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新婚晚上领导破了我的处*不…不可以,你太大了难受

2021-12-11 16:35: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刺破层层雨幕,却似乎怎么也挣脱不了这无边的枷锁。

车在医院急诊室大厅停了下来,车门“唰”的一声打开,下来两位男子。

领头的男子身材魁梧,约莫一米八上下

刺破层层雨幕,却似乎怎么也挣脱不了这无边的枷锁。

    车在医院急诊室大厅停了下来,车门“唰”的一声打开,下来两位男子。

    领头的男子身材魁梧,约莫一米八上下、短发,他叫邢伟,是S市的刑警队长。他身后跟着的是一名新来的协警,小伙子叫陈诚,才二十岁不到。

    两人冒雨进入了急诊大厅内,九月的S市昼夜温差比较大,急诊室跟菜市场似的,挤满了头顶着退热贴的小孩和焦急的家长,有些小孩手里还牵着印着卡通人物的气球。

    大厅的一角,一名交警迎了上来,说道:“邢队,今天是您值班啊!”

    邢伟走上前一看,一旁的地上坐着一个身穿工作服,神情惶恐的中年男子,跟筛糠似的,打着哆嗦。

    那交警三言两语介绍完案情,原来这名中年男子是自卸车司机。据他供述,他在路上正常开车行驶的时候,突然从路边停靠的小车内蹿出一名男子。他猝不及防下,采取了紧急制动,却依然狠狠地将男子撞飞。

    他连忙停下车报了警,也叫了救护车,可就在这时,那辆停靠的车却径直驶离了案发现场。

    邢伟皱了皱眉,问道:“你们交警不是已经在处理了吗?”

    交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伤者经急救车拉到了医院,最后在医院失踪了……”

    “失踪了?”,邢伟又问道:“伤者伤情如何呢?”

    一旁的急救医生搓着手,上前小声说道:“伤者被送来的时候情况非常不乐观,我在联系手术室的时候,没多大功夫,伤者就不见了。”

    “那你们去找过了吗?”

    医生焦急上火的说道:“能派出去找的人都派出去了,您看这环境乱的,我们实在抽不出人手来啊。”

    陈诚碰了碰邢伟的衣袖,指着斜上方说道:“邢队,您看。”

    邢伟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大厅、连同门口的监控探头,都被气球遮盖住了,无一幸免。

    原本可爱的卡通形象,在这一刻却显得无比的诡异,仿佛飘在半空的邪灵一般,面无表情的看着众人。

    邢伟使用警用电台叫了支援,说道:“初步判断这是有预谋的刑事案件,伤者入院时具体情况如何呢?”

    医生嘴上都起了泡,他扭头看了看时钟,说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十分钟,伤者可能已经……”

    邢伟明白医生的意思,如果伤者因车祸伤势过重,而导致死亡,那与医院无关。可现在伤者未经抢救,却在医院失踪了。如果伤者错失了抢救时机而死亡,医院就有逃脱不了的责任。

    “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伤者。”邢伟拍了拍医生的肩膀,说完,就带着陈诚在周围走访了起来。

    交警则带着肇事司机验血走流程不提。

    现场的走访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邢伟拍了拍陈诚的肩膀,示意他分头去找,说完,朝着黑暗的过道跑了过去。

    陈诚在墙上的告示找到了地图,急诊大厅旁边是住院部,两栋楼底层、中间层、高层分别有三处通道连接。

    急诊楼二楼是医办公室,此刻是锁着的,而三楼是输液及检验的地方,此刻必然是人头攒动,伤者不太可能被带到这两个地方。

    四楼有通道与住院部相连接,既然邢队从底层去了住院楼,那自己就从四楼过去看看吧。

    他乘坐电梯来到了四楼,走廊空无一人,住院部这边也比较安静,偶尔见到走动的患者和护士,也没有任何的异样。

    邢队此时也来到了四楼,他身后跟着几个气喘吁吁的保安。邢队指着墙上的地图,逐一向他们询问,几个保安倒也卖力,他们几乎翻遍了住院楼,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文学



    邢队看着地图,说道:“有没有地图上没标注的地点呢?”

    保安队长神色一动,说道:“太平间比较特殊,是没有标注在地图上的,在住院部的负二层,那里应该只有老王一人值班。”

    邢队点了点头,带领众人就要前往太平间。陈诚拉住保安队长,问道:“急诊二楼医生办公区你们去过了吗?”

    “医生下班了,那里的玻璃门会上锁,我们没有去过。”

    “那钥匙都由谁保管呢?”

    “每一个医生都会有的。”队长说完,跟着邢队进了电梯。

    陈诚朝邢队点了点头,说道:“队长,我去别的地方看看。”说完,便乘坐电梯来到了急诊一楼,又找医生拿了钥匙。

    二楼一出电梯,便是一道双开玻璃门,上面写着医生办公区,玻璃门的铁把手上,挂着一条U形锁。

    陈诚从兜里掏出一条手绢,包着锁试着拉动了一下,已经锁死了。于是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锁,推开了玻璃门。

    中间是一条昏暗的走道,两旁都是紧闭着的木门,上面写着某某医生的办公室之类的。

    走道没有开灯,墙上挂着散发绿光的紧急出口标志,陈诚不知道灯在哪里开,掏出手机打开电筒,向着昏暗的甬道走去。

    经过走道,前面就是一个拐角,还未到拐角,陈诚吸了吸鼻子,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陈诚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急忙关掉手电,靠着墙壁拐角凝神静听,连呼吸都暂时停止了。

    半晌,走道没有丝毫动静,只有那浓重得化不开的血腥味,拼命往鼻子里钻。

    他深吸一口气,一个跨步上前,同时打开了电筒照向前方,同时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走道上空无一人,只有一辆担架车静静的停在原地。担架车上面盖着白色的布,在刺眼的灯光照射下显得异常惨白。看白布的轮廓,下面应该是那个失踪的伤者。

    车上红色的液体顺着四角缓缓流动,在四周形成了四滩血迹,陈诚小心的挪上前,尽量避免触碰到可能存在的脚印。

    他伸手用手绢拉住白布,缓缓揭了开来,白布下是一具壮年男子的尸体。

    尸体圆睁着双眼,脸上的五官由于恐惧和剧痛而扭曲,胸腹间是一道血淋淋的巨大创口,在死者的身旁,竟然摆放着叫不出名字的器官。

    陈诚只觉得脑子里面“嗡”的一声,一股暖流从胃直冲到脑,他狠命掐着自己的大腿,将那股恶心感压了下去,在警用对讲机里嘶吼道:“邢队,尸体找到了!”

    邢伟赶过来一看,只觉得脑袋瓜子“嗡嗡”作响,他没想到死的会是这个人。

    死者的身份非常特殊,他叫李征南,四十多岁,早些年是当地有名的H道大哥,以收保护费、帮人铲事起家。

    在九十年代后期,抓到机会完成转型,并成功洗白。现在是当地的首富、鼎鼎有名的房地产商,公司旗下酒店会所据说有十几家。

    原本平静的S市,在一代雄主李征南惨死后,不知道又要掀起多少腥风血雨……

本文标签:新婚晚上领导破了我的处

上一篇:把我拉到公交最后一排开车:少妇性饥渴

下一篇:双指探洞水喷出来图片:短篇高H超污多肉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