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保安用力挺进小雪|小雪在公交车上弄的好爽

2022-05-19 09:25: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此时刚好下来,就听见了这句话。

  对小伙计摆了摆手,示意他去忙,又对着管事欠身点点头。

  “姑娘我便是这铺子的掌柜的,不知道您有何事?”

  管事见到林月后

此时刚好下来,就听见了这句话。

  对小伙计摆了摆手,示意他去忙,又对着管事欠身点点头。

  “姑娘我便是这铺子的掌柜的,不知道您有何事?”

  管事见到林月后,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几秒钟,方才开口自报家门。

  听到是大衣坊来的人,林玥也没有什么诧异,带着人走到了庭院之中。

  紧随着两个人先后落座,这管事不过寒暄两句后,便直接进入正题。

  “林掌柜的,我这儿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今儿我过来就是想要收购你这铺子。”

  正在喝茶的林玥,听到这话动作一顿,紧接着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哎呦,那我还真是荣幸至极,不过还是多谢管事您的好意,这铺子我并没有打算卖出去。”

  对于林玥的拒绝,管事倒是也没有意外,那表情就好像是早已经做好了应对措施一样。

  “林掌柜,你可知道这京城有多少掌柜的,想要跟我们的衣坊扯上关系,如今这好事儿都摆在你面前了,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这管事一边敲着桌面,一边观察林玥的表情。

  可等这话说完之后,管事发现林玥仍旧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起来的时候,就压不住火了。

  “林掌柜,我这可是给了你机会,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句话终于让林玥有了反应,管事以为威胁有用,便继续开口。

  “倘若这事儿你要是还不答应的话,恐怕你这铺子再开几天就要关门儿了,不怕告诉你,我们这衣坊背后可是有人的……”

  眼瞧这管事神秘兮兮的样子,差点把林玥给逗笑。

  不过人家这话都扔出来了,她要是再不接住,可就没意思了。

  想到这里,林玥故意露出来了一副紧张的神情,低声开口。

  “不知道管事您所言,这背后的人是谁呢?”

  就等着林玥这么发问,管事直接捋了捋胡子,嘲讽似的笑了笑。

  “纵观这京城之中,朝野之上,也没有几个人胆敢撼动的位置,这出生便是在深宫之中,林掌柜的你认为自己可以抵抗得了?”

  听到这话,林玥沉默了片刻,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案,这衣坊背后的人,必然就是皇子了。

  管事这话语之中的暗示已经十分明显,他也可以断定林玥猜得到。

  以至于就直接翘起了腿,等着接下来谈及收购的事儿了。

  可万万没想到,林玥仍旧摇了摇头。

  “大概姑娘我就是不识趣,这好事儿怕是承受不来了。”

  完全没预料到的话,让管事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一时间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林掌柜的!我劝你可是要三思!你这不答应没问题,顶多是个铺子被关,可要是连带着秦大人的官位都保不住,这责任你担得了?”

  管事这话明显是夸张,就想要吓唬吓唬林玥。

  可惜林玥根本就不上这个当。

  纵然是皇子,如今也根本没办法撼动秦昭羡,毕竟这人接连办了两个大案子,正是被看重的时候。

  要真是因为一个衣铺就出了事儿,那才真叫荒唐。

  林玥当下是不想再继续与这人纠缠下去,直接放下茶杯,叫来了伙计。

  “来,把这位管事给送出铺子。”

  说是送,其实就是被赶走的。

  要说这大衣坊出来的管事,仗着皇子的依傍,哪里受过这种气。

  以至于回到铺子里,便找了老板告状。

  说起这衣坊背后的老板,并非直接是哪个皇子所看管,而是二皇子慕容泽的外祖家,他的舅舅洪子严的生意。

  而彼时在朝堂之上,慕容泽恰巧发难,想要安排自己手下的几个人进入到刑部。

  却不想就直接被秦昭羡给阻拦住。

  “禀告皇上,微臣只觉得这二皇子从未干涉过刑部的事宜,而直接让手下涉如多少有些不妥当。”

  坐在龙椅之上的皇帝,听到这话,轻轻点点头。

  “不错,这么多年,二皇子也从未怎么关心过这刑部的案件,不过这刑部告急缺了人手,秦大人觉得有什么合适人选?”

  站在一边的慕容泽,听到秦昭羡一句话,就让皇上听从了他,这心中自然是暗恨不已。

  而秦昭羡听到皇上的问询后,沉默片刻,展臂朝向了慕容珏。

  说来,好在之前的上朝,秦昭羡便于慕容珏打了个照面。

  当时秦昭羡的心情是颇为震惊,而慕容珏则是笑了笑。

  毕竟秦昭羡是状元郎,在出榜的时候,慕容珏就有注意到,心下只觉得这缘分奇妙。

  但两个人都是为了避嫌,并没有过多交流,也没有提及那段往事。

  此时慕容珏看到秦昭羡指向自己,有些微微诧异,紧接着无奈的笑了笑。

  “皇上,微臣觉得三皇子虽然从不涉政,但心思缜密,又是颇有学问,饶是进入刑部去学习学习,也未尝不可。”

  秦昭羡说着话,就见皇上看着自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紧随着快速消失。

  聪明如他,当然能察觉出来皇上不想让二皇子进入刑部,那他就顺着这个意思推举了三皇子。

  说来,这的确是他的一个私心,打从心眼里看到慕容珏。

  只是慕容珏的心性一点儿都没变,这朝野之中的事情,他不想插手,更不想去争。

  慕容泽站在一边,听到秦昭羡的话,恨不得牙齿都要给咬碎了。

  以至于等到了下朝之后,他便直接拦住了秦昭羡的去路。

  “秦大人,你这进入朝廷之中这么久,我好像还从未跟你道喜恭贺过。”

 文学

看着慕容泽这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架势,秦昭羡心中轻笑一声,对着他抱拳施礼。

  “在下多谢二皇子。”

  慕容泽见状点点头,又伸手拍了拍秦昭羡的肩膀。

  “秦大人,你这才刚刚涉如朝廷之中,到底还是有所不知,这一个人单打独斗还是颇为危险的,不如我们交个朋友,你也算是多了个靠山不是。”

  大概没想到慕容泽会如此明目张胆的拉帮结伙,秦昭羡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四处看看。

  在确保没有人察觉之后,方才严肃的开口。

  “多谢二皇子的好意,只是您也说了,昭羡不过刚刚入朝,还是学习为主要,才能为我朝献出一份力气。”

  “真是不是抬举!”

  听到秦昭羡如此干脆的拒绝,慕容泽咬着牙开口,紧随着一甩袖子,快步离开。

  而等他前脚回到自己的府邸,后脚舅舅洪子严便找上了门。

  “舅舅,您今日怎么突然过来?”

  慕容泽被秦昭羡给气得不轻,以至于这问候都有些气急败坏的。

  洪子严是知道自己这侄子的脾气,也并没有多在意,将今天跟林玥铺子所发生的事情,一股脑的讲了出来。

  “什么?舅舅所说的那个铺子,是不是秦昭羡那未娶之妻的铺子?”

  “正是!”

  得到了洪子严的肯定,慕容泽握了握拳头,随着将桌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好!可真是好样的!这秦昭羡在朝堂之上碍着我的路!现在他的女人还挡了我的财路!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洪子严听到这话有些纳闷儿,问询了一下之后,才得知今天上朝的事情。

  只见他捋着胡子,重重的叹了一气。

  “三皇子,这事儿您说可怎么办啊?”

  此时的房间里面异常安静,片刻后就见慕容泽狞笑了一下。

  “这新仇旧恨,是可以一起算了!饶是现在我没办法动那秦昭羡,可想要在他那女人的铺子动动手脚,还是不在话下的!”

  洪子严听到这话,立刻来了精神,这叔侄两个便凑到一起,开始筹划着策略。

  而与此同时在另一边,柳时嘉是早早就来拜访林玥,请教修复绝技的事情。

  毕竟这绣法是个细致的活儿,想要教学的话,两个人的距离自然就有些靠近。

  以至于等秦昭羡下朝回来之后,入眼的便是林玥跟柳时嘉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

  “公子,你回来了啊……”

  听到声音,林玥下意识的抬头开口,却见秦昭羡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再看柳时嘉则是立刻站起身,对着秦昭羡轻轻点头。

  “秦大人……”

  秦昭羡这时候才将视线从林玥的身上,转移到柳时嘉的脸上,轻声开口,声音里面没有什么温度。

  “柳公子来的多久?这才一大早上,您这还真是学识心切啊。”

  这实在过于明显的吃醋针对,让柳时嘉轻轻咳嗽了一声,不敢再多留。

  将桌子上的一些东西收拾好了之后,便对林玥抱拳施礼。

  “今日多谢林姑娘,在下就先告辞了。”

  柳时嘉说着话,又对秦昭羡点点头,这才快步离开。

  直至大门关闭了之后,秦昭羡才侧过头看向林玥,眉头仍旧皱起。

  “好像已经接连好几天了,这人日日都来家中同玥儿你讨教……”

  越是时间久,秦昭羡对林玥的喜爱和占有就越是浓烈。

  但他从未爱上过谁,自然也不太会处理这样的情绪,以至于这种有些不中听的话,就控制不住的说了出来。

  可当这话一出来,林玥立刻站起身,神情有些抗拒的样子。

  原本秦昭羡这莫名的吃醋,就让林玥心中有些不痛快。

  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这男人跟苏语凝都牵扯不清,关系拉扯暧昧的。

  而自己不过是交朋友讨论绣法而已,怎么就不行了?

  结果在听到这话后,心就像是被戳了一下,让她一时间有些呼吸不畅。

  “公子,你这叫什么话?柳公子家中的事情,我都已经原原本本跟你说清楚了,当时人家来拜托我的时候,你也在场不是?可如今你这态度,又算是什么?”

  “我……”

  说起来,秦昭羡是有些后悔了。

  事实上在他说出方才那句话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了。

  现在看着林玥那受伤的表情,更是一时间有些无措,垂放的双手不禁握了握拳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秦昭羡当下的模样,林玥瞬间又想到了这人回京那一日,与苏语凝谈笑的样子。

  心中不免一痛,没有再说一句话,转身快步回去了房间。

  说起来,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闹了矛盾,这心中都不痛快,各自回房间一天都没有见面说话。

  还是等到了晚上,秦昭羡怕林玥肚子饿,身体再不舒服,便起身去厨房做了几个简单的菜。

  端出来之后,又走去林玥的房间,结果推开门,就见床上的人背对着自己,屋子里面也并没有开灯。

  以为林玥已经睡下,秦昭羡便默不作声的退了出去。

  却不知道林玥始终睁着眼睛,听到身后逐渐减弱的脚步声,心里面乱作一团。

  翌日,林玥为了避免见到秦昭羡尴尬,便早早去了铺子。

  这刚刚忙碌了一会儿,洪子严便又派了个人登门拜访。

  “林掌柜的,您千万不要误会,我这次过来并非是要谈收购的事情,而是过来跟您赔礼道歉的。”

  只见这人将手中的包裹放在桌子上,随即摊开,那白花花的银子便暴露在空气之中。

  “上一次是我们家的管事不懂事儿,惹到了您,还请您不要见怪。”

本文标签:小雪在公交车上弄的好爽

上一篇:bl纯H受屁股卡在墙壁上|厨房撅起肥美的肥臀岳

下一篇:娇妻被朋友交换系列H|高中生高H湿透纯肉放荡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