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人间水蜜桃指什么意思:娇妻被黑人夹了三明治

2021-12-23 08:29: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庞武惊呆了,这的下联太工整了,没有半点瑕疵。

蓝湛,居然能对出柳生芥川的上联!

他真的非常震惊。

罗成和刘浩等人也非常意外。

不过想到蓝湛的诗才,刘浩

   庞武惊呆了,这的下联太工整了,没有半点瑕疵。

    蓝湛,居然能对出柳生芥川的上联!

    他真的非常震惊。

    罗成和刘浩等人也非常意外。

    不过想到蓝湛的诗才,刘浩等人便释然了。

    能写出那么多好诗的人,对出下联合情合理。

    庞武突然有些尴尬。

    系统提示蓝湛:“新任务:成功对出下联即可获得积分。是否接受新的任务?”
 

 文学

    “接受。”

    蓝湛毫不犹豫的接受了。

    就在这时, 柳生芥川笑着说:“蓝先生能写出《念奴娇》这样的诗,能对出下联并不让我意外。还请蓝先生出上联。”

    众人都看着蓝湛。

    蓝湛笑着说:“我的上联是——人说之人,被人说之人说,人人被说,不如不说!”

    柳生芥川低头思索起来,其他扶桑人也在思考。

    庞武他们也在想着下联。

    但是很快两分钟过去了,谁也没有对出来。

    柳生芥川突然抬头看着蓝湛笑道:“管官之官受管官之官管,官官受管,何必多管!”

    罗成等人齐呼可惜,差点就把这小鬼子干趴下了。

    柳生芥川看着蓝湛:“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

    这上联一出,罗成等人不禁为蓝湛担心起来。

    邹海揉了揉脑袋:“谁能告诉我,这个对联的难度到底有多大?”

    庞武说道:“对联的难度分为六级,一般,中等难度,高难度,超高难度,绝对,千古绝对,他出的上联起码是超高难度。”

    邹海忍不住问:“刚才蓝湛出的那个对联难度有多大?”

    庞武想了一下说:“应该也算超高难度。”

    邹海又问:“蓝湛能对出来吗?”

    庞武:“……”

    这个问题超出了他能回答的范畴,因为他最多能对出高难度的对联。

    “我不知道蓝湛能不能对出来,我只知道这个上联很难。”

    旁边的罗成正色道:“人过大佛寺,颠倒过来成寺佛大过人,依然成句,我们必须想出一个同样的下联,倒过来也成句。”

    邹海和刘浩等人懵逼,这该怎么对?蓝湛能行吗?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蓝湛。

    柳生芥川轻笑:“蓝湛君,你可以多考虑一下,没关系,我可以等。”

    旁边的扶桑人低声议论:“这个对联,我们几个人想不出来,想来这个网红也不可能想出来。”

    然而蓝湛却笑着说:“我的下联是——僧游云隐寺,寺隐云游僧!”

    对出下联,积分+3000。

    这下联一出,柳生芥川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刚才那几个说蓝湛应该没办法对出下联的扶桑人也傻眼了,蓝湛不仅把下联对出来了,而且对的这么完美。

    蓝湛看着柳生芥川:“又该我出上联了,我出的上联是——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

    “啥?”

    刘浩等人懵逼,完全没听懂蓝湛说的是啥。

    “调琴调新调调调调来调调妙……”

    柳生芥川却听懂了,他念着蓝湛的上联思考起来。

    庞武苦笑:“这尽管不算绝对,但已经是高难度中的高难度。”

    他突然感觉非常羞愧,自己尽管熟读三国历史,也略有一些建树,但跟蓝湛却没办法比。

    那扶桑人说的对,蓝湛能写出《念奴娇》这种词,又岂会不懂三国?

    最关键,能对出难度这么大的对联的人,文学造诣难道还不算高?

    跟蓝湛比起来,自己真的是太普通了。

    庞武现在对蓝湛已经心服口服。

    “有了!种花种好种种种种成种种香!”

    柳生芥川激动无比。

    罗成色变,“这——”

    “这小鬼子还真是厉害。”

    “蓝湛遇到对手了。”

    “确实,蓝湛没那么容易赢。”

    刘浩他们越发替蓝湛担心。

    这已经不是个人之争,尽管现在不是正式的文化交流会,但咱们夏国也不能输给扶桑人。

    突然,柳生芥川身后的几个扶桑人突然低声对柳生芥川说了什么。

    随后,柳生芥川才看着蓝湛:“我的上联——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

    柳生芥川和几个扶桑人满是怜悯的看着蓝湛,这可是他们扶桑楹联第一人,漩涡长门的得意之作,至今扶桑没有任何人能对出来,被称为扶桑史上最难的对联,千古绝对!

    他们现在把这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绝对可以碾压蓝湛。

    蓝湛表情古怪,这个对联他太熟悉了,前世这可是一个绝对,但后来被对出来了,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也出现了这个对联。

    刘浩等人瞧见蓝湛蹙起了眉头,脸色皆变,大事不妙啊。

    邹海忍不住问:“这上联到底是啥意思?”

    别说他了,很多人都没搞懂这个上联的意思。

    庞武脸色凝重:“这应该是千古绝对!”

    他露出无奈之色:“蓝湛……不可能对出来这个上联。”

    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庞武,千古绝对,会不会太夸张了?

    刘浩忍不住问:“这个上联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把上联发给了楹联协会的人,他们说,这个对联需要断句。”

    庞武说道:“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原来就在刚才,他已经把对联发到了楹联协会的群里面。

    刘浩等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断句的,他们大概懂是什么意思了。

    但是,这个上联到底该怎么对?

    柳生芥川看着蓝湛:“蓝湛君,这个上联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我的老师。他说过,这个对联是千古绝对,没有人能对出来。”

    蓝湛笑道:“那可未必。”

    柳生芥川等扶桑人忍不住笑了,这就是夏国人常喜欢说的死鸭子嘴硬吗?

    庞武苦笑:“蓝湛,我们会长说,这确实是千古绝对。”

    刚才他们会长已经在群里亲口承认,自己也没办法对出这个上联,因为这是千古绝对。

    刘浩等人叹了一声,尽管蓝湛输了,但大家却不怪蓝湛。

    不是蓝湛不行,而是这群小鬼子祭出了杀招。

    蓝湛没有理会众人,缓缓开口:“我的下联——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我去,真对上了!”

    “哈哈,对出来了。”

    “我们没输。”

    “就是,千古绝对也不过如此。”

    刘浩他们非常激动。

    柳生芥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刘浩等人看着柳生芥川冷笑了一声,这小鬼子笑个屁笑啊。

    柳生芥川笑罢说道:“我的上联可不止这种变化。”

    蓝湛微微一笑:“巧了,我的也是。”

    柳生芥川眯着眼睛:“我的上联——海水朝潮,朝朝潮,朝朝落!”

    蓝湛紧接着说:“我的下联——浮云长涨,长长涨,长长消!”

    “海水潮,朝潮,朝潮,朝朝落!”

    “浮云涨,长涨,长涨,长长消!”

    “海水朝朝潮,朝潮朝朝落!”

    “浮云长长涨,长涨长长消!”

    听到这里,罗成等人快吐血了,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除了柳生芥川和蓝湛之外,真没有人知道他们现在在对些什么。

    终于,蓝湛和柳生芥川都停下来。

    柳生芥川深吸一口气:“蓝湛君,我老师的上联还有最后一种变化!”

    蓝湛微微一笑:“巧了,我也有最后一种变化!”

    柳生芥川冷笑:“我的上联——海水潮!潮!潮!潮!朝潮朝落!”

    蓝湛从容开口:“浮云涨!涨!涨!涨!长涨长消!”

    积分+10000+10000+10000……

    系统:“……”

    “这……”

    柳生芥川目瞪口呆,居然真有最后一种变化。

    罗成他们也完全惊呆了,蓝湛,你丫的打了鸡血吧?这都能对上来?

    蓝湛一笑,“扶桑的千古绝对也不是那么不堪,这上联还是有点水准的。”

    柳生芥川等扶桑人嘴角抽搐。

    深吸了一口气,柳生芥川盯着蓝湛说道:“既然如此,我想请教请教夏国的千古绝对。

本文标签:娇妻被黑人夹了三明治

上一篇:人成乱码一卡二卡三卡*明星少妇伺候真爽

下一篇:老公和儿子同时上的话怎么办:古代高H公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