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公厨房媛媛掀起短裙|成乱人伦合集小说TXT

2022-04-08 16:52: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那个身影快速撞来的时候,一旁的宋微放下手里的衣服袋子,快速一个闪身,拦在老板面前。 错身,两手往前,抓住对方的手臂,凌空一送。 一个漂亮的过肩摔,那位戴着口罩冲过来的

在那个身影快速撞来的时候,一旁的宋微放下手里的衣服袋子,快速一个闪身,拦在老板面前。

 

    错身,两手往前,抓住对方的手臂,凌空一送。

 

    一个漂亮的过肩摔,那位戴着口罩冲过来的男子就躺在了地上,一时间没缓过神来。

 

    这个时候,隐藏在暗处的多位保镖快速冲了过来,将师玉璇两人团团围住,其中两个人还适时控制住了没啥反应的倒地男子。

 

    “我去......”

 

    原本去英雄救美的单有为,看到那不知道哪里冒出的一连串保镖,惊得顿住了脚步。

 

    这个大美妞什么来头,竟然有这么多保镖跟着。

 

    “走吧。”

 

    吓了一跳的师玉璇看着被制服的‘歹徒’,就和宋微走进了电梯,想要早点和老公汇合。

 

    而原本在等电梯的顾客们,看到了这样的阵势,都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让那一行四人安静地坐电梯下去。

 

    八位保镖中,两位跟着坐电梯,两位看着‘歹徒’,剩余的四位分别从安全通道跑下去,确保下方两层没有可疑人员,专业性十足。

 

    “怎么了?”

 

    刚去了旁边的卫生间洗了把脸,靠在车旁透气的许仁山见到老婆身边跟着两个保镖,皱眉问了一句。

 

    一般情况下,这些保镖可不会出现在他们明显的视线内。

 

    “刚才碰到个无聊的人,他们会处理的,我们走吧。”

 

    挽着老公的手,师玉璇简单说了一下,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行,那我们回去休息一下,晚点出来找吃的。”

 

    见没什么严重的事,坐回车里的许仁山笑着说起了晚上的行程。

 

    现在这个时间点,去找吃的未免有些太早,正好回酒店先休息一下。

 

    “好。”

 

    对于老公的安排,师玉璇没有任何意见。

 

    只不过,许仁山两人的行程,却是因为先前那点小事给打乱了。

 

    “老公,刚才那个人查出来了,好像是一个富二代雇佣的。”

 

    正在客厅里吃着水果看风景的师玉璇,接完一个电话之后,和旁边的老公说了下先前遇到的那个‘袭击者’。

 

    “有没有问题?”

 

    搂着老婆的细腰,许仁山对于有其他人觊觎老婆的美貌,并不觉得奇怪,只是不想因此多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那个富二代家里挺有钱的,好像已经把人保了出去。”

 

    关于这个,师玉璇倒是觉得无所谓。

 

    登徒子每年都会有,只是从来没有接近过她的周围。

 

    “是吗,我让人问问。”

 

    挑了挑眉,许仁山却是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拿起手机给那位上官阿姨打了个电话。

 

    没办法,在京城,他也不认识其他人。

 

    事关老婆的安全,许仁山不能这么轻易放过。

 

    见到老公如此郑重,师玉璇倒是没有再劝,而是安静地靠在对方的怀里,眼神落在落地窗外繁华的都市夜景。

 

    外面的世界再精彩,都与她无关。

 

    只有和爱的人在一起,那才是全世界。谷

 

    “是吗,我让人查一下。”

 

    没想到许家小子这么快就遇到了事情,上官子仪倒也没拖拉,直接给某人打去了一个电话。

 

    五分钟后,得到反馈的上官子仪皱了下眉,给那人定了个章程:“上门道歉,要不然就别呆在京城了。”

 

    “好的。”

 

    电话那边的人没有犹豫,随口应了下来。

 

    挂断电话,上官子仪重新给许家小子回了个电话:“仁山,已经调查清楚了,是单家的小子胡闹。我已经让人警告过,想必等下会有人登门道歉。”

 

    “这样啊,真是麻烦上官阿姨了。”

 

 文学

    听对方这么一说,许仁山算是放下心来,确定不是有人在背后使什么阴谋。

 

    他可是没忘记,暗地里还是有一些对手,想要对老婆不利,包括但不限于那位别有用心的师家堂叔。

 

    “应该的,你们明天下午记得早点到啊。”

 

    “好的。”

 

    闲聊两句,许仁山挂断电话,低头看到老婆嘴角带着的笑容,忍不住惩罚了一下对方。

 

    ......

 

    “什么?登门道歉?搞什么,我又没干啥。”

 

    正在酒吧嗨歌的单有为接到老爹的电话,在零花钱断绝的威胁下,不情不愿地回到了家里,听了老爹的吩咐之后立马炸毛了。

 

    他一个堂堂西单大少,凭什么上门给人道歉?

 

    何况,他安排的人也算是进去了一回,把人保出来还花了一点心思,单有为心里还有些不爽呢。

 

    “翅膀硬了是不是,你知道今天惹到的是什么人吗?”

 

    看着一脸桀骜不驯的儿子,在京城商圈叱咤风云的单崇德没有动手,也没有发怒,喝了一口茶后,随意地问了一句。

 

    自从善德集团步入正轨后,单崇德已经很少发火了,进入修身养性阶段,崇尚以德服人。

 

    “什么人?那么多保镖,应该哪家富豪的。只要是商场里的,还有你老爹搞不定吗?大不了,我娶了对方就是。”

 

    说起这个事,单有为倒是无所谓地说道。

 

    在他看来,能有那么多保镖的,绝对不会是什么政坛中人。

 

    商场里的话,以他老爹单百亿的名号,基本上能搞定。

 

    实在搞不定,他吃点亏,娶了那位大美妞也是阔以的。

 

    “我刚刚接到了何局的电话,是上官家的人打了招呼。”

 

    没有被儿子的无形马屁吹倒,单崇德平静地说出了对方的背景。

 

    别看他们单家坐拥百亿财富,但是在上官家面前,只不过是强壮一点的蚂蚁罢了。

 

    “上官家?上官明义他们家?”

 

    听了老爹的话,单有为轻松的表情为之一敛,坐直身子正色地看向老爹。

 

    “知道该怎么做了?”

 

    见儿子反应过来,单崇德淡问一句。

 

    在他以德服人的教导下,儿子可不是那种没脑子的富二代。

 

    这一点,单崇德还是很自得的。

 

    “我知道了。”

 

    点了点头,单有为肯定地回答道。

 

    “你真的知道了?”

 

    看着儿子肯定的模样,单崇德追问一句。

 

    “......老爸,你的意思是?”

本文标签:翁公厨房媛媛掀起短裙

上一篇:华人少妇被黑人粗大的猛烈进|舌尖伸入湿嫩蜜汁呻吟

下一篇:办公室里呻吟的丰满老师|漂亮人妻洗澡被公强BD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