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撕开岳的丁字裤:校花在教室里的浪荡呻吟声

2022-07-05 17:25: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来来来,唱歌来!”韩宇龙冲我喊道,方洛则把我拖到他们身边,伸手挎上我的脖子。

“老兄?”

低头看看自己,这才发现原来我是个男人……一直想

来来来,唱歌来!”韩宇龙冲我喊道,方洛则把我拖到他们身边,伸手挎上我的脖子。

    “老兄?”

    低头看看自己,这才发现原来我是个男人……一直想试试当男人的感觉,一直想像男人一样跟韩宇龙、方洛他们交往,而如今居然真的梦想成真了!

    我拿起话筒,一首接一首的嘶吼各种纯爷们歌曲。不知道是不是歌声实在吵得令人无法忍受,尤烨怀中的美人儿苏醒过来,抬头看了看我们这边。

    我,看到了尤烨怀中那张同我一模一样的脸,那副同我一模一样的神态,那种同我一模一样的气质……

    所以说,年纪大了,还是别想着去KTV过瘾了,又吵又闹的,容易做恶梦……

    过年期间总是吵闹,就算家里不吵,外面也总有放鞭炮的孩子惹人嫌。我睡觉本来就很轻,这一醒了,就更睡不着了。天虽然还黑这,但时钟上显示现在已经六点来钟了。路过外祖母房间的时候,听到她开着小收音机在房间里跟着音乐打太极拳。再路过母亲的房间,发现母亲竟然也已经起床了,正在哼着小曲,兴致勃勃地收拾着她的衣橱。

    “董事长,您的衣服也太多了吧……”看着铺天盖地的各种衣物,不禁咂舌。

    “哎,别看多,其实平时穿的没几件。我现在也到更年期了,身材变化大,好多不错的衣服没穿几次就穿不下了。”

    “你试试这件呢大衣你穿合不合适?”母亲从衣柜中拎出来一件看起来颇为气派的经典款大衣。

    “这衣服这么沉!”这是我接过来的第一感觉。

    “这还是我差不多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外公去苏联出差带回来给我的。”

    我将大衣披在身上,但无论我再怎么用力地挺直腰板,看起来也还是小女孩错穿了妈妈衣服的感觉。

    “要不然都说一代不如一代呢……”我这思维跳跃的母亲,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了这么一句话。“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顶天立地了,你却里外都还是个小姑娘。真是生活条件好了,没有需要你操心的事情了,没有需要你撑着的时候了。”

    “不能这么说,我虽然是你生的,但咱俩气质风格还是差很多的,你这么强势,我要是也强势了,咱们还怎么和平相处?所以我就走个闺秀路线。这苏联大衣我上不了身,要是给我披上件鹤氅,也许就起范儿了!”

    “属你这张嘴好使。”母亲笑嗔着。

    收拾好衣柜,外婆也已经从房中出来。张罗着让我们娘来到厨房来。

    一进厨房就看到两盆泡着的江米。我顿时皱起眉头,毕竟这些天看了太多江米,都有点条件反射了。

    紧跟着,外婆拿出来黑芝麻和砂糖,再看看冰箱里雪白的一盒猪油,我才反应过来,这些江米不是要做年糕的,而是要包汤圆的!

    外婆习惯自己在家包正月十五的汤圆,她的观点是:“吃汤圆是把团圆咬破了,包汤圆才是‘团’和‘圆’的过程。所以只吃不包,起不到元宵节团团圆圆的作用。”所以自我很小的时候,就从搓小圆子开始参与包汤圆的家庭活动,只不过我包得汤圆总是皮厚馅儿小,还容易煮破皮,不像外婆包得,每一个都像一只小兔子一样圆润可人,于是为了整体美观,我通常只会仪式性地包两个汤圆,其他的都交给外婆和母亲。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力活基本都被我承包了,比如炼猪油、磨芝麻、和面。如今有了破壁机,简直就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科技进步真的是伟大啊!

 文学



    虽然距离正月十五还有许多天,但外婆为了能让我带一些自家的汤圆回小城,便还是提早准备了。我们母女三人忙乎着用料理机磨江米面;忙乎着蒸黑洋酥;忙乎着用江米面皮将黑洋酥包裹起来,搓成一个个饱含一家至亲之星情的汤圆。就这样,忙乎了一整天。

    劳动真是好啊,劳动起来,就不会想到令人烦心的事情,就能感受到生活的幸福了。

    “哦,对了,你爸爸来电话说清明期间会回来给你爷爷奶奶扫墓。”妈妈手上沾了点水,捏扁一个面剂子,拿起一小块黑洋酥放在中间,然后用虎口将面兜起来,熟练的让面皮裹着馅料旋转着,不一会儿,中间的一小块黑色便被白糯的面皮完全包裹住,看不见了。

    对我来说,爸爸这个词并不像多数女儿心里的那般亲切。“爸爸”似乎只是一个单纯的称呼,和“叔叔”、“阿姨”没太大区别。他是一个给予了我一半生命的人,除此之外似乎也不再有其他特别的意义。

    中学时父亲到美国后我也跟着去了美国,和父亲一起生活了三年,但对于与父亲一起生活的经历仍是没有过深的印象。或许因为那时总是任性地觉得父亲不关心我,所以体会不到许多只有用心才能感受到的情感。

    从美国回来后,时常回想那时的经历,渐渐体会到其实父亲是一个把所有的感情都是放在心里的人。他不善于表达感情,但是他的细心、他的爱、他的关怀,都在心里默默的存在。

    他不会像母亲一样,在我离开的时候怆然泣下,也不会和我一起在开心的时候手舞足蹈。他只会远远的站在那里,注视着我,或替我忧伤,或替我快乐……

    正如我回国的时候,他在机场大楼的玻璃墙前向正在前往登机口的我招手。

    他没有哭,也没有笑,只是看着我一步一步的离开。

    沉浸在回国喜悦中的我并没有考虑到他心里的感受,幸福的向他招手,示意我去准备登机了。他点点头,依旧没有离开,或许直到飞机起飞,他仍然站在那面玻璃砌墙望着我远远的离去。

    又好像在美国的一年情人节,父亲下班回来时抱了一盒很大,很漂亮的巧克力进家门……

    我说:你不是不爱吃甜食吗?

    他说:今天过节,买给你吃。

    我说:我不吃,我又不过情人节。

本文标签:校花在教室里的浪荡呻吟声

上一篇:翁熄粗大进出36章媛媛:皇上和妃子各种做高H

下一篇:男生主动吃我腿中间那个东西(高潮喷水)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