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你那么大会把我弄坏的 夹他的腰hh

2021-12-08 15:27: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只有让对方次次都能看到复起的希望,才会倾其所有来翻盘,不过   将所有底牌暴露出来后,他们才会明白,其实做得都是无用功,还不如最开始向敌人跪下求饶,或许,可以留条烂、命!  

  只有让对方次次都能看到复起的希望,才会倾其所有来翻盘,不过

 

  将所有底牌暴露出来后,他们才会明白,其实做得都是无用功,还不如最开始向敌人跪下求饶,或许,可以留条烂、命!

 

  在董鹤鸣的安排下,北冥瞮见到了江淮之与那个被捕的徐家人。

 

  那个徐家人倒是想要自杀,但身手到位,自杀技术却不到家,前后三次皆被董鹤鸣的手下拦了下来,此刻正在怀疑人生。

 

  “那啥,哥啊,咱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人要是真挂了,我没法交代啊。”说罢,董鹤鸣撒丫子就是一顿跑。

 

  旁人动手不是问题,顶多就是皮肉之苦,但大魔王动手,出的可是人命啊

 

  江淮之与徐家人各占一间暗室,北冥瞮的主要目标是江淮之,其次才是徐家人。

 

  “想走出这里么?”室内太暗,江淮之几度想要看清说话人的脸,但几次下来却连声音都觉得模糊起来。

 

  “你谁?”

 

  “能救你的人。”北冥瞮说得寡淡。

 

  “我没有罪,需要你来救?若你有证据,不如直接走举报流程来得更快。”江淮之油盐不进,咬死了自己无罪,现在更是有伤在身,谁敢动他?

 

  “景若霖应该快要出现了。”

 

  忽然,北冥瞮说了一句,气氛即刻冻结,冷得让人心底发慌。

 

  坐在角落木床上的江淮之汗毛乍起,半边身子瞬间凉透,这时候不能再有意外了,景若霖真出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怕是再也无法翻盘了!

 

  几方疑点足以强制性彻查他。

 

  “你以为随口说了一个人名就能唬住我?”

 

  “十分钟时间,是你保命的最后机会,景若霖是徐家人,你弄他还敢拉徐家下水,你猜,徐成天会不会砍了你?”

 

  “嗯?”北冥瞮声声引诱,像是个阴间的索命修罗。

 

  “我要怎么相信你能保下我?”说着,江淮之脑海中思绪翻滚,这人能堂而皇之地进来,足以证明他的能力。

 

  “信我,你才能活到下一秒。”

 

  “你知道可以拿捏徐成天的秘密,我要你全部告诉我。”

 

  “做”

 

  “你真以为自己绝对安全?”北冥瞮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江淮之心中警铃大作,这十几个小时,他水米未进,没有机会给他下毒的。

 

 文学

  良久。

 

  江淮之猛然怔住,他的防范意识很强,清醒的时候谁敢做手脚?但,昏迷的时候呢?

 

  他被暴力抓捕后,貌似昏厥了一阵,醒来,手臂有了一个小黑孔。

 

  但他没有注意。

 

  “董鹤鸣!”江淮之发了疯,他他妈敢阴自己!

 

  “嘘。”叫得太难听,北冥瞮心觉聒噪,那个试剂是他给董鹤鸣的东西,就是那起命案中的主角儿。

 

  ha试剂,正统的致幻剂只需注射一点,便可迷人心智。

 

  再者,高危生化试剂,副作用极大,对于大脑人体的伤害不可逆。

 

  “心跳很快,胡思乱想,易怒易燥。”北冥瞮每说一个词,江淮之的体温便冷下一个度。

 

  全中,一个不差。

 

  他不是冲动之人,但这十几个小时内动怒的次数明显在增加。

 

  “作为交换,我要拿到解药。”

 

  “解药?”北冥瞮似是听到什么笑话,注射类型的生化试剂何来解药一说?

 

  “顺着我,就能多留这条命一段时间。”

 

  “你没有选择。”北冥瞮语气寡淡阴凉,太笃定的语气有那么一瞬让江淮之险些投降,仇还没有报,他当然要活着。

 

  “这里很干净,只有我能听到你的声音。”

 

  良久。

 

  许是心理在作祟,江淮之猛地朝向床的最里侧缩了缩,好半晌,才踌躇着开了口:

 

  “六年前,这里有起爆炸案轰动了全联邦,但两个死者外界都说是因为爆炸身亡,女的我不知道,但那个男人其实早就要跳楼。”

 

  “你从哪里知道的。”北冥瞮呼吸微乱,煞血气让江淮之这个毒种下意识心惊。

 

  “当年接触到这个案子的人临死前将秘密卖给我,我给了钱。”

 

  “这个人在哪里。”北冥瞮声音越发嘶哑。

 

  “被我弄死了。”

 

  “你干什么?”江淮之察觉到北冥瞮的动作顿时惊呼出声。

 

  “继续。”

 

  “对方告诉我那男人跳楼前体内被打了什么东西,貌似是能扰乱神经的高危试剂。”

 

  “徐家是中途发了家的,那试剂从中出了不少力。”

 

  “所以,你查到景若霖在暗中为徐家办事后,动了心思,想要拿捏他换取到与徐家合作的筹码?”北冥瞮淡淡道。

 

  “是。”江淮之阴沉着回答。

 

  话落,砰得一声巨响要将耳膜震烈,北冥瞮眼角攀上赤红,抓住江淮之的后衣领向下砸去。

 

  堪堪几下,木床连带着边缘的铁栏全部报废,江淮之的半张脸好像凹陷了一块,温热的液体喷溅而出,浸满了北冥瞮的手掌。

 

  “你最好祈祷自己的话是真,若掺了假,你这幅身体就要去伺候男犯,我说到做、到。”北冥瞮克制住心底的戾气,徐家,果然参与进来了。

 

  前世,他刚刚查到徐家以及程望熙背后的那个人,就与程迦蓝有了分歧。

 

  “我,我没说假话,命在你手里,我不会,不会作死。”江淮之强撑着一口气回答。

 

  悄然离开,北冥瞮连抽了三四根烟才稳住心绪。

 

  他不敢告诉程迦蓝,怕她难过,怕她撑不住,当年她那样小,失去父母自己聋了右耳,这道心理关卡要如何能够熬过来?

 

  回想着江淮之的话,北冥瞮站在天桥边,江淮之不知道徐成天早就与程望熙合作截下了ha试剂在云溪城的运作权。

 

  他只想着,将所谓的秘密告诉徐成天,借着徐成天的口来压制程家,毕竟当年程家家主与其夫人全部丧命,程望熙作为家人,岂会置之不理?

 

本文标签:你那么大会把我弄坏的

上一篇:每天都在挨CAO中醒来H 丰满熟妇乱又伦

下一篇:马的能塞进去怎么办 我的尺寸你承受不住

相关内容

推荐