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少妇看A片自慰*叫啊你叫得再大声

2021-12-14 15:38: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夏夜知道他要说什么,赶紧打断他的话:“没有,别瞎想。”   见这事儿有点遮掩不过去,她快速看一眼旁边那几盆花,聪明的小脑袋灵机一动:“对了,最近我还想着用这

  夏夜知道他要说什么,赶紧打断他的话:“没有,别瞎想。”

 

  见这事儿有点遮掩不过去,她快速看一眼旁边那几盆花,聪明的小脑袋灵机一动:“对了,最近我还想着用这些花进行嫁接,等嫁接出新的再给你吧,肯定比它们里任何一盆还要好看。”

 

  夏羡注意力果然被她成功转移,不再追问那酒气是从哪儿来的:“真的???”

 

  夏夜老神在在地点头:“当然是真的~”

 

  高考结束,就意味着上高中后,时间最长的一次暑假就要开始了。

 

  学生们家里,大多是欢天喜地的气氛。

 

  周瑶,唐天娇家都给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庆祝。邹武已经开始联系洗车小工的工作了,还有不少学生家里给订了旅游的机票,让那些小兔崽子趁高考成绩出来前再放肆一把。

 

  不过,再看夏家老宅这边,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气氛。

 

  乔玉芬坐在内堂主座的八仙椅上,她侧边,是眼睛肿成核桃的夏有容,和一脸讨好笑容的许青。

 

  乔玉芬脸色不是很好:“你们可太瞧得起我这老婆子了,小容啊,你爸爸是做生意的,在教育领域没什么太大关系,上次来咱家的蒋老夫人家里倒是有点这方面的关系,可你……”

 

  她撇了撇嘴,欲言又止道:“反正这高考的事,咱只能是全凭自己成绩,小容啊,奶奶也帮不到你,要是实在差了几分,不行你就念别的大学,反正都是985的重点大学,上哪个奶奶都高兴。”

 

  但夏有容完全接受不了奶奶的这种说法,她一直以来都是以京大为目标的,了解的也都是京大的专业,其他大学根本看不上。

 

 文学

  她咬着唇,看一眼许青。

 

  许青眼珠子转了转:“她奶奶,咱也不是让您给这孩子改分数,我们是想说,小容她一直在学的那个古笛,如果能考上8级,高考不是能加20分呢吗?”

 

  乔玉芬眸光微动:“对啊小容,8级考试在几月份啊?”

 

  夏有容捏了捏手:“四、四月份已经考完了……”

 

  乔玉芬眼睛一瞪:“什么?那你怎么没去参加啊?”

 

  夏有容无言以对。

 

  那时候她刚因为学校大喇叭的事儿被转到三中,而许青又刚回国,对她特别好。

 

  她心里浮躁的紧,以为自己手里有大哥送的复习资料,考京大绝对没问题,所以根本就没去参加,觉得等上了京大以后再去考级也不耽误,谁知现在……

 

  许青挡在乔玉芬和自己女儿中间:“她奶奶,这事儿真不能怪咱们小容,她那时候刚转到三中,适应新学校等各方面都需要时间,今天回来的路上,我特意给黎老师(夏有容的古笛老师)打了个电话,咱们京都古笛协会有个最权威的大师,人称谭老先生,听说只要能说动他,就可以组织协会里的几位评审进行补考,高考成绩还有段日子才能出来,只要能赶在报志愿前把咱们小容这个古笛8级考试补上,那就什么都不耽误了……”

 

  她看一眼自己那可怜的女儿,语气忽然就悲泣起来:“只可惜,听说那谭老先生是个很有原则的人,想说动他组织协会评审进行单独补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乔玉芬目光略有些浑浊:“谭老先生?”

 

  许青见她似乎是在回忆,连忙附和道:“是啊她奶奶,听说谭家和您乔家,百年前在京都可是世交,您从前的时候说不定还见过他呢,要是您能出面……”

 

  乔玉芬使劲儿回忆,总算是想起来,自己特别小的时候,她的爷爷似乎还真带她去过谭家一趟。

 

  乔家和谭家从前确实是世交,不过后来田家一直从事艺术方面,而乔家则致力于做生意,两家越走越远,关系也越来越淡。

 

  这份联系,到她父亲那辈儿时,已经远的约等于无了。

 

  更别提她跟那个什么谭老先生,根本是见面都认不出来的关系。

 

  这让她怎么开口求人……

 

  她这边摇摆不定,许青走到她身旁,避开夏有容,小声跟她吹起耳旁风:“她奶奶,您可别忘了,小容……可是夏禹政的女儿,她要能考上京大,夏家也跟着有光啊……”

 

  许青在说的时候,特意咬重‘夏禹政’三字。

 

  似乎是在暗示什么,而乔玉芬的表情来看,还真能听懂她这暗示。

 

  思忖半晌,厚重的手掌拍在椅子扶手上:“行了,为了我宝贝孙女儿,我就豁出去这张脸了,你把他电话给我,我现在就给他打。”

 

  夏有容一听这话,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模样:“谢谢奶奶,奶奶您对我太好了。”

 

  许青赶紧用老太太的手机,把她好不容易要来的谭老先生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乔玉芬客客气气的自报家门。

 

  结果那头谭老先生直接就问:“乔家?哪个乔家?”

 

  语气凛然,听起来就十分严肃。

 

  相信找他托关系的人不在少数,所以谭老先生一看到陌生号码,自然心里就有种排斥。

 

  要不是因为乔玉芬的声音还有几分气场,他肯定会以为是诈骗电话,直接挂掉。

 

  乔玉芬尴尬的要死,她从来没这么低三下四地求过人,但为了夏家能再多一个京大的大学生,也只好硬着头皮把乔家谭家百年前是如何认识的、从前她又是几岁去过谭家的事,一一说了个遍。

 

  她明显能听出来谭老先生已经不太耐烦,但因为谭、乔两家的关系,又不好意思挂断,最后她干脆直接说出想给大孙女补考古笛的意图,并将大孙女的笛术吹得天花乱坠。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半晌,才听谭老先生略显生硬的笑了两声:“这样吧,孙女在你身旁吗?你让她现场吹一段给谭某听听,如果确有天赋,谭某就考虑给她安排补考吧……”

 

  “可以可以,绝对没问题,”乔玉芬大喜,这边捂着手机话筒,那边赶紧让夏有容准备:“就这一次机会,一定抓住了,千万别再掉链子!!!”

 

  夏有容心中也是激动不已,可抬脚刚要去拿笛子,不知想起什么,身形忽然顿住。

 

  她犹豫片刻,转回身,小声问乔玉芬:“奶奶,我有点紧张,我放一段我之前吹古笛的录音……行吗?”

本文标签:叫啊你叫得再大声

上一篇:忍着娇喘在公面前被夜袭:用我的手指头搅乱吧

下一篇:耽美肉文:和我家金毛一晚上4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