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荷包网高干文*李茹和公的激情

2021-12-15 15:32: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孔,还有被开花弹引燃的大火,而在浓烟和火光中,是随处可见的死尸和伤兵。 两位大佬不得不小心绕开地上的鲜血和残肢断臂。 “南皋公!” 杨涟和胡应台迎上

孔,还有被开花弹引燃的大火,而在浓烟和火光中,是随处可见的死尸和伤兵。

 

    两位大佬不得不小心绕开地上的鲜血和残肢断臂。

 

    “南皋公!”

 

    杨涟和胡应台迎上前。

 

    邹元标一摆手,示意这种时候没必要客气了。

 

    然后他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身后,那里依然在激战当中,通往皇宫的大路被御营的街垒堵死,后者用沙袋堆出防线,在沙袋后面架设野战炮,而火枪兵防守两侧制高点,不断用轮射的子弹阻击定胜军,而在街垒前面还有遍地死尸,都是试图冲上去的定胜军留下,街垒上也是大片的血迹。

 

    而被阻挡住的定胜军,则同样在这边用一堆也不知道从哪里抬出的稻谷当临时的沙袋,然后堆积出一道防线和他们对轰。

 

    而同时步兵在周围建筑掩护下,向着御营两翼进攻,具体战术就是冲进两旁那些豪宅,然后炸开墙壁向前推进。

 

    但御营也在这些豪宅防御。

 

    双方在一座座豪宅里面激烈的战斗,互相扔手雷,甚至推着野战炮在近距离对轰。

 

    各自占据屋顶拿鸟铳对射。

 

    还从屋顶向下扔手雷,甚至还有直接放火的。

 

    原本那些雕梁画栋的亭台楼阁在爆炸中粉碎,那些奇花异卉在烈火中燃烧,呼啸的子弹穿过雕刻精美的窗子,在屋内将珍贵的古董打碎,一枚枚从屋顶滚落的手雷,在书房边炸开,飞射的火星引燃名人字画。

 

    粗野的士兵们,在这些优雅的园林间对射甚至搏杀。

 

    那些被圈养在深闺的佳丽们,在爆炸声中惊恐的尖叫着,抱头蜷缩在一个个角落。

 

    幽静的书斋里,公子少爷们在流弹中倒下,鲜血染红他们的书卷。

 

    战争的残酷就这样突然踏碎他们的盛世烟花。

 

    这也是进攻的胡应台和李长庚疏忽了,他们选择这里作为主攻方向,只是因为德胜门直通皇宫,打开就是皇宫后面,而且这一带都是官衙,和他们一伙的官员可以为内应提供就近的藏身之处,但却忘了这里也是豪宅区。那些支持他们的本地乡贤们,家多数都在这一带,尤其是杨家厂这个最大的豪宅区,结果他们把这里变成了最主要的战场,很突然的打碎了公子小姐们的美好生活。

 

    当然也不能怨他们。

 

    总不能指望一个麻城人一个浏阳人一个应山人,会这么关心南昌豪绅们的利益。

 

 文学

    再说他们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

 

    这是打仗。

 

    哪顾得上管这些。

 

    实际上不只是这里,后面已经被攻破的城墙上,双方也在激战中。

 

    占据了德胜门城楼的定胜军,在城墙上建起两道同样的防线,阻挡御营向德胜门城楼的反攻。

 

    然后定胜军的大炮在城楼上向御营轰击。

 

    甚至他们还把臼炮架到城墙上,直接以开花弹向御营轰击。

 

    天空中不断有拖着小尾巴的开花弹掠过,在城区和南边的皇宫炸开,然后更多豪宅在爆炸中倒塌。

 

    “邹南皋,老夫的宅子毁了谁来赔!”

 

    一个老乡贤突然冲出,暴怒的吼叫着。

 

    “杨太公,此时如何还斤斤计较些宅子,此战若败了,别说你的宅子,就是性命都不保!”

 

    舒曰敬怒道。

 

    “老夫又没弑君!”

 

    杨太公继续吼叫着。

 

    “把这个守财奴拖走!”

 

    杨涟喝道。

 

    几个士兵立刻上前,架着杨太公就往一边拖走。

 

    “邹南皋,舒元直,老夫跟你们没完,老夫又没弑君,你们要死别拖着老夫,你们不给老夫个说法,别怪日后老夫掘了你舒家祖坟!”

 

    后者咆哮着。

 

    然后一旁原本还在看着的他宗族晚辈立刻上前抢过。

 

    “舒元直,桑梓父老跟着你们干这种事,为的是保境安民,如今民已乱桑梓沦为战场,你如何对得起桑梓父老!”

 

    紧接着另一个老乡贤喝道。

 

    实际上这些家伙数量不少,原本他们也在城外,打起来之后跑的比较快,得知德胜门被攻破后,以为定胜军可以稳操胜券了,那在这种时候自然站在定胜军一边。然而等他们跟着邹元标等人过来后,不但没看到定胜军势如破竹,反而看到自己的豪宅被毁,自然一时间怒火上头。

 

    紧接着他周围其他几个老乡贤也跟着指责,邹元标还好些,家就是南昌的舒曰敬,却成了他们围攻的主要目标。

 

    舒家在南昌也不是什么顶级世家,就是因为主持白鹿洞书院,所以这些年才得到尊崇,但要说扒了他家祖坟,这些真正的地方顶级世家也是真能干出的。

 

    周围士兵们默默看着……

 

    造反这种事情最怕的就是拖时间长了,这就是个一鼓作气的事情,要的就是速度,快到参与者顾不上考虑后果,一旦遭遇阻滞,那就麻烦了,参与者会考虑这样做的后果啊。所以在遭遇御营的顽强阻击,始终无法获得突破后,这些士兵们也开始泄气,哪怕他们的指挥官说出花,他们其实也都明白,这终究是弑君谋逆。

 

    这是造反。

 

    诛九族的。

 

    现在一看连这些人都开始内讧,士气一下子就开始滑塌式泄了。

 

    舒曰敬面对周围愤怒的指责,忍不住长叹一声……

 

    “舒某这就给父老一个交待。”

 

    他缓缓说道。

 

    老乡贤们疑惑的看着他。

 

    紧接着他转身看着后面,在他后面还有不少跟随的学生,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取义成仁就在今日,山东士子尚能喊出以血护教,我等终不能龟缩其后,某为诸位之师,当为诸位之先!”

 

    说完他转身走到弹药车旁,然后抱起一桶火药来,找个引信插进去。

 

    “元直,你要作甚?”

 

    邹元标惊愕的说道。

 

    “皇宫已经不远,成功就在眼前,不过被这一道街垒阻挡,舒某去为诸公炸开这道街垒。”

 

    舒曰敬说道。

 

    说完他就那么抱着火药桶走出去。

 

    “元直,不要!”

 

    邹元标痛苦的高喊着。

 

    但却没有动。

 

    其他人也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舒曰敬的背影……

 

    “元直先生尚能如此,我等何惜此身,众将士,跟我上!”

 

    杨涟拔出剑喊道。

 

    紧接着一身重甲的他走向前。

 

    “使师尊独自赴死,我等何颜面对天下忠义!”

 

    学生中一个人紧接着走出,举着手中短枪喊道。

 

    然后他也走向前,剩下那些学生面面相觑,不过终究还是有不少跟着走出。

 

    说到底现在还跟着他们的,那都是真正有一定勇气的,那些不坚定分子,早就在外面的混战中逃跑了,舒曰敬执掌白鹿洞书院这么多年,在江西湖广两省就是圣贤一般,现在他都能抱着火药桶冲上去,其他人受感染也是正常。这下子那些乡贤们也闭嘴了,人家都敢慷慨赴死了,他们再纠缠自己豪宅被毁,这也未免太羞耻。

 

    “快,进攻,都进攻!”

 

    邹元标在后面催促着那些定胜军士兵。

 

    然后军官们立刻开始踢着士兵们,后者鼓足勇气端着鸟铳,再次开始了向对面街垒的进攻。

 

    而在他们最前面,舒曰敬怀抱着火药桶昂然向前。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他边走还边吟诵着正气歌。

 

    在他后面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的杨涟,杨指挥全身重铠,手中拿着骑兵剑,在阳光下很灿烂的向前。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他也跟着吟诵。

 

    而在他后面是数十名青衫的士子,仿佛集团冲锋般,组成一个小团伙,在那里跟随他们的校长。

 

    “天下大同,儒教昌盛!”

 

    他们校长突然大吼一声。

 

    紧接着就那么抱着火药桶向前开始了狂奔……

 

    “时穷节乃现啊!”

 

    邹元标在后面感慨着。

 

    当然,他其实也明白,舒曰敬没有别的选择。

 

    打成这个样子,最后无论胜败他都没好结果,输了他们舒家自然抄家灭门,赢了这些老乡贤也不会饶了他,这些家伙的损失总要找个负责的,要么他给这些人个说法,要么这些人灭了他舒家。但他这慷慨赴死,至少舒家保住了,有他的牺牲,士绅以后肯定要把他捧为圣贤,他的家族何止保住,甚至要作为圣贤之后被尊崇的。

 

    至于他的结果……

 

    蓦然间对面炮声响起。

 

    下一刻是惊天动地的爆炸,而爆炸的火光让距离街垒足有百米的舒曰敬,瞬间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紧接着那里就变成了淹没一切的黑色硝烟,不过也就在同时一阵如有神助般的风刮过,这片硝烟在立刻涌向对面街垒……

 

    “杀啊,为元直先生报仇!”

 

    杨涟挥舞宝剑高喊着。

 

    然后他和那些士子趁着硝烟阻挡对面视线的机会,发疯一样向着街垒冲去。

 

    而在他们后面是同样士气暴涨,狂奔向前的定胜军士兵。

 

    “天意,这是天意,神风助我,天下大同,儒教昌盛!”

 

    后面邹元标激动的吼叫着。

本文标签:李茹和公的激情

上一篇:性奴SM虐辱暴力视频网站:高H肉爽文农民工

下一篇:杂乱合集第一部*人妻白嫩肥臀高高翘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