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男朋友都是怎么弄你:女生主动让男生㖭自己小兔

2022-04-12 15:53: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高典点点头,把纸收起来。 他之所以这么痛快的答应交易,是因为他不想辜负老师的心意。 “这龙须面,可以算是我这一脉的绝活,想要学会,可不容易。你要有心里准备,我的

高典点点头,把纸收起来。

 

    他之所以这么痛快的答应交易,是因为他不想辜负老师的心意。

 

    “这龙须面,可以算是我这一脉的绝活,想要学会,可不容易。你要有心里准备,我的时间不多,能不能学会看你自己的造化。”顾同舟说到。

 

    “我知道了。”高典应了声。

 

    “好,那我们先告辞,明天你来这个地址找我,我教你做龙须面。”顾同舟说到。

 

    随后他给了高典一个地址,高典将其收起来。

 

    顾同舟起身,一旁的张亚菲连忙扶着他。

 

    临走前,张亚菲俏皮道:“小师叔,再见啦!”

 

    说完,她便随着顾同舟离去。

 

    一声小师叔,让高典彻底想起来这个女孩是谁。

 

    怪不得有些眼熟,原来是张亚菲啊!

 

    之前高典在和顾同舟学习面点时,张亚菲曾经和他一起练习过。

 

    只是时间过去挺久的,两人中间也未曾见过面,所以高典就忘记了。

 

    现在她叫的一声小师叔,高典就想了起来。

 

    这桩交易,就像顾同舟说的,是他占了便宜。

 

    龙须酥是顾同舟的绝活,想要学到,单单这样一番交易,肯定是不可能的。

 

    这其中,老师想必出了很大的力。

 

    高典觉得不能辜负老师的心意,这龙须面,自己一定要学到手!

 

    回到厨房,魏巧依好奇询问:“刚刚顾老来找你,有什么事?”

 

    高典也没有隐瞒,把交易的内容,和魏巧依说了一遍。

 

    魏巧依听完之后,颇为感慨的说:“龙须面很难做,属于难度极高的面点。你要好好学,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高典点头道:“你放心吧,我晓得。”

 

    “对了,你明天既然要去学习龙须面,那么明天你就休息吧。”魏巧依说到。

 

    高典也没有矫情,爽快的答应下来,“好的。”

 

    龙须面不是那么好学习的,能够多一点时间,自然是好的。而且不用来上班的话,他也能更加专心。

 

    所以也没有和魏巧依客气,两人之间,也用不着客气。

 

    “嗯。”魏巧依应了声。

 

    也没有把这个交易放在心上,不过是让一个人来典心楼待一段时间,现在典心楼虽然不缺人,但是多一个人也无伤大雅。

 

    时间慢慢过去,高典在研究着老师留下来的菜谱。

 

    次日。

 

    高典按照地址来到顾同舟住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小区,高典走了进去。

 

    来到地方,高典伸手敲了敲门,里面很快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

 

    “来了!等一下。”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开门的人,正是张亚菲。

 

    “小师叔,你来了啊。”张亚菲笑道。

 

    “嗯。”高典应了声。

 

    随后,张亚菲朝着里面喊了句:“师爷,小师叔来了。”

 

    顾同舟正坐在客厅里面泡着茶,听到高典到来,便招呼道:“小高,过来坐。”

 

    高典闻言,径直走了过去。

 

    “顾老。”高典招呼了一句。

 

    随后,他坐在对面。

 

    “来,喝茶。”顾同舟说到。

 

    高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到:“顾老,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学习?”

 

    顾同舟笑道:“这么着急做什么?先聊聊天。”

 

    高典闻言,只得应了一声。

 

    “你老师临走前,曾给我打过电话。”顾同舟说到。

 

    “老师说了什么?”高典问到。

 

    “他到了交易的时候,让我在他走后,来找你完成交易。”顾同舟说到。

 

    高典闻言,心里暗道,原来如此。

 

    怪不得,老师离开不久,顾同舟就找了过来,而且偏偏是这个时候。原来是老师让他来的,这就能说的通了。

 

    “你可知道,你老师进行这次交易的前提是什么?”顾同舟问到。

 

    高典摇摇头说:“不知道,难道还有什么别的要求?”

 

    顾同舟笑道:“你放心,我既然来找你,就说明已经达到前提要求,不会再多要求你什么。”

 

    “顾老,我没那个意思。”高典说到。

 

    顾同舟笑而不语,随后继续说道:“当时你老师和我说这个交易时,前提是你能够达到一级面点师顶尖水平,那时候我再来找你完成交易。”

 

    随后,顾同舟目光一凝,说到:“你老师说你达到了这个水平,可是我需要亲眼见到。所以,能否请你证明一下?”

 

    “顾老不信,我自然可以证明。”高典说。

 

    “好,那你就做一道面点,我看看你是否真的达到这个水平。”顾同舟说到。

 

    “顾老是指定面点?还是让我自由发挥?”高典问到。

 

    “指定面点你能做到那个水平?”顾同舟笑着问到。

 

    高典一窒,他当然不行,就是问一下而已。

 

    “行了,你就自由发挥吧。”顾同舟说。

 

    高典应了声,起身来到厨房。

 

    他巡视一番,在厨房里寻找食材,过了一会儿,高典走出厨房说到:“顾老,我能不能去买一些食材?”

 

    顾同舟应到:“当然可以。”

 

    高典随后出了门。

 

    他要买的食材很简单,就是栗子酥的食材。

 

    百合酥和刀削面做起来都比较麻烦,相对而坐,栗子酥做起来更简单一些。

 

    所以他决定做栗子酥。

 

    他刚刚寻找了一下,厨房里没有什么食材,高典做栗子酥需要的食材中,就只有一样面粉是有的。

 

    其余的东西,都没有。

 

    要做栗子酥,自然需要用到油酥面,这就需要用到猪油。

 

    其实像一般的植物油也可以做出油酥面,但是味道比不上猪油做的。

 

    通常来说,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高典都会选择使用猪油制作。

 

    另一个很重要的食材,自然就是板栗。

 

    好在猪油和板栗,都是很常见的食材,到处都有,不用怎么特意寻找。

 

    买回来食材,高典走进厨房开始准备。

 

    猪油没有现成的,需要熬制。

 

    高典去的比较晚,现在已经没有板油和网油,不过这也难不倒高典。猪油还可以用肥肉来熬制,只不过成本要高一些。

 

    他需要的猪油不是很多,成本也高不了多少。

 

    熬制猪油时,需要加入一定的水,熬的时候不能用大火,而是要用中火或者小火。

 

    火太大的话,容易把猪油熬糊,并且颜色也不会特别洁白,会有些发黄。

 

    高典熬的猪油不多,很快就熬好了。

 

    倒出来冷却,高典紧接着去做别的。

 

    张亚菲有些好奇,不过却没有走进厨房来观看。

 

    她虽然要跟着高典学习,可是现在还没有跟着,自然不能去偷看的。

 

    要知道,顾同舟是一个很古板的人,门户之见很重,对于传承,分的很清楚。

 

    对于别人是这样,对于自己人,也是如此。

 

    张亚菲跟着高典学习,这是交易,但是交易还没有开始之前,张亚菲就不能去偷看。

 

    其实高典是无所谓的,他没有什么门户之见。

 

    板栗去壳,是一个很困扰人的问题。

 

    但是这里有个小技巧。

 

    将板栗头用刀切一个十字小口,然后放进水里煮一会儿,捞出来之后,就很容易脱壳了。

 

    剥好的板栗,放在蒸锅上面蒸,将板栗彻底蒸熟。

 

    这个时间,高典开始和面。

 

    油酥面通常不会单用,而是会和冷水面一起使用。

 

    两者重叠,用擀面杖擀平,再重叠,再擀平,重复这个动作几次。

 

    这样做出来的就是酥皮。

 

    因为油酥面和冷水面的性质不同,两者看似融合在一起,实际上在高温状态下,两者会分离。

 

    这样就形成了一层层的酥皮,吃起来酥脆掉渣。

 

    和好面团放在一旁发酵,这个时候,板栗也蒸的差不多了。

 

    高典开始制作栗子酥的馅。

 

    …………

 

    “师爷,您为什么一定要让高典证明啊?”张亚菲轻声询问。

 

    “他不证明,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达到了那个水平?”顾同舟说到。

 

 文学

    “可是,魏老不是和您说过了吗?您不相信他?”张亚菲疑惑道。

 

    “我自然是相信的,可是有些事不是我相信就能确定,最好还是亲眼见证一番。”顾同舟说。

 

    “哦。”张亚菲应了声。

 

    顾同舟喝着茶。

 

    这个时候,张亚菲又忽然问到:“师爷,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听到这个问题,顾同舟有些沉默。

 

    “过一段时间吧,我会接你回去的。”顾同舟说到。

 

    “嗯。”张亚菲低头应了声,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高典把栗子酥包好,放进烤箱里面烘烤。

 

    过了会,香味从烤箱里面飘散出来。

 

    客厅里,张亚菲闻到香味说到:“好香啊。”

 

    顾同舟看了眼厨房,没有说话。

 

    没过多久,高典的栗子酥就烤好了。

 

    他端出出来放,放在茶几上面说到:“顾老,请品尝。”

 

    顾同舟闻了闻说到:“栗子酥?”

 

    高典应到:“没错,是栗子酥。”

 

    “你老师居然把这道面点都教给你了,当年你老师可是凭借这道面点,闯出了诺大的名头。”

 

    顾同舟目中露出回忆之色,语气感慨的说到。

 

    高典有些诧异,这道栗子酥,不是老师教的,而是胡老教的。

 

    可是听顾老的话,老师也会这道栗子酥?

 

    高典心中一动,问到:“顾老,您能不能讲讲我老师以前的事?”

 

    顾同舟闻言,摇头道:“没什么好讲的,都已经是过去的事。”

 

    高典很想说,我想听。

 

    可是顾同舟明显不想讲下去,高典也不好过多追问的。

 

    顾同舟肯定是不想讲的,难道说他一直被魏连章压着,只能追赶他的背影?

 

    这虽然是事实,可是在小辈面前说起来,还是很丢人的。

 

    “我来尝尝你的栗子酥,看你得了几分你老师的真传。”顾同舟说到。

 

    随后,他拿起一个栗子酥,开始品尝起来。

 

    那熟悉的味道,让顾同舟有些梦回年少。

 

    那时候,他还很年轻,魏连章同样年轻。

 

    当时的顾同舟,心高气傲,年纪轻轻的他,厨艺已经很厉害,相当于现在厉害的二级面点师。

 

    那个时候,厨师分级还没有普及,虽然有这个说法,但是很多厨师都没有去定级。

 

    也是随着时间发展,才慢慢的大部分厨师去定级,这个厨师等级,也就才成为了现在熟悉的样子。

 

    那时顾同舟和魏连章初相遇,两人都是天才面点师,怎么能够不切磋一番呢?

 

    所以两人就开始比试,那时候魏连章用的,也正是栗子酥。

 

    顾同舟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没有赢过魏连章一次。

 

    那时候的栗子酥,其味道也深深刻在顾同舟脑海里面。

 

    现在再次尝到这个味道,让顾同舟心里有些唏嘘。

 

    “很好,的确有着一级面点师顶尖的水平。”顾同舟说到。

 

    高典闻言,露出笑容。

 

    张亚菲在一旁品尝着,大呼好吃。

 

    顾同舟吃了一个,也就没有再吃,味道是挺好,可是这个味道记忆代表的人,已经故去。

 

    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小伙子,很年轻,朝气蓬勃,从他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然而,比他们厉害。

 

    在这个年纪,就达到了一级面点师顶尖的水平,他在这个年纪,可没有这个水平。

 

    高典的未来,无可限量。

 

    想到这些,顾同舟深刻的感觉自己已经老了,现在的时代,早已经不是他们的时代。

 

    未来是属于这些年轻人的。

 

    “你已经达到了这个水平,现在我教你做龙须面。”

 

    顾同舟起身说到。

 

    高典应到:“好。”

 

    一旁,张亚菲连忙询问:“师爷,我能来看看吗?”

 

    顾同舟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你看看就行,以你现在的水平,还学不会。”

 

    张亚菲很受伤的说到:“师爷,扎心了啊。”

 

    “哈哈……”顾同舟开怀的笑着。

 

    他对于扎心这种年轻人的用语,是了解的,这还要多亏张亚菲经常在他面前说起来。

 

    来到厨房,顾同舟穿戴上厨师服,表情变得认真严肃。

 

    “接下来,我只做一遍,你好好看着。不懂的,也不要询问,等我做完之后再问。”顾同舟说到。

 

本文标签:女生主动让男生㖭自己小兔

上一篇:学长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XS:英语老师的小兔子好好吃

下一篇:翁公和媛媛在厨房里猛烈进出: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了文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