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那一夜他在草地上要我(被c到哭)最新章节列表

2022-07-27 17:20: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元敬十八年 腊月十二 雪后初晴昭城,玄武大街的一隅,翰林院詹事府前院里,人影攒动,好不热闹。“长顺,端盆花放到这边来。锦慧,看看前院准备的怎么样?锦芝,去清熙堂问问老夫人还

元敬十八年 腊月十二 雪后初晴

昭城,玄武大街的一隅,翰林院詹事府前院里,人影攒动,好不热闹。

“长顺,端盆花放到这边来。锦慧,看看前院准备的怎么样?锦芝,去清熙堂问问老夫人还需要什么?打发小厮回禀我一声!今日祖母寿辰,可都尽心些,别出了乱子。”

“是,云小姐!”被吩咐的三人分别离了院子。

容南云站在挂满红绸子的前院里,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小姐,老奴扶您进去歇会儿吧!您难得回来一趟,可别累坏了身子,还有义庆小公子和老将军要照顾呢!”

“嬷嬷您说,这府里的事我不盯着谁盯着啊!祖母年纪大了,娘亲身子又不好,总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南云微微抬起身上的浅紫色裘皮大氅,脚步慢慢的由奶娘张嬷嬷扶着,进了屋。

“这不是星小姐回来了吗?府里的事,可以让她照看些。毕竟您是有夫家的人,也不好总帮衬娘家啊。”张嬷嬷轻轻地摘下她身上的大氅,收了发凉的汤婆子。

“话是这么说,可星儿在浮云庵里待了十年,怎么晓得昭城里的事?再说,她回来的这三日,日日往外面跑,那有整日在家里待过的?娘亲由着她就算了,祖母也不过问?我看,也只有日后,等她玩腻了,再提管家的事吧。眼下,我先照看着!对了,她人呢?”

“老奴听说,辰时过后,带着锦华去朱雀大街了。”张嬷嬷递了热茶过来。

“十年了,也没能改了她贪玩的性子!由她去吧,别耽误祖母寿宴就行、”

正说着,有丫鬟在门口回禀,“云小姐,锦华姐姐让回禀您一声,星小姐回府了。”

小说

“知道了,下去吧”

“小姐,你看,星小姐还是知道轻重的。”张嬷嬷站在旁边笑着、

“嗯,走吧,咱们去看看。她头一次参加聚会,怎么着也得像个官家小姐的样子,别落了咱们詹事府的面子。”南云站起身,张嬷嬷赶紧给她披上大氅,递过来已经温好了的汤婆子。

主仆二人刚进了摘星阁的院子,正在指挥小厮们扫院子的锦丽,赶紧过来行礼,“见过云小姐!”

“嗯,你家小姐呢?”

“在楼上阁里呢,奴婢这就去禀告。”

“不用了,你忙吧,我自己进去。”

台阶处的雪已被清理干净了,可还是有些湿滑。

南云由张嬷嬷扶着,慢慢的上着台阶。

刚到二层空地上,就看见门大开着,南星站在那里,不知向下看着什么。

“星儿?你这是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我来了都不知道?”

“二姐?哦,没看什么,就是觉得府里白色配着红色,着实好看!”

容南星回头,脸上笑容满满,一双如明月如星辰的眼睛,灵光闪动。

“今日祖母寿辰,我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的?好打发人去办。”

“不用了,一切都很好,多谢二姐挂念!”她轻轻拂礼。

“不用行礼,我是你姐姐,挂念你是应该的。你这刚回来,娘亲总是怕你不习惯,要我多照看些!日后,有什么需要就直说?”

“好的,南星记住了!”

“宴会酉时开始,那我就先去忙了。让锦华给你打扮的漂亮些,也让别人瞧瞧,容府的三小姐不比任何府里的小姐差!”南云拍拍她,脸上笑着,即温柔又美丽。

“好!”南星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看着她身穿华贵的锦缎冬衣,外面披着浅紫色的大氅,很是端庄从容的背影。

容南星微微的笑了笑,回头看着下面忙碌的人影。

从这里望去,整个容府尽收眼底,东面是祖母的清煕堂,满园青翠!西面是大哥的松风斋,院子空旷!北面中间的位置是爹爹和娘亲的羲和馆,馆的后面就是后花园。二姐的舒云间是在最北端,清静幽深!

此时,府里到处挂着红绸子,喜气洋洋!

“小姐,外面冷,当心着凉。”贴身的大丫鬟锦华,拿着上好锦缎制成的披风,轻轻的披在她的身上。

南星由着她将披风系在身上,只是笑笑,没有言语。

锦华和锦丽是府里的家生子,也是她没去浮云庵之前伺候她的人。

现在她回了府,她们自然也就回到她身边了。

只是丫鬟虽然是以前的丫鬟,可她却不是以前的容南星了。

早在那个暴风骤雪的夜里,跟随奶娘去浮云庵里清修的容三小姐,就香消玉殒了。

而她,异世里的特种军医。一朝穿越,来到了只有七岁的弱小身体里。

此后在丹霞山浮云庵十年,她以为自己是个孤儿,根本没想到还能回到昭城。

三日前,师太说与容家的十年之约到了期限,还说她佛缘已尽,多留无意。让她回到昭城。

容府才派人接她回来。

听说,以前的容三小姐顽劣成性,不服管教,整日的在街上打架。不是有人进府告状,就是容老爷带着她去别人家赔礼道歉。容家人管不了,才送去浮云庵里清修。

现在,她顶着容三小姐的身份,回到昭城,回到这既熟悉又陌生的翰林院詹事府。

想来还是要收敛一些的好。终归这里,不像在浮云庵里出入自由,更不像在丹霞山里那般无拘无束。

再说,了尘师太曾经告诉过她,这昭城看似表面平静,实则波涛汹涌。

诸多势力都在争抢一张名曰‘月隐’的藏宝图。据说,此图内记载着天月玉牌的埋藏之地,得到此玉牌之人就可以号令天下最精锐的百万永生军。此军不死不伤,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谓,‘天月在手,天下为征!’

而她的冥月剑法与‘月隐’图有着某种联系。因为剑谱上的第一句话就是‘冥月为依,不死永生!’正好与‘天月在手,天下为征!’相互对应。

可当她问起剑谱来历时,师太隐晦不明,只说是在山洞里捡的。等她学会了全部剑招,就把剑谱给烧掉了。此次回到昭城,特地嘱咐她,隐藏冥月剑法,安稳的做一个官家小姐,远离夺图纷争。

‘也不知道这剑法与‘月隐’图有何关联?若是日后有人探出,我会冥月剑法,引得众人追杀,岂不麻烦?我还是先暗中查探,掌握动向,也好提前应对!再说,这官家小姐,要如何做?也像二姐这般,操持府中事务,忙于应付?’

南星拢了拢身上的披风,慢慢的收回思绪。

看着雪后的昭城,到处是一派银装素裹,粉妆玉砌的景象!

远处的雾山,披着白色的面纱,好似清纯的少女,朦胧中带着羞涩!

近处的积雪,被时间慢煮着,随着它的喜好,化成大小不一的水滴,滴答滴答的落下,别有一番情趣。

“锦华,什么时辰了?”

“申时刚过,奴婢扶你回去吧!”

“不了,我去园子里转转,一会儿就回来!你们不用跟着、”

“小姐,那奴婢、”

还没等锦华说完,她从二层平台处一跃而下,身姿轻盈的落到地面上。

锦华张着嘴想说些什么,始终没来得及。

南星脚步轻盈的走进了儿时的游乐场--府里的后花园。

花园里,池塘冰封,草木已枯,亭角处挂着的灯笼,随着阵阵凉风,微微晃动。

久远的记忆,在脑中慢慢的浮现,却格外清晰明朗。

在这里,她曾剪断过祖母最喜欢的五叶菊。也曾将蜂蜜抹在二姐的衣服上,引得蜜蜂狂追不舍。又曾经把父亲的珍藏书籍撕下页来,折成小船乱丢进池塘里。

还有树下的秋千,那是她最喜爱的玩具。每次都让大哥把它甩的高高的。

所有的这些,都是容三小姐留给她的。不光给了她身体,也给了她尘封的记忆!

正想着,一阵脚步声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回头循声看去,瞧见她的大哥容南风,急匆匆的往羲和馆的方向走!

‘嗯?大哥回来了?怎么直接去了爹爹的屋子?莫不爹爹也在查探?’

忽的,想起了上午在明月楼发生的事。悄然的跟了上去。

本文标签:那一夜他在草地上要我

上一篇:老板我好爽快点使劲要我^全文

下一篇:被黑人猛烈进出到抽搐:bl陛下臣进去了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