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不要…你这个恶魔*在学校监控下做了爱怎么办

2021-12-27 09:40:0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正想时,她忽闻马蹄声,回首一看竟是龙承胤的人,追杀了过来。

  沈轻舟急忙逃,可是却不慎被射中了肩,从马上摔了下去。

  她从地上爬起,负伤朝林中逃去,躲在了草丛之中,好


  正想时,她忽闻马蹄声,回首一看竟是龙承胤的人,追杀了过来。

  沈轻舟急忙逃,可是却不慎被射中了肩,从马上摔了下去。

  她从地上爬起,负伤朝林中逃去,躲在了草丛之中,好在他们没有发现她,待他们走远后,沈轻舟稍微松了一口,她咬牙将肩上的箭拔出。

  她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于是捂着伤口扶着树站了起来。

  天下起了暴雨,在电闪雷鸣中,沈轻舟艰难前行,雨水洗刷着她的脸,淋湿了她的身体,突然,她脚下一滑,瞬间摔入了泥坑之中,伤口如同沾上了盐水一般的疼痛,她努力从地上又倔强的站了起来。

  也不知走了多久,她终于看到了一户人家。

  沈轻舟上前靠在墙上费力的敲了敲门。

  门缓缓打开,走出来了位老妇人,可是沈轻舟却震惊,那老妇人居然是小庄的母亲!

  小庄娘也没想到会忽然遇见沈轻舟。

  她早就查到了当初杀害自己儿子的人是沈轻舟,她曾还潜入过漠北想杀她,但是却听到她被关入牢的消息,这些年她还以为沈轻舟早就死了,可是她没想到沈轻舟居然还活着!

  沈轻舟侥幸的希望她不知,可是看到她那满是恨意的双目,她明白她已经知了。

  沈轻舟想逃,却被对方一把拽住,拖入了房中。

  要是换做平常她还能与之一斗,可现在的她虚弱的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小庄娘抄起了桌上的菜刀,看着地上的沈轻舟的眼神中满是杀气。

  她想这也许老天爷开眼,把这个杀人凶手送到了自己跟前,眼下她深受重伤昏,正是杀死她最好的时机。

  “沈轻舟,你还我儿命来!”小庄娘咬牙切齿的说到。

  沈轻舟瘫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看着她一点点逼近自己。

  小庄娘挥起菜刀就朝她砍去,沈轻舟双眼一闭,可是刀却穆然又停住了。

  她睁开了眼睛看向对方,小庄娘恨之入骨的看着她,手里也紧紧握着刀,可半响她却丢下了刀,跑出了房子,而沈轻舟也顿时晕倒在了地上。

  待自己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

  布防图!

  沈轻舟一慌,本欲下床,却又看到,布防图就放在自己的枕边。

  而这时小庄娘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她来到了沈轻舟身边,把药往她面前一递。

  沈轻舟不解其意,她不是要杀自己吗,怎么眼下……

  见她迟迟未接,小庄娘冷言,“放心不是毒药,我要杀你,就直接砍死你了。”

  沈轻舟接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肩,才知,原来方才她去处,是给自己找郎中去了。

  “你,为什么不杀我?”沈轻舟不解,她可是她的杀子仇人。

  小庄娘捏紧了拳头,说,“你以为我不想杀你吗?可是,陛下对我有恩,若不是有他接济,老身早就饿死在了这世间,而你却又正好是他心间上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他,你早就身首异处了!”

  沈轻舟没想到,阴差阳错她被温玉言又救了一命。

  以前她总觉得温玉言的仁慈一无是处,现在她却因为他的仁慈而保住了性命,原来她真的大错特错。

  “听好了,我只留你这一日,明日立刻滚出我家,我这辈子也不想见到你!”小庄娘横眉竖目的警告到,然后愤怒的转身而走。

  “对不起!”沈轻舟当即道。

  小庄娘在门口骤然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她。

  沈轻舟艰难的下了塌,朝她缓缓跪了下去,万分懊悔的说,“对于当年的事,我很抱歉,是我把人看的太过绝对,总觉得别人是绝对的坏人,所以现在的我遭了报应,如果能够消除您的心头之恨,我愿意以命相抵的。”

 文学



  小庄娘眼中逐渐湿润,苦笑了起来,道,“罢了,就算你死了,我的儿也不会回来了……”

  “那您的仇,就这样放了吗?为什么?”沈轻舟疑惑。

  小庄娘言,“这世间有比仇恨,更加重要的东西,比如报恩,我不杀你,就当是给陛下报恩了。”

  她走出了房中。

  比复仇还要重要的东西?

  沈轻舟缓缓看向了枕边的布防图……

  次日她叠好了被褥,将身上所有银两放在桌面,打算主动离开。

  可是开门,却见温玉言带着一队兵马,立于院中。

  原来什么时候,小庄娘去向温玉言报了信。

  温玉言本来满是愤怒,可是看到她那憔悴的模样,心里的气却又顿时熄灭。

  他走上前,同她道,“回去。”

  这次她倒是乖顺。

  她原想抬手抓马鞍,可瞬间就扯痛了肩上的伤口,疼得她面露痛苦。

  温玉言叹了一气,上前一下子将她抱上了马背,然后自己翻身坐在了她身后。

  “不劳烦陛下,我自己可以的。”沈轻舟扭头同他说。

  温玉言没说话,直接抢过了她手中的缰绳,御马而去。

  沈轻舟沉默,她知道,此刻的他心里,定是十分愤怒。

  见到温玉言把沈轻舟又带了回来,小玥心中大喜过望。

  因为在此之前,温玉言告诉了她,沈轻舟就是十五!

  虽然她不清楚,为什么太子妃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能够再次见到她,小玥甚喜,哪怕为了不暴露她的身份,不与她相认,她也觉得甚是开心。

  温玉言把她带到宫殿后,就直接甩袖走人了。

  小玥同她道,“娘娘,您别怪陛下,这天为了寻您,陛下已经几日未合过眼了。”

  “我知道。”她怎么可能会怪他呢,她这一生中最亏欠的人,大抵就是他了……

  几日后,他一直没有现身,沈轻舟主动过去找他,却发现他在喝闷酒。

  他抬眼看了一下面前的沈轻舟,低头倒酒问,“你来做什么?”

  沈轻舟上前拿走了他手中的酒壶,说,“别喝了,酒伤身。”

  温玉言嗤笑,言,“遇乐郡主也会担心朕吗?”

  酒再伤身,也永远不及她带给他的伤,要来的痛。

  沈轻舟羞愧的垂眸。

  “你的兔子死了。”温玉言喃喃着,“你走后,有只兔子就不见了,我找了许久也为寻到,另一只就开始不吃不喝,最后也死了……”

  她当年走的是那样干脆,什么都没留,什么也没有带走,她不要手链了,不要兔子了,也不要他了。

  温玉言苦笑了一下,收起那些复杂的心情,表情转为了严肃,他起身问向她,“你有身上有漠北布防图吧?”

  “是。”沈轻舟坦然回。

  “沈轻舟。”温玉言道,“那我们谈个交易如何?我帮你复仇,你把布防图给我,我们之前的恩怨,也一笔勾销,如何?”

  沈轻舟沉默。

  “怎么,你不信我?”温玉言疑问。

  “我信你。”沈轻舟肯定言,又说,“但我不能把布防图给你,那样就等于出卖了我的国。”

  温玉言难以置信,嘲笑,“你的国都弃你了,你居然还要守它?”

  “弃我的,不是我的国,而是萧氏。”沈轻舟清晰的说到,“我恨萧氏,但我绝不会,因此叛国。”

  “沈轻舟,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沈轻舟浅浅一笑,“我一条烂命,你想要取走便是。”

  “为了这样的一个国,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沈轻舟,你觉得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他们知道吗?”温玉言嘲讽道。

  “无妨,毕竟不是所有的英雄,都站在光里,我的国虽然很旧,很破,可是我还是很爱它。”沈轻舟坦然一笑,目光坚定的说,“我愿用吾之命,去换漠北生生不息,白杏常开不败。”

  “而且,如果是死在你手里,我觉得是件幸事。”沈轻舟真诚的道。

  温玉言苦笑,言,“可我要的,从来都不是你性命。”

  他突然抱住了她,埋头于她肩里,声音微颤的说,“沈轻舟,你再说一次爱我可好?就算是骗我,也行……”

  他口口声声说要报复她,要杀了她,可其实不过是想要再见到她,把她带回自己身边的借口罢了。

  楚潇然说看不懂他想要什么,把人抓来囚着却又无所作为,他也不明白,直到她再次出逃,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从始至终,自己想要的,只是一个沈轻舟而已。

  囚着她,只是为了保护她,纵使她欺他骗他,可是他其实从未真正恨过她,他只是在生气罢了,而且他气的也并非是她利用自己,而是当年她离开的那样干脆,而是她的心里从未有过自己。

  沈轻舟心中一颤,她知道温玉言对自己的情,可是她不知竟然已经如此之深。

  哪怕自己那样伤害过他,他还是一一都原谅了自己。

  情深至此,何以为报。

  她曾经觉得,自己不会对这世间,任何男子动心。

  可是她错了,什么时候,一只兔子,闯入了她的心里。

  沈轻舟缓缓推开了紧抱着自己的他,微微仰头对上了他的目光,有些哽咽的说,“我,我曾经在天盛骗了一只兔子,可却也丢了一颗心。”

  温玉言皱眉,不解其意。

  沈轻舟抬手,捧住了他的脸,微微垫脚便吻上了他的唇。

  温玉言一怔,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半响才反应过来,她居然主动吻了自己。

  沈轻舟离开了他的唇,眼含泪光,微微一笑,说,“傻兔子,我爱你,这一次,是真心的,你,会信吗?”

  他伸手环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往自己身前一拽,将她紧紧搂入了怀中,低头深深的吻住了她。

  还会信吗?

  答案是。

  会。

  因为沈轻舟所有的话,他都信,即便是假的,他也信,因为她是沈轻舟,他的妻子。

  沈轻舟,写这个名字可真难,倒也不是笔画繁琐,只是写时得蘸上四分春风,三分月色,才及她一分眉眼。

  山不向他走来,他便向山走去……

  “我听闻徽音在此地?”沈轻舟问向躺在身边的温玉言。

  温玉言点头。

  “我可以见见她吗?”沈轻舟试问。

  温玉言迟疑了一刻,道,“可以,但你要记得,回来……”

  “好。”沈轻舟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角。

  温玉言指尖抚上,被她浅吻过的地方,开心一笑。

  隔天,沈轻舟便出宫见到了徽音。

  “沈轻舟,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徽音一见到她当即大怒,拔掉头上的发簪就朝她刺去,扬言,“你杀了我父皇,我要替父皇报仇!”

  沈轻舟一手攥住了她的手腕。

  “杀你父皇的不是我,而是九州的人。”沈轻舟道。

  “不可能!”徽音怒斥。

  沈轻舟不屑道,“我若要杀人,可不仅仅只是要一条命,那么简单,你不信那便不信。”

  她甩开了徽音的手,从身上拿出了一份东西丢给了她。

  徽音打开一看,居然布防图。

  “你这是什么意思?”徽音不解。

  沈轻舟言,“这个东西,对我来说,现在已经没有用了,你拿回去向萧定谋复命吧。”

  “你冒险盗取此物,不是想要报仇吗?”徽音迷惑。

  “我是想要报仇。”沈轻舟舒了一气,语重心长道,“但现在,我发现了,有比报仇更加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做。”

  “更重要的事?是什么?跟温玉言在一起?你不报仇了,是为了安安心心的,去做他的妃子?”徽音嗤言。

  沈轻舟不语,转身朝外走去。

  “沈轻舟,你不能走,来人给我抓住她!”徽音当即下令。

  但门外的侍卫当即冲了进来,拔剑指向了徽音和她的人。

  徽音只能满腔怒火的眼看沈轻舟离开……

  沈轻舟登上了茶楼,立于窗边,回忆起这一路来所见的百姓疾苦惨状,虽然放弃报仇让她很不甘,但她更不能看到父亲所守的一切,在自己眼前破灭。

  曾经的她,一直不知自己的道,就是何。

  但现在,她找到了。

  她要为漠北寻一条道!

  一条不用一次次献城,舍弃掉自己的子民,才能换取片刻的宁静的道!

  一条百姓不需要在别国的脚下苟且偷生的道!

  就算万千星辰令她希望渺茫,就算她单枪匹马,她也愿匍匐前行,形如虫蚁。

  “惟愿漠北广厦千万间,吾粉身碎骨也全不惜。”

  沈轻舟仰望于那阴沉的天空,喃喃……

本文标签:在学校监控下做了爱怎么办

上一篇:翁熄浪公夜夜欢:叫你痒叫你浪大声叫

下一篇:八戒八戒免费高清*朋友借种娇妻呻吟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