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疯狂揉小核到失禁:和艳妇市长在厨房好爽

2022-06-27 17:55: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快的陆宴压根没反应,这吻就结束了。   只见她皮笑肉不笑的冷哼,“陆宴,现在还疼吗?”   她连名带姓的喊他。   陆宴一脸的欲求不满,害怕她发飙,却也不想因此放过

快的陆宴压根没反应,这吻就结束了。

 

  只见她皮笑肉不笑的冷哼,“陆宴,现在还疼吗?”

 

  她连名带姓的喊他。

 

  陆宴一脸的欲求不满,害怕她发飙,却也不想因此放过她。

 

  他委委屈屈,很是可怜道,“还...还有一点点呢,不过就真的只有一点点了呢。”

 

  他说着还做了个一点点的手势来肯定。

 

  季夏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假笑道,“噢?是嘛,阿宴啊,那要怎么样才能让你彻底变得不疼呢,嗯?”

 

  《想玩是吧。》

 

  《我倒想看看你还想玩点什么花样出来。》

 

  《小狗砸,你最好掂量掂量在说话。》

 

  《怎么那么想弄死这只小奶狗呢。》

 

  陆宴:呜呜呜...宝宝好恐怖啊,有点害怕。

 

  陆宴还想再亲亲的字眼一下卡在喉咙里,现在已经不是想亲亲的时候了。

 

  他很是吃味道,“臭宝,那以后不许你一个人在玩那个王者,也不许你骑别人的头上,如果你想玩游戏必须带着我,你玩的瑶妹也必须骑我头上。

 

  还有那个陆屿深,也不许你再和他来往,我不喜欢他。”

 

  季夏:“...”不是吧。

 

  好家伙。

 

  原来他在这等着她呢。

 

  她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这只是...游戏而已。”

 

  《这小奶狗,有必要那么激动吗。》

 

  《又不是真的骑别人身上。》

 

  《没想到他忘了陆屿深,对他的敌意还是那么大。》

 

  季夏忍不住唏嘘。

 

  可陆宴已经沉不住气,也没管她的那些心理活动,很是吃味,“游戏也不可以,那样我也会吃醋的。

 

  臭宝,你答应我好不好,好不好嘛,要不我就赖在你身上不起来了。”

 

  陆宴开始耍无赖,跟个孩子似的。

 

  很是无语的季夏:“...”这么霸道耍无赖的吗?

 

  她要是不答应,他该不会真的说到做到吧。

 

  季夏无语又无奈,想了想道,“行,行吧,那你快点起来,你好重,快要压死我了。”

 

  她伸手推了推他。

 

 文学

  重是假的,只是这姿势真的怪暧昧的,还有些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季夏是真的怕他化身为狼。

 

  听闻她的答案,陆宴满意又不满足,又委屈道,“臭宝,你刚刚吻得好快,我还没吻够呢,你能不能再吻我一次。

 

  这次要吻久一点,好不好?”

 

  只觉得天雷滚滚的季夏:“...”怎么还想着亲亲的事呢?

 

  还想在亲亲是吧。

 

  季夏完美的假面破碎了,她忍了。

 

  不。

 

  她忍不了了。

 

  她一字一句,扬着假笑道,“好呀。”

 

  陆宴心中大喜,怎么也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答应了,他的臭宝果然臣服于他的美色啊,也就没注意她的假笑。

 

  直至季夏出气般的一口咬在他油嘴滑舌的唇角,铁锈般的血液味溢到两人的唇齿间。

 

  陆宴才吃痛般的反应过来,英俊的眉褶了褶,失笑又无可奈何,旋即他单手扣住季夏的后脑勺,一手揽住她的腰身贴近两人的距离,主动加深眼神这个吻。

 

  病房的温度一下升高。

 

  沾沾自喜的季夏,压根没想到他会不顾疼痛的反客为主,还越吻越深,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他的呼吸渐渐在加重,有上头的趋势,她怕了。

 

  挣扎的阻止他,“阿宴,你别...在医院呢,随时会有人进来的。”

 

  亲吻她的陆宴一窒,前几次被突然打搅的画面还近在眼前。

 

  他克制的心领神会,嗓音又哑又欲,“宝宝,你的意思是在别的地方就可以,对不对?

 

  那我再忍忍,等我们回到家好好的做做。”

 

  嗯?

 

  季夏懵了:“...”

 

  这臭家伙还真会曲解她的意思哈,他怎么能这么的优秀呢。

 

  ice啊。

 

  ...

 

  C市酒店总统套房的沙发上,眉眼深邃的陆屿深失笑的垂视,他随意丢弃在沙发旁的黑色手机屏幕上。

 

  只觉得他有点过分可笑。

 

  他刚刚竟然和陆宴那小子一较高下,跟一个比他小很多的孩子斗气,这放在以前他根本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也根本不可能会发给季夏,询问她要不要一起开黑。

 

  他刚刚真的鬼使神差了。

 

  只是也不知道怎么的,陆屿深明知后面不是季夏打的,是陆宴在故意气他打的,没曾想他还真的被这臭小子给气到了。

 

  特别是在知道季夏和陆宴在一起,陆宴还能随时拿过季夏的手机,他的心就有点不舒服,就像是原本属于他的东西突然半路给人抢走了一样。

 

  那东西还是他曾经不屑一顾的,现在却被另外一个人视若珍宝。

 

  这感觉贼特么的不爽。

 

  他深刻的知道那是男人的劣根性,是他的自尊心在作祟,大有一种他不喜欢的东西,却也不希望由别的男人来抢走,恨不得对方继续做他的舔狗。

 

  原本走了一个烦人精季夏,他应该觉得开心才对,怎么还会觉得烦人呢。

 

  可女人呢,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

 

  都是一套做一套,她今天可以很爱他陆屿深,明天却也可以很爱另外一个男人。

 

  一点忠诚度也没有,就像林如初一样,说什么爱他至死不渝,最后还不是为了钱背叛了他。

 

  呵...女人,都是不可信的生物。

 

  陆屿深不屑一顾的嗤之以鼻,浓眉狠狠的皱起,心里越发的不舒服烦闷起来。

 

  他站起伟岸的身姿,迈着笔挺的长腿正想去落地窗边透口气,房间的门铃却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他微不可察的皱眉,深邃的视线眺望了过去,随后长腿一迈,起步走过去开酒店房间的门。

 

  门一开,陆屿深还没看清按门铃人的脸,对方一步上前,伸手就搂住他的脖颈,仰起头对着他的唇就激烈的吻了过来。

 

  唇角被吻住,陆屿深狠狠的皱眉,单手像拎着小鸡仔似的一把嫌弃的将她拉开。

 

  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她牢牢的抱紧他的脖颈,亲吻的动作没停,口齿不清道,“阿深,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陆屿深浓眉又是一皱,手停止了拉开她的举动。

 

  却也没有回应她激烈的吻,双手自然而然的斜在西裤口袋,目光冷冷的像个王者一般居高临下的睥睨取悦讨好他的女人。

 

  眼底丝毫没有波澜,平静如水更加没有一点点的欲彰显出来,半点的反应都没有。

 

  林如初愣住他的冷漠,以前他不是很喜欢弄她吗?

 

  现在她主动送上门来,陆屿深为什么会这样无动于衷呢。

 

  她渐渐停下来,眼神慌乱,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抱他,还是该放手。

 

  可她已经不能在等,不仅她等不了,他们的孩子也等不了,她急需要怀个孩子用他的脐带血来救他们的孩子。

 

  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如初重新设计回到他身边,两人做过的次数多的都数不过来。

 

  可也不知怎么的,她一直以来都没有受孕,现在的她更加没办法等了。

 

  尽管他们之间又产生了嫌隙,陆屿深为此还来到C市躲避她,她还是不知廉耻的追了过来。

 

  可她万万没想到她这么主动,陆屿深会一点反应不给她。

 

  陆屿深见她停下来,冷笑的勾起唇角嗤笑,“林如初,你就这么点本事?连简单的取悦一个男人也不会?那你还会会点什么,只剩下欺骗了。

 

  林如初,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这样的林如初,还没季夏来的真实。

 

  林如初只觉得心中一疼,羞愧难当,抿着唇角没了动作,手不自觉的捏紧。

 

  却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陆屿深冷着脸一把揪开搂着他脖颈的女人,一脸嫌弃道,“虽然在我这不受用,可你梨花带雨看起倔强的样子,我想在别的男人那里或许会非常受用。

 

  林如初,你就这么缺男人么?”

 

  他低怒。

 

  羞愤难当的林如初错愕的抬起头,眼神迷惘似乎是没反应过来他的话。

 

  又在下一瞬脑海忽然想起,她前天在A市人民医院突然碰到他的画面,难道他看到司如南安慰她,突然抱了她一下的画面了?

 

  那孩子呢?

 

  他知道了吗?

 

  “你...你都看到了。”她惊愕,也慌了,赶忙着解释,“阿深,不是,不是这样的,你听我...。”

 

  “够了,你的解释我已经听得够够的了,现在滚出我的视线,林如初,我现在看到你就觉得恶心。”陆屿深毫不留情的打断她未说完的话,退后一步,无情的将门给关上。

 

  冷漠的再也不想听她的任何解释。

 

  他都亲眼看到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本文标签:和艳妇市长在厨房好爽

上一篇:放荡的艳妇怀孕小说:腿张开我要添到你高潮H

下一篇:小山村肥妇特大屁股 公共场所陌生人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