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没我的允许不准尿一滴尿作文:被绑起来双腿打开调教

2022-07-06 08:41: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甚至连拖鞋都来不及找,光着脚往门外冲。   “咔哒”   房门突然从外面打开。   季子渊从外面进来,浅灰色的衬衣搭着一条黑色休闲裤,身形挺拔,风采卓然,脸上的线

甚至连拖鞋都来不及找,光着脚往门外冲。

 

  “咔哒”

 

  房门突然从外面打开。

 

  季子渊从外面进来,浅灰色的衬衣搭着一条黑色休闲裤,身形挺拔,风采卓然,脸上的线条犹如行云流水般漂亮精致。

 

  他手里拿着一个餐盘,盘子里放着一份牛奶和三明治,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轻隽优雅的贵气。

 

  “是你?”阮颜一瞬间全明白了,“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繁玥呢?”

 

  “吃点早餐吧。”季子渊把餐盘放到旁边的电视柜上。

 

  阮颜激动的一把揪住他,双目激动,“她是不是被你留在那里了。”

 

  “是她自愿留下的,你有一个好姐妹。”季子渊盯着被她抓的褶皱的衣服,语气清淡,“你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怂恿她过去,你现在恐怕已经不在世上了。”

 

  “人渣,我的事根本不需要你管,从我绑架宁乐夏的时候,我就没打算要命了,你不该把繁玥拖下水的。”阮颜恨极了季子渊,转身就忘外冲。

 

  “去哪?”季子渊一把拽住她手臂,“你不会想去找宋榕时吧,放心,林繁玥没被抓,宋家的人保住了她,宋榕时也没办法。”

 

  阮颜僵住,这才转过身望着他,“她现在人在哪,宋榕时来了后看到宁乐夏伤成那个样子,他没有伤害繁玥?”

 

  “阮颜,你明明挺聪明冷静的,怎么会想不开干出这么荒唐的事?”季子渊挑了挑眉,深幽的瞳孔里充满了探究。

 

  “所以宋榕时真的伤害了繁玥?”阮颜很快抓住了他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季子渊抿了下薄唇,淡淡说:“她只是被宋榕时踹了两脚,宋清睿送她去了医院,有根肋骨受伤了,目前在医院治疗,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这根本就不是最好的结局,你为什么要把她牵扯进来,她是无妄之灾。”阮颜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往日的冷静仿佛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她像一只快要暴走的小兽。

 

  “季子渊,你就是在多管闲事。”

 

 文学

  季子渊冷笑起来。

 

  拽着她的手臂微微用力。

 

  有那么一刻,真想手撕了这个女人算了。

 

  “阮颜,你别不识好歹,林繁玥是宋榕时的妻子,为他生了孩子,可看到宁乐夏伤城那副样子,他都要把她送进警局去,要被他知道是你,你怕是当场就被他毙了。”

 

  他残忍的说出事情真相,“还有,我提醒你,你是我们公司的签约艺人,你身上签着十多个广告,还有两部电视剧,一部电影要开拍,一旦你出了事,你是要承担七八亿的违约责任,你自己死了倒是死了,你想逼死你妈吗。”

 

  妈妈......。

 

  那是阮颜的亲生母亲。

 

  但不是她的。

 

  可不管怎么说,身上这具身体是阮母生下来的。

 

  阮颜终于恍惚了一下,她承认自己这件事做的是冲动了。

可她是个背负着仇恨的人,当得知岑静死的那一刻,她便已经失去了冷静。

 

  甚至,她觉得自己活着的唯一意义就是复仇。

 

  她占据着比人的身体,活得太没有意思了。

 

  阮颜的眼眶渐渐痛苦的红了。

 

  眼泪挂在眼睛里面,却控制着没有掉出来。

 

  季子渊第一次看到她这副模样,心里面好像有颗小石头扔进去,溅起一层层波纹。

 

  他伸手,想去搂她。

 

  阮颜后退一步,推开他,“季子渊,昨天的事谢谢你帮我隐瞒,不过也仅仅是谢谢而已,因为帮我做出牺牲的是繁玥,所以让我为你感动是不可能的。”

 

  季子渊冷睨着她,“阮颜,你要不要那么现实。”

 

  “现实的是你。”

 

  阮颜用冷静的双眸和他对视,他长得很好看,永远都是那么气质卓绝,但她永远都不可能对他有感觉了,甚至凉薄到感激都不会有,“昨晚的事,其实季少完全是可以帮我解决的,可惜你心里衡量了一番,大概在你的心里,我并不值得你有一点损失吧,所以你把繁玥脱下了水,这样,季少又能帮了我,自己也一点水都沾不到,你和宋榕时依旧是好兄弟,而你呢,还能留下一个救了我的美名,多好听啊。”

 

  “阮颜,你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地方吗。”季子渊被她盯的很不舒服,她洞悉一切的目光通常是他看别的女人的。

 

  可今天,却换成了一个女人看透了他,让他相当不爽。

 

  季子渊伸手捏住阮颜的下巴,“我喜欢你的聪明冷静,但也讨厌你的聪明冷静,你说的不错,我还没睡你,不想你死了,但让我为你和宋榕时闹翻吧,你还没那个份量。”

 

  “谢谢你这么坦白。”

 

  阮颜推开他手,大大方方的点头,“所以我说了感谢你,但太多的就没有了,很感谢季少的帮忙,以后我会为你公司多挣点钱的,今天我得去医院探望繁玥了。”

 

  季子渊没阻止,只是从容不迫的跟在她身后,语气戏谑,“你确定你要穿成这样出去,要是被记者拍到了,你说明天的热搜会不会是当红花旦衣衫不整的从老板公寓里出来。”

 

  “一个原本把死都豁出去的人,我还会在乎这些热搜?”

 

  阮颜平静的反驳后,走到门口,需要换上鞋,不过她发现根本没她穿的鞋。

 

  犹豫了几秒,她没办法,干脆准备穿着拖鞋走算了。

 

  “站住,你脚上拖鞋是我的。”季子渊懒洋洋的提醒。

 

  阮颜毫不犹豫的把拖鞋甩了出去,光着脚走。

 

  季子渊扯了扯她衣服,指了指,“不好意思,你之前穿的衣服太脏,我扔了,现在睡衣也是我的。”

 

  阮颜再讨厌他,也不可能光着身体走。

本文标签:没我的允许不准尿一滴尿作文

上一篇:翁浪公息肉吊大太爽J:揉着她肚兜下的软嫩凸起的小尖

下一篇:李老汉吃嫩草开花苞小雪(吮她的花蒂)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