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民工蹂躏的雯雅婷 娇妻参加黑人交换俱乐部

2022-03-15 17:22: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下午两点,剧组准时开拍,赵白粟换上戏服开始拍戏。 虽然赵白粟接的都是现代戏的剧本,在刚出道的时候也拍过一两部古装清宫戏,大概的形体和礼仪还记得,加上小郡主本来就是

    下午两点,剧组准时开拍,赵白粟换上戏服开始拍戏。

 

    虽然赵白粟接的都是现代戏的剧本,在刚出道的时候也拍过一两部古装清宫戏,大概的形体和礼仪还记得,加上小郡主本来就是个无视礼仪的主子,形体老师教了半小时,赵白粟就表现得很好了。

 

    下午的戏基本都是三条以内过,偶尔有一两条重拍,是和赵白粟演对手戏的演员紧张或者笑场。

 

    赵白粟也十分配合地重拍。

 

    拍完最后一场,导演在喇叭里喊了收工。

 

    演对手戏的演员友善地走过来和赵白粟打招呼:“赵老师,今天下午辛苦了。”

 

    赵白粟接过娇娇递过来的水,喝了口笑道:“还好,小郡主的戏份不算重,之前那场戏扇巴掌,我没有真的打疼你吧?”

 

    张歆摸了摸脸,立即摇头笑道:“没有没有,我第一次和赵老师合作,心底里有点紧张,还连累了赵老师配合重拍,下次我一定争取表现好。”

 

    赵白粟友善地笑了笑:“一两回笑场在所难免,但你台词记得很熟,继续努力吧。”

 

    “谢谢赵老师!”张歆满脸感激地笑道。

 

    “粟粟,拍完了吗?”

 

    远处,喻夏已经收工了,笑着朝她过来:“导演请我过来问你,晚上想吃什么?”

 

    赵白粟从娇娇手里接过手机,看了眼消息,笑了笑:“帮我谢过导演,今晚我让娇娇点个外卖算了,晚上想多看会儿剧本,把台词记住。”

 

    “你那小郡主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台词,不如晚上去吃羊肉火锅?”喻夏提议道。

 

    “改天再吃吧。”赵白粟不为所动,仍然礼貌推托。

 

    “那行吧,小林你去和导演说一声,就说赵老师今晚想早点休息,就不出去吃饭了。”喻夏见赵白粟不愿意,也没有继续强求,拉着喻夏去房车休息。

 

    “知道了夏夏姐。”小林点头,往导演那边跑过去。

 

    回到房车,喻夏从冰箱里给拿了一瓶冰镇过的矿泉水递给赵白粟,“不想出去吃的话,那我们在房车里简单吃点吧,现在回酒店也没意思。”

 

    赵白粟接过水,拧开喝了一口。

 

    “行吧,附近有什么好吃的?”赵白粟没拒绝,白嘉扬今晚过来也要九点以后。

 

    她不想出去吃就是懒得来回折腾,也不想喝酒,弄得身上满身味道。

 

    “清蒸鲫鱼、虾仁西兰花、麻油鸡丝,一大份蔬菜沙拉,杂粮饭要不要一份?”

 

    赵白粟点头:“帮我点一碗,怕晚上肚子饿。”

 

    刚点完餐,喻夏的微信视就响了。

 

    “妈妈!”沈沐阳小朋友脆生生的声音传出来,身上还穿着幼儿园的校服。

 

    喻夏将手机往赵白粟这边偏了偏,看着儿子笑道:“阳阳吃完饭了没有?看看妈妈身边的阿姨是谁?”

 

    沈沐阳清清瘦瘦的,虽然才四岁,但已经有了喻夏丈夫沈之梁身上那种严肃的气质,赵白粟笑了笑,朝着镜头打了声招呼:“阳阳,还认识我是谁吗?”

 

    沈沐阳乖巧地喊道:“是赵白粟姐姐!”

 

    赵白粟挑了挑眉,和喻夏对视了眼,“阳阳的嘴可比沈总当年还要甜啊。”

 

    喻夏笑道:“是赵白粟阿姨,人家是妈妈的好朋友,你怎么能够叫姐姐?”

 

    沈沐阳正一本经地说道:“我爸说了,只要是好看的,头发没有全白的女生,能叫姐姐都不要叫阿姨。”

 

    赵白粟“噗呲”一声,捂着嘴夸赞道:“沈总教得好。”

 

 文学

    喻夏脸颊微红,在赵白粟的笑声里陪着儿子聊了一会儿,问了今天在幼儿园发生的事情。

 

    挂视频时,沈沐阳思念地问道:“妈妈,你什么时候拍完戏回来啊?”

 

    喻夏温柔地看着儿子:“在等几天呢,下周六妈妈请了假,回来陪你过周末好不好?这几天你在家里要乖乖的,要听外婆和爸爸的话。”

 

    沈沐阳算了算日子,叹了口气,“好吧,那你有时间也要给我们打视频哦。”

 

    看着喻夏和儿子互动,赵白粟想起了自家的小侄子,轩轩。

 

    轩轩应该是跟沈沐阳小朋友差不多大。

 

    挂完电话,喻夏喝了一口水,“阳阳每天晚上都要给我打视频。”

 

    赵白粟笑道:“谁让你还出来接戏,沈总赚得钱还不够你花,非要出来拍戏,有时间还不如给阳阳生个弟弟妹妹作伴儿。”

 

    喻夏放下手机,翻着桌面上的剧本,叹了口气,“你以为沈之梁愿意我出来拍戏啊,明年就要给阳阳生个弟弟妹妹了。”

 

    “真的?”

 

    “他答应我再让我演三年,今年就是最后一年了,这部戏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后一部女主戏了。”喻夏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脸:“也差不多了,再不生老二的话就要成高龄产妇了,而且阳阳一个人成长,确实有点孤单。”

 

    赵白粟在喻夏脸上看到的是满足和幸福,笑道:“明年再生个女孩儿,十八年后又是一个翻版的小喻夏叱咤演艺圈。”

 

    喻夏笑道:“那还是算了,娱乐圈的水太深,我就希望他们平平安安的生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万一她运气不好,刚出道就碰到沈软这种女人,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

 

    喻夏抬起眼皮看着赵白粟,好奇地问道:“沈软前段时间爆出来的黑料,是你在背后推波助澜吧?”

 

    赵白粟笑道:“娱乐圈讨厌沈软的人多了,我猜没有推波助澜的人都少。”

 

    “但沈软肯定会算到你头上,当心她背地里做什么小动作。”

 

    “我也盯着她呢,再说了我可是守法好公民,都不乱扔垃圾,她就算想算计我也找不到理由。”

 

    喻夏松了口气,叮嘱道:“总归还是小心为上,提防她几分。”

 

    两人闲聊了会儿,赵白粟陪喻夏对了几页台词,小林就提着外卖进来了。

 

本文标签:娇妻参加黑人交换俱乐部

上一篇:野外各种姿势被NP高H视频 女尊惩罚玩弄暗卫H

下一篇: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我在厨房他再添我下面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