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不戴套干已婚女同事口述|坐在他脸上被吸的汁水横流

2022-04-09 09:42: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房间里的背景音乐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任天行噼里啪啦的打字声,最后他轻点了几下鼠标,伴随着邮件发送的声音,任天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站起身走向窗边开始欣赏起狂风来。 &ldqu

房间里的背景音乐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任天行噼里啪啦的打字声,最后他轻点了几下鼠标,伴随着邮件发送的声音,任天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站起身走向窗边开始欣赏起狂风来。

 

    “忙完了?”关珍珍小心翼翼地问。

 

    “嗯,暂时忙完了……”任天行说。

 

    萧杰前段时间私底下跟任天行说的一句话刺痛了他,但却又无比正确。

 

    萧杰说:“你的状况其实我知道,大家对你有些防备,其实不全是因为你在我手下做事,至少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你最开始越级汇报的事情众人皆知,你觉得哪个投资经理还敢带你?万一他们做的稍微不顺你意,你一纸罪状就告到我这里了。”

 

    任天行听后哑了,他差点都不记得当初为了入职金权绕过马钰直接找上萧杰的事情。

 

    为了这事儿,马钰对任天行的态度一直非常不友好,这些任天行知道,但他万万没料到自己最开始的一个冲动的行为会造成如此长久的影响。

 

    “你犯了职场大忌。”萧杰说,“将你带在身边,其实是给你缓冲的时间,否则即便进来了,你也会发现没有项目可以做,就算我硬把你塞进一个项目组,你也很可能被边缘化。我原来以为多给你些时间你自己可以悟出来,但好似你依旧没想明白。任天行,你要记得,工作后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一次都不能,你如果犯了,就跟钉钉子一样,只要钉进去一次,就算拔了出来,木板上依然会有痕迹,而且这个痕迹所有人都能看到。”

 

    “那萧总……我……”任天行舌头有些打结,“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还有补救措施么?”

 

    “只有一个办法。”萧杰回答,“哪里跌倒,哪里爬起。上次你冒犯的人是马总,所以只有马总亲自接纳你,允许你跟着她干,并且最后证明你们共事很愉快,其他同事和领导才会慢慢对你放下忌惮。”

 

    不得不说,当任天行听到这个建议时,他内心是一百万个拒绝的。

 

    整个金权与他任天行最不对付的人就是马钰,如今要他任天行学舔狗一样去舔那个总是一板一眼的中年女人,他委屈满腹,对自己之前的行为懊恼不已。

 

    但谁让解铃还需系铃人,眼下似乎也只有马钰有能力帮任天行翻盘。

 

    “马总,我可以干很多活儿的,这段时间我成长了很多,之前是我不对,我跟您道歉,我知道我的错误非常严重,萧总也非常严厉地给我指出来了,希望您能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马钰第一次听到任天行这种道歉的时候,只是冷冷一句,“我能力有限,没法指导你,你还是去找其他项目组吧。”

 

    但任天行没有放弃,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最大的本事,就是为了梦想变成一幅“狗皮膏药”。

 

    于是接下来,无论是马钰走进停车场刚要上车,楼下便利店买酸奶,休息室泡咖啡,亦或是刚从女厕所出来,都能碰到任天行。

 

    任天行总是咧嘴笑着。

 

    “马总,最近项目上缺人么?缺的话可以考虑考虑我,我有时间,很多时间。”

 

    “马总,我发誓以后公司内部资料我再也不打彩色了,打印室的废纸只要反面还能用我也都回收起来留给项目组打研究资料,总之我绝对不再随意浪费公司资源了。”

 

    “马总,我现在做PPT的水平比之前提高了很多,项目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天南地北的跑的,什么苦活累活我都愿意干,请马总给我一次机会。”

 

    ……

 

 文学

    任天行还跟马钰说了很多很多,但马钰都不为所动,直到有一天马钰下班回家,任天行在雁子谷门口堵住了她,事情才有了转机。

 

    虽然任天行音量不大,但足够认真。

 

    任天行对马钰说,“马总,请您给我一次机会,真的,最后一次,我保证我们讨论的事情,不管是与工作相关还是不相关,总之所有事情,所有的所有,除非是经过您本人的允许,否则一个字都不会从我这里流出去,我发誓,如若违反,薪水不领,奖金不拿,自行辞职。”

 

    马钰想了想,最终同意了任天行加入她的项目组。

 

    只不过,马钰丢给任天行的大多都是与个人成长没什么关联的体力活,比如打印复印,给大家粘贴发票,为项目组加班的时候买午餐晚餐,所有人资料汇总好后由任天行统一调格式与美化PPT,当然,还有各类数据的分类汇总。

 

    有时大家发给任天行文件的时间已经晚上11点或者12点了,但任天行必须当晚汇总完毕,因为内容第二天开会就要用,故通宵对任天行而言变成了每周都要至少经历2次的事情。

 

    任天行发现他越是熬夜,吃的零食就越多,身体也就越胖,如今的他已经比刚搬来雁子谷那会儿又胖了十斤,他的裤带扣子都在办公室崩过两次。

 

    任天行任劳任怨,他非常清楚此刻是现在的自己在为过去的自己买单。

 

    任天行没有忘记他选择青阳的初衷,在这个城市里,台风不是问题,不上进,不想方设法让自己适应青阳竞争的残酷性才是最大的问题,不拼命,他就会像过期产品一样被淘汰,毕竟萧杰可以用他,也分分钟可以用别人,青阳唯一不缺的,就是比任天行还要优秀的人。

 

    萧杰有次应酬完回家的路上突然跟任天行说,“其实我也有错,不应该一直把你绑在身边,你的成长不应该依靠任何人,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要凭自己的本事在金权一直生存下去。”

 

    “天行哥哥,我包里还有速溶奶茶,红茶,我现在去煮,你要么?”

 

    关珍珍清脆甜美的声音把任天行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不了谢谢,我得减肥。”任天行说。

 

    关珍珍笑了,直接从包里抽出两包速溶奶茶,拿起泡面锅跑去厨房接水,而后蹲在地上打开电磁炉,一边忙一边朝任天行道,“男生不用减肥。”

 

    任天行附身捏了捏自己的肚子,“那怎么行……都是肥肉不会有人喜欢的,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一定要去健身房办卡了!”

 

    “健身是好的,但是为了减肥就没必要了。”关珍珍抬头盯着任天行,“我就觉得男生胖胖的很可爱,看上去又老实。”

 

    任天行尬笑一声,“但是我不要看上去老实,我要看上去帅!”

 

    “哈哈哈哈!”关珍珍捂着嘴笑出了声,“你难道不知道,有一类女孩,就是讨厌帅男生么?”

 

    两人刚说到这里,任天行就听到了一阵隐隐的撕裂声,就是那种介于“嘎拉”和“吱吱”之间的非常罕见的声音,有一点脆,任天行闻声看去,心里猛地咯噔一下。

 

    靠!

 

    完了!

 

    玻璃开始裂了!

 

    此时蹲着煮奶茶的关珍珍也看到了玻璃上的裂痕,那裂痕像一朵炸开的冰花,图案极美,但其代表的危险足以让人吓破胆。

 

    “胶带!胶带!”

 

    “胶带”这个词几乎同时出现在了关莎的屋里,确切的说是出现在厕所里。

 

    “窗户得用胶带贴起来不然会爆的!”沈俪蹲坐在在厕所太无聊,用手机刷帖子刷到的非常实用的防风须知。

 

    她推开了关莎和萧干星跑了出去,冲进自己房间不停搜罗着胶带,她记得自己有,而此刻关莎的电话响了,是任天行。

 

    “我们的窗裂了!你们还有胶带么?”这是关莎听到的第一句话。

 

    关莎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厕所外沈俪兴奋地喊道,“找了找到了!我现在去贴!”

 

    “沈俪姐!任天行他们那边也需要!”关莎喊。

 

    “可是只有一卷啊!肯定不够!”见沈俪已经开始贴起来了,关莎咽了咽口水,又看了一眼大门,手有些发抖地拿起电话对任天行说,“胶带不够,你们……得来我家了,记得头上罩着铁锅!”

 

    两户人同时开门并非难事,毕竟有通讯设备,只可惜,任天行家没有铁锅,但有几件冬天连帽的棉袄,还有一个可以拆下来的桌板,任天行给关珍珍裹了两件棉袄,头包得好好的,自己左臂斜扛着桌板,右手护着她一起跳大步跳进了关莎家。

 

    这一瞬间,对打开门的关莎来说,就好似眼前的两个人是被风强行灌进来的,而对被任天行全力护住的关珍珍来说,这个胖胖的年轻哥哥在这一刻真的“男友力”爆棚,关珍珍心想那个桌板那么很重,他是怎么单手扛起来的……

 

    也就在关莎关上门的瞬间,所有人都听到了玻璃炸裂的声音从任天行家里传来,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只有沈俪还在争分夺秒地贴着胶带。

 

    她的手法很专业,因为刚从网上看到了式样图,不能贴正方形,也不能简简单单贴一个叉,要贴一个“田”字,然后再在这个“田”字上贴一个“叉”,有点像一个被框起来的“米”字。

 

    “我帮你!”反应过来的关莎说。

 

    “我也帮!”任天行立刻附和。

 

    “我也来!人多快!”关珍珍也去沈俪那里分胶带。

 

    三人此时一起忙碌了起来,萧干星见人足够多了就不去凑热闹了,依旧躲在最安全的厕所里。

 

    关莎争分夺秒地贴着,但她刚贴到一半手里的剪刀就掉在了地上。

 

    “萧杰!”关莎内心喊出了萧杰的名字。

 

    完了!

 

    萧杰家几乎全是落地窗!

 

本文标签:坐在他脸上被吸的汁水横流

上一篇:扒开腿挺进湿润的花苞|黑人巨大精品欧美一区二区

下一篇:下面能放2根手指是不是松了|公交车上穿短裙被狂c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