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爸爸啊…这是在车里*卫生间引诱邻居已婚男h

2021-12-20 17:28: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个通知一出,立马就让整个笃志楼的安保上升了一个等级。   从外面上看,笃志楼还是由保安二十四小时守着,那一道进入大楼的大门,还下了一道厚重的铁闸。   除非敌人拿着重武

这个通知一出,立马就让整个笃志楼的安保上升了一个等级。

 

  从外面上看,笃志楼还是由保安二十四小时守着,那一道进入大楼的大门,还下了一道厚重的铁闸。

 

  除非敌人拿着重武器来轰,否则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攻进去。

 

  而只要时间一长,附近的警察、超能局的人就会立即赶来支援。

 

  秦封这几天显得有些无聊,但是并不无趣。

 

  这几天他就坐在笃志楼前,晒着太阳,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

 

  当然了,他的目光永远停留在那些青春靓丽的女学生身上。

 

  虽然已经是寒冬季节,很多人都已经穿上了厚重的衣服,但是依旧有些爱美的女孩子,秀出长腿。

 

  秦封刚来,按理说应该不会太引人注意,但是他作为秦舒言的弟弟的消息,可是好早就被他自己放出去了。

 

  无论是男学生还是女学生,都有不少人想来和他结交。

 

  秦封一开始还觉得挺好的,但是很快就有些厌烦了。

 

  这些人吧,只是想来认识一下他,他也不好意思揍人家一顿,他就只好在旁边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上班期间,概不接客。

 

  这句话然让人充满了无限遐想,不过效果也是奇好,秦封清净的晒了几天太阳。

 

  不过,忙的是晚上。

 

  这天下午,秦封照旧在椅子上晒着太阳,微微眯着眼,一副享受的模样。

 

  忽然,他听到一阵脚步声,一听就知道是高跟鞋,这个天气还穿着高跟鞋的女孩子,一般不会太差。

 

  秦封睁眼一看,顿时有些惊讶,起来迎了上去:“小丫头片子,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迎面走来的是云惜梦,不过今天的云惜梦,没有穿着平日里常穿的白色羽绒服,而是一件红色长大衣。

 

  脚下还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整个人看上高挑了不少。

 

  别看云惜梦长着一副娇小可爱的娃娃脸,但是身高可不矮,差不多有一米六五,穿着这一身红色大衣,也别有一番风采。

 

  云惜梦看着直接走过来的秦封,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副笑容:“是啊,你昨晚上不是没值班吗?我回去拿一下东西。”

 

  “你怎么怪怪的。”秦封嘀咕了一声,前几天不是说好了,吃喝拉撒睡都在实验室吗?

 

  还有,云惜梦今天怎么了,这声音怎么听上去有点魅惑之感呢?

 

  以往云惜梦说话的确也是软软糯糯的,但也没有这种诱惑人的感觉啊,今天云惜梦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在撩他的心房,痒痒的。

 

  “我怪吗?你该不会说我今天怪漂亮的吧。”云惜梦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差点把秦封的魂都勾了去。

 

  以前秦封觉得银铃般的笑声这样的描述也太夸张了,今天听到才知道,的确是有这样的人啊。

 

  “如果是,那你的情话也太土了!”

 

  秦封更加迷茫了,这是怎么回事?这还是那个单纯简单的云惜梦?

 

  “惜梦,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秦封真诚地关切道。

 

  这是他发自内心的关切,云惜梦是他姐姐的师妹嘛,总得要关照一下。

 

  云惜梦翻了一个白眼,顿时风情万种:“去你的,你才有病呢!我不跟你说了,你开门让我进去吧。”

 

  秦封怔了一下:“你不是有门禁卡?”

 

  “哎呀,人家忘记带了嘛。”云惜梦竟然还撒起娇来了,秦封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对,这不是云惜梦!

 

  秦封越发感觉不太对劲,他知道超能术中有一种易容术,古武界当中也有易容的手段,他怎么感觉,眼前这个云惜梦,像是个假的呢。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易容的手段,脸上肯定都有点痕迹了,云惜梦身上也没有超能浮动的痕迹,他怎么盯着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云惜梦被秦封这样直勾勾地盯着看,顿时娇羞起来:“你干嘛这样看人家,还是赶紧让人家进去吧。”

 

  秦封嘀咕了一句,正要给她开门,去厕所放水的关勇回来了:“咦,云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就不能过来看看啦。”云惜梦对秦封招了招手,“算啦,我还有事,不进去啦,拜拜~”

 

  一边说,还一边给了秦封一个飞吻,那一个眼神,那一个姿态,风情万种,娇羞可人。

 

  秦封看得是目瞪口呆的,这小丫头,绝对不是云惜梦,说不定是间谍!

 

  想到这里,他就想追上去盘问一下,关勇却在这时问道:“秦兄弟,云惜月来这里做什么?”

 

  秦封脚步立即一顿:“你刚刚说,她叫什么?”

 

  “云惜月啊。”关勇一脸狐疑地看着他,“我看你和她聊了好一会儿,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

 

  “云惜月!”秦封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那她和云惜梦是……”

 

  “双胞胎姐妹,云惜月是姐姐,以前也经常过来这里,而且和云惜梦不一样,她很喜欢红衣服,云惜梦从来不穿红色衣服,只要你看见是红衣服的,就是姐姐云惜月。”

 

  原来如此,难怪外貌这么像,但是行事作风那么迥异呢!

 

 文学

  不过,她今天过来,是想干什么?

 

  秦封留了一个心眼,现在是任务的关键时期,他不管是看谁,都带着一种怀疑的眼光,哪怕是云惜梦的亲姐姐,也不能完全排除。

 

  不过,这两姐妹长得那么像,如果是云惜月穿着云惜梦一样的衣服,那怎么区别?

 

  以后娶了她们姐妹俩的男人,又怎么区分自己的老婆?

 

  秦封不知不觉已经越想越偏了,而关勇,拦下了一个学生。

 

  这学生戴着眼镜,穿着普通,身上的棉衣明显很旧了,走过来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生怕和别人对视一样。

 

  “站住,由于笃志楼里面的实验设备需要更新,暂封闭半个月,你不知道吗?还莽莽撞撞的!”

 

  关勇一声大喝,让这学生身体都颤了一下。

 

  “封……封了?我不知道,我前几天把作业落在里面了,想……想进去拿回来。”

 

  关勇看他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不由皱眉,自己也没凶啊,怎么被吓成这样了,现在的学生也是,心理素质也太差了。

 

  “走吧走吧,作业落在里面了,半个月之后再拿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快走吧!”关勇眼珠子一瞪,这学生也不敢再说下去,低着头走了。

 

  “学院不是已经发了通知了吗?怎么还有学生莽撞,秦兄弟,你说现在的大学生,对学习一点儿都不上心,以后出来怎么工作啊!”

 

  关勇痛心疾首地说道,他高中毕业就出来混了,要不是前两年觉醒了超能术,他现在估计还在工地上搬砖呢。

 

  所以对于这种一点儿都不珍惜学习机会的人,他是相当的恨铁不成钢啊。

 

  秦封看着那学生离开的背影,双眼微微眯了起来,是真的不知道笃志楼封了吗?

 

  未必吧!

 

  “勇哥,你在这里盯一下,我去放水。”

 

  “好,快去快回,我总感觉这几天有点不安宁。”

 

  秦封摆了摆手,然后直奔卫生间。

 

  这是公共卫生间,后面不远处还有个荷花池,夏天的时候这里会特别多学生,但是现在是寒冬腊月的季节,也没人愿意到这来。

 

  秦封直接绕过厕所来到了厕所后面,刚刚那个学生,正是往这里来了。

 

  秦封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眼镜学生打着电话。

 

  “喂,我进不去,那里封住了!”

 

  “我真的去看了,人家不让我进去!”

 

  “他们都锁着门呢!保安都不让我靠近!”

 

  “好,好的,我一定办到!”

 

  “您放心,我一定尽力!”

 

  挂了电话,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倚靠着墙壁,双目失神,不一会儿淌下了两行泪。

 

  秦封把这一幕都收在了眼里,他也确定了,这个人是被指使的,或者准确点说,是被威胁的。

 

  “堂堂一个男子汉,躲在厕所后面哭,你也不怕脸臊得慌!”

 

  “谁!”眼镜学生仿佛受惊似的从地上弹起来。

 

  秦封从墙角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刚刚你说的。我都听见了!”

 

  眼镜学生一看秦封身上穿的保安服,整个人就有点慌了,还把手机往裤兜里一塞就准备要走。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还要上课,再见!”

 

  但是下一刻,秦封拦住了他。

 

  “你想干什么?”眼镜学生色厉内荏,“我是神州大学的学生,有权在校园里自由活动!”

 

  别看他语气很强硬,但是声音中有几分虚。

 

  “行了,你就别装了,我刚不是说了吗?你打电话时,我全听见了,你是想偷摸进笃志楼,窃取资料吧?”秦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手还把他拉住。

 

  眼镜学生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眼底深处甚至还有一点绝望。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承认,依旧嘴硬:“你说的什么我不知道,我就是不知道笃志楼被封了而已。”

 

  秦封摇了摇头,说:“不,你受人威胁,才迫不得已去做这件事情,如果你不想以后在监牢里度过,就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跟我说一下吧!”

 

  眼镜学生被说中了心事,顿时纠结起来,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秦封。

 

  他很清楚,一旦他真的按照那个人去做了,那以后肯定会被查出来,他的一生也就完了。

 

  可是,为了她……

 

  他不得不这么做!

 

  秦封也知道,想让他轻易把事情说出来,那不会简单,他所遇到的事情,定然不会容易解决。

 

  不过,他也不急,就静静地待在原地等着他。

 

  三分钟后,眼镜学生深呼了一口气,眼镜之后的眼神坚定了很多:“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绝对不是保安!”

 

  秦封眉毛微挑,没想到这小子还能想到这些,还不错。

 

  这小子现在防备心强得很,如果不给他一剂定心丸的话,恐怕很难让他开口。

 

  想到这里,他拿出了自己在超能局的身份证件。

 

  眼镜学生看到小本本后,张大了嘴巴:“你是超能局的人?太好了,小兰有救了!”

 

  他没有怀疑证件的真假,因为上面的钢印已经足够证明了。

 

  “证件你也看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眼镜学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说:“还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向我保证,不会去举报我。”

 

  秦封双眼微微一眯,这哥们条件有点多啊。

 

  不过为了找出背后的人,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今天早上他还跟霍宽讨论过,这样被动的防御不太行,还是要主动出击,把其中一部分人解决掉才好,没想到下午就有人送枕头了。

 

  “我向你保证,一定不会揭发你,甚至,如果你能按照我的要求做,还可以让你立功。至于救人,我会通知局里的同事,让他们去救人!”

 

  眼镜学生得到秦封的保证,眼里闪过一道恨色:“昨天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让我去笃志楼里看一下,我本不想理会,因为我知道笃志楼不可能让我进去,但是对方却拿小兰的性命来威胁我!”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小兰是我的女朋友,从昨晚到现在我都打不通她的电话,我也不敢报警,所以只能按照那个人的要求去做了。”

 

  事情讲完,也很简单,对方这么做,估计也只是想让眼镜学生去试探一下。

 

  “对了,你叫什么?”秦封问道,“电话里的那个人,有没说具体让你做什么?”

 

  眼镜学生答到:“我叫楚承寰,他只是让我进去,但是进去之后做什么,要等我进去了才说。”

 

  “对于电话里的那个人,你有没有猜测,对方是谁?”秦封问道。

 

  楚承寰想了想,最后摇摇头:“那个人的声音是经过处理的,听不出什么。”

 

  看来对方很谨慎,不过这也是一条线索,对方隐藏在暗中,那能不能把他引出来呢?

 

  要想把对方引出来,那就得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不过,对方隐藏自己的声音,那也就是说,其实是很有可能认识楚承寰的,否则他没必要把自己的声音处理。

 

  秦封想了想,说:“或许我不该问,但我还是要确定一下,你女朋友,真的在对方手里,你确定过吗?”

 

  楚承寰愣了一下,被秦封这么一问,他倒有点怀疑了:“我……我听到小兰在他手上,电话又打不通,所以没想那么多。”

 

  “也就是说,你根本没有确定,小兰到底是不是在对方手里!”

 

  秦封都有点无语了,就这智商,堪忧啊!

 

  楚承寰有些尴尬,但随即就是紧张:“我……我是不是该让他给我看一下小兰?”

 

  “还不算太笨!”秦封叹了口气,“你直接说要视频,这样我也能根据现场,判断一下对方的位置。”

 

  “对对对!”

 

  楚承寰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是个有些破旧了的淘汰手机,一看就是好多年的款式了,边上还有点掉皮。

 

  他找出对方的号码,拨通了过去。

 

  “注意录音!”秦封提醒了一句。

 

  电话等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楚承寰直接点了免提,然后,手机那端就传来一阵喘息声。

 

  “楚承寰,你进去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有点兴奋,那种兴奋劲,秦封怎么感觉有点像他看小片片时听到的声音呢?

 

  楚承寰倒没想那么多,此刻,他正全心全意担忧自己的女朋友呢。

 

  “你说小兰在你手上,我要确保她安全,我才能给你办事!”楚承寰沉声说道。

 

  秦封心里暗道,这小子还有点醒目,虽然这个套路很老套,但是却很实用。

 

  “楚承寰,好,本少爷就让你听听你小女朋友的声音。”

 

  然后,手机那一端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半分钟之后,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承寰,救……救我!啊~”

 

  “小兰,你别怕,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你等着我。”

 

  “好,我等你!啊~”

 

  楚承寰终于感觉有点不对劲,连忙问:“小兰,你怎样了?”

 

  随着小兰的一声惨叫,小兰的声音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个被处理过的声音:“楚承寰,我警告你,别想乱来,你想要见到辛兰,那就冲进笃志楼去!嘟嘟嘟……”

 

  “喂!喂!喂!”

 

  楚承寰焦急的大喊,但是回应他的只有电话的忙音。

 

  他连忙再次打过去,但是直接提醒对方关机了。

 

  秦封看着楚承寰满脸悲愤和担忧,对这个痴汉认识更加深刻了,一旦和辛兰的事有关,这孩子的智商就忽上忽下的。

 

  他在一旁一直提醒楚承寰要视频,要视频,这小子就是当做没看见。

 

  或许是真的没看见。

 

  “秦长官,你看……”楚承寰听到了辛兰的声音,本应该放心一些的,但是却凭添更多担忧。

 

  秦封张了张嘴,想说出他的猜测,但是看楚承寰这副模样,想想还是算了,转念说道:“暂时来看,小兰不会有生命危险,虽然声音很短暂,但是我还是听出了一些不寻常,你有没注意到,电话里除了人的声音,还有其他的声音。”

 

本文标签:卫生间引诱邻居已婚男h

上一篇:啊太深了快停下bl肉(做错一题进去一次c顾小西)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高冷男受用钢笔玩自己动漫:顶弄摩擦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