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双腿挂他肩上撞击轻哼:嗯 丫头 你好紧 嗯 嗯 好爽

2022-06-11 16:57: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顺藤摸瓜,把他给逮到了,你一个人玩吧,我要办一点事,等下再陪你玩!” 宋檀儿撇了撇嘴,对陈青牛道: “上一把我们四打五,感觉好难,不过在我的神仙操作之下,团灭了对

我顺藤摸瓜,把他给逮到了,你一个人玩吧,我要办一点事,等下再陪你玩!”

 

    宋檀儿撇了撇嘴,对陈青牛道:

 

    “上一把我们四打五,感觉好难,不过在我的神仙操作之下,团灭了对方一波,还是赢了,我有些乏了,不想玩了!”

 

    “好吧!”

 

    陈青牛说了一句,掏出手机,打通了邓先的电话。

 

    “邓先,我把薛孽逮到了,你想办法在市里联系新闻媒体,召开一个记者发布会,我要让薛孽在记者发布会上澄清假林水药酒的事情!”

 

    “好,陈哥,我这就去安排,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

 

    陈青牛挂了电话,走到了院中,看到薛孽正面色痛苦的躺地上打滚,不由冷笑一声,心中暗叹,与我为敌,当真让你生不如死。

 

    过了几个小时。

 

    陈青牛的电话响了,掏出电话,一看是邓先打过来了,接通了电话。

 

    “陈哥,我租下闻家的天海大厦的大厅,并召集过来了记者,你可以带着薛孽过来了!”

 

    “好!”

 

    陈青牛挂了电话,看了一眼地上一副生无恋的模样的薛孽,对鳝精道:

 

    “大黄可以了,人的承受力是有限的,超过了这个承受范围,人是会崩溃的!”

 

    鳝精将自己念头撤了回去,不再折磨薛孽。

 

    薛孽面露惶恐之色,瑟瑟发抖了一阵之后,逐渐清醒了过来,抱着陈青牛的大腿,涕泪横流,一副可怜兮兮模样道:

 

    “陈哥,放过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只要你能放过我,我以后就是你的傀儡,薛家的一切,任凭你差遣!”

 

    陈青牛对薛孽道:

 

    “我让手下组织召开了一个记者发布会,让你上台跟记者们澄清一下假林水药酒的事情,你愿意去吗?”

 

    薛孽将头点的如同小鸡吃米,连忙道:

 

    “愿意,陈哥,我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求你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看你在记者发布会上的表现,表现好的话,我就放了你,要是表现差的话,那我只好让大黄日日夜夜折磨你了!”

 

    薛孽听闻此话,吓得的噤若寒蝉,出了一身冷汗,笃定道:

 

    “陈哥放心,我到时候一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记者发布会上澄清假林水药酒这件事!”

 

    “好!”

 

    陈青牛淡然一笑,对屋里的宋檀儿道:

 

    “檀儿,一切云开月明,我们林水药酒恢复声誉的激动人心时刻到了,你要不要一起见证这个高光时刻!”

 

    “去,你等一下!”

 

    宋檀儿从床上下来,走到了铜镜前,对镜梳妆打扮了一番,走出屋子。

 

    之后,陈青牛开车带着宋檀儿和薛孽出了家门,开车到市里的天海大厦门口停了下来。

 

    这时,许多记者在邓先的安排下,已经拿着长枪短炮在天海大厦的大厅中等着了。

 

    陈青牛不喜欢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对车上的薛孽道:

 

    “薛孽,你下车,进入天海大厦大厅中,配合邓先召开记者发布会,至于怎么说,不用我教你吧!”

 

    “不用,陈哥,你放心,我一定在记者发布会上把该说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全部说出来,还给林水药酒一个清白!”

 

    薛孽说了一句,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衣领,长出了一口气,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步履坦然朝天海大厦大厅中走去。

 

    此时,由于这些日子,林水药酒的事情在市里闹得沸沸扬扬,准备吃一个大瓜的众多记者在天海大厦中已经等的心急如焚。

 

    他们见薛孽朝天海大厦的大厅中走来,纷纷从座位上起身,一个个热情高涨的朝他簇拥了过去,用长枪短炮对着他,七嘴八舌,纷纷开口。

 

    “薛孽,邓总说假的林水药酒是你薛家制造出来的,是否确有此事!”

 

 文学

    “没有林水药酒之前,薛家的黄金酒在邺市可谓是独占鳌头,占据半壁江山,随着林水药酒进军市里,薛家是否因为感到自己黄金酒的地位被撼动,才出此下策,干出这等下三滥勾当的!”

 

    “大批量制造假酒,损害林水药酒的名誉,害的人家关门,这是犯法的,此事若如邓老板所说,你们薛家和他上了法庭,是要有人坐牢的!”

 

    “薛孽,你愿意出席这一次记者发布会,是否和邓老板私下了里达成了和解!”

 

    “此事若是如邓老板所说,一旦曝光,黄金酒的声誉必将是一落千丈,薛老板能谈一下黄金酒以后何去何从吗?”

 

    ……

 

    “你们的这些问题,我上了台会给大家解答清楚的!”

 

    薛孽冲这些记者微微一笑,面露从容表情,大踏步的走进了天海大厦大厅中。

 

    跟着记者出来的邓先,瞅了宝马车里的宋檀儿和陈青牛一眼,想邀请他们一起进去,微微思索之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薛孽走进天海大厦大厅中后,登上了高台,对一众多记者道:

 

    “所有假的林水药酒,都是我薛家的黄金酒为了和邓老板的林水药酒争夺邺市的酒业市场制造出来的,我愿意赔偿他的一切损失,从此,我们薛家退出邺城的酒业行当,不在邺市再卖一瓶黄金酒!”

 

    这些记者听到邓先的话之后,均是感到热血沸腾,感觉这一件事必定是一个热点,纷纷开口询问。

 

    “薛孽,请问一下,之前林水药酒中含有附子,造成十人住院的事,是你薛家的经销商站出来澄清的,是不是你薛家指使的!”

 

    “林水药酒由于假酒的事情,连销售中心都被查封了,而且所有经销商停止售卖林水药酒,已经是一死局了,……不知是什么原因,令薛孽你在这大胜之时站出来呀!”

 

    “薛孽,据我所知,现在薛家家主是薛江,你站在这里说的话,能代表薛家吗!”

本文标签:嗯 丫头 你好紧 嗯 嗯 好爽

上一篇:每天男生会拉我到没人的地方:宝贝 我的尺寸大不大h

下一篇:稚嫩h女娃h粗大:大炕上的肉伦第二部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