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人饥渴了里面有多痒 学校里的荡货h边上课边C

2022-03-08 16:15: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是啊…是啊…!” “这小子我早就看着不顺眼了,赶快让保镖把他请出去,剁了喂狗!” “现在的农民工也太不靠谱了。”

   “是啊…是啊…!”

 

    “这小子我早就看着不顺眼了,赶快让保镖把他请出去,剁了喂狗!”

 

    “现在的农民工也太不靠谱了。”

 

    “在工地上好好的做你的农民工也就是了,冒充什么不好,偏要冒充大夫,这可是要出人命的啊…!”

 

    这些专家们都围过来,纷纷对白桦和李建华做出了指责。

 

    李建华现在心里也没底了,真后悔自己当初不应该鬼迷心窍,信了一个农民工也会治病,害得自己被这么多的同行嘲笑,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白桦现在看着这群家伙就是感觉到好笑,一天天的,不去反思自己的无能,偏偏喜欢去质疑别人的能力。

 

    “哼…!”

 

    “你们这帮无能的家伙。”

 

    “自己治不好病人,却在这里占着茅坑不拉屎,要是我的话,早就找一面墙撞死了。”

 

    “还美其名曰,是什么国外的知名专家,听着就让人好笑!”

 

    “唉…!”

 

    白桦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于万豪。

 

    “说吧,你还想不想给你儿子治病?”

 

    “如果不想给治病的话,我可就走了。”

 

    “说实在的,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们玩!”

 

    白桦撇着嘴说道。

 

    不过话音刚落,病房里面都陷入了寂静。因为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于万豪,最后的决定权利还是要看他的。

 

    于万豪的脾气哪受过这种威胁,这要是换做了别人,又换做是平时的事情,敢和自己这么的说话,那就是千刀万剐了。

 

    不过今天白桦说的这些,也都是说到了自己的痛点上了。因为这么多年以来,自己的耐心也已经被这些个所谓的专家医生给磨没了!

 

    “六年啦…!”于万豪缓步走到了自己儿子的近前。眼神中充满了怜爱,在这几年里,有太多的人跟自己说过,自己的儿子没有活过来的希望了。只有自己,始终坚信着孩子会好过来的。

 

    “刘…凤…天!”

 

    “如果我儿子死了,我就让你们刘家的所有人来陪葬…。”

 

    于万豪咬紧了牙床,双眼中蹦出仇恨的火花。

 

    虽然白桦就在不远处,可是并没有在意,说的是刘什么天…?

 

    这都是什么啊?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仇恨?

 

    关键是再怎么有仇恨,也不应该对孩子们下手吧?

 

    对于这些江湖恩怨,白桦感到有些头疼,好好的生活不好吗?

 

    “你…过来!”

 

    于万豪手指着白桦叫嚷着说道。

 

    “赶紧给我儿子治病。”

 

    白桦眼眉一皱。

 

    “你是谁呀?”

 

    “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得照着做啊?”

 

    这时自己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因为活这么大了,自己做事还从来没有人可以吓唬得了的呢!

 

    “你…!”

 

    于万豪愣了一下,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在自己的面前说不的。

 

    而且还是一个…农民…工!

 

    “真是气死我了。”

 

    于万豪的火气腾的一下被激怒了。

 

    “你要是不赶快给我儿子治病的话,我就杀了你。”

 

 文学

    “哼…,你要是杀了我,你的儿子还不是一样好不了,”白桦一点也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微微一笑,“况且,你也未必能杀得了我!”

 

    这时的李建华被被吓得已经是脸色苍白了,自己真没有想到,这个农民工是哪来的胆量,竟然敢和于家的家主这样的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这时的于万豪竟然是大笑了起来。

 

    “臭小子,你别以为你能威胁着我。”

 

    “你们两个人的信息,在没见到我之前,我就对你们是一清二楚了。”

 

    “不要跟我耍什么小聪明,还是想一想你们身边的人吧!”

 

    于万豪笑过之后,表情显得非常的严肃,

 

    “如果你们能把我的小轩轩给治好了,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反之…,”于万豪看了一眼房间里面的所有人,“治死了的话,我就让你们所有的人都给他去陪葬…!”

 

    话音虽然不大,可是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连在场的所有专家们都是害怕不已,本来是还想着指着这个病人养老来着,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要成为陪葬品,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没有人敢和于万豪争辩,因为都知道他的脾气,一言不合就会杀人的。

 

    现在都不敢围在跟前了,而是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生怕是因为自己的那一块没有做好,而让病人死了过去,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只有杰克医生还停留在原地,但是也已经吓的不轻,不是因为病人的病情的原因,随时都有可能会死去,因为自己在这里,这个不用担心。

 

    可是这回不同了,因为来了一个农民工,而且这个农民工还是一个不管不顾的农民工,好像,还没有医师资格证呢吧…?

 

    这要是他把病人给治死了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就要受到连累。

 

    啊…,自己可还不想死啊…!

 

    “不行…!”

 

    “于总,这俩小子不可靠。”

 

    “你看看这俩家伙,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农民工,而另一个家伙还给自己编了一个什么沿江市中心医院的主任医师的名称…!”

 

    “你能信吗?”

 

    于万豪撇了一眼杰克。

 

    “说实在话,我真不信。”

 

    “可是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被于万豪一问,杰克立刻无语了,的确如此,自己都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对于这个病人来说,自己真的没有找到什么好的办法,现在唯一能做的的就是维持现状了。

 

    “不…,那什么,我们现在还是能维持着,我们也在天天想办法!”杰克急切的说道。

 

    “哼…!”于万豪轻哼了一声。

 

    “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耐心了。”

 

    说完看了一眼已经在自己儿子身边转悠的白桦,又看了杰克和李建华。

 

    “我不想给你们太长的时间了!”

 

    “在两天之内,如果还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的话,我就把你们都扔到大海里面去。”

 

    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正在大家都非常的害怕和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让于万豪立刻停了下来。

 

    “不用…!”

 

    白桦这时看过了病人之后,抬起头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看向了自己,尤其是于万豪,眼神中充满着不可置信与期盼,因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在自己的跟前敢说这种话了,不过,这小子这是要干什么?

 

    “哦…,我是想说,用不上两天,顶多一个小时吧。”

 

    “因为我现在真的挺忙的,真的没有时间陪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

 

    白桦看了病人以后,淡淡的说道。

 

    什……嘛……?

 

    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这小子真的就是一个精神病人。

 

    现在唯一对白桦有一点信心的也就是李建华了,因为同样是这个农民工,曾经跟自己打了两次赌,最后自己都是输了,这是第三次,虽然没有与自己打赌,但是自己情愿还是输了的好!

 

    因为这可是涉及到自己能不能离开这里啊…!

 

    “好啊…!”

 

    虽然现在的于万豪也怀疑白桦就是一个精神病,但是自己也是非常的希望这个农民工所说的都是真的。

 

    “你小子今天如果真能把我儿子治好了的话。”

 

    “在别的地方我不敢保证,但是在圣江市,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没有人敢碰你一根手指头。”

 

    白桦一脸的不削。

 

    “哼…,我才不稀罕呢。”

 

    “这种小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分分钟搞定以后,到时候别拦着我们不让走就可以了。”

 

    说完白桦来到了病人的跟前,在他的头部看准了一个位,银针快速的扎了进去。

 

    一个病人昏迷了好几年,本来白桦心里也是没有底的,可是自己刚才在病人的身上看了看之后发现,李建华这些天的功夫真的没有白费,病人头部的经络都已经被揉开了。

 

    所以自己只需要用银针疏通脑部的神经,再用内劲打通,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本文标签:女人饥渴了里面有多痒

上一篇:篮球校草被下药沦陷故事 新婚人妻扶着粗大强行坐下

下一篇:我出轨了第一次做好爽 娇嫩粗大撑开灌满浓浆np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