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夹得好紧…爽死我了快高潮)全章节阅读

2022-07-27 17:38: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远离东土大陆的东洋上,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个小岛以勺子状环绕着北辰大岛,它们叫做北斗列岛。在壬辰年刚入秋季节,晚饭过后的篝火旁,一群穿着戎服的士

在远离东土大陆的东洋上,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个小岛以勺子状环绕着北辰大岛,它们叫做北斗列岛。

在壬辰年刚入秋季节,晚饭过后的篝火旁,一群穿着戎服的士兵在北辰岛上睡得正酣,兵器在身旁洒落一地。

“好酒!呃呃……”一名躺着的士兵拿着酒壶喝完了仅剩的几滴酒后便不省人事了。

……

关中内,长安府的当天傍晚,在屹立于终南山之巅的乾天塔上,留着花白长须发的乾天派长老从高塔俯瞰山下——长安城东至大明宫,西到西丰京宫殿,北达咸阳宫,南及上林苑,泾、渭、灞、浐、涝、沣、潏、滈八水交错其中,城中景物均尽收眼底。

一颗长流星骤然落在东方,长老感到诧异,立刻在右手掌中以拇指画地盘九宫、天盘九星、人盘八门、神盘八神,看到奇门格局后两片嘴唇不自觉地在抖动:“难道……真的要来了?”

……

“睡醒了没!还睡!”总旗拿着皮鞭边吼边抽。

瞬时间,北辰岛上夜里呼呼大睡的士兵们都被惊醒过来。

“王八蛋!你们都忘了奈波族人是怎么亡国的?你们这群混蛋……”总旗怒道。

士兵们惊慌得马上捡起地上的兵器并各就各位站好岗。

“不要以为现在日子好过,敌人来了你们有十条命都不够送,再被我看到先把你们处置了!”总旗再喊道。

……

黔中地区的金筑府到了半夜,在四周森林密布的坤地塔里,年长的坤地派长老从自己的卧室走到坤地塔的天台上,正注视着四周那二十四棵代表十二经脉的巨杉,却猛然咳嗽起来:“咳咳咳……”

“外公,你怎么在这里?”

小说

长老回头看到外孙女过来,又咳了几声,道:“小珂,还没睡吗?咳,咳……”

“外公,你咳得很厉害啊!我说你怎么还不睡了?”

“我刚做了一个噩梦,所以才醒来,咳咳……”长老说。

“外公,只是梦而已,你先回去睡好,我早上熬点汤药给你喝。”女子给长老搓搓背,有一群蜜蜂绕着她飞过。

“我有不祥的预感……咳咳……希望是我多虑了……咳咳……”长老说。

……

五更后,北斗列岛快天亮了,突如其来一声炮响,岛上的宁静彻底被打破了。

岛上士兵们立刻举起他们的长枪、刀剑,还有火枪,却发现远处好几艘装有铁甲和火炮的战船正驶过来。

轰隆几声响,岛上一片哀嚎惨叫。

……

不到半个时辰,钱塘府也天亮了。

江东地区钱塘府的西湖中屹立着震雷塔,身高七尺的震雷派长老手中握着巨槊,站于塔最顶层的日照楼挑廊上,他俯视着西湖的四周,却偶然看到东南方的天边出现了一幅海市蜃楼的影像,里面映照着北斗列岛的情景,岛上正弥漫着浓烟。

长老看到后把巨槊握得更紧了:“这不会是……”

……

“快点!火炮准备!”

“瞄准!发射!”

岸上安在架座上的几枚火炮接连发射,朝着铁甲战船轰炸过去。

……

位于三晋之地的晋阳府里,又扁又圆的坎水塔在广阔的晋阳湖中漂浮着。坎水派的女长老正在塔边上面对着湖修炼内功,只见她以双手打出太极,两手间的水汽突然幻化成一只异兽。

“打扰长老,鲲鹏宗有事禀告。”一脸衰老的鲲鹏宗主突然打断了长老的修炼,其手中的幻化异兽消失了。

“什么事?”长老问。

“我们收到闽越地区某位弟子的传书,他几天前发现了一只巨大的鲸在闽越岸上搁浅了,鲸的身上有一条又长又深的伤痕,看似被一艘铁甲船撞击所致。”鲲鹏宗主说。

“铁甲船?难道是他们!先帝驾崩后,他们就马上灭了奈波国,现在又来打帝国的主意?!”长老说道,“看来本门要上书给通政使刘大人禀告陛下。”

……

随着轰隆作响,尽管火炮连发,但依然无法撼动敌人的铁甲战船。

紧接着,敌军战船的火炮予以还击,岛上顿时土石飞扬,烟火四起,岸上火炮的架座都被炸得粉碎,士兵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血泊中。

……

在西岭雪山上,益州府的兑泽塔里,几名兑泽派弟子正满头大汗地忙着测试新型的铁甲装备。

长老过来看了看,便问:“炼得怎么样?”

一名弟子站起来摇了摇头,说:“我们在努力了,不过……还是不理想……”

长老听后皱着眉,道:“你们一定要尽快完成,一旦战争爆发就来不及了!”

“是的,长老!”

长老深呼吸了一口气,满脸愁容。

……

此时,好几群大雁载着空降士兵飞近铁甲战船,然后上百士兵跳下并展开背上的滑翔翼朝着敌舰上飞去。然而,敌方铁甲战船上出动了战隼部队,凶猛的战隼把他们一一击落海里。

……

在闽越地区榕城府靠近海滨的巽风塔里,巽风派的百灵宗主和画眉宗主正端坐合奏,一人拉着二胡,一人弹着琴。

突然间听到了琴弦断的声音。

百灵宗主便停下,问:“兰儿,今天怎么了,有心事吗?”

“原哥,我也不知道,只是……心里总感觉怪怪的。”

“想必兰儿也是在想念师父,咱俩今天就到这吧。”

……

岛上的士兵已经全面溃败,敌人以沉重的脚步踏上了岸,地上满目疮痍,死守的士兵也一个个接连倒下。

……

“阿弥陀佛!”艮山派长老闭着眼睛在巨大的佛祖像前忏悔。

佛寺处于泰山的山顶上,也是艮山塔的顶端,佛寺外面四周分别耸立着文殊、观音、普贤、地藏四尊高大的菩萨像,他们分别面向四个不同的方向。

佛寺里忽然响起沉重的钟声,声音传遍了处于齐鲁地区的齐州府。

……

一名伤痕累累的将领趴在地上苦苦挣扎地往前爬,然后对手下说:“快……快点……去……禀告陛下,饕餮……部落……”

还没说完,他就咽了气。

……

在岭南花都府的离火塔“小蛮腰”的天台上,离火派一名身穿襦裙褙子的三十多岁妇人正俯瞰着塔下的繁华闹市。

此时,从远方飞来了一只暗红色大雁,站在妇人身旁的鲜红色朱雀看到大雁后便立刻飞起来攻击它,然后彼此纠缠在一起。

“昭仪,回来!”妇人喊道。

朱雀听到主人的喊话后立马飞回她的身边,而大雁也降落在天台上不远的地方。

妇人此时发现大雁受了伤,便说:“昭仪,虽然它不是你的同类,你也没必要伤害它。”

朱雀感到委屈,便叫了两声。

妇人看了一下大雁,发现它的伤口不是昭仪造成的,便说:“为什么只有一只大雁,它的同伴呢?难道……它是来找我们帮忙的?”

“‘菊花’,你在干什么?”

妇人听到背后的声音,回头发现是自己的姐妹,于是道:“阿琪,你看,不知为何有一只落单的大雁飞来这里。”

“啊?!这是……大雁空战兵团的血雁!”

“什么?!你的意思是……大雁兵团出事了?”

“大雁兵团隶属于澎湖都指挥使司,难道海上……”

“我要马上告知长老!”

……

当日,朝廷得知北斗列岛已经被饕餮部落攻陷,除了逃回来报信的士兵外,岛上卫所士兵无一生还。

于是兵部尚书崔和奉陛下旨任命左军都督府左都督王英豪为总兵,右都督斗志康为副总兵,率江东、闽越、徐淮三地都司士兵前往东洋抵御饕餮部落的海上大军。

然而,面对凶猛的饕餮部落,帝国的水师出师不利,王英豪和斗志康所在的战船均被敌方铁甲船击沉,两位都督双双殉国。

惠帝得知两位都督壮烈牺牲后悲痛不已,便立刻任命中军都督府左都督秦越接任总兵,且授予其征东将军印绶兵符,领江东、闽越、徐淮三地水师,以及联合澎湖水师的大雁兵团,对饕餮部落进行反击。

江东都司的蠃鱼水师、闽越都司的虎鲸水师和徐淮都司的玄龟水师,其战船悉数尽出,他们组成的庞大水师有近乎两千艘战船,约二十万士兵。

历时三月,秦越艰难地攻下瑶光、开阳、玉衡三岛,并以玉衡岛为据点准备对北辰岛发起总攻,不料被饕餮部落的战隼部队偷袭,致使大雁兵团全军覆没。失去空军掩护的帝国水师形势急转直下,经过一番惨烈的浴血奋战,双方均伤亡惨重。帝国更有逾八百艘战船被击沉,秦越也因此被困玉衡岛。

事态紧急,惠帝立刻在朝上与内阁、九卿和五军都督府的武将等大臣共议对策。惠帝原乃皇太孙,自先帝驾崩后登基才过了一年多,因此由司礼监宦官兼东厂提督魏厂公辅助。

黄龙殿内,惠帝怒道:“大雁兵团全军覆没,损失八百多艘战船,十万多将士伤亡……崔和,你这个兵部尚书是怎么当的?!”

“回陛下,敌人的水师炮利船坚,他们的战隼部队也占尽了空中优势。更甚的是,饕餮一族形如怪物,他们的皮肤遇火不化,遇水则刚,如岩石般坚硬。无论是近战还是远攻,兵刃还是火器,我们的水师都难以制胜……”崔和道。

“自先帝开国以来,帝国之师所向披靡,谁不惧吾朝之威武?饕餮一族,虽然外表怪异,但毕竟也是人。如今落得如此惨败,这就是你们的理由?你们吃多少朝廷的俸禄,就该有多少担当!”

朝上一众大臣均沉默不语,都只低着头你眼看我眼。

“朝堂之上谁能出战,助秦越都督解帝国之危?!”皇帝大声道。

众武将均不熟悉水战,因此都不敢作声。

白虎阁大学士陈德道:“陛下,如今可从五军都督府中选取一人,授予无极帅印,率领八大派出征,以抗饕餮部落。”

朱雀阁大学士张陵响应道:“陛下,白虎阁下所言甚是,能对抗饕餮部落的只有八大派。”

青龙阁大学士顾阳回应道:“持无极帅印者为八大派的大盟主,陛下,如今朝廷上可无大盟主的合适人选!”

“众卿家对大盟主的人选怎么看?”

“臣谏言,大盟主之位当由武艺超凡,骁勇善战且赤胆忠肝的将军所担任,能担此任者非秦越都督莫属。”青龙阁顾阳道。

“现今秦都督被困玉衡岛,又如何授予他无极帅印率领八大派?”白虎阁陈德道。

在众人议论纷纷下,玄武阁大学士严威道:“禀告陛下,臣举荐一人,可领兵抵抗饕餮部落。”

“玄武阁老,此人是谁?”

“正是臣的三弟子雷珞玮。”

“他现在在哪?任何官职?”

“他在渝州府,现任巴蜀都指挥使。”

皇帝听后不悦,道:“玄武阁老,你是在戏弄朕?一个都指挥使如何领兵?”

“臣不敢!请陛下听臣微言。雷珞玮当年为花都府卫指挥使时,即带领二十精锐狙杀了五虫会的水甲堂堂主;升任岭南都指挥使后,两年半内就率岭蛟龙水师清剿南洋海盗船近五千艘;随后提拔为前军都督府右都督,又剿灭掘山团于奴儿干。南征北战数次立有战功,精于兵法且海、陆作战无不善。然而,四年前因军饷贪污一案,被奸臣诬陷而卷入其中,先帝因听信谗言治其疏忽职守罪,从而贬他为都指挥使调往巴蜀。请陛下查明真相,还吾徒儿清白。”

“真有此事?”

此时魏厂公靠近皇帝谏言,两人私谈甚久。谈毕,皇帝便说:“既然如此,那就请玄武阁老马上命其来面见朕,朕要亲自考察他。”

“遵旨。”

三天后,雷珞玮涉川过峡,再乘快马赶到中天府,上朝面见皇帝。其身高六尺,英姿飒爽,双目炯神,见到皇帝的时候依然气定神闲。

“臣,巴蜀都指挥使雷珞玮,参见陛下。”

“雷珞玮,朕听说你曾经南征北战立下不少战功,而且陆战和海战都精通。现在饕餮部落入侵北斗列岛,秦越都督被困玉衡岛,我军大雁兵团全军覆没,共计损失八百多艘战船,十万兵力受损。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你怎么看?”

“面对如今的战局,唯有依靠岭南的蛟龙水师。岭南都指挥使司有水师五万,其中五百艘战船可服役,臣若率领这五万水师,可解秦越都督之危,防御东土海岸不受饕餮部落侵扰。然而……如果要夺回北斗列岛,恐怕机会渺茫。”

“真的没有办法?若是无法夺回北斗列岛,帝国的颜面何在?”

“我军与敌军差距甚大,唯有如此才能自保。”

皇帝听后脸色渐变。

朱雀阁张陵说:“陛下,北斗列岛是监视饕餮部落的前哨站,若失去这道屏障,本土也岌岌可危啊!”

青龙阁顾阳在一旁对严威道:“呵呵……玄武阁下,你这是自打嘴巴,连你的徒弟都有自知之明,你还打算逞强?”

“秦都督两千艘战船都打不过饕餮部落的海军,他凭五百艘战船就能逆转?那也太不自量力了。”吏部尚书路霖也在一旁说道。

“不过……”雷珞玮又说,“若陛下允许一人当臣的副将,也许能反败为胜。”

“此人是谁?!”

“二十八星宿之一的危月燕——沃箫剑。”

“你是说,要朕的锦衣卫当你的副将?”

“没错,饕餮部落如此强大,在于他们的空军战隼部队,如果没有空战优势,我军难以与饕餮部落抗衡,但沃箫剑有‘空战之王’的美誉,由他来训练空军,我军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好!朕答应你。”

于是,皇帝恢复雷珞玮前军都督府右都督之位,任命其为副总兵,授予征海将军印绶兵符,率岭南都指挥使司五万水师出征东洋。

本文标签:夹得好紧…爽死我了快高潮

上一篇:脱体育老师的裤裆看J(被医生调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警花人妻迎合粗大*推倒极品少妇老师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