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学长我们在楼梯做吧: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2021-12-18 08:51: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宫恩恩开着车,认真看着前方路况,不时扭头看看一旁的厉辰,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干嘛呀?一脸便秘的样子。”   半天,厉辰嘴里蹦出俩字,“难受!”   宫恩恩撇嘴

宫恩恩开着车,认真看着前方路况,不时扭头看看一旁的厉辰,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干嘛呀?一脸便秘的样子。”

 

  半天,厉辰嘴里蹦出俩字,“难受!”

 

  宫恩恩撇嘴笑道;“脖子不能动当然难受啦,再忍一忍啊,一会儿就到医院了。”

 

  “哼!”听了女人的话,厉辰竟更气了,冷哼一声,直接闭上眼睛,不再理宫恩恩。

 

  “······”什么情况?宫恩恩只觉好笑,这个男人怎么突然跟个小孩子似的,情绪阴晴不定的。索性干脆也不理他了,自顾自的开车。

 

  厉辰许久听不到宫恩恩说话,直接睁开眼睛,见人家压根就没搭理自己,这心里别说有多委屈。

 

  本来就因为计划突然改变而沮丧,现在自己脖子还伤成这样,做为妻子的宫恩恩连句好听的关心安慰的话都没有,更看不出一丁点心疼自己的意思,厉辰想想就生气。以前他手指头起个倒刺,这女人都心疼的小心翼翼帮自己剪掉,现在倒好······这女人变了!

 

  到了医院,宫恩恩去停车,厉辰也不管宫恩恩,自顾自的下车往医院里面走,反正医生都是提前约好的,也不需要挂号。

 

  “厉辰,你小心点!你等我一下,我扶你走。”宫恩恩关上车门,急急忙忙追了上来。

 

  其实宫恩恩心里清楚厉辰为什么会突然这般耍小孩子脾气,只是她就想看他这副受了委屈,又闷声不说的样子。谁让某人从前都是给她委屈受的。

 

  再说,以前她就是太爱这个男人了,芝麻大小的事都要挂在心上,惯的这个男人一身臭毛病。但现在变了,现在她依然很爱,但不能溺爱。

 

  听到宫恩恩略施小恩小惠的一点好话,厉辰立刻不动声色的放慢脚步,等着人家来扶自己走。

 

  给厉辰看脖子的医生在四楼,宫恩恩挽着厉辰便直接做电梯去了四楼。刚一出电梯就碰见徐瑞和李一朵小两口。

 

  她们二人是过来正常做产检的,李一朵的肚子已经过了头三个月了。之前徐瑞一直在忙活婚礼的事情,忙活完自己的,又忙活厉辰的,现在终于闲下来,就赶紧陪着李一朵来产检。

 

  “厉总?你们怎么来了?”徐瑞一见二人,瞪着大眼睛问道,“这个点你们不应该在机场吗?”

 

  厉辰懒得理徐瑞,瞥了其一眼便朝医生办公室走去。

 

  “不是,你,你那脖子怎么了?你,你非要这个姿势走路吗?”

 

  徐瑞看着厉辰抻着脖子走路的滑稽姿势,差点笑出猪叫声,他威风凛凛的厉总这是要走逗逼路线啦!

 

  “这是怎么啦?”李一朵也一头雾水的瞅瞅厉辰又看向宫恩恩。

 

 文学

  “落枕,”宫恩恩强忍着欢乐,乐呵呵的拍拍二人肩膀解释道,“昨晚睡落枕了,脖子不能动了。”

 

  原来如此!几个人站在原地又欢乐的聊了几句,宫恩恩问问李一朵肚子里的胎儿如何,得知一切都好。

 

  “你们仨有完没完了?”看着她们仨人那么欢乐,厉辰心里就没好气,真是不把他这个病号当病号,冲着这仨人嚷嚷道。

 

  “来了,来了。”

 

  宫恩恩手指放在腹前低低的指了指厉辰那边,示意自己先过去了。李一朵和徐瑞也赶紧点头,幸灾乐祸般钻进了电梯。

 

  医生检查过,就是单纯的落枕,没有什么一下就能好的好办法,只能针灸按摩,外加热敷。为了尽量满足厉辰的要求,快点好,医生还给开了些止痛活血的膏药贴。

 

  做完按摩,厉辰在医院的大厅里等着宫恩恩去给自己取膏药贴。

 

  大厅里来来回回都是人,厉辰嫌人多,便走到了拐角一处人少的地方等宫恩恩。

 

  男人刚想在一张长椅上坐下,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杨清心。”厉辰微微扯动嘴角,笑着招呼道。

 

  “厉辰?真的是你?”很显然杨清心有些吃惊,一个是因为自己从远处过来,不确定这个走路姿势奇怪的男人就是厉辰;另一个是没想道厉辰也有笑着和自己说话的的时候,虽然笑的很淡。

 

  “你,你脖子怎么了?”见厉辰并不抗拒自己,杨清心又问道。

 

  “不小心落枕了。”男人声音坦荡答道。

 

  “哦,你,你是自己来的医院吗?”杨清心不知道该不该问,但还是问了。

 

  “恩恩陪着我来的,她去取药,我在这等她。”

 

  “是这样·····”杨清心心中五味陈杂,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厉辰也会这么平心静气的同自己说话,之前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总是盛气凌人的,这让她一时间到不知该如何说话了。

 

  看出杨清心的尴尬,厉辰竟主动开口道:“你来医院做什么?”

 

  “哦,我去我妈那,有个朋友母亲病了,挺急,想挂我妈的号,挂不到,我就去帮着······走个后门,呵呵!”说到这,杨清心尬笑两声,她想她应该是不需要告诉厉辰她这个朋友是谁吧。

 

  厉辰“哦”了一声,想要点头,记起自己脖子动不了,又想要杨清心的母亲周瑾,是全国,也是这滨州大学附属医院著名的心脑血管专家。而他母亲的心脏病一直都是周瑾护理的。

 

  任凭之前杨清心做的再不好,杨厉两家做为世交,这些年杨母对厉辰母亲纪晓鸿的病都是照顾的无微不至。

 

  想到这些,厉辰突然很真诚的说道:“之前因为麟儿的事对你动手,真是很不应该,向你道歉,对不起!”

 

  “啊?”杨清心震惊极了,今天的厉辰对自己彬彬有礼的已经很意外了,真没想道他还能如此谦卑的跟自己道歉。

 

  “没,没事的,我都,没放心上。”杨清心有些语无伦次,“我能理解,自己的儿子被伤成那样,换作谁都不可能冷静的。”

 

  “厉辰?”

 

  二人正说着,宫恩恩已经取了膏药贴回来。

 

  一见杨清心,宫恩恩心里一阵意外,很快又不失礼貌的朝其点了点头。

 

  三个人杵在那,实在无话可聊,杨清心识趣的赶紧道别,匆匆离去。

 

  眼看着杨清心快速离开的背影,厉辰神游片刻,转身面对宫恩恩,牵起女人一只手放在胸口,声音深沉道:“对不起!”

 

  他因为麟儿受伤迁怒杨清心,打了杨清心一嘴巴。同样,当年他也因为情绪失控打过宫恩恩一巴掌。

 

  那一巴掌生生打散了他们二人五年。如今他也要对宫恩恩说一声迟来的道歉。至于亏欠,他会用自己的一生来弥补。

 

  “呵,这是怎么了?”宫恩恩不知道这个男人见了杨清心又受了什么刺激,“好端端的道什么歉?”

 

  男人笑笑不语,只是拉着女人往外走去。

 

  杨清心出了医院,平复一下心情,直接去了医院对面的咖啡厅。

 

  一进门,便看见坐在角落里神情低落的夏云溪。杨清心朝其径直走了过去。

 

  “云溪?”杨清心轻声唤道。

 

  “你来了!”夏云溪缓过神来,看见杨清心,脸上才有了几分气色。

 

  “嗯,我已经跟我妈打好招呼了,今天下午一点你就可以领你母亲去找她了。”杨清心开门见山的说道。

 

  “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帮忙,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排到你母亲的号呢。”夏云溪的语气充满感谢,又带着冷冷的生疏。

 

  夏云溪的母亲得了很严重的心脏病,夏云溪是特地从国外飞回来的,要是国内一直约不到杨清心母亲的号,夏云溪就得带着母亲去别的省市,或者出国求医了。

 

  杨清心苦笑道:“谢什么,你能找到我,我就很开心了。”

 

  杨清心心里清楚,她和夏云溪的友谊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虽然夏云溪今天有求于自己,但那也是自己欠她的。很多年前,她就喜欢厉辰,可那时候厉辰跟自己的好朋友夏云溪在一起。

 

  于是她就想尽一切办法调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虽说就算没有她的从中作梗,夏云溪和厉辰也会因为双方的自身矛盾而分手,但她做为双方好友确实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她背叛了自己的好友。

 

  等到厉辰跟宫恩恩在一起,她有去调拨厉辰跟宫恩恩。

 

  到如今,自己是鸡飞蛋打,朋友没了,自己依旧没得到厉辰。

 

  想到这些,杨清心不禁冷笑,“刚刚在医院我碰到厉辰了。”

 

  夏云溪扶着咖啡杯子的手微微一颤,她知道昨天他跟宫恩恩又结婚了,她从心里替他高兴。

 

  夏云溪想起五年前的风波,自己做为幕后推手,制造了那场卑鄙无耻的捉奸戏码。她原本以为这样厉辰就会丢弃宫恩恩,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可是她错了。

 

  她换来的是被厉辰从滨江实业扫地出门,整个滨州都没有她容身之地,连她在厉辰眼里还算美好的前女友形象都全部摧毁的代价。

 

  “他······”夏云溪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关心昔日恋人。

 

  “他很好,只是睡落枕了,宫恩恩陪他去医院按摩。”明白夏云溪的意思,杨清心主动开口道。

 

  夏云溪点点头,不在言语。

 

  两个女人对坐在彼此面前,不约而同望向窗外的滨江水。江水涛涛,可二人已经心如止水。

 

  不是自己的,终究都不是自己的。

 

本文标签:学长我们在楼梯做吧

上一篇:家族内乱换* 男同全黄H全肉强迫

下一篇:说说你们搞过最小的女孩子*是不是越日越有感情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