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车上把我内裤拨到侧面毛片(翁熄吃奶水)最新章节列表

2022-05-24 16:46: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没有插话为洪涛解释,就让福明道士自己解释。

  福明道士马上恭恭敬敬的解释着:“小道祖师爷的祖师爷,尊为小道的高祖师爷。”

  “小道的高祖师爷,是天师

没有插话为洪涛解释,就让福明道士自己解释。

  福明道士马上恭恭敬敬的解释着:“小道祖师爷的祖师爷,尊为小道的高祖师爷。”

  “小道的高祖师爷,是天师的大弟子。”

  “小道是高祖师爷的徒孙的徒孙。”

  这下,洪涛弄明白了,原来自己还有一个师兄啊,就是这个福明小道士的祖师爷的祖师爷。

  对于祖师爷的辈分,洪涛还是清楚的。那就是师父的师父。

  马上激动的笑道;“嘿嘿,没想到,我的辈分这么高啊。”

  “今天竟然遇到了我的玄侄徒孙了。”

  “就是我师兄的孙徒的徒孙了。”

  “也就是我侄徒孙的侄徒孙了。”

  “嘿嘿,这下搞清楚了。”

  大家当即被逗得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感觉道洪涛这些话好绕口似的呢。

  欧阳芳兰马上笑道:“洪涛,你这么说,搞得我们都是水涨船高的跟着涨辈分了。”

  洪涛马上笑道;“你们的辈分,只是在我面前为尊。”

  “在福明面前,那就是凡人和道士的区别了。”

  “你们还是要以凡人对待道士为尊的称呼。”

  洪涛虽然不很清楚那辈分,但是对这修道之人和普通人的称呼还是清楚的。

  而且,他对外一般自称本尊。都不自称本道或贫道。

  大家听了,马上哈哈哈笑了起来。

  董初开马上笑着问洪涛:“那我们也要称呼你为道长了啊。”

  洪涛马上笑道:“你们就称呼我为先生就行了。”

  “先生也是道士的别称。”

  “是我的长辈,就叫我的名字。”

  大家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个先生的称呼,还有这种说法啊。他们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听说啊。

  接着,欧阳剑光马上想到了洪涛和他侄女的婚姻大事啊,忙问道:“那,你们道士不能结婚吧。”

  洪涛还没有回答,福明道士还跪在地上,马上恭恭敬敬的回应道:“那是全真派的道士,必须住在道观里,不能结婚。”

  “本门派是正一派,就是天师道,是能结婚成家的。”

  “不一定住在道观,也可以住在家里修行。”

  欧阳剑光当即惊喜的笑着:“那洪涛,你就是天师道的,可以结婚了。”

  洪涛嘿嘿的笑着:“我不能结婚,怎么敢去爱婉容姐姐呢。”

  这时,大家看道那福明道士还没有起来,欧阳芳兰马上提醒着:“洪涛,你,你那玄侄徒孙,还跪着呢。”

  “快叫他起来。”

  洪涛哦了一下笑道:“我忘记了。”

  “起来吧,玄侄徒孙。陪本尊一起喝酒。”

  福明道士马上感恩戴德的念叨:“高祖师叔无量天尊。”

  随即,福明道士才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

  那杨小林看道着这场面,早就吓得跌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全身发抖。

  没想到,自己家请来的高人福明道长,竟然会是洪涛这小子的侄徒孙的侄徒孙啊。还想叫福明道长来收拾洪涛呢。

  结果,福明道长知道了洪涛的身份了,都吓得跪在地上只有磕头问候的份。哪里还敢对洪涛动手啊。

  这简直是一脚踢在了铁墩子上,痛得他都快丢的半条小命了。

  那这,福明道长肯定会把情况告诉了洪涛,然后,洪涛不动手,就吩咐福明道长来动手,他们杨家都马上完蛋了。

  想道了这里,杨小林惊醒过来,马上不敢继续呆在这里了,得赶快的离开,给家里报信。

  可马上想到,不能光明正大的离开,得悄悄的爬出去,免得被洪涛发现了,就死翘翘了。

  杨小林马上就轻轻的翻转身子,小心翼翼的往楼梯口爬,生怕弄出了响声来,惊动了洪涛。

  站在附近的酒店服务员,都瞪着眼睛看着了杨家的少爷杨小林,像狗一样的偷偷的往外爬着,都忍不住抿嘴笑着。

  想到这杨家的少爷,来的时候好威风的,这离开时,竟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简直是把杨家的脸都丢尽了。

  不过,没有谁敢出声,担心杨家的实力还是摆在哪里。对付不了洪涛,可欺负他们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当杨小林爬到了楼梯口时,一个二十多岁的瓜子脸服务员,就古灵精怪似的,故意高声的“嗯哼”了一声。当即惊得准备往下爬的杨小林手一抖,就失去了重心。

  咚咚咚咚......

  杨小林就滚落下了楼梯,痛的呲牙咧嘴的,都不敢发出一声的痛叫声来。

  “谁滚下去了?”欧阳芳兰马上抬头看。

  大家也都听到了那声音,抬眼往楼梯口看了看。

  洪涛嘿嘿的笑着:“一条狗滚下去了。”

  大家马上就明白了,是杨小林吓得偷偷溜掉了。

  福明老道偏头看了一眼,马上就举着酒杯,恭恭敬敬的对洪涛说:“高祖师叔,对不起,玄侄徒孙不知道您老驾到。误听了小人之言,来冒犯了高祖师叔。”

  “等下,玄侄徒孙,去收拾了杨家,替高祖师叔报仇。”

  洪涛想到,自己是京城豪门弃子,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个豪门的弃子。又想着,家族的事,自己去了结,不能让外力去了结,那就是不能人福明去灭掉杨家,给自己留下遗憾。

  就马上制止着:“这件事情算了。”

  “不要去追究了。”

  福明老道马上就放下酒杯,起身行礼:“玄侄徒孙,谨遵高祖师叔的教导。”

  洪涛马上笑道:“喝酒,喝酒,在这场合,不要太多礼数。”

  福明老道忙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声“是”,就继续陪着洪涛喝酒。

  洪涛一边喝酒一边随口的问:“杨家给你多少钱啊?”

  福明不敢在洪涛这个高祖师叔面前说谎话,就如实的禀报了。

  “呵呵,两个亿啊。”

  “那你得要回来。”

  “一分都不能少。”

  洪涛显得很贪婪的笑着。

  福明老道忙恭恭敬敬的答应着:“遵命,玄侄徒孙拿回来,再孝敬高祖师叔。”

  洪涛马上笑道:“本尊不要,那两个亿,还不够本尊的零头呢。”

  “你拿去好好的修炼吧。”

 文学

福明老道激动的马上就要站起来,再行礼。

  洪涛马上叫道:“你坐着,别行礼了。”

  福明老道忙恭恭敬敬的应声道:“是,高祖师叔。”

  大家被这一对隔了好多代的一老一少的修仙的道士的具体惊得只有吃瓜的份,都不好插嘴呢。

  “你现在的练气期是哪个层次?”

  洪涛想到了欧阳芳兰说,杨光芒说福明老道是练气期九层呢,忍不住问着。

  这修炼界,最忌讳询问对方的年纪和修炼的境界。

  因为他们追求的都是长生不死,也说不清楚那修为的境界。

  同行之间,也不会去询问,往往都是比试就知道对方的修为怎么样。

  但是,洪涛是福明的高祖师叔,就是前辈,又不很了解具体的层次的修为高低,就只好问一下福明老道了。

  要是别人问,福明老道肯定不会回答。

  但是,这是自己的高祖师叔问他,明明知道高祖师叔知道他的层次多高,也不能不回答。只好恭恭敬敬的回应着:“禀告高祖师叔,玄侄徒孙现在修行是练气期九层中后期。”

  洪涛惊了一下:“你,什么?”

  “你真的是练气期九层啊。”

  “那你这修为,怎么比本尊差那么远啊。”

  福明老道被洪涛的话惊得满眼齐齐冒黑线。

  这个高祖师叔啊,是在跟我逗乐子的,还是真的不懂啊。

  要是真的不懂,那怎么有了这么高的修为啊。

  嗨嗨,肯定是逗乐子的。

  那就陪着高祖师叔玩乐子吧。

  “高祖师叔,您的修为,最少都是筑基了,那玄侄徒孙肯定是比您差得远啊。”

  洪涛当即翻了一下白眼:“我说你这老小子,逗本尊开心吧。”

  “我师父都说我还是练气期三层。”

  “早段时间突破了三层,那也就是四层啊。”

  “哪里到了筑基的境界了啊。”

  福明老道马上笑道:“高祖师叔,您之前是练气期三层,那这次突破了,就不一定是练气期四层。”

  “听说,机缘很好的,灵气充足的,那会势如破竹的,一下子连续的突破很多层次的。”

  洪涛惊疑的说:“那也不可能一下子从练气期三层连续冲破六到关卡啊。”

  福明老道嘿嘿笑了笑:“这个一般不会,也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前辈有如此的机缘。”

  “现在,高祖师叔可是开了先河了。”

  洪涛马上换一个话题问:“我师父,你见到他时,有多高的层次了。”

  福明老道马上笑道:“三十年前,天师老人家已经是筑基了。”

  这话把洪涛都给气乐了,马上笑骂起来:“你这老小子啊,是在拍马屁是吧。”

  “我师父他老人家告诉我,他练气期九层后期,可打我练气期三层都打不赢,你还说他是筑基了。”

  “海,喝酒,不跟你说了。”

  “没有一句实话。”

  福明老道惊得满眼齐齐冒黑线,不知道洪涛说的是假是真。那天师都打不赢洪涛,是让着洪涛的,还是真的打不赢啊。

  可从目前来说,洪涛的修为,还真的非常的强大,都分不清和天师的修为是不是能匹敌了,或者是不是真的比天师的修为要强大。

  这时,杨小林溜出了楚南大夏,钻进了车里后,开着车马上跑出了一段距离了,才给杨光芒打电话,报告情况。

  “你说什么?”

  “洪涛那小子是福明道长的什么高祖师叔。”

  杨光芒惊得满眼齐齐冒黑线,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手机,都认为是听错了。

  杨小林胆战心惊的叫着:“是听福明道长叫洪涛的高祖师叔。”

  “还跪在了洪涛的面前,爬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杨光芒还是惊得满眼冒黑线:“那,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东东啊。”

  “怎么成了福明道长的高祖师叔了呢。”

  杨小林苦笑着:“我也不知道。”

  杨光芒气的怒叫了一下:“我没有问你呢。”

  “马上给我再好好的查查,洪涛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杨小林不知道他伯伯是在跟自己说话,还是在跟身边的人说话,马上就试探着问了一下:“伯伯,您是跟我说吗。”

  杨光芒怒道:“你这个小兔崽子,我不是跟你说,那跟谁在说啊。”

  杨小林马上点头答应着:“我马上再好好的调查清楚。尽快报告给你。”

  然后,等杨光芒挂了电话,杨小林就马上给杨家的木易集团楚南公司总经理杨开新,吩咐他,马上把洪涛的情况仔细调查清楚。

  特别是,搞清楚洪涛到底是哪里的,他的师父是谁。

  然后,杨小林就等着杨开新的调查情况,看看洪涛的师父到底是什么高人。怎么就能成为了福明老道的高祖师叔啊。

  这个高祖师叔到底有多高,杨小林都个不清楚。但是明白,绝对比祖师叔要高。高多少就不知道了。

  只是,对于杨小林来说,别说洪涛是福明道长的高祖师叔了,就是福明道长的祖师叔,那都让他惊得蒙圈。

  洪涛的年纪多大啊,才二十几岁。福明道长的年纪快七十岁了啊。

  那洪涛的师父,都是福明道长的天师了,卧槽,不知道多大年纪了啊。

  那不说现在还活着,就是收洪涛为徒时,那年纪不说有两百岁了,都是百多岁了吧。

  一百多岁的老道,那比福明道长都大了三四十岁啊。那修为,比福明道长自然是要高出了不少。

  那教出的徒弟,还真的是福明道长都可能没法比的。

  更别说那辈分都压得福明道长抬不起头了。

  这个仇,自然就没法报了。

本文标签:公车上把我内裤拨到侧面毛片

上一篇:少妇被粗大的猛烈进出小说网|高级艳妇交换俱乐部小说

下一篇:2022最好看(他的昂扬对准她湿润的入口)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