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黄的小说片段 他狠狠的吸住她的小核

2022-07-04 10:29: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定教那东宫抬不起头来!”   玶妃深蹙眉心,问道:“此事不能留下活口,大补药可靠吗?”   “娘娘放心。”冷嬷嬷冷冷道,“此症药石无医,大罗神仙也

定教那东宫抬不起头来!”

 

  玶妃深蹙眉心,问道:“此事不能留下活口,大补药可靠吗?”

 

  “娘娘放心。”冷嬷嬷冷冷道,“此症药石无医,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东宫。

 

  本在值守的陆七今夜多了一项任务。原本经过黄医女的看护,稠小公公的情况有所好转,可时至深夜后,稠小公公忽然高烧不退!

 

  不懂医术的他先用毛巾给其降温,正欲求助之际,就听外面响动连连!

 

  东宫中的小公公们因为残尸,还有稠小公公的事情,个个怕了井绳,见到有人爬出来,他们惊恐无比地四处逃窜!!!

 

  “护驾!护驾!!”侍卫们听到响动,齐齐行动冲进东宫!

 

  “都给朕让开!!!”皇帝不顾自身安危,拨开成群的侍卫想要确保大儿子的安全!

 

  “陛下!陛下——”

 

  侍卫们护着皇帝纷纷挤进内院!冲在前头者动作利索地控制了白衣女子!

 

  “锦儿!!”皇帝疾步冲上,通过门缝,他看到床铺上的儿子一动不动,十分焦急,“锦儿!!!”

 

  听到响动,急急赶来的兰雪与白雪见势,心下大骇!

 

  “殿下!!!”

 

  说时迟那时快!

 

  未等众人踏入,陆七首先闪影来到房内!

 

  “殿下?!”明明没有感觉到杀气,是谁如此厉害,能逃过他的感知?!

 

  “锦儿!醒醒!锦儿!!!”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皇帝与兰雪、白雪紧紧随至,却见太子毫无反应!

 

  万般紧张下,只听奇锦蹙眉一声呻吟,悠悠转醒...

 

  “发生了...何事...”奇锦一睁眼,就见一群人十分紧张地看着自己,“父皇?”

 

  “锦儿...你...”皇帝一边观察着一边焦急问道,“可有受伤?”

 

  “儿臣无事...”奇锦边起身边道,他看看外头的阵仗,疑惑道,“到底出了何事?”

 

  兰雪与白雪往外张望着,发现药人在两名侍卫手中!

 

  “!”奇锦顺着兰雪的目光,看到药人,惊讶之余,他查看着自己的寝殿,地上留下的水渍正好说明着药人是从这里爬出去的!

 

  “父皇...儿臣...”

 

  “宣吴照进宫!”皇帝伸出一手以示禁声,“锦儿,你不必再为他人遮掩,一切交给朕!”

 

  为他人遮掩?奇锦首先想到的是奇铮!难道父皇已经知道了?!

 

  “陆七,将那白衣者,稠小公公一并带过来!”皇帝下令道,“宣玶妃!”

 

  奇锦:“!!!”

 

  原本明日就要将药人送出东宫,不料还是暴露了!这可如何解释?!

 

  星月息影,冷风呼呼,婆娑树影因月色隐退而越发黑沉...

 

  一柱香后,吴照、玶妃与太子等相关之人齐聚东宫前殿。

 

  “陛下。”玶妃一脸忧伤柔弱道,“深夜传唤,可是有萃梨的消息了?”

 

  “爱妃莫急。”皇帝故作安抚道,“一会就知道了。吴大人,将你今日所查再说一遍。”

 

 文学

  “是,陛下。”吴照行礼道,“昨日深夜,出现在东宫中的残尸,臣已做了检查。从尸骸的手掌大小初步判断,应是女子。”

 

  “女子...”玶妃不禁握紧了双手,将表情拿捏得极好,好似在问,那女子莫非就是萃梨?

 

  萃梨是谁?奇锦蹙紧了眉头,对玶妃投去审视的目光,随后,他又将目光投向垂眸不语的冷嬷嬷,脸色越发疑惑起来...

 

  “娘娘莫急。”吴照瞄了一眼皇帝的脸色,继续道,“那尸骸的确切身份眼下还无法断定,而最关键的问题是,残尸,到底是如何出现在东宫内的?”

 

  “啊...”玶妃故作松开一口气,轻轻呢喃了一句,“不是萃梨便好...”

 

  皇帝将一切看在眼中,面色冷峻:“吴大人继续。”

 

  吴照:“东宫守卫森严,若是外人犯案,犯人不仅要躲开侍卫的目光,将残尸送进东宫,还要再躲着侍卫的目光离开东宫。但,若是宫内人犯案,就能简单一些,只要想着如何将残尸运进来放置在目标位置便可。稠小公公中邪中的蹊跷,是以,臣仔仔细细地将其卧室检查了一遍,发现了这些东西。”

 

  大家顺着目光看向证物,托盘中放着几片剪碎的皮革,还有一些换下来的沾血纱布,以及一堆灰白的粉末。

 

  吴照白日里,虽不能进入东宫内院,却把外院转了个透彻:“这些灰白粉末,是臣从东宫外院的火盆中发现的。”说着,他走过几步,拿过一盏火烛,拿起一段皮革碎片烧了起来,最后那段皮革烧成了灰白粉末。

 

  大家看明白了,东宫外院火盆中的灰白粉末正是皮革燃烧剩下的。

 

  吴照接着道:“臣在火盆中发现这种粉末的时候,剩下的都是陷落在木炭之下的。鉴于这两日吹的是东北风,火盆中的灰白粉末该是吹散了不少。

 

  皮革能防水、防油,若是将它裹在残尸的外面,用绳子扎好,不仅可以防止血液渗漏,还能隔绝血腥味。”说着,他几步来到昏迷的稠小公公身边,“稠小公公因弄丢了宫服,受了杖刑,身上本就带有血腥味。而又因他只剩一套宫服,无法清洗换衣,这股血腥味便会一直跟随,如此,他就成了搬运残尸的最佳‘工具’。残尸之所以只有双臂与两条小腿,没有头,没有躯干,就是为了方便藏于宫服的衣袖或是裤腿中。”语罢,他看了看陛下,有些为难地接着道,“那...剩下的问题便是,稠小公公为何不惜冒死,也要做这样的事情?”

 

  “玶妃。”皇帝神情淡漠,不疾不徐地问道,“你怎么看?”

 

  “!”玶妃心下一惊,故作平静道,“臣妾...臣妾只想知道萃梨的下落...这种为害主子的贱东西...”说着,她瞥着稠小公公道,“就该即刻处死!”

 

  “是该处死!”皇帝冷冷道,“可朕问的是,玶妃觉得,稠小公公为何不惜冒死,也要将残尸放置于东宫?”

 

  “臣...臣妾不知...”

 

  “你不知...”皇帝眼神泛冷,盯着垂眸的玶妃不动,“吴大人继续。”

 

  “是,陛下。”吴照应承着,来到冷嬷嬷面前,“今日,本官前往喜乐宫问话,是冷嬷嬷接待的本官。”

 

  冷嬷嬷小声行礼回道:“是。”

 

  吴照:“本官问完话,大约一炷香后,见你拿着一个食盒出了喜乐宫,去了何处?”

 

  冷嬷嬷一听,不禁浑身一颤!

 

  就连玶妃都好奇地看向冷嬷嬷...

 

  吴照:“很不巧,冷嬷嬷,你以为本官走了,其实,本官还在问询周边的侍卫。你拿着沉甸甸的食盒,本官觉得奇怪便上前跟了几步,不想,本官不仅闻到了鸡汤的香味,还闻到了一丝药香。当时,你要去往何处?”

 

  “老奴...老奴...”

 

  “本官一直纳闷,稠小公公究竟是如何获得大补之药,大补之食的?”吴照继续道,“直到本官见你拿着食盒出来,想必是要给稠小公公继续送药送食罢?”

 

  冷嬷嬷面露难色,有种说不清的困惑...她死死握着自己的双手,不知该如何辩解...

 

  玶妃见此,面露疑惑,一切安排得好好的,冷嬷嬷行事向来谨慎,为何事后还要拿着食盒出宫?

 

  “贱奴!还不说实话!”皇帝等得没有耐心了,厉声喝道!

 

  “啊!”冷嬷嬷扑通一声跪地道,“陛下恕罪!老奴并不认识稠小公公!那个食盒...是给...是给...”见皇帝动怒,出于无奈,她只好实话实说道,“是给萃梨送去的。”

 

  吴照:“萃梨?!”

 

  听到萃梨,一众人无不惊讶的!

 

  就连皇帝也很讶异,他本以为那具残尸多半就是萃梨的尸身。

 

  而最惊讶的要属玶妃!她幽幽然看向冷嬷嬷,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冷嬷嬷感觉无颜面对自己的主子,开始解释道:“娘娘恕罪,是老奴嫉妒心太重,见不得您倚重萃梨,就...就想惩治一下她...不想萃梨她身子弱,经不起折腾,老奴怕受罚,只得先将萃梨藏在老奴卧房中...食盒中的大补药膳都是给她的...”

 

  玶妃愣愣僵在原地,心下却是飞转!

 

  萃梨应该死了才对!冷嬷嬷竟然没有杀死萃梨?!

 

  然,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萃梨,而是那最后一根线!

 

  从始至终,在陛下面前,她都只是为寻萃梨而来,如今东宫闹得鸡犬不宁,目的已经达到,只待切断最后一根线,如此,不仅功成,还可全身而退!

 

  如此想着,她的视线往稠小公公的方向偷偷瞥了一下,等药力发挥,死无对证后,一切便妥了!

 

  “......”皇帝不禁蹙眉,他没想到吴照寻出来的线索竟如此不可靠,绕来绕去,却没能绕出萃梨这个小圈!

 

  “将萃梨带来!”

 

  宫廷侍卫得令后即刻前往冷嬷嬷的卧房,不多时就将昏迷的萃梨带到了东宫。

 

  “回陛下,人还活着。”侍卫长确认过呼吸,回禀道。

 

  皇帝看着呼吸均匀的萃梨,摆摆手让侍卫们退下,他在想,没有直接证据,玶妃不会承认,若此次让她逃脱,一定还会有下次!

 

  奇锦看着这一切,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既然萃梨还活着,那断肢残尸又是谁?玶妃娘娘闹这一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仅如此,药人又是怎么清醒的?为何会从密室中出来?

 

  皇帝看着昏迷的稠小公公,为了太子,他需要稠小公公痊愈并指认幕后主使,或是...想着想着,他将目光放到了白衣药人身上...

 

  鉴于两人皆意识不清,他决定:“将这两人收押,不管用何种办法,定要医治好他们!”

 

  吴照见此,刚想行礼应承,不想那稠小公公热邪发作,咳出一大口血后,面色更加惨白!!

 

  “快传太医院的人!一定要救活他!!”

 

  “是!”吴照不敢耽搁,跟着前来运送稠小公公和药人的侍卫们一齐出了东宫!

 

  一时间,随着人员尽数离去,前殿上越发安静,剩下皇帝、太子以及玶妃各自转着不同的心思...

 

  回到喜乐宫,玶妃屏退了众人,唤来冷嬷嬷好好质问了一番!

 

  “萃梨为何还活着?!”

 

  “娘娘恕罪!”冷嬷嬷赶紧跪地求饶道,“那日,老奴本想制造意外杀了萃梨,谁知她命大,硬是没能咽气...”

 

  “萃梨未死,东宫中的断肢,你又是从何而来?”玶妃面目狠厉,却不得不压低声音问道!

 

  “那...那是老奴从宫外买来的...”冷嬷嬷有些怯懦道...

 

  “从宫外买来的?!”玶妃简直不敢相信!“你可知,将不吉之物带入宫闱是何等重罪?!杀了萃梨便可解决本宫的所有麻烦,为何你就不明白?!”

 

  “娘娘放心!”冷嬷嬷焦急辩解道,“那些断臂残尸是藏在肉类中一齐悄悄运来的,没人知道...”

 

  “糊涂!”玶妃一声历喝,“从宫外到宫内,那些东西经过这么多关卡,你能确保无人怀疑?!一个小小宫女,你竟下不去杀手?!”

 

  “娘娘恕罪!娘娘恕罪!!”冷嬷嬷见主子十分生气,磕头求饶道,“老奴不敢了!老奴再也不敢了!往娘娘看在老奴服侍多年的份上,饶了老奴罢...老奴也是替娘娘着想,不愿...不愿喜乐宫沾染血腥啊...”

 

  “哼!”玶妃因为气难平,胸膛剧烈起伏着,“没想到你竟还给她送药送食?!”

 

  “老奴...老奴是怕,陛下若是深究,恐对娘娘不利...所以...”

 

  “......”玶妃陷入了沉默,她明白,正是因为今晚萃梨出现,她才能全身而退...萃梨虽不可留,但暂且留着性命,说不定还有用处,“如今陛下已知萃梨还活着,近期不可动手,可也不能让萃梨醒来。你先呆着她,一旦醒来,立即通知本宫!”

 

  “是...”冷嬷嬷瑟瑟发抖,小心应声,庆幸主子的饶恕...

 

  东宫。

 

  “殿下,药人被陛下带走,我们该怎么办?”白雪守在太子床边,担忧地小声问道。

 

  兰雪看着太子一脸愁容,拦下弟弟道:“殿下,陛下明察秋毫,又向来偏袒殿下,此事,我们只要好好说明,陛下定会理解的。夜已深,今晚先就寝罢。”

 

  “兰雪...”奇锦坐在床上,陷入自我怀疑中,“真的是我太心软了吗?”他不明白玶妃此举用意为何,若想构陷他杀人,应该做得再高明些才对。“玶妃屡次生事,上次还害得你中了毒...以后呢,会不会害得白雪,害得陆七...”

 

  “殿下!”兰雪制止道,“上次是兰雪大意,殿下不要自责...奴婢与白雪、陆七都会护好自己。”

 

  奇锦依旧深深蹙眉,叹息道:“...我与铭弟从小失去母亲...这种思念何其深,又何其苦...我真的不愿锻弟也这般...”

 

  “殿下仁慈...”兰雪安慰道,“希望玶妃娘娘能早日懂得殿下的苦心。”

 

  东宫波折不断,在宫中已经引起不少注意。

 

  太医院接到稠小公公后倾力相救,可惜,奈何大补药力太强,稠小公公不治身亡。

 

  皇帝得知这个消息,十分不悦。

本文标签:他狠狠的吸住她的小核

上一篇:装睡被陌生人摸出水好爽 结婚当天晚上老公

下一篇:各种变态的性玩法小说(抽打花蒂)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