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的昂扬对准她湿润的入口|厨房撞击岳大屁股玉梅

2022-07-28 08:06: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苏杭的腹地,四季分明,农桑万顷。河流纵横,苕霅两溪之水流经漾、荡、河、港……水清如镜,土质黏韧,构成了育桑、养蚕和缫丝的良好自然条件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苏杭的腹地,四季分明,农桑万顷。河流纵横,苕霅两溪之水流经漾、荡、河、港……水清如镜,土质黏韧,构成了育桑、养蚕和缫丝的良好自然条件

这里独特的缫丝工艺,逐步形成了“细、圆、匀、坚、白、净、柔、韧”八大特点。

这里粉墙黛瓦,小桥流水人家。一条南北向的市河穿镇而。河道两岸,商贾云集,屋宇林立。从每年的四五月开始,一直到10月,家家户户:蒸茗气从茅舍出,缲丝声隔竹篱闻。茧箔山立,续车之声连屋相闻。吱呀吱呀的摇撸声与丝车吱吱呀呀交织在一起。流连于青石板上历史的印记,是一缕蚕丝“织就”的流金岁月。

清朝晚期的一个冬天。

在浔溪港西侧,一户大户人家,高墙深院,红墙黑瓦,大门的匾额上写着:“刘府”两个字,让人有点望而生畏。

刘家的大厅里各自红木家具、各种古玩摆设得琳琅满目。

大厅里,刘老爷刘顺生对大儿子家琪道:家琪啊,你弟弟家兴明天要回来了,轮船到码头大概在早晨4点左右,明天早晨你去接他一下。

一听家兴要回来了,还要自己在那么大冷天起早去接他,刘家琪气不打一边来。就道:他就在国外念了几年书回来,又不是当了什么大官回来光宗耀祖,回来就是了。那么大冷天还要起早去接他,你们自己不去叫我去?

刘顺生一听就火冒三丈,叫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我怎么养了你这个孽种,整天在外面游手好闲不学好,还振振有词?

刘家琪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不足为奇地:桃子是大的好,老婆、儿子是小的好。在您眼里,我什么都不是,好像不是您亲生似的,总把我不当一码事。

小说

刘顺生一听,拿起鸡毛掸子就要去揍刘家琪。

这时,刘顺生的二姨太朱妍妍正好出来。说:哎呀,老爷,您和他生那么大的气干嘛呀,气坏了身子,乃如何是好?转身又对刘家琪说:家琪,你去做你的事,走吧。

刘家琪站起来朝刘顺生瞪了一眼,气冲冲出了门。

刘顺生背着手,看着气冲冲出门的刘家琪。又道:哈巴狗养不波斯猫。还要我把家产让他来打理,让他打理非把这家产败光不可。

朱妍妍道:好了好了,老爷您消消气。明天早晨,还是我和您一起去接家兴吧。

......

南浔通津桥下,有一座茶楼。

刘家琪对两个小兄弟道:来来来,今天有酒今天醉。已经两天没好好喝了,今天,我们兄弟们好好喝上几杯,喝他个一醉方休。

一个叫红鼻子阿三的对刘家琪道:刘兄啊,老是要您破费,真的不好意思。

刘家琪笑道:这还是人话吗,我刘家琪一生只有你们两位知心朋友,兄弟之间何谈破费?你们能把我们刘家吃光,乃算你们有本事。哈哈。

在旁边的小麻子也道:刘兄对我们真是不薄,往后啊,刘兄要我做什么事,尽管说,尽管说。

刘家琪笑道:哎,要说事,时下倒有一桩小事,还需兄弟帮忙。

阿三和小麻子同时说:只要大哥开口,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们在所不辞。

刘家琪凑到他们面前,低语了几句。

听后,红鼻子阿三笑道:刘兄放心,乃是小事一桩。

刘家琪从口袋里掏出几枚银元,给了他们每人五枚。笑道:事成之后,还会有赏。

阿三和小麻子拿了银元笑嘻嘻地道:谢谢刘兄,谢谢刘兄。

......

南浔的轮船码头,位于浔溪港的北岸,是上海至湖州的过水码头,因此,每到上海班轮船靠岸,上船的、下船的,送客的,接客的人陆续不绝。

腊月的早晨,寒风刺骨。

码头的出口处,接客的人人头攒动,人们都在昂首期盼,寻找自己所接之客。

人群中,一位豆蔻年华的少女,只见她白皙的脸蛋,淡淡的柳叶眉,眼睛不大却把她的内心世界展露无遗,小鼻子小嘴巴也显得极为标志。两根长辫,辫稍上扎了两朵粉红的蝴蝶结,脖子上一条大红的丝绸围巾,更增添了几分娇美。她犹同这寒天的腊梅,散发着醉人的馨香。

她叫姚小莹,芳龄17,站在她身旁的是她的姆妈(养母)邱慧英,一家三口,开了一家杂货店,今天姚小莹的父亲(养父)姚祥根从上海批货回来,故故姚小莹和姆妈邱慧英早早来到轮船码头,来帮阿爹拿东西。

而小莹不是姚祥根和邱慧英夫妇亲生,他们把小莹视为掌上明珠,可这一切,姚小莹全蒙在鼓里,完全不知。

人群中,还有一对夫妇,他们就是南浔著名的丝绸商大户刘顺生和他的二姨太朱妍妍。

下船的乘客,有的背着包裹,有的拎着皮箱,陆续出来。

这时,姚祥根肩上扛着包裹,手中提着东西出来。

小莹见了,阿爹喊了一身,就奔了过去。

一位身着一件风雪大衣,头戴着一顶礼貌,相貌堂堂,温和儒雅的青年男子,手中拎着一个皮箱正走在姚祥根前面。

小莹奔到姚祥根面前,笑嘻嘻地正要去接姚祥根手中的拎包,岂料,侧面窜出来一个蒙面人,举起扁担,从侧面砸过来,就溜之大吉。正好,小莹举手一挡,啊的一声,正好倒在年青人身上。

顿时,现场有点混乱。

邱慧英见女儿被人砸,顿时慌了神。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在一旁的邱慧英和刘顺生和他的二姨看得真切,如果不是姚小莹举手一挡,这一扁担正好砸在刘家兴的头上。

他们连忙奔过去。

邱慧英见状嚎啕大哭。

姚祥根也放下肩上的包裹,不知所措。

刘顺生连忙问道:家兴,你没事吧?

刘家兴道:阿爹、姆妈我没事。您们把我箱子拿回家。把他家的东西叫车一起带回家。这姑娘需要马上去医院。于是,一把抱起小莹,走向人力车。道:快,快去医院。

姚祥根和邱慧英也叫了一辆人力车,跟在其后,一起去了医院。

车上,刘家兴敦促车夫。道:师傅,快一点。快一点。

车夫道:我已经在拼命了。

后面车上,姚祥根和邱慧英夫妇心情十分焦急。邱慧英哭着道:莹莹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乃如何是好,怎样向夫人交代?我也只能不活了。

 

本文标签:他的昂扬对准她湿润的入口

上一篇:那晚他在草地上要了我(调教高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少妇被主人调教惩罚到高潮/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