句话,面上冷了几分,看着龙零一总是对小宸不太友好!

“你是来打架的?”

龙零一无视尤维亚,他的眸光轻狂的冷漠,从他眼里看到了沉积的深厚,龙禹宸睥睨到Rian脸上,注视了两秒,他斜了嘴角的动作,眼眸子不入眼的冰冷绝色,没有感情的声音冰冷能把人冻下情绪的强势气魄:“你的龙爸爸........知道吗?”

Rian调皮的耸肩,斜靠在沙发上,幽幽的眸光睨着他们两位,他假装的翻白眼,也有可爱的吸引人,调皮的目光留在龙零一身上:“零一最不怕星爸.”

说完,戏虐的目光留在龙零一身上,他调皮的耸肩,私下里看不到这么温柔的感觉!尤维亚轻笑,戏虐般的神情看着龙零一:“原来,你的弱点是你爸爸?”

“呵?”零一收起情绪,走向Rian,回头瞪着比他高傲,优秀,一谈糊涂的二哥,他无所谓的小表情,全场他就有表情,最乖柔,也最能掌控!

“今晚,玩一局?”

话落,他走到窗边,在窗户后,夜幕的玻璃不透明,把他的身子笼罩了一层黑色!

龙禹宸深暗的凤眸微眯,运筹帷幄的睥睨着窗边的龙零一,仿佛不给他机会,他沉吟了一声,没有拒绝,也没有回答,就这样冷淡,让人猜不透他的情绪!

Rian假装是他们中间的调和剂,拿起桌上的纸牌,分开玩,他知道禹宸下一句话,会是:你别袒护零一,所幸就不说话。

“咚咚~”彻打破了几位绝傲,气场不一的男子,迈着没有声音的步子走进来,手里拿着一瓶葡萄酒,Rian的眼睛一亮,他幽幽的眸光睥睨到这瓶藏品,嘴角加大弧度的赞叹:“喔?尧爷的藏品?”

龙禹宸低沉的沉吟,淡淡的表示了回应,让彻替他们打开这杯酒。

.......

龙帝国每一年都要举行月光岛成立仪式,今年比往年更盛大,就算看不见,花树里也要通过特殊渠道,进入到花街里面,因为那里可以赚到她治病的钱,霓虹灯下,抹黑走到绯撒赌场的广场外,在夜幕下那抹远处的黑色身影与夜色融为一体,站在绯撒赌场窗前的龙零一,手里端着酒杯,目光如鹰眼的视线,还是看见了抹黑走路的一名女子!

在绯撒广场外,发放赌场的“中间商”门票,他嗤笑的邪魅,戏虐这个为了求生,用赌场非法手段牢靠利益的女子,盯着她的背影,在外面蒙蒙细雨的楼下,和赌场广场上的“中间商”交谈着利益,熟悉的赌场交换手势,这些他都在A市,太过熟练,以至于不屑!

龙零一转回头,并迈起步伐走到他们玩“斯诺克”的中间,像是参与进去!

他的背影一走,窗外,楼下感觉到背影如茫直刺的眼神,女孩惊意的转过去,向后面探了探视线,才发觉自己看不见,从裤袋里拿出月光石,想借着月光看清对她有敌意,冰狼的视线是谁?在她拿起月光石照耀,那名男子刚好转过身影,在落地的玻璃窗上,花树里只看见朦胧的视线中,一个桀骜,黑色的身影,对她不屑。

可是,由于眼睛还在刺目的辣痛之中,由于她看不太清,用感觉灵敏的感官,感到身上一阵的寒意侵袭!瞬间她的脸苍白几分,有一种现在置身在那间宾馆里,被刺伤眼睛的时刻,那些人告诉她是赌场幕后人操作的手段,废了她的眼睛,因为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代价。

面无表情的转过头,试图离开这个害她不成人的地方。她怎么忘了,是这家赌场!

几道厉吼的声音打破了花树里正在离开的脚步!

如果我不曾遇见你,生命又将如何。 

本文标签:绑 电动 折磨 不断 呻吟

上一篇:第一次去老师办公室作文600字^全文

下一篇:隔着裤子顶撞她的柔软*课上同桌用手帮我高潮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