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在草地上高兴地做:隔着内裤研磨花缝

2022-07-28 08:16: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秋末,草木枯黄,天气越来越冷,太阳落山也早。阴山脚下,西溪村中,申时未到,家家户户便已升起炊烟。唯有村尾沈家,清锅冷灶。容九躺在床上,薄薄的床单下只铺了一层稻草,有些硌人。可她却

秋末,草木枯黄,天气越来越冷,太阳落山也早。

阴山脚下,西溪村中,申时未到,家家户户便已升起炊烟。

唯有村尾沈家,清锅冷灶。

容九躺在床上,薄薄的床单下只铺了一层稻草,有些硌人。

可她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只直勾勾地盯着房梁上的蜘蛛网。

一双丹凤眼睁得老大,呆滞无神,一点光彩也没有。

配上那灰中透青的脸色,活像死不瞑目的厉鬼。

床边,四个孩儿被她这模样吓得缩成一团。

似乎纠结了许久,其中年纪稍大的一个孩子,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去,只在容九鼻下停留了一秒,便嗖的一下缩了回来。

他额头上渗出细汗,显然害怕极了。

可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没死,我们不用蹲大牢了。”

“可她怎么不动啊?她这个样子好可怕!”

小说

“该不会傻了吧!”

“傻了才好呢,傻了她就不会打我们了!”

小家伙们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怯怯的声音中带着一点期盼。

容九刚消化完涌入脑海中的陌生记忆,便听到如此幸灾乐祸的话。

她猛地转过头,只见四个面黄肌瘦的小家伙抱成一团,警惕地看着她。

那眼神,就像在看什么吃人的怪物。

容九略微有些不自然,“你们……”

她刚出声,四个小家伙便脸色骤变,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拔腿就跑。

明明身上没几两肉,速度却极快,没一会儿便不见了人影。

“她动了,她动了!”

“她怎么没傻,惨了,她一定会打死我们的!”

“二奶奶救命啊,我们真的没推她!”

“……”

隐隐的,听到小家伙们惊恐的声音,容九十分无语。

身为米其林餐厅的主厨,谁知她下班时出门就被车撞。

还穿越到这么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

虽然是同名同姓,但原主的脾气秉性以及境遇,却跟她完全沾不上边。

原主刚出生,爹娘就去世了,叔叔婶婶养她到十岁,便将她卖给了人伢子。

因为长期吃不饱,生得瘦弱不堪,人也不怎么机灵,在人伢子手里蹉跎了好几年,才被沈家老两口用三两银子买下,给儿子做了继室。

也就是到了沈家,原主才过上了吃饱穿暖的日子。

可她并不珍惜,反而言行粗鄙,性子暴虐,一言不合就动手。

仿佛要将自己受的罪一一加诸到别人身上,她心里才好受。

尤其是丈夫外出求学却意外失踪后,她更是变本加厉,短短一年,便接连气死了公婆,败光了家产,对这四个继子百般虐待。

今儿一早,许是几个孩子动静大了一点,吵醒了她。

她二话没说,抄起棍子就打,结果脚下一滑,脑袋撞桌子上,就这么去了。

这般死法,也真够荒诞的。

容九叹息一声,挣扎着爬起来,准备去找找几个孩子。

她不是原主,做不出虐待孩子的事来。

谁知,她刚下床,一个短小精悍的老妇人,便带着四个孩子走了进来。

老妇人指着容九,声如洪钟。

“容九,你别以为我大哥大嫂没了,就没人能治得住你,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虐待几个孩子,等云之回来,我立马就让他休了你!”

“我可不像我大哥大嫂心肠柔软,你要是惹急了我,老娘伸手就能撕了你这个三两银子买来的破烂货!”

老妇人怒目圆瞪,对着容九噼里啪啦就是一顿骂。

然而,容九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唇,却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整个人宛如雷劈。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盘旋着一个名字,云之,沈云之。

老天鹅!

直到这一刻,容九才发现,她不止是穿越了,还穿书了。

穿越前的一个周末,她在闺蜜的推荐下看了一本小说。

小说里,有四个大反派,他们无恶不作,被男女主联手干掉。

而这四个大反派的爹,更是这本书的终极BOSS,一直坚持到了大结局,还差点就干掉了男女主。

当然,反派永远敌不过主角光环,就在胜利前夕,男女主利用反派的儿子,把大BOSS引诱出来,千刀万剐而死。

因为死法太过血腥,容九对这个大BOSS印象十分深刻。

他的名字,就叫沈云之!

他杀的第一个人,就是他那恶毒的继室。

杀人手法极其惨烈,剥皮抽筋,挫骨扬灰,一点痕迹都没留下的那种。

这段剧情作者只在番外中简单交代了一下,并没有详细写,但因为太残忍,容九还因此做了好几天噩梦。

而现在,她却实实在在的成了这个倒霉的恶毒继室!

一想到自己将来,很有可能会落得如此下场,容九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见她脸色突变,原本躲在老妇人身后抽泣的四个孩子,瞬间安静如鸡。

蜡黄的小脸儿上尽是惊恐,四人飞快的低下头去,恨不得缩进地缝里才好。

容九看了一眼战战兢兢的小家伙们,正想说话。

老妇人却张开双手,一脸防备地盯着她,“你想干什么?当着我的面,你还想打孩子不成!”

闻言,容九眼神微闪,心知原主给人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一时半会难以扭转。

眼下,并不是解释的时候,说多不如做多。

因此,她只看着老妇人,微微叹息一声。

“二婶也累了吧,不如留下来吃顿饭?”

容九话音落下,房间里几个孩子不约而同地望向她,小小的脸蛋上尽是惊讶。

老妇人更是沉着脸,冷冷开口,“你这个丧门星,又想耍什么鬼把戏?”

面对老妇人的质疑,容九什么也没说,只大步往厨房走。

厨房里,用具虽齐全,却没什么吃的东西,只有几个窝头,外加一把烂菜沈。

看着那已经黄了一半的菜沈,容九直叹气。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面对这么一点东西,就算是她,也做不出什么能招待人的菜。

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过日子的,怎么就能把原本吃穿不愁的沈家糟蹋成这样?

要是能把现代的餐厅带来就好了,里面食材应有尽有,还有一个超大的冷冻库。

容九翻弄着烂菜沈,心里无比怀念的想。

她心念一闪,眼前便闪过一道白光,刺得人睁不开眼。

再回神时,容九便已经站在自己工作了好几年的地方。

厨房里,还是她下班时的样子,就连盛牛排的盘子也还没来得及清洗。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容九眼眶微热,莫非她又回来了?

想到这儿,她立刻向厨房门口跑去。

然而,通向厨房外的那扇不锈钢门,却仿佛被胶水粘住一般,怎么也打不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容九累得满身是汗,门却依旧纹丝不动!

看来,她并没有回到原来的世界,而是厨房跟她一起穿越了!

本文标签:我在草地上高兴地做

上一篇:男男大尺度高H辣文|东北大坑原始欲全文阅读

下一篇:晚上在公园里被别人啪*大猛地挺进娇喘校花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