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宿舍玩弄六个女同学小说*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圈

2021-12-11 11:53: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面对紫羽的质问,玄武等人不敢啃声。

  宫中消息封锁得死死的,要不是今日有意放出,他们也许到现在还不知情。

  “看来,是我低估了他的实力。”紫羽自然知道不是

面对紫羽的质问,玄武等人不敢啃声。

  宫中消息封锁得死死的,要不是今日有意放出,他们也许到现在还不知情。

  “看来,是我低估了他的实力。”紫羽自然知道不是玄武等人办事不力,毕竟,他的皇兄,实力如何,他再是清楚不过。“从现在起,玄武,你将安排在外寻找线索的人立即调转到宫中,全力搜寻晓风的位置。”

  “是。“玄武立即领命出去。

  “公子,您为何确定晓风姑娘在宫中?”白虎不解。

  “当晚柳辰与我正在交手,抽不出身带走晓风。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当晚的行动就失败了。我敢肯定,有人暗中协助了他。那人趁我与他打斗时,偷偷劫走了晓风,最后送入宫中交到了他手上。如此一来,便能暂时迷惑我们,让我们短时间怀疑不到他头上。但是许深雨的病倒,却在他意料之外。他之所以封锁消息,是因为白依那次擅自做主将许深雨留在殿里,让他猜到,许深雨或许早已与我见过面。”说到这里,紫羽咬牙切齿。

  后面的话,公子不说,白虎也已经明了。

  许将军是跟公子商量好了,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去换取救出晓风姑娘的机会。

  “那公子,我们是否要调集全部人手到宫中,先救出晓风姑娘,之后再追查当晚劫走晓风姑娘的人?”

  “不,你带人继续暗中调查当晚劫走晓风的人,我们必须尽快查清楚,除了柳辰,还有谁,这么想置晓风于死地。一日不查明,我便一日不得安稳。“

  ”属下明白,公子是怕让晓风姑娘再次处于这种无法预测的危险之中。“白虎向来最懂自家主子的心思。

  “这件事,跟救出晓风一样重要。白虎,你即刻去办,务必在救出晓风之前查明。”

  “是,公子,属下这就去。”白虎也出去了。

  “公子,白依姑娘要见您。”掌事妈妈进来禀报。

  ”哦?她又有何事?“紫羽现在并不想见她。

  “白依姑娘说,是皇上让她来给您带话。”

  闻言,紫羽立即转变了态度道:“让她进来。”

  紫依殿前。

  紫羽到的时候,见柳辰已经等在那里。

  他无声走过去,与柳辰并肩站着。

  “朕记得,小时候,皇弟最是依赖朕,每次闯祸后都躲在朕的身后,母妃见我们兄弟情深,便不忍心再责罚你。“柳辰回忆道。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紫羽并没有被回忆打动,反而生出一丝冷意。“如今,母妃早已不在这紫依殿,臣弟也早已跟这皇宫,没有半分关系。”

 文学


  柳辰回身:“不管你承不承认,你身上流着的,始终是南国皇室的血脉,你肩上的责任,一分也不比朕少。所以,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皇弟应该清楚。”

  “哦?皇上,臣弟不知做了何事,是不该做的。”紫羽装傻。

  “哼,你以为你跟许将军做的事情,能够滴水不漏吗?紫羽,你到底是朕的亲弟弟,你有几分能耐,朕岂会不知?自小,父皇跟母妃便秘密培养我们,朕随父皇学医,你随母妃学毒。你在毒术上的造诣,除了父皇母妃,便是朕最为清楚。“

  ”臣弟不太明白皇上的意思。”紫羽也转过身来,与柳辰对视着。

  过了一会儿,柳辰叹了口气。

  “紫羽,你真以为,朕不知道白依助你见过许深雨的事情吗?深雨这次回朝后,对朕是唯恐避之不及,但她却承了白依的情留在宫中。你可知,她为了晓风,曾向朕请辞大将军之位?“

  见紫羽神态自若,柳辰心中明了,于是继续说道:“看来,你是知道此事。你们一个贵为南国的王爷,一个身为南国的大将军,竟然不顾肩上的责任,一个两个全都感情用事任性妄为。如今深雨更是不惜拿自己的性命涉险,你告诉朕,那个晓风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你们这样为她?”

  “臣弟觉得,皇上应是知道答案的。否则,今夜也不会让臣弟来此处一见。皇上找臣弟来,不正是想让臣弟救许将军吗?皇上对许将军,不也是用情至深?”

  “你—”

  “皇上既然知道许将军跟晓风姐妹情深,愿意以性命涉险保全对方,就不应该再动晓风。皇上若真的杀了晓风,皇上觉得您跟许将军还有可能吗?”

  此话一出,柳辰被震得愣了一下。

  他的确还未来得及想到这个层面,紫羽这么一说,倒也提醒了他。

  但是,很快他便改变了想法。

  “如今,朕已经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紫羽,那日你我交手之时,你也见到了,想动晓风的人,不止朕,还有另一股势力。既然有人愿意替朕解决掉这个麻烦,朕何乐而不为呢?朕觉得,他们既已得手,那晓风姑娘的处境,想必不容乐观,只怕是,非死即伤吧?”

  柳辰见紫羽的神情开始动容,嘴角一抹得逞的笑。

  “这么多年不见,皇上的手段,真是越来越高明了。这一次,皇上都不用亲自动手,也就不必再去欺骗去背叛什么人了。”

  紫羽一双眼直视着柳辰,似在质问在控诉。

  “紫羽。。。”柳辰心中刺痛。

  紫羽不想再看他,转身背对着他。

  “四年前,臣弟就领教过皇上的本事,这一次,也不过是历史重演罢了。”紫羽迈步欲走。

  “紫羽—”柳辰开口叫住他:“带走晓风姑娘的人暂时是不会下杀手的,如果他们想杀人的话,那日你我交手抽不开身的时候,他们就动手了,也不必自找麻烦先将人劫走。紫羽,皇兄无法左右别人要杀晓风,但是皇兄不会杀她。”

  “臣弟希望皇上这一次,能够说到做到。如果臣弟这一次能够救出晓风,臣弟会带她离开南国,毕竟,皇上最是清楚,她的身份,继续待在南国,只会是死路一条。皇上既然答应臣弟放她一条生路,也就知道,让臣弟带她离开是唯一能让她活命的办法。”紫羽转身看向柳辰。

  “如果皇弟这一次能成功救出晓风姑娘,朕自然是不会阻拦。”柳辰愣了一瞬,随后说道。

  “那臣弟就替晓风谢过皇上。”紫羽行完礼后,向柳辰抛出一个小药瓶。“一日服一粒,连续服四日。”

  柳辰出手接住药瓶后,望着紫羽远去的背影,有些伤神。

  南殿。

  柳辰扶起仍旧在昏迷中的小雨,从药瓶中取出一粒药丸,研究了一番后,索性将药丸塞进自己嘴里。

  待细细嚼碎后,才贴近小雨的嘴唇,将药渡到小雨的嘴里。

  一番动作下来,柳辰额头隐隐有了些细汗。

  小海子在一旁见了,凑上前默默睇了一张帕子。

  柳辰见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帕子,不知怎的吓了一条。

  待看清侍奉在左右的小海子后,眉头皱了皱,不自然地道:“咳咳,朕是怕她吞不下这药丸。”

  说着接过小海子手上的帕子,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小海子捂着嘴偷笑着道:“是是是,还是皇上想得周到。许将军能得皇上如此厚待,是许将军几世修来的福分。“

  “这福分不福分的暂且不论,朕只希望,她醒来不要再给朕一巴掌,就是对朕最大的回报了。”

  想起上次的事,柳辰有种自己的脸仍旧隐隐作痛的错觉。

  小海子知道皇上是对上次的事心有余悸,想到许将军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鲁莽行径,他也替许将军感到后怕。

  别看他们的皇上在许将军面前百般容忍,皇上执政多年,平时的行事作风,可谓是坚决狠辣。

  他自小侍奉在皇上左右,宫里的四大影卫奉命做的事情,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尤其是最近,他知道皇上调集了宫中半数的影卫,甚至亲自出宫行动。

  他记得没错的话,上一次皇上调集这么多影卫,还是四年前。

  “小海子,想什么想这么入神?“柳辰无意间瞥到小海子呆愣的神情,便知道他心里有事情。

  “回皇上,奴才只是担心许将军,不知道羽公子的药能不能救将军。”小海子暗暗捏了把汗,这皇上的心思,能别猜就别猜。

  “哦?倒是劳你费心了。”柳辰也不戳穿他,继续说道:“朕的皇弟朕自是了解,他虽然跟深雨合谋算计了朕,但是不论如何,他不会拿深雨的性命开玩笑。他那么在意晓风姑娘,又知道晓风跟深雨情同姐妹,怎么可能真的对深雨下手。四年前,他便见识过,晓风姑娘为了自己的姐妹,能做到何种地步。”

  “皇上说的极是,羽公子到底还是心软,跟当年并无两样。想起这些年来,羽公子虽不曾来看望过白依姑娘,但他将白依姑娘托付在宫中,让白依姑娘此生无忧,甚至尽享荣华富贵,也算是对当年的—”

  小海子忽然意识到那个人的名字是禁忌,于是改口道:“也算是兑现了当年对那个人的承诺。”

  “嗯。“似是想起什么,柳辰夸奖小海子道:“你倒是个机灵的,说话谨慎,办事也妥帖。”

  “皇上谬赞了,皇上那日托付给奴才的事,奴才想是没有办好的,不然也不会叫将军陷入现在的境地。“小海子自觉惭愧。

  “这件事情不怪你,你已经做好了你该做的。只是,深雨身为南国的大将军,常年在军营的习性让她养成了警觉的习惯,如果连这么大的事她都察觉不了,那南国这么多年对她的悉心栽培也算是白费了。这件事倒是朕没有考虑周到,竟以为以你之力能够瞒住她。”柳辰难得安慰起小海子。

  “谢皇上宽恕。”小海子连忙谢过柳辰。

  “小海子,以你多年跟在朕身边的经验,想是对那日朕为何亲自出宫之事猜到一二。”柳辰忽然一问。

  “回皇上,奴才愚钝,怎能猜到皇上的心思。”小海子心中一惊,才明白过来,柳辰与他方才说的一番话,全都是为了试探他。“奴才跟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知道什么事该猜,什么事不该猜。不该猜的,奴才是一分也不敢猜。”

  “嗯。”柳辰淡淡瞧了他一眼,开口道:“朕自是信你,但深雨心思过人,倘若让她从你身上看出些端倪,必会起疑从而试探你。朕与她自小一起长大,她的手段,朕也了解一二。所以,这些日子,你就好好收起你的心思,只管照顾好深雨。等过几日她醒了,也莫要胡言乱语,以免叫她察觉。”

本文标签:宿舍玩弄六个女同学小说

上一篇:女人霸气晚安个性说说:女人晚安的霸气说说

下一篇:哄骗(H)单纯:呜嗯啊野战h呻吟男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