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YIN荡公主挨CAO记小说*学校公用妓女h

2021-12-17 12:00: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嗯?这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 “哼,我不管,娘亲都给姐姐吃虾,我也要。”君翼遥鼓着可可爱爱的腮帮子。 君澜笑了笑,没说话,默默给他煮了几只虾

“嗯?这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

 

    “哼,我不管,娘亲都给姐姐吃虾,我也要。”君翼遥鼓着可可爱爱的腮帮子。

 

    君澜笑了笑,没说话,默默给他煮了几只虾。

 

    之后。

 

    君翼遥开始得寸进尺,小脸上很是得意:“爹爹,给我剥一下壳嘛~”

 

    君澜微微眯眸,又默默将煮熟的虾放进自己碗里,然后开始剥了起来。

 

    君翼遥有些吃惊。

 

    今天的爹爹怎么回事?

 

    为何这么好说话?

 

    君翼遥总觉得有些可疑,因为以他对自家爹爹大人的了解,爹爹不可能会这样!

 

    果不其然。

 

    下一秒。

 

    只见君澜剥好虾后,并没有给君翼遥,而是直接塞进了身旁炎姬的嘴里!

 

    君翼遥:…………

 

    嗯??????????

 

    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爹爹,这虾不是给我的嘛!!”君翼遥嘟着粉嫩嫩的小嘴。

 

    “想吃自己剥,你姐姐都是自己剥的。”

 

    君澜话音刚落,君翼遥碗里被放进两只剥好的虾肉,那正是君洛笙给的。

 

    “吃吧。”君洛笙道。

 

    “呜——还是姐姐对我最好了。”君翼遥感动得泪流满面,但还是把剥好的虾还给了君洛笙一只:“姐姐,你也要多吃点。”

 

    一旁的君扬嘴里叼着一片五花肉,也是感动的潸然泪下。

 

    小侄子和小侄女简直太可爱了。

 

    他们为什么这么可爱?

 

    “小扬子,你咋了?”炎姬瞧君扬那样,还以为是给麻辣火锅辣的,那眼泪都流成泪面条了。

 

    “没事,就是觉得火锅太好吃了。”君扬随便找了个说辞搪塞过去。

 

    “那是,你九嫂做的,就没有不好吃的。”君澜很骄傲。

 

    另一旁的苏羽忍不住嫌弃的‘咦——’了一声。

 

    也是够了。

 

    无时不刻的撒狗粮。

 

    能不能顾及一下咱们这些单身狗的感受……

 

 文学

    然而。

 

    君洛笙和君翼遥却是已经习以为常了。

 

    要是哪天爹爹和娘亲不秀恩爱,他们反而觉得不正常!

 

    国师:“这种时候,没酒怎么成呢?”

 

    君扬点头,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旋即叫来厨娘:“上酒!”

 

    厨娘看了看君澜,君澜示意她拿酒。

 

    没过一会儿。

 

    酒上桌。

 

    除了小孩和孕妇不能喝以外,其他酒量差的也都多少喝了些。

 

    当然。

 

    这酒量差说的就是炎姬。

 

    当一顿火锅结束,她已经有些醉意了,路都有点走不稳。

 

    “阿战,给王妃沐浴的水准备好了吗?”君澜将炎姬抱了起来,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阿战恭敬回道。

 

    “嗯。”

 

    君澜淡淡应了声,带着自家夫人沐浴去了。

 

    偌大的浴池中。

 

    君澜抱着炎姬坐在水中,炎姬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柔弱女子,头晕晕的靠在君澜的胸膛上,洗澡全靠君澜伺候。

 

    “我下回……再也不喝酒了。”炎姬揉了揉太阳穴。

 

    “呵,就你那点酒量,喝个一两杯就行了,你非得多喝,现在知道难受了?”君澜一边给她擦身子,一边无奈的说道。

 

    “我哪儿知道那酒度数那么高?你还怪我……”炎姬不开心地鼓着腮帮子。

 

    “为夫没怪你。”君澜轻轻抱着她,摸了摸她湿漉漉的头发:“我这不是心疼你吗?你难受,为夫也跟着难受。”

 

    “哼——”炎姬用指尖轻轻戳了戳他性感的锁骨。

 

    “好了,别乱点火,不然你会后悔的。”君澜抓住她不安分的手手,紧紧握在掌中。

 

    “我这怎么能算点火呢?”炎姬微微撅着嘴。

 

    “算。”君澜目光深深的看着她:“不管你碰哪儿,都算。”

 

    说完,在她唇上轻轻亲了亲。

 

    炎姬笑了:“你这才叫点火。”

 

    咱好歹只是上手,你是直接上嘴了。

 

    “那,需要为夫继续点吗?”君澜勾唇。

 

    “呃……不用。”炎姬赶忙摇头。

 

    她还想保住她可怜的腰。

 

    “看你吓得,我又不会欺负你。”君澜捏了捏她的脸。

 

    “哼,会不会欺负我,你自己心里没数嘛……”某人小声嘀咕道。

 

    “嗯?你刚才说什么?”

 

    “啊,没有没有。”

 

    “我听到了。”

 

    “听到了你还问……”炎姬撇嘴。

 

    浴室水雾缭绕,朦胧神秘,如仙境一般。

 

    约莫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

 

    君澜抱着炎姬回了卧房,慢慢弄干头发后,并未急着入睡。

 

    炎姬盘坐在床边,身子微微前倾,单手托腮,另一只手在床上画着圈圈:“小澜澜,你说,咱有什么办法能送苏羽回去啊?”

 

    “为何突然提这个?”君澜问。

 

    “我就是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苏羽说她不想一直呆在这边,她属于青凰大陆,所以想回去。”

 

    “迦阎若是不在,她可能回不去,灵云那家伙有没有这种能力还未可知,叫苏羽等吧。”

 

    “说起灵云……他就真的一点也不想回去吗?”

 

    “呵,他在咱这边混得风生水起的,八成也没有回去的念头,就算想回去,也得等到他腻了这边。”

 

    “其实我始终有个疑问。”

 

    “什么疑问?”

 

    “我想问问迦阎,古境里的那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虽然现在的日子过得倒是太平,但就怕太平的背后潜藏着阴谋。

 

    君澜开着玩笑:“说不定也跟苏羽一样,是个意外呢。”

 

    “emmm,那这也太夸张了,古境里那么多人……还有那些魔兽……对了,以前灵云不是经常去古境吗?他如今不想回去的原因,会不会也跟古境有关?”

 

    “或许吧。”君澜并未太在意,伸手rua了下炎姬的头:“大晚上的别想那么多,当心秃头。”

 

    “我才不会,我头发比你浓密!”炎姬撩了撩自己的乌黑亮丽的黑发。

 

    “噗——”

 

    “你笑啥,我这不是实话吗?”

 

    “夫人真可爱。”

 

    “这都哪跟哪儿啊?”炎姬抓了抓头,然后滚到床的里侧:“不和你说了,我睡觉了

本文标签:YIN荡公主挨CAO记小说

上一篇:2022动作描写的好词好句好段摘抄大全:她握住我的手,仔细看了看,轻轻叹了口气

下一篇:来尝一尝车厘崽PO18:新婚美妇紧窄滑嫩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