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朋友问我要不要玩3个人的 黑人的鳮巴又大又爽我高潮了

2022-04-07 17:22: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经济以及民心动荡的双重打击之下,国内的形势简直可以用岌岌可危来形容。 每每看到曾经的老工业基地因为工业重心转移等原因,大量企业破产,职工下岗。 无田无地又没了

在经济以及民心动荡的双重打击之下,国内的形势简直可以用岌岌可危来形容。

 

    每每看到曾经的老工业基地因为工业重心转移等原因,大量企业破产,职工下岗。

 

    无田无地又没了工作,不知道多少人衣食无着,暴力事件层出不穷的报道,老人便是忧心忡忡,无数次召开会议,想要找出破局的办法。

 

    其实破局的方法很简单,一是进一步加大改开力度,盘活市场经济,另外一个就是进行税制改革。

 

    利用税收,来帮助那些下岗职工度过难关。

 

    只可惜这两种解决办法,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一时片刻就能完成的事情。

 

    经济发展自不必说,就说税制改革。

 

    统收统支政策从开国到现在已经实施了三四十年,各地方已经在应对收税方面积累了极其丰富的经验。

 

    总之一句话就是,在当前的税制之下无论怎么调整,地方都有的是办法将该给国库的税给的少少的,地方截留的多多的。

 

    所以想改,那就必须从根子上改。

 

    否则的话即便再改,那也万难打破当下这种地富国穷,穷庙富方丈的局面。

 

    但问题是到底该怎么改,改到何种程度,那还得充分论证。

 

    毕竟国家这么大,地区经济的发展不平均。

 

    所以在改的同时,还得根据不同地区不同情况,同时还得在确保收上税的同时,兼顾地方发展。

 

    要单单是为了收税就不顾一切的吸血……

 

    到时候的结果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国库虽然有钱了,但地方的血也被吸干了,没有发展前途了!

 

    眼见这事到现在已经足足讨论了一年多,却依旧拿不出什么切实有行的方案的时候,陈平来了。

 

    在陈平看来,想要在税改方面破局,就必须打破当下统收统支的传统税务模式,采用分税制。

 

    简单的来说就是不再听地方哭穷,直接核算GDP。

 

    取增值比例,按比例收税。

 

    在这种情况下,地方再想截留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压低地方GDP!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地方GDP增长,那可是考核地方人员工作成绩的直接数据!

 

    故意压低GDP,乌纱帽还想不想要了?

 

    “你小子,果然是有一套啊!”

 

    听到这话,老人眉开眼笑一阵,然后便又一脸担忧。

 

    毕竟陈平的法子虽好,但也有一个漏洞。

 

    那就是因为物价差异。

 

    要仅仅是因为地区经济水平,或者产地销地之间的利差,那都好说。

 

    最关键的是这种差异存在的根本原因,还是某些地方为了地方经济而故意设置的保护性经济措施!

 

    要不能将这种现象打掉,以增值税核算税收这事就没法实施。

 

    毕竟同一样东西,成本一样,核算税收的时候差好几倍——根本没法玩。

 

    “这还不简单?”

 

    陈平道:“进一步放开政策,让市场自己来决定商品地区差异!”

 

    老人眉头一挑道:“万一有人囤积居奇,怎么办?”

 

    “在一定程度上我们不管,但到了一定的程度,那就打!”

 

 文学

    说到此处,陈平脸色阴冷的道:“反正让市场决定价格这一关,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咱们都必须闯,就算出现一些动荡,那也是暂时的,如果不闯,我怕咱们迟早会变成第二个老苏!”

 

    想到老苏目前的局面,老人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才笑道:“我们这么多老家伙一年多都没想清楚的事,你小子却眨巴眼就想通了——是自己想通的,还是又找某个已经被资本主义彻底腐蚀,成天花天酒地,乐不思蜀的家伙支了招啊?”

 

    “……”

 

    陈平无语道:“为了这事,最近大半年我可足足跑了八个省,脚底板都磨烂了!“

 

    看看陈平那黝黑的脸色,老人总算不再调侃,只是长叹道:“你这法子的确可用,就是等一切搞完,也都不知道啥时候了——终究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陈平没附和这句话,只是道:“听说狗大户来家了?价格方面还没谈吧?”

 

    “你问这干嘛?”老人道。

 

    “这不是看你老嚷嚷着远水解不了近渴,我想帮你出出主意么?”

 

    陈平嘿嘿一声道:“要不咱们再涨涨价,两亿刀一颗二踢脚?”

 

    老人道:“昨儿那边才给我打电话,怕一亿刀一颗的价格太高直接给人吓跑了,现在你居然还敢要价两亿——你疯了吧你?”

 

    “这可不是我疯了,是那小子疯了!”

 

    陈平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表示价格闯关的主意的确是他自己想通的,但这要价两亿的馊主意,却是杨明出的。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陈平还不忘模仿杨明的语气道:“那家伙说了,能舍得花一亿刀买东西的人,人压根就不在乎多出个一亿刀,更何况咱们卖的还不是别的,而是在别的地方有钱都买不到的二踢脚……”

 

    “能舍得花一亿刀买东西的人,压根就不在乎再多花一亿刀?”

 

    听着这话,老人大赞有理,立即起身摇动了那部红色的保密电话。

 

    “两亿刀一颗?”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接电话的军人简直都要哭了,心说你这老头是不是年纪大了糊涂了啊?

 

    一颗一亿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人狗大户开口,你可倒好……

 

    上嘴皮子一碰下嘴皮给翻了个倍!

 

    “没见识的东西——难道你就没听说过能舍得花一亿刀买东西的人,压根就不在乎再多花个一亿刀这话么?”

 

    老人一脸自己很见过世面的表情呵斥道:“你可别忘了咱们是买的什么东西,咱们买的可是二踢脚,那可是在别的地儿花再多钱都买不到的玩意儿——所以你就别跟我废话了,就按我说的办,少一毛钱,我可都唯你是问……”

 

    挂断电话,军人再见到狗大户的时候,那笑的比哭都还难看。

 

    哆嗦着伸出两根手指头的时候,简直都不敢看狗大户的脸色,生怕狗大户一怒之下,掉头就走。

 

    没想到狗大户看着这两根手指头不但没有发怒,甚至还有那么点儿窃喜。

 

    “我说的可是一颗两亿,而且是美刀!”

 

    “当然是一颗两亿,当然是美刀啦……”

 

    狗大户欣喜若狂,像是生怕反悔一般,立即要求签署合约。

 

    拿到合约,军人立即打电话报喜。

 

    只是前一秒还担心的浑身都在冒汗,随时准备着要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立即降价的老人在听到狗大户的表现之后,那叫一个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心说特娘的,看来自己胆子还是不够大,价格报低了啊……

 

    舍得花两亿刀买东西的人,那肯定不介意再多花亿刀!

本文标签:男朋友问我要不要玩3个人的

上一篇:学长错一题往里插一支笔作文 高H描写很细腻的小说在线

下一篇:小雪在公交车上弄的好爽 三男三女换着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