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少妇的奶头任我揉)全章节阅读

2022-07-04 16:05: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辛启辰原来是个木雕大师,相信我们很快就会找到他。”   此时婉婷忽然陷入了沉思当中:“找到又怎样,能够找到一个木匠我已心满意足,又怎敢高攀大师呢?”   无

辛启辰原来是个木雕大师,相信我们很快就会找到他。”

 

  此时婉婷忽然陷入了沉思当中:“找到又怎样,能够找到一个木匠我已心满意足,又怎敢高攀大师呢?”

 

  无限的自卑涌上心头:当时看到他的学历证书,我已经预感到他不简单,现在一看,果不其然。

 

  不管怎样还是要找到他,最起码应该向他当面道谢。

 

  当晚姚圣拨通了乔丽的电话,将婉婷的情况详细告诉了乔丽,乔丽也很为婉婷感到高兴:看来好人真的会有好报。

 

  乔丽也向姚圣说明了彦宏的情况。

 

  一提起彦宏,乔丽的心情马上低落下来。

 

  现在他不光是因赌博惹出一堆事儿,还沾花惹草的,欠下了人情账。

 

  姚圣心想:“乔丽在内心还是护着彦宏,什么人情帐,根本就是风流债。”

 

  但姚圣还是安慰乔丽道:“一定要帮助彦宏度过难关,需要我回去,我就马上动身,你不要太难过,相信彦宏一定吉人天相,平安躲过此劫。”

 

  乔丽放下电话心情郁郁难舒,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自从和爸爸谈过彦宏的事情以后,她的心更加沉重了。

 

  闫秀的家庭背景可不一般,跟我是高中同班同学,这个人从不多言多语,但心思缜密,是家里的宝中之宝。

 

  两个哥哥和父母拿她是精心呵护,在学校的时候我看的很清楚,对她我何止是羡慕,根本就是嫉妒。

 

  乔丽心想:“这件事我出面也不好,回想起在学校时的情景,自己老是欺负闫秀,一口一个瘦猴儿叫她,闫秀不可能会忘了这些。”

 

  闫立青被智斌一顿毒打,回去以后,气得暴跳如雷,告诉他的手下:“尽快给我查一下这个林智斌到底是何方神圣,敢在我的头上动土,还打了我,简直岂有此理!”

 

  手下人一查得知,林智斌开了两家健身俱乐部,一身的真功夫,这个人可不好惹,是军人出身,方彦宏的对象。

 

  闫立青一听这话,倒吸一口凉气:“难怪这么厉害,回想当时的情景,就算再有几个人同时上,可能也不是她的对手。”

 

  闫立青犯了难,但是在内心憋足了一口气:“这个仇我一定要报,还要狠报!”

 

  他来到闫秀的房间,询问当时的情况,闫秀心疼的望着哥哥被打肿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二哥,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不要听魏姐胡说八道,方彦宏没把我怎么样,你也不要再找他的麻烦。”

 

  闫立青厉声说道:“不要再蒙我,方彦宏这小子我不会轻饶的,现在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真心喜欢他,如果喜欢另当别论,如果不喜欢,我豁出命也得替你讨回公道!”

 

  闫秀本来就是个性格腼腆不善言辞的姑娘,哪好意思在哥哥面前说喜欢别人的话,更何况已经知道了方彦宏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

 

  她默不作声,只一味的替彦宏求情,然而越是这样,越是激发了闫立青的愤恨,特别是那个大胖娘们林智斌,我想让她死!闫立青在心中暗暗的发着毒誓。

 

  有功夫又怎么样?开健身房又如何?我就不相信她背后也长了眼睛,我马上就给她点颜色瞧瞧!

 

  闫秀太了解自己的哥哥了,如果用心狠手辣去形容都不为过,何况是为了自己,她的一颗善良的心泛起了波澜。

 

  闫秀想到:“这件事绝对不能闹大了,万一弄得沸沸扬扬,自己的颜面不好看,更加会连累哥哥,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为今之计,应该将事情告诉方彦宏。”

 

 文学

  魏姐这个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专好起事儿,一心想着要巴结闫立青,几乎是绞尽脑汁。

 

  在促成了彦宏与闫秀的事情以后,她感到意犹未尽,希望从中再获取一杯羹。

 

  她对闫秀说道:“彦宏虽然赌博了,但是涉水尚浅,本质不坏,如果你真喜欢他,就应该借此机会,抓住他不能放松,错过机会永不再来。”

 

  闫秀在内心很喜欢彦宏,虽然有过一次“交往”,也只不过是蜻蜓点水,毫无基础可言,想真正得到彦宏,希望非常的迷茫。

 

  俗话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魏姐在闫秀的耳边总是嘀嘀咕咕,闫秀也动了心,但究竟该怎么办,她的心里一点思路都没有。

 

  二哥对彦宏的态度,也着实让她感到恐惧,万一真的对彦宏下了手,就等于是自己间接的害了彦宏,那样绝非所愿。

 

  她想来想去,偷偷给彦宏打过两次电话,但彦宏都没有接听,闫秀的心里更加茫然,不知所措,想去找彦宏又羞于启齿,见面能谈些什么呢?

 

  一连两天闫秀都是闷在房里,郁郁寡欢愁眉不展。

 

  闫秀心情不悦,一下子牵动了很多人,她的大哥闫立平也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并且一再嘱咐闫立青:“不可以轻举妄动,凡事要三思而后行,不可操之过急。”

 

  事态就这样在无声无息之间慢慢扩大开来,而彦宏却一直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自从老五动手打了彦宏,地下赌场暂时关闭起来,彦宏偷偷去了两次,都没有见到人影,满心失落的返了回来,当然,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智斌的敏锐双眼。

 

  这一天,闫秀再也憋不住了,烦闷的心在逐渐膨胀,少女的心扉一旦被打开,就很难关上,她在心里偷偷的想着彦宏,越是见不到,思念越加深。

 

  终于她悄悄走出了家门,在街上闲逛,希望上苍垂怜,能够在无意之中再碰到彦宏。

 

  从魏姐的嘴里,她曾经听到过方宏公司这个名字,于是上网一查,知道了详情,在经过打听得知,彦宏的家就离公司不远,于是,她找到了彦宏的家。

 

  在门口徘徊许久,还是没敢按响门铃。

 

  事情也有些凑巧,这天正赶上乔丽也来找彦宏,其实她的心情和闫秀如出一辙,都是一个目的。

 

  既希望得到彦宏的消息,又在担心着彦宏。

 

  当乔丽的车开到大门口以后,闫秀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和乔丽打了声招呼,谁知,却碰了个大钉子。

 

  乔丽一见闫秀火气直往上窜:“你来这里干什么?还想害彦宏吗?”

 

  闫秀满心的委屈,一时之间也无法解释,支吾了半天没有说出一二三。

 

  乔丽横眉立目气哼哼说道:“我知道你们家财大气粗的,但你别忘了,别人也不是一文不值,想害彦宏就先过我这关!”

 

  闫秀实在忍无可忍说道:“乔丽,我没想害彦宏,再说你又知道多少呢?”

 

  乔丽根本不容人说话,张嘴吼道:“我是知道的不多,也不需要知道太多,但我觉得人应该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妄想美事儿!”

 

  好一番抢白,闫秀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今天来只是想见见他,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乔丽道:“彦宏不在家,走吧,走吧!真是的!”

 

  闫秀气得一捂嘴,疾步离开了,心中暗想:“真是像泼妇一样的不讲理,光会说别人,你自己不是也眼睁睁看着别人抢走了彦宏吗?就欺负我有能耐。”

 

  此时此刻,智斌就躲在门口,两个人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心想:“乔丽这张嘴实在是不饶人,牙尖嘴利。”

 

  见闫秀被气走了,她赶忙现身将乔丽让进屋里,两个人开始了推心置腹的长谈。

 

  乔丽气还没有消尽,指着外面说道:“什么东西?都想占彦宏的便宜,痴心妄想!”

 

  智斌笑道:“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乔丽一脸不高兴:“什么叫不严重,非要亲眼看到彦宏被人抢走才认为严重吗?”

 

  智斌斜视一眼乔丽,“这些事还要看彦宏的态度,你想让他往东他偏往西,神仙也拿他没办法。”

 

  “你和彦宏最近怎么样了?”智斌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想一探乔丽的底细。

 

  乔丽蹭的站起身来说道:“你可别瞎想,我们任何事都没有,我身边有姚圣在,你打电话屈頼我们,我比窦娥还冤。”

本文标签:少妇的奶头任我揉

上一篇:各种变态的性玩法小说(抽打花蒂)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胯下娇喘的清纯老师:女主被各种道具调教肉np文sm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