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公当着他最好的兄弟让我:分腿受罚玉势上刑

2021-12-25 15:46: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眼前这个抱着篮球,正一步步向着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戴眼镜的同学的,正是赵凡华。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同学。

  “我……我不要,我凭什么给你们让。&rd

眼前这个抱着篮球,正一步步向着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戴眼镜的同学的,正是赵凡华。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同学。

  “我……我不要,我凭什么给你们让。”

  “那几个是什么人?”我问道。

  “哦!我们班的混子,那几个拿篮球的特爱欺负人。”许姗答道。

  “你又不着急去打球,也没什么急事要办吧,往后排点也没什么吧。”他看了身后两个同学示意了一下,“我们哥几个可是相当着急呢,你就全当奉献社会,让我们哥几个多活动会儿喽。”

  他不断向前,不断挑衅着眼前这个文弱的同学。

  “都说了不要啊,你们这是插队,插队,知道吗?”

  “小伙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识相点,就把位置让出来!”

  带头的那个拿篮球的,已经伸出手准备拳脚相向了,那个文弱的男生连连后退。

  周围的人却好像是是习惯了熟视无睹了似的,可能是天气太过于炎热了吧,没有人想上去制止,也没有人说想去帮一帮眼前的这个男生。

  不是视而不见,就是观望几眼后,将注意力转向别处,还有正在攀谈的几人,虽瞟了那里几眼,但是也没有做出任何行动。

  “哎……”我低下了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乔梓然,你不会要管这事儿吧。”顾娅似乎正在担心我。

  我用余光看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向前去。

  “卧槽,你疯了?”身后传来了顾娅的声音。

  “我再说一遍,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个五大三粗的男生如此说道,后面几人也开始摩拳擦掌。

  “你们要干嘛?你们这是明摆着欺负人……”那个文弱的同学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孙贼诶!你是存心挨拳头是吧。”他将用手卡在腰间的篮球随手丢在了地上,“我再问你一遍,你让不让。”

 文学


  前面的老师正在因为测身高体重忙的焦头烂额,似乎并没有什么闲工夫管我们这的事,甚至都没有注意到。

  确认这些之后,我来到那人面前。

  就在那人要挥舞着拳头打向那个学生的时候,我拽住了他的手臂。

  他的手顿住了,转头向我看来。

  “c了,tmd谁啊,不要没事找事。”他一把甩开了我的手。

  “哟!这不是刚刚让我们站了一节课,外加抄了好几遍课文的好班长么!”对方看到之后,如此地说道。

  我细看了看才发现,这几人正是先前我在黑板记上名字导致站了一节课的那几个。

  虽说记了他们名字,可我并不认识,只是按照座位表,把闹腾的这几个记上了而已。

  “我们的正乔班长,找我是有何贵干啊?”那个五大三粗的男生如此说道,“难不成看到我们哥几个,害怕了?想要免了我们的课文?”

  他有些狂妄地笑了起来,身后跟着的两人也是。

  现在周围倒有些人围了过来,凑近听了听,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真是的,同学需要帮忙的时候一声不吭,到了看热闹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勤快。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刚你的行为是叫插队对吧!你想插这个男生的队,对吧。”我如此说道。

  “哦?是又怎么了,这男生后面的人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来指手画脚的?”他怒斥道。

  “你着急是吧!”我语气平静地说道。

  他听了之后,冷哼了一声:“哈!咱哥几个,可真是着急去打球,误了你爷爷我的时间,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是啊!是啊!”后面两人应和道。

  “既然你这么着急,那我帮帮你好了。”我冷笑道。

  “哈!算你识相,那就请我们的乔大班长,让开吧。”他放下了拳头,笑道。

  “等等,我说了要帮你,这不还没帮了么!”我依然冷笑道,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我高声疾呼道,“老师!老师!这里有几个人赶着去投胎,麻烦让他们先测……”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一把揪住我的领子。

  “孙贼诶,你诚心和我作对是吧。”他冲我吼道。

  “我不过是在尽一个班长的职务而已。”我如此说道。

  “你这班长管的可真宽啊!”他嘲讽道。

  领口处传来阵阵刺痛,他还在暗暗用力,我的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水。

  “职责所在,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我勉强挤出了几句话。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冲我吼道。

  “什么日子?”

  “你这脑子是真烧糊涂了吧!今天可是要重新晋选班委的,你还想不想在你这班长的位子上坐稳了?”他依旧抓着我的衣领不放,怒吼道。

  “咳咳!”我咳嗽了两声,“如果身为一个班长,看见同学受欺负还不出手调解的话,那么我就不配当这个班长。”

  “看来你是真不想当班长了?你信不信我好好帮着我们乔大班长宣传宣传,到时候,你一票没有,可就别哭着怪我了!”他依然与我针锋相对,僵持不下。

  我没有退后半步:“如果当班长就是为了讨好你们这种人,那我宁愿一票没有。”

  “乔大班长真是清高啊!”他带着嘲笑的口吻说道。

  “喂,你们在干什么?”体育老师一边向我们走来,一边冲我们这吼道。

  他刚刚就听到我的喊叫声了,注意到了这里的骚乱,把测数据的任务稍微托付给了体育课代表这会才刚刚赶过来。

  “没有啊!老师,我们在促进同学间的友谊呢!”那个五大三粗的男生终于放开了我的衣领。

  我喘了几口气,松了松衣领后,站稳了身子。

  “是啊是啊!”那男生后面跟着的几人也应和道。

  “都给我去好好排队,都围在这干什么?想打架啊!”体育老师喝道。

  “没有啊!老师!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啊,怎么会干那些无耻之事呢?”

  “是啊!是啊!”

  “那就给我滚去排队。”体育老师下达了最后通牒。

  几个人才终于散了,规规矩矩站到队伍末尾去。

  领头的那个男生临走前还恶狠狠地瞪了我两眼,仿佛是在说:“你给我等着。”

  看来要结不小的梁子啊!我露出了有些无奈地表情。

  解决完这一切的麻烦事之后,也算终于是清净了,我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临走前,我吩咐前后两位同学给我留好位置了。

  “乔梓然!你可真牛啊!”许姗如此说道。

  我还陷在刚刚被抓着衣领的那股窒息感中,那种用手提着我领子微微向上用力。

  “没有,职责所在!”我推脱道。

  “你就不怕人家和你结梁子么?”顾娅问我道。

  “你还有闲工夫关心我?”我笑着问道。

  “切,谁会关心你。”顾娅有些傲娇。

  “比起和人家结梁子,我倒是更怕,下次这种事发生在你身上,或者任何和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同学身上,会没有人出手帮忙。”我回答道。

  听了我这段话,顾娅和许姗都先是一怔,随后有些呆呆地看着我。

  “真是有意思!”许姗看着我喘气儿的身影,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本文标签:老公当着他最好的兄弟让我

上一篇: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选秀被嬷嬷用玉器调教

下一篇:说说老公夜里顶你的*才几天没要你水就这么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