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日本丰满熟妇乱子伦 男被女绑全身玩J的故事

2022-04-21 16:33: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忙碌了一天,叶寒几乎累瘫。

“得请个帮手了。”瘫软在沙发上的叶寒喃喃自语。

可是想到请护士那么贵,叶寒又气馁的将这个念头打消。

诊所如今只能勉

忙碌了一天,叶寒几乎累瘫。

    “得请个帮手了。”瘫软在沙发上的叶寒喃喃自语。

    可是想到请护士那么贵,叶寒又气馁的将这个念头打消。

    诊所如今只能勉强维持,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去请一个护士。

    “臭小子,快帮姨按按,累死了。”

    诊所门外,一道倩影出现,下一刻,醉人的幽香顿时在诊所弥漫开来。

    叶寒没有应答,直接装死。

    然而,美人儿却似乎看穿叶寒的小把戏,直接伸出纤纤玉臂拧着叶寒的耳朵。

    “痛……痛,松手。”叶寒装不下去了,开口求饶。

    “装啊,接着装。”美人儿俏脸挂满寒霜:“你这没良心的小东西。”

    “安然姐,我今天好累。”

    话音刚落,叶寒便感受到了杀气。

    “小姨,你今天真美。”叶寒急忙改口。

    安然这才阴转晴,咯咯娇笑着在原地转了一圈:“好看吗?”

    叶寒很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站在男人的角度,他无法味着良心说不好看。

    肤如凝脂,欺霜赛雪,一米七五的高挑身材,前突后翘,再配上完美精致的五官。

    倾城倾国!

    什么明星名模在她面前都要黯然失色几分。

    更要命的是,小姨很懂得男人想要看什么,就如现在,黑色的紧身超短裙包裹着她那妙曼娇躯,两条笔直修长的玉腿曝露于空气中,足下,高跟凉鞋的两条细小长带绑着白皙小腿……。

    叶寒不敢多看,急忙眼观鼻,鼻观心。

    妖精!

    “发什么愣?问你话呢?好不好看?”安然不满的娇嗔一声。

    叶寒不敢怠慢,连连苦笑着点头:“小姨你这不是多此一问吗?在我心中,小姨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

    安然咯咯娇笑不停,似乎对这话很受用。

    “算你会说话,放过你。”安然嗔笑道。

    叶寒暗松了口气,可还未来得及高兴,就见安然突然又换了一副脸色:“还愣着做什么?快帮我按按。”

    “小姨,我今天好累,忙到现在,连饭都没吃。”叶寒诉苦装可怜。

    “那正好,帮我按完,小姨请你吃饭。”

    说完,也不管叶寒是否同意,直接就趴在沙发上。

    叶寒郁闷坏了,不是已经说了放过他吗?

    带着无比郁闷的心情准备开始按摩,可叶寒刚伸手,突然僵住。

    小姨这样的着装,不适合按摩啊,穿着紧身超短裙如此趴着,那姿势无比撩人。

    这怎么按啊?

    这几年,没少被小姨拉来做苦力,可像今天这般,还真是头一回。

    要命啊!

    “臭小子,你还愣着做什么?再墨迹,信不信姨抽你?”趴着的安然见半天没动静,开始骂人。

    叶寒苦笑了笑,开始将手放到对方肩上,慢慢按起来。

    “舒服。”安然一脸陶醉:“还是你技术好,美容院那些人,根本不会按。”

    叶寒咧嘴笑了笑,对自己的按摩推拿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小姨,你今天做什么去了?”叶寒边按边问。

    “别问,我不想说,提起就一肚子怒火。”

    叶寒感受到了安然的怒火,也没有再问,却暗自腹诽着,穿得这么性感,肯定是去见男人。

    “你别老按肩啊,往下按。”一会儿后,安然不满道。

    叶寒的目光往下瞥了一眼,心跳不争气的加快,脸也开始烫起来。

    “嗯,好舒服,对,就是那里,有点痛,按久点。”

    叶寒轻叹,小姨还是那个小姨,还是那么的豪放,那么的热情,那么的……。

    嗯,不能再往下想了!

    看着那曲线玲珑的妙曼娇躯,叶寒痛并快乐着,掌心处传来的柔软,再配合着香风扑鼻……那么的有罪恶感。

    叶寒不敢再往想,急忙将目光移开,可是手上传来的柔软感,还是让他忍不住的呼吸急促。

    当叶寒的手移到臀上时,趴着的安然突然娇躯一僵,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但没一会儿,她又再次全身放松下来。

    叶寒老脸通红,既紧张又剌激,除此之外,似乎还很禽兽。

    安然并非叶寒的亲小姨,只是他母亲的姐妹,第一次见面,她就逗叶寒,让他喊她小姨,直接以长辈自居,虽然她才大叶寒三岁。

    黑……。

    叶寒不意见的看了一眼,由于角度原因,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失神好久,大脑一片空白。

    救命啊!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叶寒发现自己的鼻腔处好热,感觉流鼻血了。

    伸手一抹,手上全是血。

    果然流鼻血了!

    低头一看,果然发现鲜血不要钱似的从鼻腔处流出,滴落到地上,以及……滴落到叶寒脖子上所佩带的戒指上。

    叶寒并未注意到,当血滴落到戒指上时,瞬间被戒指吸光,与此同时,原本呈暗黑色的戒指,突然发出一道微弱的亮光。

    安然感觉像有什么东西掉到她腿上,痒痒的。

    “什么东西?这么痒。”

    “没……没什么。”叶寒慌忙抹掉小姨身上的血,脸上写满了尴尬,这种丢人的事情,千万不能让小姨看到,否则还不知她会怎样嘲笑他。

    浑身软软的安然也没有在意,这会的她有些昏昏欲睡,懒得抬头。

    此时,戒指所发出的亮光终于引起叶寒的注意,看着戒指正疯狂的吸收着鲜血,叶寒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戒指是他花了一百块钱在一个古玩店里掏回来的,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看着自己的鲜血在不断被吸收,叶寒慌了,再这样下去,自己弄不好会被吸成一具干尸。

    鲜血正源源不断的从鼻腔中流出,随后便被戒指吸收掉,仿佛有两条输送带将血送到戒指面前。

    诡异的一幕让叶寒头皮发麻,不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根本就是超出科学的范畴!

    惊恐之下,叶寒想将戒指摘下,想将它扔得远远的。

    可是,戒指外面却像有一层保护罩,叶寒根本无法碰到戒指。

    叶寒很想放声尖叫,然而,他发现自己做不到,甚至无法弹动。

    此时此刻,叶寒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这枚可怕的戒指吸收他的血……

 文学

叶寒快要疯了!

    他还年轻,还有着大好前途,还有无数漂亮小姐姐等着他。

    可是,这会的他除了绝望还是绝望,那该死的戒指仍然疯狂吸着他的血。

    从鼻腔流出来的血,变成两条艳红耀眼的直线,不断被戒指吞食着。

    眼角余光瞥了小姨一眼,只见她懒洋洋的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完全没有察觉到异样。

    叶寒想要动,想要张口说话,想要让小姨帮忙,只可惜,原本简单的一件事,都成为一件奢侈的事。

    怎么办?

    “臭小子,怎么停了?姨警告诉你,不准偷懒。”狠话放出来后,安然又给了一颗糖:“等会姨请你吃好的。”

    叶寒心急如焚,心道姨你倒是快转过头来看一眼啊,我就快要死了。

    可是,趴着的安然根本不想动。

    叶寒绝望了,他是个乐观主义者,曾经幻想过很多种死法,却唯独没有想过会以这样一种死法来向这个世界告别。

    现在这样算什么?是自然死亡还是意外死亡?

    有谁会相信自己会被一枚戒指吸成干尸?

    终于,安然察觉到不对劲,睁开水灵的眸子,扭头朝叶寒望去。

    也就在这一刹那,在安然转头的一瞬间,戒指也终于停止吸血,化作一道光,一闪而逝,消失了。

    “老夫乃圣门老祖,现将本老祖一切绝学传与你,希望你能用它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将本门发扬光大……”

    脑海中,响起一道虚无飘渺的苍老声音。

    极为虚弱的叶寒以为出现幻觉,根本没当回事,甚至,鬼门关里走了一圈的他还忍不住骂了几句。

    圣你妹!

    圣你大爷!

    圣你全家!

    接着,叶寒两眼一黑,昏倒在地上。

    ……

    醒来的时候,叶寒闻到剌鼻的消毒水味道。

    睁开眼四周看了看,首先影入眼中的就是满脸焦急的小姨。

    小姨似乎哭过,美眸子又红又肿。

    “小姨,我怎么在这?”叶寒纳闷道。

    “你终于醒了。”安然却答非所问,焦急如焚道:“有没有哪不舒服?”

    叶寒刚想张开说话,安然却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转身朝外面跑出去。

    “你等着,我马上去找医生。”

    看着小姨转身离去的背影,叶寒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医生来了,将叶寒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没任何问题,

    确认叶寒无大碍后,安然这才将那颗提到喉咙口的心放回去。

    “小姨,我怎么在这?”医生离开之后,叶寒迫不及待开口。

    “小寒子,都是姨不好,姨不该任性。”安然伸手轻抚着叶寒脸庞,满是内疚。

    叶寒一怔,对方这一句小寒子,让他很不习惯,怎么又喊小寒子了?

    能不能别这么多花样?

    “安然姐,你不用自责,这事……”

    叶寒正想安慰,却又感觉到了小姨那想要吃人的眼神,当下只能改口:“小姨,这事跟你无关。”

    “第一次警告。”安然沉声说道。

    叶寒嘴上连连应是,但内心在埋汰,明明只比他大三岁,又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非要当他的小姨,真不知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小寒子,小姨以后再也不让你做不喜欢的事情。”想到叶寒的昏倒,安然仍旧还是一阵后怕。

    对于叶寒的突然昏倒,安然将所有错都揽在她身上,认为是她导致叶寒劳累过度而导致,是她任性要求叶寒帮她按摩。

    叶寒曾不止一次对她提过,他很累,可是,她却没往心里去,认为叶寒想偷懒。

    “小姨,我都说了,这事跟你没关系。”叶寒很想将戒指的事情说出来,最终还是忍住,担心吓着小姨。

    对了,戒指!

    叶寒这才想起那枚戒指,手朝脖子一摸,只有那条原本圈着戒指的红绳还在,至于戒指,早已不知所踪。

    戒指哪去了?

    叶寒一次次的寻找,结果都还是一样,戒指并没有在脖子上。

    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叶寒就忍不住的头皮发麻,直到现在,他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想什么呢?问你话呢。”安然问道。

    “啊,小姨,你刚才说什么?”

    安然嗔了一记白眼,耐着性子再问一次:“姨问你饿不饿。”

    “嘿嘿,小姨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饿了。”

    安然笑道:“那走吧,姨带你吃好吃的。”

    办完手续后,二人从医院里出来,钻进安然那辆小飞度。

    “小姨,你该换车了。”

    安然扭头看了一眼,笑着打趣道:“怎么?你想送辆车给小姨?”

    “多大点事?等我赚钱了,送辆给你。”

    “吧唧!”

    安然对着叶寒脸上香了一口:“小嘴真甜,没白疼你,小姨喜欢。”

    叶寒脸上大写的尴尬。

    一边伸手抹掉脸上的口红,叶寒想一边对小姨大声狂喊。

    小姨,我不小了,我都二十三了。

    ……

    “贝贝,你怎么了?”餐厅内,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男子尖叫起来,脸上写满了紧张与担忧。

    地上,一个二十出头的绝色女子躺在那,脸色苍白,浑身不住抽搐。

    突然出现的意外让餐厅内一片混乱。

    “贝贝……”

    “贝贝……”

    无论男子怎样叫喊,甚至轻轻拍打年轻女子的脸,就是没有任何反应。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男子抬头大声喊。

    现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没一个可以帮上忙的。

    他们都是不是医生!

    电话打出去了,得到的答案是,救护车要十五分钟之后才能到达。

    真要等那么久,到时候恐怕黄花菜都凉了,以女子现在这副状态,根本撑不了十五分钟。

    坐在邻桌的叶寒没有犹豫,快步上前:“我是医生。”

    听到现场竟然有医生,那男子顿时双眼大亮,急忙抬头望去,只是下一秒,到嘴边的话就咽了回去。

    太年轻!

    叶寒并未注意到这些,蹲到女子面前检查情况。

    脸部发黑,嘴角溢出白色泡沫,除此之外,还高热,浑身烫得吓人。

    “蝰蛇所咬,蛇毒已经开始漫延,救治手法是圣刹针法……”

    叶寒正在替女子检查,脑海中却浮现出这样一句话,仿佛有人跟他说话,让他愕然当场。

本文标签:男被女绑全身玩J的故事

上一篇:新岳乱合集目录伦200 jk制服娇喘国产精品

下一篇: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 扶着巨物汁水四溅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