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她渐渐开始迎合他的冲撞 人妻被滚烫的粗大

2022-05-28 16:48: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得不继续任职,同时,担任这场战争的总指挥官。
  最终,以华国方面支持的韩载允一方获得了胜利。
  “齐元帅,我觉得你欠我,欠我们整个高句丽的人民一个道歉!”韩载

不得不继续任职,同时,担任这场战争的总指挥官。
  最终,以华国方面支持的韩载允一方获得了胜利。
  “齐元帅,我觉得你欠我,欠我们整个高句丽的人民一个道歉!”韩载允再一次站在齐昆仑面前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个稚嫩的女孩儿,而是脸上充满了坚毅的铁娘子,她至今仍记得齐昆仑骗了她。
  “对不起。”齐昆仑微微低眉敛目,然后发出一声重重地叹息声来。
  韩载允沉默了片刻之后,然后道:“好,我原谅你!”
  齐昆仑道:“是我考虑得有些欠妥,把你推进了这样一个无止境的深渊当中。希望,未来的两国,能够摒弃前嫌,共同进步!”
  韩载允道:“你不再欠我什么,我也不再恨你什么。你是不是该退休了?”
  “是的,我已经退了。”齐昆仑微微一笑,此刻,他有一种无官一身轻的感觉。
  韩载允说道:“我得感谢你们的永心福利院在我国做出的贡献,帮助了太多因为战乱而无家可归的孩子……当然,导致这场战乱的罪魁祸首,是你!”
  “是我……我当时若不那么做,那么,李银书会配合柳宗云的行动,在华国内乱之后,出兵华国北疆。”齐昆仑道,“我做这一切,对不起你们,但我也问心无愧,我在那个位置上,这就是我必须做的。”
  韩载允深深看了齐昆仑一眼,然后离开了,她一生,都未曾嫁人,说是国家还未繁荣,怎能因为家事而耽误?
  至于是否如此,不得而知……
  齐昆仑来到了一处养老院当中,与一个老人对弈。
  “这世界上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棋逢对手,可惜,你没有什么对手了,很寂寞吧?”执白的柳宗云笑着问道,落下一子,斩杀齐昆仑的大龙。
  齐昆仑点了点头,平静道:“至少在武学一道上,是看不到对手了。我很寂寞,真的寂寞!”
  柳宗云道:“老师当年也是这般寂寞,不过他生在一个乱糟糟的年代,所以可以去做很多事情。”
  齐昆仑笑道:“我接下来,也可以好好陪伴自己的家人了。”
  齐昆仑这一局棋输了,被柳宗云杀得片甲不留,惨败。
  “云爷爷,我来看你了!”一个高挑的女孩子蹦蹦跳跳而来,衣着很朴素,不过身上戴着的饰品却非常精致,属于那种限量款的。
  “你带什么来看我了?”柳宗云抬了抬眼皮,问道。
  “黑麦面包!”女孩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柳宗云额头上的青筋顿时暴跳如雷,喃喃道:“因果报应……”
  “爹,你也在啊?!”
  齐昆仑转过身来的时候,女孩不由吓了一大跳,狠狠吐了两下舌头。
  齐昆仑忍不住笑了起来,站起身来,拍了拍齐思的脑袋瓜,说道:“你云爷爷也没几年了,来看他的时候,带点好的吧,别老请他吃黑麦面包!”
  “当年我可是这么过来的!”齐思发笑,依偎在老爹的怀里,格外开心。
  柳宗云问道:“齐昆仑,你还有什么打算么?”
  “做个老师一样的人,培养几个弟子,方便一些人在走弯路的时候,他们拨乱反正。”齐昆仑想起老陈的所作所为来,不由呵呵一笑,郑重地说道。

 文学

柳宗云轻轻点头,没再说话,抱着齐思送来的黑麦面包怔怔出神起来。
  “思思,我们该走了噢!海外社团大会要召开了,你再不来,就迟了!”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出现,同样是身材火辣,眉眼妩媚,带着惊艳的美感。
  她看到齐昆仑之后,不由一怔,然后笑道:“干爹!”
  齐昆仑微微点头,然后皱眉道:“芮芮,什么社团大会,我怎么不知道?!”
  杨玉京就笑道:“思思最近到处挑战高手,打得他们落花流水,说是很寂寞。恰巧海外社团大会召开,会有高手前来,我让思思代表我们红花社出席……”
  齐昆仑的眼睛都不由睁圆了起来,火气噌噌噌往脑袋上冒去。
  柳宗云在后面不由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齐昆仑的眼神又平静了下来,然后对着有些害怕的齐思说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齐思顿时笑逐颜开起来!
  “他这么多年来,几乎都没怎么变化啊,依旧是这么英俊帅气。”杨玉京忍不住感叹道,载着齐思往机场而去。
  “哼,你最好离我爹远点,别老想着做我小妈!否则,我这拳头可不认你!”齐思磨牙,很是不爽。
  她现在,总算能够体会齐画当初的心情了,虞人那会儿可一个劲想做齐画的叔母来着。
  杨玉京忍不住发笑,没有回应。
  看着女儿离开之后,齐昆仑也不多停留,说道:“我还是不放心,得去盯着,免得她受了什么伤。那些老江湖,不好对付……”
  “天下第一也没什么用啊,还不得为自己的儿女担心?”柳宗云听后,摇头发笑,“我记得你儿子上次考了全班倒数第一,被你收拾了一顿?”

          柳宗云哈哈大笑起来,拆开自己怀里的黑麦面包,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你这次不会无缘无故来找我,说吧,什么事!”柳宗云忽然说道。
  “我知柳先生你足智多谋,所以想请你帮我想个主意……”齐昆仑神色平静地说道。
  他十来年前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柳宗云相对而坐,然后平心静气地交谈。
  柳宗云说道:“我知道是什么事……”
  齐昆仑道:“哦?”
  “我这里有个很好笑的笑话,应该能让尹伊笑起来。”柳宗云微笑着说道。
  齐昆仑大喜。
  柳宗云面无表情地看着齐昆仑,道:“求我!”
  齐昆仑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然后咬牙道:“求柳先生指教!”
  柳宗云这才笑逐颜开,自己这算是赢了一局吗?
  看着齐昆仑远去的背影,柳宗云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眼睛也开始变得浑浊起来。
  “要死了吗?”柳宗云不由叹了口气,将还没吃完的黑麦面包轻轻放到了桌面上去。
  隐约间,他模糊的双眼看到一道身影走到自己的面前来。

本文标签:她渐渐开始迎合他的冲撞

上一篇:疯狂侵犯稚嫩的身体 风sao荡fu的yin乱

下一篇:他伸进她的校服揉搓 伸进内衣搓揉她的乳尖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