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同事送我回家在车里做了*傻子的那个东西真大

2021-12-21 15:27: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自己套住,这个时候他是真的左右为难。他掩饰住自己的不安对许东说:“我再等等,看看今天的收盘价再决定。”   许东说:“肯定跌不下去了。”   建仓完毕

自己套住,这个时候他是真的左右为难。他掩饰住自己的不安对许东说:“我再等等,看看今天的收盘价再决定。”

 

  许东说:“肯定跌不下去了。”

 

  建仓完毕后,苟峰问张云芳:“开仓均价是多少?”

 

  张云芳说:“3871元。”

 

  “靠!刚才要是别犹豫,按我自己的意见买入开仓就好了。这下好了,几分钟时间错过了30万元的利润!”他这话里明显带有一股怨气,旁边的人都听得出来他是在埋怨李欣,怪李欣刚才的意见阻止了他在低价位买入开仓,错过了30万元的利润。

 

  李欣听了苟峰这句阴阳怪气的话气不打一处来,这种德性的人他见的多了,别人的意见有用的时候他没有一句感谢的话,可一旦别人的意见不如他的意,他立刻就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李欣心想:既然你那么有主意,还跑过来问我干什么?你就该按你自己的意见办啊!他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就怼了回去:“以前我就说过,做期货投资的门槛很低,几万块钱开个户就能操作,是个人都有机会当大神。既然以为自己是大神,那就继续神操作呗!”

 

  黎文和张云芳见苟峰在抱怨错过了30万元的利润,他俩本来就大气不敢出,没想到李欣居然敢怼回去,他俩担心苟峰会突然间暴跳如雷,不由得偷偷看了看苟峰的脸色。

 

  许东自己不敢顶撞苟峰,但他却乐于见到李欣这样的举动,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李欣这样做也是替他出了一口恶气,所以他也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想看看苟峰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让他们预想不到的是苟峰听了李欣的话后没有任何反应,他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就走。

 

  苟峰不傻,他刚才话里有话,自然也听得出来李欣的话里也有话。要是换做别人怼他,他肯定会像张云芳和黎文所想的那样暴跳如雷。可现在怼他的人是李欣,这就让他不敢轻易发火。他知道李欣说的没错,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是因为自己的神操作才造成了170多万元的亏损,而且眼前要想挽回这170多万元的亏损还得仰仗李欣的判断,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敢跟李欣闹得太僵。所以他明知自己当众丢了面子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免得让其他手下看笑话。

 

  他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张云芳问:“苟总,这些单子的止盈和止损点都还没有设呢,怎么办?”

 

  苟峰一愣:对呀,刚才忙着抢时间买入开仓,根本没想止盈止损点的事儿,这可大意不得!

 

  他停下脚来回头一看,突然发现黎文和许东在背后看着自己,他俩的眼神意味深长。当他俩的目光和自己的目光相遇时,两人赶紧把目光移开了,低下头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苟峰突然意识到他想躲避的尴尬其实已经发生了,这个时候他显然是无法再坐下来跟屋里这几个人探讨价格的问题了,于是他摆出总经理的架子扔下一句话:“这个问题你们考虑,尽快拿出个意见来。”

 

  张云芳知道没设止损点,这1000手多单就相当于是在市场里裸奔,要是价格突然暴跌下去,亏损难以想象,到时候苟峰发起疯来自己肯定要受牵连,所以苟峰刚出去,她就焦急地催促道:“你们赶紧想想啊,止盈和止损点设在哪里?”

 

  黎文也觉得这件事情拖不得,可他自己没有主意,只好说:“是啊,赶紧想想止盈点和止损点放在什么位置比较合适?”

 

  李欣当然知道他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可他刚才心里那口气还没过去呢,他说:“咱们想有什么用啊?不如让他自己拿主意吧,免得到时候不如他的意了他又怪话连篇的。”

 

  张云芳不敢接李欣的话,就没吭气。

 

 文学

  许东听了李欣这话后心里很解气,也很羡慕李欣,但是他又不由得为李欣捏着一把汗,因为他知道李欣刚才这句话很可能会被黎文添油加醋地传到苟峰耳朵里。

 

  黎文听了这话后却一反常态,他做出一副非常大度的姿态说:“唉,算了算了,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呗,别跟他计较,咱们还是想想止盈和止损点的事儿。”

 

  黎文这样的举动出乎许东的预料,他偷偷看了看黎文,像是不认识这个人似的。

 

  黎文不是变了一个人,而是他知道苟峰刚刚交代的这件事情十万火急,拖延不得。不然的话,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自己这个部门负责人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个时候,螺纹钢的价格最高上升到3885元后又逐渐回落到3865元附近徘徊,按照3871元的开仓价计算,此时账户上的亏损又接近6万元了。张云芳见状焦急地说:“浮亏已经达到6万元了,你们赶快想办法啊!”

 

  黎文见李欣还是不说话,又问:“李欣,说说你的意见嘛,止盈和止损的点位放在什么位置比较合适?”

 

  李欣之前一直在关注价格的变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见他们一再催促,也知道自己不该意气用事,他想了想,然后说:“向上200个点止盈,向下80个点止损。”

 

  黎文用鼠标在电脑上测量了一下,然后问:“理由呢?”

 

  李欣说:“没有什么理由,个人的感觉而已。”

 

  黎文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说:“行吧,我把这个意见报给苟总,看他同不同意。”说完,他就到苟峰办公室汇报去了。

 

  刚才价格冲高到3885元的时候,想着账面上有了14万元的利润,苟峰心里非常高兴。可这样的高兴劲儿仅仅持续了几分钟,螺纹钢的价格就又跌到了3865元一线,14万元的利润瞬间又变成了6万元的浮亏,这让苟锋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过去一个多月里不断亏损的那种感觉再次像乌云一样笼罩在他心头,再回想起刚才张云芳的那句提醒,这1000手单子连止损都没设,苟峰背上不由得又冒出了一层冷汗。他现在非常后悔自己刚才在发展研究部办公室里说的那句不合时宜的话,否则,自己这个时候可能已经跟李欣他们把止盈和止损点都商量出来了。

 

  以前的单子都带有止损点,不论5个点、10个点还是50个点,自己心里有底,知道最大的亏损是多少。可眼前仓位已经放大到了前所未有的1000手,却连止损点都没设,要是价格瞬间下跌四五十个点,亏损岂不是要急速扩大到200多万元吗?

 

  想到这,苟峰坐不住了,他已经无暇顾及自己这个总经理的面子,想赶紧到发展研究部办公室找李欣商量止盈和止损点位的事。

 

  就在他刚要起身的时候,门上咚咚咚响了三声。

 

  他赶紧坐正身子,清了清嗓子,然后说:“进来。”

 

  门一开,黎文走了进来。

 

  苟峰眼前一亮,黎文这个时候进来,十有八九是汇报止盈止损点的情况,于是他赶紧问:“你们商量的结果出来了吗?”

 

  黎文说:“出来了,向上200个点止盈,向下80个点止损。”

 

  苟峰眉头一皱,问道:“向下80个点止损?这是你们集体商量的意见吗?”

 

  黎文实话实说:“是李欣的意见。”他之所以这样说,不是为了突出李欣,而是为了逃避责任。因为他不知道这样的意见是好是坏,在看不清楚结局的时候,他一贯选择敬而远之。

 

  “理由呢?”

 

  “我问过了,他不说,他说这是他自己个人的感觉。”

 

  “那你的意见呢?”

 

  “我还没想好。”

 

  苟峰听完站起身来就走,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他可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他要去找李欣问清楚。

 

  见苟峰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黎文不知道苟峰打算干什么,只好紧跟在他身后。

 

  苟峰一走进发展研究部的办公室就说:“200个点止盈,80个点止损,这样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总得说说你们的理由吧。”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和语调都放得非常平缓,完全是一副探讨问题的口气,这跟刚才他走出发展研究部办公室之前那句怨声载道的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欣一听就知道苟峰这个问题是冲自己来的。

 

  其实刚才回答黎文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理由,只不过他很讨厌黎文那副自己说不出任何有用的意见,却还厚颜无耻高高在上的做派。

本文标签:同事送我回家在车里做了

上一篇:2022逗人开心又撩人的话:夏湾,月亮的港湾,星河,你垂钓思念在我心中

下一篇: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唔啊粗啊用力好烫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