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高中生成老汉泄欲H文:鞭打调教下贱的烂货H

2022-07-05 10:17: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批违禁品的出货量,简直到达了疯狂的程度,也足够这些人下半辈子将牢底坐穿。

而顾晨此刻也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交易会有这么大阵仗,双方的武装护卫都是荷枪实弹。

这批违禁品的出货量,简直到达了疯狂的程度,也足够这些人下半辈子将牢底坐穿。

    而顾晨此刻也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交易会有这么大阵仗,双方的武装护卫都是荷枪实弹。

    此时此刻,随着马里亚斯那头为了赶时间,多叫了一些人员参与验货,原有的队形站位也就此打乱。

    而阮旭坤这头,也派出了几名亲信,开始将马里亚斯这头拿出的现金,进行现场验钞。

    按照交易原则,保险起见,双方都不走银行账户,也是现金交易。

    因此双方都应该在现场查验,离开之后发现问题,则概不负责。

    因此所有人都必须小心谨慎。

    虽然大家表面上云淡风轻,感觉都是老熟人,所以阮旭坤和马里亚斯也是在双方人员查验之际,在这喝茶聊天,摆出一副轻松的姿态。

    但所有人都非常清楚,这些环节,稍有不慎,都会带来巨大麻烦。

    尤其是双方的武装人员,都是荷枪实弹,密切注视着渔船夹板上的一举一动。

    然而就在众人错位之际,顾晨也终于看到了之前那名熟悉的女子身影。

    而与此同时,对方似乎也发现了顾晨。

    两人双目短暂对视,却又赶紧低下脑袋。

    “这不是丽媛吗?”顾晨心中一愣,感觉有些诧异。

    自从上次跟丽媛,在菲国联合破获了跨境网络诈骗案后,又在江南市的地下酒吧遇见过一次。

    那次分别之后,便再没联系。

    可这次,竟然又在这种场合相遇,似乎对方也感觉不可思议。

    或许是为了再次确认彼此的身份,那头的女子,再次看了眼顾晨。

    而顾晨也坚决与她对视,似乎也在确认对方身份。

    顾晨发现,这名女子虽然留着黑长直,刘海甚至遮住了半截眼眸,但是从身材和走路动态来看,顾晨决定她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丽媛。

    而那名女子,似乎也对顾晨感到十分好奇,似乎也在犹豫顾晨的身份。

    眼看双方人员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查验,顾晨也非常清楚,机遇稍纵即逝。

    如果对方真是丽媛,那名她必然是潜伏于此。

    所以此时的顾晨,也感觉自己有必要把握机会,将自己目前的情况,传递给丽媛,让丽媛帮忙联系中国警方,对自己和卢薇薇实施救援。

    可时间不等人。

    见双方人员已经查验过半,顾晨也假装走到海鲜区域,盯住这帮人正常查验。

    但顾晨并没有靠得太近,而是选择站在一处偏黑的角落,密切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而对面那名女子,此时似乎也读懂了顾晨的意思,也在不经意见,假装走到海鲜区,监督自己人验货。

    就这样,两人越走越近,但都没有目视对方,也是将注意力盯住这批货物。

    而就在此时,顾晨用眼角余光瞥了眼身边的女子,随后低声说道:“丽媛?”

    女子闻言,眉头一蹙。

    虽然没有目视顾晨,但却也小声回应:“顾晨?”

    顾晨闻言,这才微微侧目。

    发现对方果然就是曾经的生死搭档丽媛。

    由于周围海风和海浪的冲击,让渔船夹板上杂音很大。

    加上光线不足,两人站在边缘角落,自然不太引起他人的注意。

    而刚才这低声的招呼,顾晨也终于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你怎么在这?是你们芙蓉分局有行动?”

    丽媛神情紧张,小声询问。

    顾晨的目光也是看向他出,在发现没有人关注自己的同时,这才赶紧小声提醒:

    “我跟卢薇薇被一支叫巴图的犯罪团伙绑架,目前卢薇薇下落不明。”

    “你们被绑架?”丽媛闻言,眸子一瞪,也是微微侧目,用眼角余光瞥了眼顾晨。

    感觉这事有些不可思议。

    但顾晨为了赶时间,则赶紧长话短说,继续解释:“我跟巴图团伙,一名叫何文慧的弟弟长相相似,被他骗到老家去看望她那母亲。”

    “结果才发现,是要被送到阮旭坤团伙这里做人质,因为真正的何文军,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而且当年就是何文军举报了阮旭坤团伙,所以必须要有人来这当替罪羊。”

    “而我,就是那个替罪羊。”

    “那卢薇薇呢?”丽媛又问。

    “不知道,应该被何文慧巴图团伙扣在某个秘密地点,他们就是利用卢薇薇做威胁,让我冒充何文军的身份。”

    他们还抓了阮旭坤同父异母的妹妹做人质,也扣押在海边某处山上。”

    “那我能帮你什么?”丽媛毕竟干这行很久,顾晨一说,她立刻能明白顾晨此刻的处境。

    顾晨深呼一口气,见周围一切正常,这才赶紧说道:“想办法联系中国警方,让他们盯住何文慧,因为何文慧曾经邀请我跟王师兄和卢薇薇,一起去江南市的荷塘月色大酒店参加活动。”

    “你们只要盯住何文慧,就能想办法找到这条犯罪网络,救出卢薇薇。”

    “另外,何文慧是东南亚某个部落的逃难者,当年被卖到中国,而巴图就是他们这个团伙组织的头目,是东南亚某个部落长老的孙子……”

    “好了没有?”

    也就在顾晨紧锣密鼓的跟丽媛通报情况的同时,马里亚斯似乎有些不耐烦,也是催促着说:

    “都给我赶紧的,我们现在得立刻离开这里,可不能被海警发现,否则我们这些人都得玩完。”

    “哈哈,我说马里亚斯,你就这么怕死?”阮旭坤见马里亚斯有些坐不住,感觉验货速度太慢,不由调侃几句。

    但其实,阮旭坤自己也很担心。

    长时间,两艘大型船只靠在一起,而且没任何航迹显示。

    只要此时有渔船、货船,或者海警船路过,都会察觉出异常情况。

    而一旦这些过往的船只,将这一情况告知附近巡逻的海警,那大家随时可能被一锅端。

    尤其是这两艘船只,都没有任何信号源显示,这很诡异。

    马里亚斯瞥了眼阮旭坤,也是淡笑着说道:“你阿坤倒是无所谓,毕竟你的眼睛还完好无损。”

    “我马里亚斯可是被那些警察追得穷途末路,差点被当场击毙。”

    双掌合拢,马里亚斯摆出一个拜佛的姿势,也是淡笑着解释:“可能是我祖上积德,把运气交给了我,让我用一只眼睛,换回一条性命。”

    “但是我可并不想将第二只眼睛也换成运气,否则我就成了瞎子。”

    “哈哈。”听到马里亚斯如此吐槽自己,阮旭坤也是摇摇脑袋,无所谓道:

    “干我们这行,刀尖舔血是常有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在这里,那只能算自己命不好,怪不得别人,像我阮旭坤,都在警察眼皮底下死过多少次了,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

    “只不过,我现在已经被这帮警察,从陆地赶到了海洋。”

    “不一样的。”马里亚斯此刻也开始有些不淡定了。

    待在渔船上多一分钟,自己就多一丝烦恼。

    此时马里亚斯走到几名验货男子面前,也是一脚踹了过去:“你们到底还要多久?”

    “已经差不多了。”一名壮汉在查验完最后一箱海产品后,差点要被这些海产品熏到呕吐。

    不过好在已经查验完成。

    马里亚斯走回到折叠桌钱,咧嘴笑笑:“你们的钱有没有清点完毕?”

    “已经好了,数字没错。”

    也就在马里亚斯话音刚落之际,阮旭坤的一名亲信,这才赶紧回应。

    阮旭坤打上一记响指,直接站立起身,走到马里亚斯面前,与他拥抱着说:“希望我们下次交易,依然顺利,所以,你们赶紧离开这里。”

    “合作愉快,相信我们的第一合作,是打开我们今后财富之门的钥匙,阿坤,你也保重。”

    马里亚斯一通寒暄,随后挥手示意,所有人带着货物,尽快离开。

    两船靠在一起,已经停留了太多时间,马里亚斯可不想让自己的另一只眼睛换成自己活下去的运气。

    当即踩着宽梯,在几名武装马仔的搀扶下,登上货船。

    而其他马仔,则赶紧搬运货物,迅速开始进行转移。

    而丽媛和顾晨这头,由于趁着这帮人交流之际,也躲在角落中,不经意间,将双方目前的具体情况了解清楚。

    原来丽媛自从上次回国之后,就被立即派往了大马国,调查一起白面走私案件。

    而这个马里亚斯,对于丽媛来说,只是一条小鱼小虾,他背后还有许多大鱼的存在。

    至于丽媛,也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勉强去的马里亚斯的信任,并且在高手如林的马里亚斯集团,站稳脚跟。

    就当顾晨将自己处境全盘告知给丽媛后,丽媛也答应顾晨,等自己安全回去之后,会立刻想办法联系上级,通报自己在阮旭坤这头的具体情况。

    并且告知顾晨,以6日,8日和10日为限。

    如果中国警方得到消息,将会在6日后,8日后或者10日后开展行动。

    即6日后风平浪静,那久等8日后,8日后不行就等10后,以此类推。

    顾晨也将阮旭坤所在岛屿的坐标位置,告知给了丽媛。

    看着马里亚斯已经登船,如果自己还继续留在渔船,势必会引起怀疑。

    因此丽媛赶紧催促着最后一名搬运的马仔,随后跟在搬货马仔的身后,一起走回到马里亚斯的货船上。

    所有交易就此结束,两船收回宽梯,双方人员挥手告别。

    看着大马国马里亚斯集团掉转船头,朝着之前来时方向缓缓离去后,阮旭坤这才松上一口气,也开始吩咐船员准备出发。

    此时此刻,顾晨这才发现,时间似乎已经来到了凌晨4点。

    “何文军,你跑哪去了?刚才看不见你人。”甘亭也是在人群中来回走了两遍,这才在一处阴暗的角落中,发现了顾晨。

    此时的甘亭,也是带着抱怨的口吻。

    顾晨咧嘴一笑:“我看他们这帮人验货,有些好奇,过来看看。”

    “不是让你在双方交易的时候别乱跑吗?小心被对方狙击手爆头。”甘亭也是有一说一。

    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顾晨却是无所谓道:“我看其他人也在随意走动,也没见谁被爆头,所以过来看看热闹,现在也没事。”

    “算了,不跟你计较。”感觉这个何文军,的确不让自己省心。

    不过这次带他出海交易,也是为了让他长长见识,积累一定的经验。

 文学



    甘亭想想也就不跟他计较。

    随后,带着顾晨,一起回到船舱位置。

    此时此刻,渔船也开始调头,朝着另外一处方向开去。

    顾晨明显发现位置不对,参照航海图的标的物也不对,于是立马询问船舱里的阮旭坤道:

    “坤哥,我们是不是偏离了回家的航线?”

    “这你也能看出来?”见何文军果然聪明,竟然连改变航线都清楚,于是也不瞒他,直接告知道:

    “我们有个规矩,不走回头路,意思就是,来时交易从那条航道过来,那么回去的时候,就不能走回头路。”

    “否则,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或许是尾随而来的海警,或者是其他什么。”

    “总之,你就全当这是规矩,信则灵,不信也没办法。”

    “那我能看看航海图吗?我想知道,我们是走那条航线回去,感觉刚才的航海图挺有意思。”

    感觉这帮人果然是老狐狸,各种鬼点子玩的贼溜。

    顾晨突然想起航海图,想着可以利用航道的位置,来确定一下具体方位,也好让自己对这一带水域有所了解。

    毕竟,6天后,或许会有警方前来营救自己,自己也必须要弄清楚,周围海域究竟如何。

    尤其是阮旭坤的秘密基地,虽然顾晨曾经登高望远,也曾经沿着海岸线巡查过几遍。

    但是却没有航海图看得细致。

    因为阮旭坤的秘密海岛周围,还分布着许多暗礁,这些地理环境,自己都得时刻牢记于心。

    不过对于这次出海交易,顾晨也是收获满满。

    首先是意外碰见丽媛,让自己终于有了与外界联系的机会。

    这样一来,只要中国警方紧紧盯住何文慧,那么就有可能找到卢薇薇的下落。

    如此一来,自己也将不再顾及这些人的威胁,尤其不用受何文慧的摆布。

    没有负担,顾晨才能轻装上阵。

    阮旭坤由于交易成功,手里顿时大赚了一笔,因此心情不错。

    顾晨这么一提要求,阮旭坤想也没想,便答应了。

    “你想看,就去看吧。”

    “谢谢坤哥。”顾晨默默点头,直接去了驾驶舱。

    而此时,驾驶舱,依然有两名马仔在掌舵。

    其中一名,就是这艘渔船的船长,见顾晨单独走进驾驶舱,船长也是本能的问他:

    “你来这里做什么?”

    “坤哥让我过来学习一下,了解一下周围的海域,还有……”

    瞥了眼摊在桌上的航海地图,顾晨又道:“还有,让我学习一下航海地图。”

    “那你随便吧。”船长一听是阮旭坤的意思,便也没有为难顾晨,只当顾晨是空气。

    而另一名大副,似乎烟瘾犯了,直接掏出香烟,坐在一旁消遣,也敢也不想跟顾晨说话。

    这样一来,顾晨便可以随心所欲,根据现在渔船的航行轨迹,参照之前阮旭坤的操作流程,用铅笔和直尺,在航海地图上标注起来。

    顾晨也学着阮旭坤的样子,在每个坐标地点,标注一个定点位置,并按照时间,将数字书写上去。

    见顾晨在身后写写画画,船长有些不太自在。

    而此时的顾晨也在完成了一个阶段是图画作业之后,发现船长正在偷看自己。

    想着之前自己定下来的办事方针,也就是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原则。

    顾晨想跟这个船长随便聊聊,也顺便打听一下,这艘渔船的工作流程。

    也是顾晨走到船长身边,帮他扶住操作盘,说道:“我帮你,你松手歇一歇。”

    “你会开吗?”

    见这个何文军主动替自己分忧,船长自然乐意松开双手休息一番。

    顾晨则是咧嘴笑笑,解释着说:“我刚才看你操作半天了,在保持匀速航行的时候,扶住这个,对住方向就不会错,是吧?”

    “你还挺聪明的。”船长见这个何文军理解能力不错,也是默默点头,这才松开双手站在一边:“付好了,朝着那座小岛的方向一直开就行,不要偏离方位。”

    “明白。”顾晨见船长并不排斥自己,也是点头附和。

    感觉船长并没有其他人那样憎恨自己,见另一名大副在抽完烟后,却靠在一旁呼呼大睡。

    顾晨问船长道:“你跟着坤哥多久时间?”

本文标签:女高中生成老汉泄欲H文

上一篇:2022最好看(娇妻跪趴肥臀迎合yinji)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双指探洞手势图片:闺蜜用整个手放进了我下面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