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好看(胸前两只小兔子左右晃动图)全章节阅读

2021-12-29 16:56: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毕竟这是纯推理,可运用的线索不多,李达康更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让麦亨利自己去分析判断。

在水哥车上静静坐了大概3分多钟后,麦亨利舒了一口气,然后对

 毕竟这是纯推理,可运用的线索不多,李达康更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让麦亨利自己去分析判断。

    在水哥车上静静坐了大概3分多钟后,麦亨利舒了一口气,然后对李达康说道:

    “阿康啊,今天这的要谢谢你,我是灯下黑,所以是真没你看得清楚形势,没错,我仔细回忆一下这些日子和和这边接触的过程,我认为你说得没错,彤叔应该是早就动心,并且志在必得,嘿嘿,他这段时间装作不冷不热,这就是欺负我在太古已经失势了吧,阿流,你觉得呢?”

    谢流生倒没有把话说满,他是这样说道:

    “是有这种可能,并且可能性很大,我第一次接触邹生是在联系过邝小姐以后,那次……我现在回想起来,倒像是他来主动找我一样,不然哪会有那么巧。“

    “哦?”

    麦亨利当时就来了兴趣,因为在那段时间,他还是一个人在东南亚瞎跑,并不太清楚谢流生和邹阿铨的第一次接触:

    “你是怎么和这个邹阿铨接上头的。”

    “在去年的时候,我们两家不是还有一点生意往来吗,彤叔那边还欠我们一点货款。”

    谢流生继续解释道:“那笔欠款不大,并且还是正常的尾款,麦生你知道的,通常像这种正常的尾款,连我都不用出面,双方财务人员对接一下就行,可我不是为了联系他吗,就找了这点小事当成借口,结果你想怎么着……”

    “结果你没有想到,就为了那一笔小额正常款项,他堂堂总经理还主动接见了你,或者说他是已经主动等在那里,是这样吧?”

    等麦亨利说完之后,他和谢流生同时哈哈大笑。

    紧接着,他俩又说出刚回忆起的其他几个细节,而几乎所有的细节都印证李达康的判断------彤叔之前不冷不热的态度就是装的,他无非就是想利用麦亨利的急切心理,逼迫他做出更多让步。

    等分析完,麦亨利还露出一丝冷笑--------

    对他现在的冷笑,李达康还是表示理解,可怜老麦之前本来就够惨的了,好不容易看到一丝曙光,可这个给他曙光的人,现在看好像也不坏好意,其实是在趁火打劫。

    那么就算脾气再好的人,在得知真相后也会恼羞成怒-------

    而他刚才这种冷笑,恰恰是一个人在恼羞成怒后最常见的反应。

    当然,恼羞成怒只是情绪宣泄,对于解决问题却于事无补。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

    在刺探出彤叔的真实态度后,自己这边接下来该怎么办?需要怎样做才能给自己这方争取到更大利益。

    麦亨利迅速冷静下来,他对阿水同志说道:

    “走,阿水,你今天还是把阿康送到国泰宾馆,对,在新界的那个,我和阿流马上就到。”

    冷静下来的麦亨利还是展现出他的能力,他冷静的分析:现在既然李达康用上缓兵之计,那干脆就静观其变吧,一定要沉得住气。

    因为对于这种百亿级别的项目来说,商业谈判就像一场拉锯战,谁越能沉得住气,往往就能在谈判中占据有利位置。

    李达康对此深以为然。

    因为他是个围棋迷,如果用围棋来分析当下的形势。

    这盘棋下到现在,由于没有打砍大杀,双方也没有撕破脸皮,这就像围棋中,双方已经下成一盘比拼功力的“功夫棋”

    对于下这种功夫棋,那李达康还是有经验的,他知道面对这种局面,一定要保持足够耐心,一定要在棋盘上一目一目的抠,一目一目的去抢,这样才最有可能最终获胜------

    要知道这可是百亿级别的超级项目,一个点就是单位以亿计,因此对于这种“功夫棋”的争夺,保持耐心简直是第一要务。

    李达康甚至进一步分析,他认为假如自己没有判断失误,彤叔确实是对黑水崖山道志在必得的话,那他对解东阳的考察应该不会太久。

    可能就在这一两天之内,他就会对解东阳完成考察,然后重新把麦亨利叫回去谈判。只可惜这一回,李达康的判断好像出现失误了。

    他回到大屿山之后的第一天,彤叔那边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传回任何他和解东阳见面的消息。

    到了第二天,还是没听到任何动静。

    等到了第三天下午,见依然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到大屿山,李达康自己却是快要失去耐心了-----

    这尼玛都已经快要到国庆节,他来到香江都已经快3个月,这如果10月15号之前没法赶回学校。

    那么按照东大的规矩,这个时间,基本就是确实保研名单的最后期限。

    李达康知道如果本人不到学校,那就算有颜真真帮忙去走后门,保研的事都估计很悬。

    是自己判断失误?

    还是彤叔也是下功夫棋的高手?他现在也是在和麦亨利比拼耐心?

    李达康个人倾向是第二种情况。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这时候的李达康其实都有点后悔。

    他后悔自己多管闲事,毕竟就算帮麦亨利争取到再多利益,帮他赚了再多的钱,他也不可能分给自己。

    “唉,穿越前辈中有当活**的吗?好像没有,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这样干了,这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甚至还可能坑自己的事嘛…….”

    正当李达康在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水哥的皮卡朝他飞驰而来,李达康就像看见救星一样赶紧冲了过去:

    “怎么样水哥,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了。”

    郭阿水同志摇摇头。

    正当李达康满心失望的时候,这家伙又补充一句:

    “不过阿流让我现在马上把你接到新界去。”

    李达康忍不住爆粗口:“我靠水哥,你调戏我是吧,也不早说。”

    还是新界的那家国泰宾馆,李达康和麦亨利谢流生再次碰面。

    见到麦亨利的表情有点严肃,李达康还准备道个歉先。

    他准备为自己之前的判断失误道歉,然后再向麦亨利正式请辞,说自己真的要回学校准备考研去了。

    没想到还没等他开口,麦亨利却率先说话了:

    “阿康,你来香江也2个半月了,想必对我们太古集团的基本状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吧。”

    李达康下意识的摇头。

 文学


    不过见到李达康摇头,麦亨利突然笑道:

    “我说的是我们太古集团的整体框架和组织结构,又不是问你认识多少人,阿康,你觉得我们集团现在这种格局好不好,形势怎么样,你别推说不知道,你那么聪明,不可能看不到我们集团的形势。”

    李达康听了苦笑,太古集团现在的形势,那别说他是穿越者了,就算前世的他也了解一点。

    整体上说,太古集团当下的形势,李达康认为倒是有点像咱们国家春秋时期的晋国。

    嗯,正好是“三家分晋”之前的晋国。

    由于发展了上百年,涉足十几个行业,拥有几十家大大小小子公司,因此内部早已经分化。

    董事会主席虽然有,但就像晋国后期的国君一样,权力已经不大,往往由那些年龄大老资格并且本身实力不够强的董事担任。

    除了在自己一亩三分地,对其他董事并没有多少约束力,更不可能搞什么一言堂。所以真正的话语权,是被掌控旗下最强几个子公司的董事把持。

    嗯,这样的董事就像三家分晋时候的韩赵魏,虽然暂时不是诸侯,但是以他们的实力,随时可以把自己变成真正的诸侯,就差去请周王室册封而已。

    在原来的时候,麦亨利也有机会当这种诸侯了,因为他之前是太古建设的实际话虽事人,虽然只是副总,但由于总经理年事已高,早就准备交班给麦亨利后回到英国养老。

    而太古建设在整个集团旗下数一数二,几乎可以和国泰航空并驾齐驱,是实力最强劲的两个子公司之一。

    只可惜之前的变故,让麦亨利诸侯的美梦变成泡影。

    不对,也不能这样说,严格来说现在麦亨利也是诸侯,只不过不是像韩赵魏那样的诸侯。

    他被人整去搞黑水崖山道的开发,虽然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当然还是他说了算,可是在其他人眼中,他这块封地鸟不拉屎,又偏僻又贫穷,是根本成不了气候的一块封地。

    嗯,以上就是李达康对目前太古集团现状的理解。

    这个也是基本符合事实。

    因此见到麦亨利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李达康还以为他见彤叔好几天没有回复,他的意志再次消沉。

    见到李达康不说话,并且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麦亨利突然笑了:

    “嘿嘿,阿康,今天之所以叫你来呢,是因为阿流中午给我提个一个建议,我觉得事关重大,认为还是要多听点意见好,现在尤其要听听你的意见,请你给我参谋参谋。”

    “呵呵麦生客气,您说您说。”

    麦亨利直截了当说道:“阿流建议我,接下来去联系一下其他人。”

    “其.....其他人?”

    “没错,没错,就是霍生,胡生和林生他们,嘿嘿,彤叔不是想跟我比拼耐心吗,这个我现在真的比拼不起,所以只能主动出击寻找外援,而这些人,就是阿流帮我挑选的外援,阿康你觉得怎么样?”

    “哦?!”

本文标签:胸前两只小兔子左右晃动图

上一篇:性奴老师穿乳环上锁野外调教*学生小嫩嫩11p

下一篇:2022(宝贝 对我的尺寸还满意吗)全目录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