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 写作业时在后面进入

2022-03-29 17:04: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否则的话,并不爱拍马屁的她,又与贾梅非亲非故的,也根本不可能受到护士长的重用。 总之,王宁觉得沈冰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 王宁于是淡淡说道:“护士长,

否则的话,并不爱拍马屁的她,又与贾梅非亲非故的,也根本不可能受到护士长的重用。

 

    总之,王宁觉得沈冰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

 

    王宁于是淡淡说道:“护士长,您的意思是要把沈护士开除吧?没这么严重吧,我觉得口头教育一下就差不多了。”

 

    贾梅先是一愣,随即淡淡一笑:“小王,真没想到,你还愿意替她说话。果然是省城来的大学生,素质就是不一样。”

 

    “哪有,哪有,护士长过奖了,我觉得沈护士其实工作能力还是有的,直接开除了也是医院的一大损失。”

 

    “嗯,小王,说得很好,你放心好了,并不是开除她。再说了,已经签定过劳动合同的,按照院长的一贯做法,也从来不会随便辞退职工。”

 

    “那是?”王宁不禁疑惑了。

 

    “其实就是调换一下工作岗位,正好内科前几天提出缺一名护士,我觉得可以把沈冰给调过去。这样的话,你们就不在同一个科室了。回头,如果你轮岗到内科实习的时候,再把她给调回来就好了。”

 

    这个方案听着倒是不错,看样子也是贾梅早就决定好的。

 

    不过,王宁很难想象高傲如她的沈冰,怎么会心甘情愿接受这一憋屈的安排呢?

 

    “那沈护士自己同意吗?”王宁问。

 

    “干嘛要征求她的意见,岗位调动很正常的,只用通知她就行。”

 

    “噢,那护士长您要问我什么呢?”

 

    王宁还是不太明白,既然都全部定好的事,又需要征求他什么意见呢?

 

    “是这样的,小王。你看哈,沈冰不是要调走了吗,那么咱们科也得找个接替她工作的人,对吧?以你的眼光,看看谁比较合适呢?”

 

    “这可难住我了,毕竟我才来科里实习刚刚一个星期而已。不瞒您说,护士老师们我都还没认全呢。”

 

    “这个没关系,不要有什么压力,就是例行公事,征求一下大家的建议。回头,科里的每一个人,我都要询问的。毕竟,你目前也是科室的一员嘛。”

 

    王宁心道:都是千年的狐狸,跟我玩什么聊斋啊!

 

    真当我是刚走入社会,啥都不懂的愣头青吗?

 

    不过,王宁转念一想,不妨利用这个机会,推荐一下前世对自己有小恩的熊护士,又或者是昨天才刚刚熟络的徐晴。

 

    于是,佯装很随意地说道:“行吧,既然如此,那我随便说两个名字吧,一个是徐老师,另一个就熊老师吧。”

 

    “徐晴和熊明霞?”贾梅似乎有些意外。

 

    “怎么?有问题?”看见贾梅的表情,王宁立马知道,这两人肯定没在她的人选之中。

 

    “噢,也不是。”贾梅立马打了个哈哈,紧接着,正色道:“护士站负责录用核对医嘱的岗位,在科室里很重要。所以,医院早有规定,必须由护师以上职称人员担任。”

 

    “你的意思是,徐老师和熊老师都不符合条件?”

 

    “那倒也不是,只不过,徐晴工作能力倒是可以,但还没考上护师。熊明霞嘛,倒是个老护师了,不过,她的工作态度有问题。”贾梅解释说。

 

 文学

    王宁在脑海里努力搜索了一下前世的记忆,关于徐晴确实印象很模糊。

 

    但是,对于熊明霞的情况还是有些印象的。

 

    据说,她也曾经是科室护士长的有力竞争人选。

 

    只不过,和费达一样,败在了裙带关系之下。

 

    所以,贾梅对熊明霞有成见完全可以理解。说什么工作态度有问题,很显然是托词罢了。

 

    王宁依稀记得,后来在内科轮转实习的时候,熊明霞也被调到了内科护士站。

 

    王宁甚至还记得,熊明霞在内科工作期间,受到严重排挤,每天都被人当牲口一样使唤,干最脏最累的活儿。

 

    想到这里,王宁决定以退为进:“行吧,反正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如果护士长觉得不合适的话,那就当我没说好了。”

 

    贾梅思索了好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嗯,好的,我回去先跟薛主任商量一下。行了,小王,你先给老奶奶换药吧,我就先回护士站了。”

 

    王宁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待贾梅走后,王宁就开始认真地给127床换药。

 

    全程收获了老奶奶无数次的感谢后,王宁觉得刚刚硬怼冷面护士沈冰,做得实在太有价值了。

 

    从127床退出来后,王宁继续给其他病床换药。

 

    别看换药对于医生来说,就是个小小的术后常规操作。

 

    但是,对于病人来讲,意义也不小。

 

    更何况,王宁按照自己摸索出来的换药方法,几乎让病人全程都没有感到明显的痛苦。

 

    因此,每一次换药,王宁都收获了满满的感激。

 

    这让王宁非常受用,同时更加坚定了做一名好中医的信念。

 

    医乃仁术!

 

    为医者一定要有颗仁慈之心!

 

    王宁忽然想起,若干年后,医患纠纷事件频发,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

 

    甚至还有人将医生戏称为“白蛇”。

 

    别误会,这里的白蛇可不是神剧《新白娘子传奇》里爱与美的化身白素贞。

 

    而是,特指穿着白大褂,专门吸干病人身上最后一滴血的万恶毒蛇。

 

    当然了,王宁很清楚,医生这个职业,之所以被很多人诟病。

 

    主要是拜医疗行业一股浊流,也就是名噪华夏的“江湖游医鼻祖”所赐。

 

    这些某系民营医院,唯利是图,完全把赚钱放在首位。

 

    为了钱,他们大量地投放广告,用极具迷惑性的广告词,将病人诓骗到医院。

 

    进入医院后,则由专门培训(洗脑)过的员工,利用夸大病情,修改化验报告,甚至手术中临时加价等方式。

 

    想尽一切歪门邪道,从病人口袋里抢钱,吃相极其难看!

 

    致使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谈医色变,医患关系异常的紧张。

 

    不过,王宁还记得。

 

    在2003年,某系民营医院才暂露头角,还没有把医疗行业这缸水从根本上搅浑。

 

    换言之,此时的人们对于医生这一职业,仍然充满了敬意!

 

    于是,于宁不觉在心里又增加了一个大目标。

 

    那就是及时揭露某系民营医院黑幕,让大家别被漫天的虚假医疗广告所迷惑。

 

本文标签: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

上一篇:我和岳乱小说合集 纯肉黄辣放荡高H公交

下一篇:老首长玩小处雏苞 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