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一边摸一边桶一边脱免费图片)全章节阅读

2022-05-27 09:49: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激动道:“这就是肖恩啊,这就是他能做到的。

  除了你,还有谁有这种超出常人的思维,能够现场利用简陋的条件做一个单向阀来救人?”

  “不错的点子。”

激动道:“这就是肖恩啊,这就是他能做到的。

  除了你,还有谁有这种超出常人的思维,能够现场利用简陋的条件做一个单向阀来救人?”

  “不错的点子。”

  亚当看着画面中,清隽青年肖恩·墨菲用烈酒消毒,用酒瓶和管子做了一个单向阀,释放患者体内流出的气体并阻止空气进入患者体内,微微点头。

  “……”

  格拉斯曼医生激昂的情绪一滞。

  是啊。

  在亚当面前,再怎么出众的表现,好像也是平常了。

  “我们去急诊门口等待救护车过来吧。”

  亚当起身笑道。

  “好。”

  格拉斯曼医生也迫切想要见到自己的养子,替养子引荐名师。

  急诊门口。

  “院长,你过来啦。”

  薇尔蕾特笑着走了过来。

  “伊芙加登医生。”

  格拉斯曼医生看着亚当最近一个学徒,看着对方那自信的气场,感叹不已。

  “你当初跟着亚当从东海岸移居到西海岸,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只要跟着邓肯医生,去哪里都是一样。”

  薇尔蕾特笑道:“医学中心那边怎么样了?”

  “唉。”

  格拉斯曼医生再次一叹:“不太好……”

  亚当也看了过来。

  虽然他知道医学中心最近发生了什么,但他也想听听前院长的视角,医学中心到底怎么了。

  “董事会只会推卸责任,不愿过多投入。”

  格莱斯曼医生说道:“如今以谢普特医生为首的,那群得到了医院巨额赔偿的医生们,和卡特医生一起出资2亿美刀。

  又找到艾弗里基金会,拉到了1.8亿美刀的投资,三方一起出资3.8亿美刀,买下了医学中心,组建医生董事会。”

  “艾弗里基金会?”

  薇尔蕾特皱了皱眉,看了亚当一眼。

  “挺好。”

  亚当明白她的意思,笑了笑:“梅雷迪斯她们能够保留医学中心这个家就很好,艾弗里基金会愿意接手,那就更好了。”

  “呵呵。”

  薇尔蕾特想了想,不由也笑了。

  她因为亚当的态度,对艾弗里基金会持负面甚至敌对看法。

  但她更懂亚当的心思。

  有梅雷迪斯她们在医院里可劲折腾,再好的医院也迟早要完。

  艾弗里基金会这时候花巨资进入,还是太天真了,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只可惜卡特了。”

  亚当摇头。

  “没关系,卡特是狗大户。”

  薇尔蕾特调侃道:“他根本不在乎亏不亏的。”

  “也是。”

  亚当点头。

  “你们这么不看好新的医学中心?”

  格拉斯曼医生无语道。

  “院长,你真的看好?”

  亚当笑道:“任人唯亲和唯才是举,只在一念之间,只是上嘴皮碰下嘴皮的事情啊。”

  “……”

  格拉斯曼医生无言以对。

  他感觉亚当在内涵他为自家养子肖恩·墨菲走关系。

  “院长,你也在啊。”

  这时,小个子尼尔·梅伦德斯也走了过来。

  “梅伦德斯医生。”

  格拉斯曼医生看着个子不高,气势已经非常足的小个子,神色更加复杂了。

  怎么他培养了这么多年,就没一个这样的嫡系,而亚当这么年轻,手下就一抓一个。

  如果他有,也不用这么麻烦别人了。

  亚当虽是最好的老师,但他真的没有足够的信心能说服亚当接纳肖恩。

  现在看起来是不错的开头,但也仅仅是开头而已。

  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以他了解的肖恩和亚当的性子,真的没有任何把握亚当会看在他面子上,给肖恩无限的机会。

  而如果他有一个像小个子这样的嫡系,他肯定会将肖恩托付给这样的嫡系,不仅好开口,而且未来他也可以不断影响,帮助肖恩和导师处好关系。

  只可惜,他还真没有足够优秀的嫡系。

  “听说有个天才要来我们外科实习。”

  小个子笑道:“我是过来看看的,邓肯医生,这会是我们的学徒还是我们的师弟?”

  “再看吧。”

  亚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来了。”

  说话间一辆急救车快速驶来。

  “主任,八岁健康的男孩被破碎的玻璃指示牌给扎伤,多处撕裂伤……”

  急救员下来看到这么一群人,也是一呆,不过很快就向亚当解释道。

  “超声。”

  跟着的清隽青年肖恩·墨菲眼神看着外面,小声提醒了一句。

  “肖恩。”

  格拉斯曼医生连忙介绍:“这就是亚当·邓肯医生。”

  “我知道。”

  肖恩瞄了一眼,立刻移开目光。

  这是自闭症患者的一个症状,不愿意和别人对视。

  “为什么要做超声?”

  亚当一边接手检查,一边询问。

  “呃,ok,呃,他,呃,我……”

  肖恩结结巴巴,就是说不出来完整的话来。

  “肖恩,邓肯医生想知道做超声的原因。”

  格拉斯曼医生是了解自家养子的,连忙换了一种说法,然后尴尬的对亚当解释道:“肖恩不喜欢被提问……”

  “我注意到心电图的强度有轻微的下降……”

  肖恩终于能正常说句话了。

  “心率没变。”

  薇尔蕾特诧异道。

  “振幅下降了。”

  小个子翻看了一下记录,提醒道。

  “有哪些可能?”

  亚当一边推着病人往手术室去,一边问道。

  “心包积液。”

  小个子立刻说道:“减少了心排血量,会使得其他器官灌注减少,导致它们无法正常工作。”

  “yes。”

  肖恩点头。

  “墨菲医生,你跟着一起来。”

  亚当看了他一眼。

  “ok。”

  肖恩双手横握在前,眼神飘忽不定,宠辱不惊。

  手术室。

  “超声没问题。”

  薇尔蕾特替病人做过之后,扬声道。

  “不,不。”

  肖恩立刻慌了,这和他预想的不一样,自闭症发作,整个人都不安的走动起来,脑海里浮现无数相关医学知识,但都显示是心包积液的问题。

  “墨菲医生,镇定。”

  亚当在手术室,皱眉看了一眼外面消毒间搓着手到处走动嘴里念念有词的肖恩,提醒道:“你该亲自去看看超声检查结果……给他看超声检查结果。”

  不管是薇尔蕾特还是小个子,亦或是其他医护人员,都对肖恩侧目而视。

  这样的人,当外科医生,不是搞笑吧?

  “重复一遍。”

  肖恩迟钝的走过去,观看起超声检查,然后出声示意再放一遍。

  薇尔蕾特也想看看这位到底行不行,没有二话的直接操作让他看了。

  “再来一遍。”

  肖恩不断说着。

  一遍又一遍,当第三遍时,肖恩终于笑了,指着超声显示屏:“这儿!”

  “我看着很正常啊。”

  一个住院医一直跟着盯着超声显示屏,一脸茫然。

  “这不正常。”

  肖恩笑道:“右心房有凹陷性畸形。”

  “不,没有。”

  住院医死死盯着屏幕看,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有的,有的,非常轻微。”

  肖恩笑的更开心了。

  “就算有也不应该出现心包积液。”

  亚当一边做手术,一边扬声问道:“墨菲医生,我们还错过什么?”

  小个子不由看了亚当一眼。

  亚当对他笑了笑。

  小个子立刻会意,默不作声的做起一助了。

  “呃,呃……”

  肖恩顿时卡壳,再次慌乱的念念有词,眼神飘忽的到处走动起来。

  “comeon,肖恩,好好想想!”

  跟着过来的格拉斯曼医生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却只能在旁边担忧又期盼的看着自己的养子。

  希望养子能在亚当的第一轮面试中,给亚当留下足够好的印象。

  时间就在肖恩不断来回走动中过去了。

  整个手术室鸦雀不闻,只有肖恩嘀嘀咕咕的各种专业术语,都是在分析这种情况还有什么可能性。

  但是他始终没有得到最终的答案,仿佛被卡住一样,只在那不断走动。

  薇尔蕾特看着这个卡壳的小可怜,本想提醒一句,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默默回到手术台,跟着亚当一起做手术了。

  “唉,肖恩,不用想了。”

  格拉斯曼医生终于忍不住出声了:“如果你想不通,完全可以询问邓肯医生。

  他是我想你让你跟着的老师,学生有不懂的,可以咨询老师的。”

  “嗯?”

  肖恩一愣,随后才注意到手术台上手术正在顺畅的进行,根本没有病人病情危机时各种仪器发出的警报:“你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当然知道。”

  亚当抬头看了他一眼:“如果我不知道,这个时间耽搁,病人已经死了。”

  肖恩移开目光,搓了搓手,平静的问道:“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伊芙加登医生。”

  亚当收回目光,继续手术,点了二助薇尔蕾特的名字。

  “墨菲医生,你忘了这个小孩被砸了一身玻璃,切到了颈静脉。

  存在一种可能,碎片玻璃进入血液,通过颈静脉,一直流向头臂静脉,进入上腔静脉。”

  薇尔蕾特已经从亚当的手术中知道了前因后果,这时也顺势给肖恩解释起来。

  “碎片玻璃刺破了上腔静脉,血液会从心脏后方渗出,限制舒张期心室扩张和血液充盈,降低心脏的效率。”

  说道这里,她用镊子夹起盆中亚当早就从病人体内取出的一块带血的碎片玻璃,展示给肖恩看。

  “的确是心包积液没错,但不是右心房有凹陷性畸形形成的,而是碎玻璃片造成的。”

  “对。”

  肖恩脑海随着薇尔蕾特描述,像3D动态图一样验证了整个过程,恍然大悟,点头表示肯定。

  “这是你诊断出来的?”

  “这是邓肯医生诊断出来的。”

  薇尔蕾特看着快要做完的手术,提醒道:“邓肯医生在一开始就诊断出了这个结果。”

  “非常厉害。”

  肖恩看着旁边空无一人的地方,抿了抿嘴。

  “你也很厉害了。”

  薇尔蕾特笑道:“最起码我们都没有第一时间看到那么细微的右心房凹陷性畸形。”

  “谢谢。”

  肖恩接受这个赞美。

  “真是有趣。”

  薇尔蕾特忍不住笑道。

  “什么有趣?”

  小个子看了她一眼。

  “这个小病人也叫亚当。”

  薇尔蕾特看着病人道。

  “每个月我们谁手上没接过叫亚当的病人?”

  小个子吐槽道:“正如邓肯医生说的,这糟糕的取名方式。”

  “这也是缘分。”

  格拉斯曼医生接话道:“亚当,你觉得肖恩怎么样?”

  “肖恩,你喜欢科幻吗?”

  亚当没有回答,一边做手术,一边问道。

  “喜欢。”

  肖恩点头。

  “知道达芬奇机器人高清手术系统吗?”

  亚当又问道:“我觉得未来总有一天,会出现科幻电影中的那种医疗舱。

  往里面一躺,扫描一下,立刻就能查出人们得了什么疾病。

  甚至有什么基因缺陷,然后机器手直接治疗。”

  “的确有这种可能。”

  肖恩再次点头,还头一次额外加了一句:“这很酷。”

  “是很酷。”

  亚当笑道:“问题来了,这种医疗舱,你觉得是操作诊疗系统重要,还是代替医生的机器手重要?

  谁才是真正治病救人的那个?”

  肖恩再次移开目光,搓着手,不说话了。

  他不喜欢被问问题。

  “这么说吧。”

  亚当见此,换了一种说法:“我有一个朋友,嗯,曾经的朋友。

  你们应该也都听过,格雷戈·豪斯医生,我觉得他是一个伟大的医生。”

  “格雷戈·豪斯医生的确是,他在疑难杂症领域,曾经是最权威的专家。”

  肖恩点头。

  “虽然他是一个伟大的医生,但很多人不认可他。”

  亚当假意说道:“觉得他名不副实。

  因为虽然那些诊断都是他在做,但最后真正动手治病救人的还得是外科医生。

  所以哪怕豪斯医生做了最精妙的推演,诊断出别的医生都无法诊断出来的疑难杂症,给已经被宣布死刑的病人制定出真正能拯救他的医疗方案。

  但最后动刀的那个外科医生,才更值得伟大的称号。”

  “这是错的。”

  所有人都明白亚当在做什么,所以都不说话,只看肖恩会不会接话。

  而只要不是一连串问话,肖恩说起这些业内事情,还是愿意表达自己的看法的。

  “在这种情况下,豪斯医生的诊断才是真正救人的那个。”

  “很好。”

  亚当颔首笑道:“现在,你知道你哪里错了吗?”

 文学

 


  亚当隔着玻璃,看向消毒间外站着的肖恩。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肖恩移开目光,搓着手道。

  “邓肯医生在拿豪斯医生举例说明。”

  薇尔蕾特忍不住说道:“意思是治病救人不一定要亲自动手。

  很多时候诊断比治疗更重要,特别是在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

  总有一天,医生会被医疗机器人彻底取代。

  你的天赋在诊断上,而不是治疗上。”

  “哦,我明白了。”

  肖恩这才明白,摇头道:“但我还是要当外科医生。”

  “是因为执念,哪怕你并不擅长。”

  亚当点头。

  “我很擅长。”

  肖恩搓着手,坦白道:“我只是不擅长和人打交道,我手术做的很好的。”

  “那还是不擅长。”

  亚当笑道:“因为外科医生这个职业必须拥有一定的交际能力。

  不然连病人和家属的信任你都赢取不了的话,你连病人和家属的许可都得不到,又怎么当外科医生替病人主刀?”

  肖恩忍不住将身子移向格拉斯曼医生这边,并不接话。

  “你是想格拉斯曼医生替你说话?”

  亚当看出了他的潜意识,提醒道:“现在他的确可以替你说话。

  但难道你治病救人时,也必须一直带着格拉斯曼医生才行吗?”

  “我救了亚当。”

  肖恩不断转移目光,停顿片刻,反驳道。

  “不错。”

  亚当眼睛一眯:“那个单向阀diy的不错,你的运气很好。”

  “我不觉得这是运气。”

  肖恩平静道:“我非常清楚如何救他。”

  “哦,是吗?”

  亚当似笑非笑:“迪丽,播放一下墨菲医生在机场救人的全过程。”

  “是,主任。”

  护士迪丽应声而动。

  经过这段时间的发酵,帅气小可爱机场帅气救人的视频,已经火爆全网。

  来龙去脉已经全部被扒得清清楚楚。

  小男孩亚当走到了玻璃展示屏下,然后玻璃展示屏突然倒下砸成无数碎片将小男孩压倒,一个男医生跑来,试图抢救。

  然后肖恩站在一旁,对着男医生说道:“你按错位置了,这是男孩,不是男人,还没有完全发育,所以你按住了他的气管。”

  肖恩将男医生的手移了移位置,小男孩立刻长出一口气。

  “这是哪家医院的医生?”

  亚当摇头道:“连这点常识都忘了,差点捂死了一个小男孩,这种水平是怎么当医生的?”

  “已经有网友在网上留言了。”

  护士迪丽如今如此播放,自然也关注了网上的留言:“这是一个自己开诊所的整形医生。”

  “哦,那没事了。”

  亚当释然。

  画面依旧在继续,肖恩按着小男孩的腰肋,揭开衣服,发现了玻璃刺破了男孩的腹部,然后开始询问四周是否有刀。

  围观群众都只是看热闹的,包括男孩的父母,都只是摇头,不见任何行动。

  肖恩站起身来,一摇一摇的走到了机场的安检处,去找人家保安要把锋利的刀。

  没有解释清楚,以至于人家保安当他是神经病,警告一番,就让他离开。

  结果肖恩就急了,没有继续解释清楚,一把抢过安检处的一把美工刀,然后一晃一晃的快步往小男孩那边跑,被保安追上死死按在地上。

  “你知道吗?”

  亚当看到这里,指着画面说道:“这就是你最大的运气,换成别人,在机场抢刀,不是挨了保安的枪子自身性命难保,就是被电击枪给击倒击晕。

  而不管哪种,你都将失去给小男孩治疗的机会。

  所以我说你运气好,你有疑义吗?”

  “ok。”

  肖恩看着画面中保安按到他后,气急败坏冲他喊‘你这个蠢货,你该庆幸我们没有开枪’,对亚当的这种说法,表示了认可。

  “我救了亚当。”

  他依旧不忘这句话。

  “我们继续看。”

  亚当不置可否的说道。

  画面继续。

  小男孩亚当的父母这时才从围观吃瓜群众状态反应过来,上来说明了情况,制止了保安将肖恩带走的行为。

  肖恩这才得以继续,开始diy令人惊艳的单向阀。

  “看出问题了吗?”

  亚当问道。

  “不。”

  肖恩摇头。

  “有人看出问题了吗?”

  亚当环视众人。

  “他消毒不对。”

  小个子第一个看出问题来:“用美工刀做手术刀,在紧急情况下也是可以的。

  但是应该将美工刀的刀刃推出来后,用烈酒消毒。

  而不是美工刀的刀刃依旧在刀体里面时,就用烈酒消毒,这样完全没有任何消毒效果。”

  “对啊。”

  众人这才恍然。

  他们都被肖恩帅气的颜值和惊艳的现场diy给震到了。

  美少年妙手救人,这种美如画的场面,让他们这些专业人士都忽略掉这个美少年竟然出了这么大的常识错误。

  “现在你明白了吗?”

  亚当看向呆住的肖恩:“我只希望你的运气真的一直那么好,不然患者的后续感染问题,也是一个麻烦事。”

  “我错了。”

  肖恩干脆的接受了自己的错误:“我没有想到这一点,以后不会了。”

  “我相信你。”

  亚当看着他:“你的天赋非常好,我对你的期望是成为第二个豪斯医生。”

  “谢谢,不过我只想当外科医生。”

  肖恩很执着。

  “我知道。”

  亚当叹息道:“让你成为第二个豪斯医生,是我之前对你的最大期望。

  但是现在我却知道你或许永远也成不了豪斯医生。”

  “为什么?”

  格拉斯曼医生不解道。

  “墨菲医生,你喜欢看书吗?”

  亚当依旧没有直接回答。

  “喜欢。”

  肖恩对这种简单问题,还是能回答的。

  “都看哪些书呢?”

  亚当继续问道。

  “杀死一只知更鸟……花花公子。”

  肖恩很坦诚的说出了自己喜欢的一系列书。

  最后一本让人侧目。

  “花花公子?”

  小个子惊讶的看了肖恩一眼。

  “没错。”

  肖恩非常平静的面对侧目而视的众人:“上面的女人非常漂亮,我还喜欢看小电影……”

  “ok。”

  格拉斯曼医生再也听不下去了,打断道:“亚当,问这些做什么?”

  “你应该看更多关于常识的书籍。”

  亚当解释道:“就像我的朋友谢尔顿,他虽然也对人际交往不太擅长。

  但他喜欢看书,对于各种常识知识广泛涉猎。

  对于他来说,虽然没有什么作用,但却可以作为尬聊的一种素材,让他可以和别人将对话进行下去。

  而对于你来说,这种常识知识的储备,就更重要了。

  因为专业医学知识有时候是不会特意介绍人所共知的常识的。

  而你偏偏在这方面不太了解。

  这就是非常大的劣势。

  比如刚才。

  你诊断出患者是因为心包积液造成了心脏效率的降低。

  但当超声诊断不符合你的推测后,你就彻底卡在专业知识的一遍遍排除却又一遍遍对不上上。

  就是想不到患者之所以受伤,是因为玻璃碎片撞击造成的。

  没有人提醒你,你就是无法往这方面来联想来推演。

  换成豪斯医生,他第一时间就会想到这些,然后告诉外科医生他的推测,并嫌弃这个病例太无趣。

  我之所以说你或许永远无法成为豪斯医生,不是你天赋比他差。

  而是你的知识储备和思维模式,或许永远比不上他。

  相比之下,你显得更机械。

  就像一个储备了海量医疗知识的人工智能,可以迅速搜集到所有相关的医疗知识。

  但如果资料库中没有,你就无能为力了。

  而豪斯医生却可以创造出新的知识和医术。”

  “ok,我只想当外科医生。”

  肖恩不去看亚当,表情依旧平静,但亚当和熟悉他的格拉斯曼医生都知道他不开心了。

  “你和豪斯医生有些方面真的很像。”

  亚当却没有理会格拉斯曼医生祈求的目光,继续说道:“都不想和病人家属打交道。

  你是不擅长,而豪斯医生是不想。

  看的出来你很坦诚……”

  不坦诚也不会什么都往外说。

  还花花公子和小电影……

  “但是这也必然带来一个问题。”

  亚当继续说道:“你不会说谎,而医生很多时候必须会说善意的谎言,或者最起码不能想到什么就往外说。

  很多症状都是相同的。

  你专业知识储备足够丰富,应该能在一瞬间将相关可能的病情都考虑到。

  而这时候,很多都将牵涉几率非常小的癌症或者疑难杂症。

  一旦你说出来,病人或许仅仅是最普通的那种疾病,却被你的坦诚而吓个半死。

  就算你运气好,遇到心理素质足够好的,脾气也不太暴的病人,后续筛查你认为可能的病情,也需要使用各种专业设备。

  那花费就立刻暴涨不是一点半点。

  你总不能指望每次都遇到不在乎被吓死,也不在乎因为你无辜多花大量医疗账单的好人吧?

  那除非你是幸运女神的儿子才行。”

  “……”

  肖恩不说话了,双掌绞儿绞,显示内心并不像他外表那么平静。

  “其实这也不是不能解决。”

  亚当看了他一眼:“这也契合我对你成为豪斯医生第二的期望。

  因为只要你学豪斯医生,专攻疑难杂症。

  那么你习惯性的把小病看成大病,这就没问题了。

  因为如果只是小病的话,直接被其他医生治疗了。

  能到你手中的病患,都是疑难杂症。

  只要你能想到其中的可能性,你尽管可以往大了说。

  而且那些病人和家属,对医生的容忍度会更高。

  豪斯医生医术精湛,但为人真的很混蛋。

  嘴贱的很,又喜欢刺探别人的隐私。

  就这,他还能干那么长时间的全球独一无二的诊断科医生。

  换成你去干,只要能救命,病人和家属都不会太在意你的个人情况的。

  让你成为豪斯医生的后继者,这本该是天作之合。

  唉。”

  “邓肯医生,为何叹气?”

  薇尔蕾特忍不住道:“现在难道就不行了?”

  “基本不可能了,太难了。”

  亚当摇头:“比墨菲医生坚持当外科医生还难。”

  “为什么?”

  薇尔蕾特不解。

  “因为墨菲医生连是不是说谎都分不清,甚至连讽刺都听不懂。”

  亚当叹息道:“而豪斯医生却有句经典的话,每个人都在说谎。

  特别是病人,有着各种难言之隐,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透露出来。

  所以墨菲医生如果想当豪斯医生第二,当诊断科医生,那么他必然要会分辨出病人和家属是否在说谎。

  病人和家属不清楚,只以为自己撒的谎掩盖的是无关痛痒的隐私。

  却不知道这里面或许就有病人患病的真正原因。

  豪斯医生聪明绝顶,一眼就能看出人是否在说谎。

  并且有无数种办法验证并且挖掘出真相,进而发现这里面隐藏的真正致病原因。

  但是墨菲医生这种情况,你分辨不出别人给出的信息真假,又无从去分辨,全靠别人提供真假莫辨的信息。

  除非幸运女神一直笼罩,不然根据那些信息又如何能得出正确的答案,进而拯救病人呢?

  而如果墨菲医生能做到这一步,那么外科医生需要的人际交流又算的了什么呢?

  所以说墨菲医生想当外科医生很难,而想要成为他本该最适合的豪斯医生第二,更是难上加难,近乎不可能。”

  “……亚当,你说了那么多,到底想怎么安排肖恩?”

  格拉斯曼医生默然道。

  “其实最佳去处还是研究所,学我的朋友谢尔顿他们做纯理论研究,那样最能发挥墨菲医生的天赋和特长。”

  亚当说道。

  “我要当外科医生!”

  肖恩第N次重复。

  “是啊。”

  亚当摇头,看着他,提醒道:“你非要当外科医生,这就困难了,但也不是完全做不到。

  只是你愿意为此做出足够多的努力吗?

  记住,这将让你不断跨出你的舒服区,会让你非常不自在。

本文标签:一边摸一边桶一边脱免费图片

上一篇:警察受呻吟双腿大开bl男男(边吃奶边啪)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调教高H各种play文 边摸边吃奶边做好硬好深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