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肉肉文* 教授走一步撞一下小说笔趣阁

2021-12-11 09:44: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以前他敢动手打陈萱萱,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长辈,出于孝道,他这个做长辈的,就算打死自己的儿媳妇,陈家村的那些人也不可能把他扭送官府。

  毕竟,儿媳妇被他打死了,那她就真的

 以前他敢动手打陈萱萱,那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长辈,出于孝道,他这个做长辈的,就算打死自己的儿媳妇,陈家村的那些人也不可能把他扭送官府。

  毕竟,儿媳妇被他打死了,那她就真的是死了。

  到时候,儿子不管怎么样,那肯定会站在他这一边,出面保他的。

  然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儿媳妇她亲爹回来了。

  还当上他们这个地方的父母官了!

  那么大的官,想要治他,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吗?

  顾裕安现在一想到那群闹事的王家人的下场,顾裕安就忍不住的打起了哆嗦。

  他现在是真的好害怕。

  那群姓王的,差不多有百来人。各个都被枷锁示众。为首那个叫啥子“波文”的男人,都已经死在了那县衙门口。

  一想到这,顾裕安就不敢直视陈萱萱。

  然而,陈萱萱这会儿是越看他越觉得烦。甚至一想到自己以前,竟然被这种欺软怕硬的老男人暴打,新仇旧恨都涌上心头的陈萱萱,当时就一个没忍住,直接冲了过去,对着顾裕安就是一耳光。

  就是这么一耳光,当时就把顾裕安这么个喜欢家暴的老男人,给打蒙了。

  “儿媳妇,你,你这是干什么?”

  “我可是你亲公公啊,你怎么敢对我动手的?”

  陈萱萱看见顾裕安一脸委屈的说出这话,她当时就对他浅浅一笑,“公公?”

  “你算是哪门子公公?”

  “不是你以前总跟村里人说,我是个妖孽么?”

  “你还总跟你儿子讲,我就是个借尸还魂的恶鬼?”

 文学


  “怎么了?我现在准备做个真正的恶鬼了,你还觉得委屈了?”

  说完这话,陈萱萱就又冲了过去,对着顾裕安劈头盖脸的打。

  顾裕安顾及到陈萱萱的亲爹——高县令,他这一路上都不敢回手。

  于是,他一边死命的乱叫求饶,一边不断的往屋外跑。

  眼看着陈萱萱发狂到了极致,屋外时刻关注形式变化的顾言璋,这个时候总算是走了过来。

  他一过来,就突然抓住了陈萱萱的手道,“媳妇儿,你就别打了。”

  “我爹千错万错,也不是咱们这些小辈的能亲手打的。别人要是看到这样的事了,都会指责你不孝顺的。”

  听到这话,心里存着一肚子怨气的陈萱萱,就直接跟他摊牌了。

  “顾言璋,其实你不用跟我打哑谜!”

  “这些年里,我也算是看透你了!”

  “你不是跟你爹一样,一直怀疑我是个孤魂野鬼,附身在你媳妇儿身上么?”

  注意到顾言璋那惊讶的目光,陈萱萱一脸痛快的说了,“我今儿个就告诉你,你爹说的对!”

  “我就是个孤魂野鬼,我就是在借尸还魂!”

  “顾言璋,你不要以为我不晓得你们当初的打算。你当初不就是想着,把我杀了,然后烧成灰么?”

  “不过呢,你比较贪心。觉得我这个鬼有本事,能给家里送财,又觉得我这身体还能给你用,还能每天给你做饭洗衣带孩子。”

  顾言璋听了,心里惊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他止不住的心想,她是怎么知道那些事的?

  一想到自己老爹当初在两公里外的田埂上找上他,说他媳妇儿是个借尸还魂恶鬼的事,她竟然都知道,顾言璋就有些心虚的笑了笑。

  这个笑特别的不自然。

  顾言璋双手搓了搓,他就一脸委屈的对着陈萱萱说了,“媳妇儿,咱们的爹年纪大了,老糊涂了。”

  “他说的那些话,都是胡话。你可千万别当真!”

  “……”

  看见顾言璋脸皮厚成这样,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在自己面前装。陈萱萱当时就对着他冷笑了一声。抱着自己的亲儿子,气咻咻的走了。

  顾言璋发现自己的媳妇儿,现在连句话都不想跟自己说了。他只得双手握拳,深呼吸一口气,急急忙忙的跟了过去。

  至于他那个委屈大哭的老爹,顾言璋此时是真的顾不上了。

  ……

  有了靠山支持的陈萱萱,给自己的宝儿找了一个靠谱的先生。

  这先生年纪轻轻的,真是有为。

  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高高瘦瘦的,又长得特别帅气。还是高县令的幕僚。

  每次在县衙看见这么一个年轻帅气,朝气蓬勃的帅哥,陈萱萱就感觉自己的心情,能好一整天。

  于是,她从那天开始,就跟自己的老娘老太太刘氏,就住在县衙的后院了。

  至于高县令原有的一妻三妾。八面玲珑的老太太刘氏,硬是跟她们打成了一片。每天都是其乐融融的。

  至于高县令的夫人姬氏。

  她作为高县令的填房,比老太太刘氏小了将近二十来岁,能跟老太太刘氏打成一片,甚至把老太太刘氏认成了亲姐姐,那是因为她有自己的考量。

  老太太刘氏如今是“黄捕头的未亡人”,拿着黄捕头的大半财产。又曾经是当地的名门望族陈氏一族的媳妇,如今又跟她男人陈得财复婚。

  她这样的,是不可能入她家老爷的后院当小妾的。

  至于让高县令休了她,让老太太刘氏来当这正室太太,姬氏就觉得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嘛,老太太刘氏跟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而她呢,反而还有些地方,得求助老太太刘氏。

  再说了,她跟自家老爷一样,特别看好老爷的亲外孙。

  一想到那长得跟福娃一般,白白胖胖的小孩子,姬氏就觉得,老太太刘氏眼力好,找的男人都是有出息的。

  ……

  在陈萱萱精心的照顾下,高县令有意的栽培下,老太太刘氏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保护下,那个小名叫宝儿,大名叫高萱的孩子,就那般茁壮成长了起来。

  由于这孩子跟高县令一个姓,高县令这些年里,就真的把他视作己出,比对自己的亲儿子还要好。

  高县令掏心掏肺的对他,也掏心掏肺的对老太太刘氏和陈萱萱。

  在高县令掌控这地方大局的这十年里,陈萱萱感觉自己过的特别舒心。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这十年里,根本就没有下过地,种过田。也没有被自己公公打骂侮辱过。

  她在这里过得开开心心的,就没有受过什么委屈。

本文标签:粉嫩的撑开撕裂痛

上一篇:乱草丛中一杆枪: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段子

下一篇:破戒BY卯莲:不要~加一根手指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