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h细节写得细致的小说|粗大的性器狠狠的贯穿

2022-07-02 10:24: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房间里的女士应该是他杀,这个咱们就不能插手了,你还是报警吧。” “张大哥,那女鬼要再回来呢。” 我拿出几张符纸,分别贴在楼房的东南西北四角。 有

房间里的女士应该是他杀,这个咱们就不能插手了,你还是报警吧。”

 

    “张大哥,那女鬼要再回来呢。”

 

    我拿出几张符纸,分别贴在楼房的东南西北四角。

 

    有了这几张驱鬼符,她就回不来了。

 

    付天下终于长出一口气,马上报了警。

 

    我回到医院,王归一和孙淼正聊的热火朝天。

 

    王归一傻笑着说:“瞧刚刚那小子的模样,逗死我了,他那个媳妇长得还真挺漂亮,虽然年纪大了点,不过凤韵犹存,要是我呀,什么有底线无上限,通通拿下。”

 

    孙淼也捂着肚子开始笑。

 

    “瞧他看见他老婆那副怂样,一看就是个妻管炎,平时在家没少挨收拾,跟见到鬼似的。”

 

    我说你俩笑什么呢?这么热闹。

 

    孙淼捂着肚子说:“邻床那位大哥被他媳妇给接走了?”

 

    “那至于你们笑成这样吗?”

 

    “张大哥你是不知道,那位大哥太逗乐了,哭着喊着说自己有病,说什么也不出院。”

 

    他媳妇气的就要扒他裤子。

 

    揪着他的耳朵喊:“大夫都说你没病,你住什么院,给老娘回家,老娘还想生二胎呢,痛快麻利的。”

 

    你们没觉得他老婆有什么不同?有没有脏东西跟着过来。

 

    王归一和孙淼互相看了看,摇摇头。

 

    “他老婆挺正常,一个人没有脏东西跟过来。”

 

    不管怎么说,只要那位大哥听我的话,把符纸带在身上,就能镇住色鬼。

 

    “行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打算回滨海了。”

 

    王归一把胳膊一抬,道:“我断手,隔壁还有一个断腿的,明天能出院吗?”

 

    “你们要是出不了院的话,就多住几天,我先走。”

 

    王归一皱着眉说:“行吧行吧,我和你一起回去,让孙淼在这看着那个向冷,反正这医院死气沉沉的,我住着也难受。”

 

    孙淼立马就急了,大声说:“王叔,你就不怕我看着他,他永远出不了院吗?”

 

    “那你想怎么滴?让二皮一个人回去吗?”

 

    “行啦,你们别争了,我自己回去你们好好养伤,过几日一起在回吧。”

 

    说完,我到楼道里的椅子上眯着。

 

    快眯着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吴欣彤打来的。

 

 文学

    “张二皮,你还没完事吗?”

 

    “啊,没呢,今天回不去了,你好好休息。”

 

    “可人家想你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害怕啊,你来陪我好吗?”

 

    我心想,陪你我还有好吗?我怕肾疼。

 

    “我还有事,先挂了!”

 

    啪!

 

    我装作很忙的样子把电话挂掉。

 

    迷迷糊糊的在椅子上就睡着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

 

    王归一说要吃早餐,让我下楼去帮他买。

 

    刚走到一楼大厅,就从外面风风火火的推进来一个人。

 

    旁边有个女人哭哭咧咧。

 

    这个女人看上去很狼狈,一只脚上的拖鞋已经跑飞了。

 

    披头散发穿着性感的吊带睡衣,可能怕走光,外面还披了一件睡袍。

 

    她嘶声裂肺的喊道:“挨千刀的的死鬼,你可千万别有事啊,怎么这么完犊子呢?可别吓唬我呀,你要是走了,我和小军娘俩可怎么活呀?”

 

    几个护士和大夫急忙跑过来,推着车就往抢救室跑。

 

    我斜眼一看,当时就愣住了。

 

    这不是昨天那位临床大哥吗?我给他拿了两张符咒,明明可以镇住色鬼,他怎么还受伤了?

 

    这位大哥昨天可是给了我100块钱,虽然钱不多,但是他的诚意很大。

 

    而且我的符咒居然没管用,反而让他反噬,这个事我不能不管。

 

    我急忙跑过去,只见这位大哥的脸色惨白,生命体征已经没了。

 

    我刚想用探阴指看看他的死因,结果被一旁的医生给我推到一边。

 

    “你是谁?是家属吗?请离病人远一些。”

 

    没等我说话,他们就进了抢救室。

 

    “病人现在已经休克,需要心脏复苏。”

 

    抢救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旁边的女人嚎啕大哭。

 

    看来他就是这位大哥的老婆,那个被色鬼上身的女人。

 

    “你丈夫到底怎么回事?”

 

    女人无助的抬起头,两只眼睛哭的通红,泛着血丝。

 

    “你是谁?”

 

    “你丈夫和我朋友住在一个病房,昨天他出院的时候,我正好不在,他人不错,所以我就打听一下。”

 

    “呜呜……”

 

    “我昨天就不应该强行让他出院,如果他不出院的话也不会出事,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女人哭的特别凄惨。

 

    “冒昧的问一句,你丈夫不是正常死亡吧?”

 

    女人一听突然停止了哭泣,哽咽的说道:“你什么意思?我老公还没死呢,你别咒他。”

 

    “大姐,你误会了,昨天我送给他两个符纸,按理说,他应该没事,怎么会这样?”

 

    女人一听瞪着眼睛,抓着我的衣服领子大喊道:“原来是你,原来那两张破符纸是你给的,你是想害死我们吗?你跟我们家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要这么害我男人。”

 

    “大姐,你冷静一点,我给他符纸是让他镇宅辟邪的,你怪我干嘛?”

 

    “要不是你那两张符纸,惹来了横祸,我老公也不会出事。”

 

    “松开我,既然这事因我而起,我就不会让你老公有事。”

 

    “你以为你是谁呀,你说没事就没事,你说有事就有事,我老公现在躺在抢救室里,生死未卜,你在这说风凉话,说,你到底骗了我老公多少钱?”

本文标签:粗大的性器狠狠的贯穿

上一篇:偷玩熟睡醉酒老师|校花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

下一篇:被粗大噗嗤噗嗤进出灌满浓浆|挺进老师嫩嫩的身体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